“現在假東西多,真的少,藉着黑暗搞鬼的多。眼力好的主也會淘到寶貝,嘿嘿嘿他們把這當做撿漏聖地,不少人發得撲哧響。有些攤主的假貨也買一二十萬的大有人在。”

“賣了假的不怕追究?”

“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默認的行規!嘿嘿嘿,文玩行的潛規則,不退、不換,賣贗品的護身符。”

“這不騙人嗎?違法的!”

“不管以後會怎樣,至少現在是這樣,不過誠實是最好最長久的通行證。”

退了房子,榮華揹着袋子,和錢笑笑去趟鬼市。

並不是燈火通明,而是馬燈或充電燈的虛虛晃晃,加上影影綽綽的人影,真如亂葬崗上的鬼火,不過頗有點尊重傳統的味道,也增添了神祕的氣息和交易的刺激。

比聞雞起舞還勤奮。

攤主的陰陽臉,神像半黑半亮的肅穆,稀奇古怪的各種文玩,成百上千遊蕩的人頭,空氣中瀰漫着陰冷虛假的氣息。

油膩中年、滄桑老人、如花美女、潮流青年、二道販子、皮條掮客、不懂裝懂的有錢人、故弄風雅的顯貴、虛張聲勢的暴發戶 、彩票大獎的夢想着,瞎轉的、逗樂的、收藏的、淘寶的、撿漏的、 小偷小摸的、後半夜失眠的、打着手電細看的、討價還價的、吃了仙丹的、交學費的、當了冤大頭的、巧舌如簧的、搗鬼的、銷贓的 ……秒秒上演着謀略與圈套的交鋒博弈。

地攤盛會。

“專業戶少,游擊隊多嘿嘿。”錢笑笑指着不遠處,“幾棟高樓是星級酒店,文玩的大蟲裏面很多。再遠一點就是鑑寶公司的大樓,八點我帶你過去。”

昏暗的燈光下,一個穿着白色上衣,風姿綽約的女人,在五六個黑色西裝的陽剛青年簇擁下,意氣風發地從榮華身邊經過。



那女子儀態萬方如天女下凡,在昏暗中引人注目。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榮華睜大眼看,這個女人很像騙了木兒的石美美!

黑衣人羣匆匆離去。

他目送着他們消失,真想追過去,確定是她,騙了侄兒的石美美?

“嘿嘿怎麼了 ?”錢笑笑莫名其妙。

“碰見一個人,很象。”榮華幽幽地說,目光盯着遠去的黑衣人羣。

“別自作多情,人家就沒搭理,嘿嘿看樣子認錯人了吧?”

“見過一次,象我侄兒未結婚的對象,騙了我侄兒的南方女人,我這個老眼昏花!”

“攝像頭壞了吧!嘿嘿嘿,背井離鄉,第二次遇見陌生人的概率是千萬分之零點幾,除非拍電影,嘿嘿要不就是神話中的天緣奇遇了!”

“回吧,大海撈針,你不是中彩票大獎的命。”錢笑笑拉着他走。

這簡直是個詭異的夢,這兒的人都是遊魂!

天色漸亮,他們倆返回鬼市街,那兒的攤位和人流已被風吹得沒了影子。 兩人吃過早點,錢笑笑帶着榮華來到高聳入雲的鑑寶大樓。

“紅外線感應門,嘿嘿。”玻璃門自動分開,錢笑笑領着茫然四顧的榮華進入富麗堂皇的大廳。 落落大方的女服務生迎上來,錢笑笑嘀咕了幾句,好象很熟悉的樣子。

入座,上茶,女聲甜美,笑容可掬,直髮過肩。

“先生,最好的青銅器鑑定專家 ,一件三千元,請問您有幾件需要服務?”

“一件。”榮華已考慮好,“稍等,我給女兒打個電話。”

榮華掏出磚塊手機撥通,語氣象城裏年輕人一樣大方乾脆,要女兒打四千元到他的銀行卡上。

別問原因,他打斷女兒,描述了幾句。

女兒勸他放棄。

笑話,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錢多了不燒手,沒啥都不能沒錢,這麼好的事要我放棄?傻丫頭,絕無可能!

好,你馬上打過來,老爸辦事你放心,要不算我借你的行不?哈哈哈,好閨女。

坐下來和錢笑笑閒聊了很久,錢終於到賬了。

開票刷卡交費出票,登記身份證,進入一間裝修金碧輝煌的辦公室,古色古香的桌子後面,並排坐着三位衣着中式對襟印花唐裝的男子,一紅一藍一黑,身後是一個巨大的博古架,陳列着幾十個形狀各異的精美花瓶。

榮華恭敬地遞上三足鼎,退後坐下,命運交給了三位精幹老練的專家。

鏽跡斑駁的銅器在六個白手套間翻轉,研究,交流,詢問來路。

榮華舉手發誓,是自己家裏的。

“鏽色自然,身圓,象足,沖天耳,鼎身以雲紋和乳釘紋修飾 ,器型有商周銅器的部分特徵,但神韻上相差甚遠。”紅色唐裝的專家把玩了一會開口了。


榮華一聽要泄氣了,挺得筆直的腰桿彎了彎,相差甚遠,這能是好話嗎?

“商周時期是青銅鼎的鼎盛時期,器型和紋飾極其精美。這件仿品器表粗糙,飾紋隨意,但獨具一格,沒有拘泥古制,頗具時代特色。”

又是仿品,又是器表粗糙,飾紋隨意,糟透了!還不如糊里糊塗賣給地攤,白白送人三千元!

錢笑笑就是一掃把星,來這裏輕車熟路,弄不好是個托兒。


他沮喪無比。

“鼎身鑄刻一篆書體銘文‘仁’字字樣,”紅色唐裝的專家興致盎然,“這個字不可小覷,乃仁義禮智信的首字,有愛心,講仁義。孔子提出“仁、義、禮”,孟子延伸爲“仁、義、禮、智”,董仲舒擴充爲“仁、義、禮、智、信”,後來成爲儒家的五常,是我們傳統文化的核心。”

“這就厲害了!”藍色唐裝突發感言,黑色唐裝點頭贊同。


榮華豎着耳朵,聽上去大氣滂沱,撓心撓肺地,可我在意的是能賣多少錢,能值兩萬五就不虧。

“根據我們的鑑定,這位藏友送來的銅器,當屬明朝中晚期仿商周的青銅鼎,爲文人或貴族的鑑賞品或珍玩品,意在弘揚傳統文化,稀罕且難能可貴,當屬較貴重珍藏品 !”

較貴重!珍藏品!我只在意多少錢!

快說!榮華坐直,心裏大喊。

“建議市場價六十萬元以上!”

六拾萬元!600000元!以上!!!

樓裂天開!九雷擊頂!瞬間昏死!魂飛天外!

他的肉身從凳子上飄落下來,如一片樹葉。

人忙腳亂,掐人中,灌水,撥打120!

范進中舉發瘋的救星是胡屠戶,榮華中獎昏厥的救星是錢笑笑,掐得人中血濺玉脣,又用大針猛刺數下,只因這一切由自己而起。

良久,榮華忽醒, 腦殼裏颱風肆虐,目光散亂不能聚焦,見幾張白嘩嘩的臉鋪天蓋地,急忙起身去找寶貝,一把摟進懷裏。

鑑定內容(表格)如下:

名稱:青銅鼎。

時代:明朝。

實物圖片

鑑定結論:仿商周青銅鼎……具有較高的收藏價值。

把紅色封面的鑑定證書揣進懷裏,錢笑笑攙扶着他走出鑑寶大樓。

救護車到了,對他的玉脣簡單處理,叮囑他不可過分激動。

“憑這個本本,你老傢伙可以參加拍賣盛會,一刻鉅富!”錢笑笑貼着身子。

室外,春陽高照,巍峨雄偉的大樓鱗次櫛比。

白晃晃的天,亂哄哄的紙片人,肚子裏,腦袋裏,眼睛裏全是鈔票,吸進的空氣也是鈔票味兒。

此時的榮華,已不是彼時的榮華,暴富閃電般實現,他的一隻腳已踩入仙界 !

“瞧你這點能耐,六百萬得去閻王那兒報到了。”錢笑笑戲謔道,“這點錢只夠買一輛豪車的四個輪子,大城市不夠兩套房子,真以爲是李嘉誠了!”

榮華已被百萬大鈔淹沒得沒了聲息。

不過錢笑笑的話有道理,他的一個朋友在這買了兩套房,眼睛都長在頭頂了,見了他沒正眼看過,他很惱怒卻沒辦法。

“也不意思一下?”錢笑笑的指頭搓搓,“我還能讓你的財富翻一倍。”

榮華從兜裏抽出一張百元大鈔遞過去,斜眼看着錢笑笑,發現這個笑不死的皺紋特別可愛,由起初的埋怨討厭悄悄變成感激,對他的話特別敏感起來。

過了這座山,可就沒這座廟了,他還真想知道。

“城東郊二十里的古×村,專做文物仿製品,簡直以假亂真,水平登峯造極,專家也會看走眼,可以複製一個三足鼎收藏備用,榮華富貴盡享,夠你小子吃幾輩子。”

鬼使神差,榮華竟然點頭了,本該就此剎住的慾望狂魔卻再次放飛。

天下熙熙皆爲利來,天下攘攘皆爲利往,他跪拜的信條推着自己躍躍欲試,卻不知不覺製造了一個潘多拉魔盒,讓他最終狼狽不堪,一敗塗地。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到頭螳捕蟬。

這當是後話。

卻說錢笑笑領着榮華,坐着出租車風馳電掣地殺向古×村。

層層錯落的住戶散落半山,股股青煙四起,初開的桃花如雪如火。

四合院裏,一個被寒風殺死還沒還陽的菜園子,幾顆發出嫩芽的杏樹,地上堆滿銅鏽斑駁的銅鼎、銅馬、銅人,編鐘,沒有防護任憑風吹雨淋。

一位六十歲左右的老太婆正在打磨銅器的表面,看到客人點了點頭,示意主人正在屋後。

後院,幾個土堆,是土窯,一個正冒着白煙,三四個衣着單衫的男子正往模具裏灌注銅液,一個女的扒在一個巨大的青銅鼎上雕刻花紋。土窯邊蹲着一位七十歲左右的瘦老頭子,嘴裏吧嗒着銅菸斗,花白的眉毛上揚着。

“楊叔,給你介紹個客戶,做高仿的。”錢笑笑掏出菸捲遞過去。

“行,不過醜話說在前面,我們只做仿舊工藝品,掙個工費,你們不能拿去當文物賣掉,假貨真賣是要負法律責任的,你覺着可以就做。”

榮華猶豫起來,這是他沒想到的。

錢笑笑把榮華拉到一邊低聲說:“這是人家的客套話,收藏界有三大行規:不包退、不包換、不包賠,行業內盛行真假各安天命。這兒賣出去的假文物不知讓多少人發家了,還大量出口,逼真到讓專家都認栽的。你不賣也行,藏品可以修身養性,可以收藏增值。難道人家一句話把你財路能堵死了? 你做不做,不做就回?幾百元麼!”

“做!”榮華當機立斷。

他取下袋子裏的寶貝交給花眉毛老頭看。

“六百元,一週左右出來。”老頭說。

“一週太久了吧?”榮華驚訝。

“一週還是我們最快的,要做模型、蠟件、注銅、焊接、做鏽……你可以住在附近的旅館,一個晚上十元錢,街上的飯菜又便宜。做的話就繳定金。”

榮華果斷出手成交,繳了一百元定金,留下青銅鼎,給了錢笑笑一百元感謝費,錢笑笑乘車回了市區,兩人也是好聚好散。

榮華每日守在那戶人家,晚上抱回三足鼎,第二天又抱回土窯這邊,晚上也不敢睡個踏實覺,生怕寶貝被掉包或丟失。中途又去了鬼市街一趟,把那虎躍電子廠的廣告端詳個細緻,總想不明白這個石美美和這電子廠有何聯繫,爲什麼要莫名其妙地說那句話。

十天了,仿品出窯,那樣兒花紋成色簡直是一孿生兄弟,喜得榮華手舞足蹈。

那個“仁”字更是分外逼真。

假作真時,真亦假。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