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房,不怎麼隔音,樓上電話又響了。

小憐飛到樓上把電話拿下來,馨馨把手在圍裙上擦乾,看來電顯示,是寒意打來了。

“喂,寒意。”

“馨馨啊,小喬胳膊幫她裝好了,恢復原樣了,原本跟你去匯合,剛纔在鍾毓家裏,碰到鍾毓了,他讓我幫忙說話,說你剛纔掛了他的電話,也不好在打給你,他說讓你明天正常去學校上課。”

說動寒意來說情,馨馨根本不好拒絕的?

“好,我知道了。”

“小喬情緒不太好,我先送到我那邊去,晚上還要開導開導她,我就不過去了。”

“嗯。”

掛掉電話,上樓,站玻璃前,望都市霓虹燈發呆。

不知道爲何,心裏總有些擔憂,隱隱覺得這次回學校,會發生什麼事。

發呆好一陣,給弟弟打了個電話,他在班主任家裏複習,班主任接了電話,說他很希望能考進重點大學。

聽弟弟口氣,很想和自己讀同一所學校,原本想勸說他不要考進來了,這所大學並沒有傳言中的好,見弟弟信心滿滿的樣子,話到嘴邊又咽下了。

最後,加油讓他好好考,說考進大學就住一塊兒。

弟弟很開心,放話讓馨馨等着。

掛了電話,舒心了些,進浴室洗漱後出來,小憐在隔壁房間牀上打坐。

馨馨沒打擾她,吹乾頭髮便早早上牀睡了。

大概白天睡得太多,晚上沒什麼瞌睡,半躺很久才睡着。

睡得迷迷糊糊時,好像有人進入房間,不知是誰,司焰烈還是……

牀畔明顯的凹陷下去一角,他輕輕的嘆息一聲,手指指腹撫摸他的臉蛋,俯身在臉頰上親了一口。

“爲什麼這麼不聽話,爲什麼要讓我分心,馨兒,你說我應該拿你怎麼辦?”

“這個地方不適合你居住,我不喜歡你身上到處都染上他的味道,明天早上我來接你。”

“乖……聽話,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馨兒我纔是最適合你的。”

脣瓣傳來溫柔的觸感,他在親她……

溼潤的舌尖撬開的她的脣瓣,探入她口中。

不……

是誰!不要繼續下去了。

馨馨想醒,想睜開眼睛,可是怎麼都醒不了。

許久,自己臉頰熱湯,身體發熱,幾欲承受不住,他才把她放開。

進入夢鄉,沉沉的睡死過去。

……

翌日!

司焰烈的別墅距離校園有段距離,早上又怕堵車,馨馨和小憐早早的洗漱好下樓。

司焰烈一宿未歸,早上也不見人,給他留了張字條,說要去學校上課了。

下了樓,便看見鍾毓的超級跑車停在大廈下面,後座,坐的穿着正裝氣質非凡的君凌。

早上沒見司焰烈,卻見君凌,馨馨想到,昨天晚上對她耍流氓的人必是君凌無疑。

君凌微笑說:“馨馨上車,這裏和學校離得很遠,你八點有一節課,上車我送你過去。”

冷冷的看了眼君凌,沒吭聲。

拉着小憐攔了一輛的士,可是的士上面明明沒人,卻不肯停下來載她們。

一輛,兩輛……

一連好幾輛都不停車,耗費了好幾分鐘的時間。

如果乘坐公交車,要一個半小時,會遲到。

沒辦法,只能坐地鐵。

馨馨拉着小憐往地鐵站方向跑,跑快點應該還來得及。

跑了幾步,鍾毓開車跟在旁邊,沒說話,只是朝着小憐看了一眼。

小憐這個拉後腿的,拉着馨馨停下來,說踩到小石頭了,腿兒疼!

然後站在那不動了。

馨馨拉了她好幾下,她就是不走,說什麼地鐵太擠了,說自己害怕人多的地方,不敢去。

馨馨撒下她手臂,自己走。

小憐卻死死的拖住她,眼睛有意無意的朝鐘毓的車子上瞄。

馨馨真的後悔養了一個拖油瓶。

把她往鍾毓車子裏塞,自己也坐了上去。

小憐坐在副駕駛室,眼睛泛光直看鐘毓,冒着粉紅色泡泡。

鍾毓臉色並不好,但還算淡定的開車。

馨馨看見,丟了一個白眼。

真是有異性沒鬼性。

鍾毓一個眼神,就能把自己給賣了,真出息。

君凌目光落在前面鍾毓和小憐之間,脣齒含笑,說:“馨兒,休息好嗎?”

好什麼啊,一點都不好,被鬼佔便宜了,有什麼好的。

沒回他話,反問:“你不用去冥界嗎?”

“不需要,在陽間也一樣的。”

“哦,上次你火急火急的下冥界,發生了什麼事嗎?”

君凌臉上笑容僵硬,俊眉微垂,搖了搖頭:“沒什麼事,只是見了一個人,”

“很重要的人嗎?你媽媽讓你這麼急着下去。”

他說的很嚴重,說要自己一定等他,那架勢好像戰場一樣。

君凌目光落在馨馨的臉上,嘴脣含笑:“馨兒你在擔心我?”

馨馨望遠方,沒直接回答。

君凌凝視馨馨的側臉,回答:“馨兒,對我來說不是很重要的人,但是對冥界和我父母來說,是很重要。”

“那事情解決了嗎?”

君凌淡淡的搖頭:“還沒,不過快了。” 馨馨看着車前方,沉默,不在說話。

君凌想伸手觸碰她,但看到她冷漠的測驗,手突然頓住。

收回手,五指握拳放在身側。

不能在這樣被動,得主動出擊才行,馨馨身邊且不說司焰烈暴有目的,就連寒意都比自己更得她的心。

一路沉默,即將進入校園時,馨馨讓鍾毓停下車,自己和小憐步行入內。

有了第一次入校時的轟動,此次進入校區學生們的表現淡定許多,但還是有很多人,見到馨馨,慌亂的逃串,四處奔跑。

就如同真正見到的是鬼。

好幾個對小憐心生好感,想要接近的男生,都望而卻步。

學校頭頂上黑霧,逐漸消失,太陽直射的到校區,很是讓人燥熱。

不過,馨馨喜歡這種感覺。

明亮,陽光直透,全身舒爽。

小憐很不喜歡,走陰的地方,中午下課去食堂吃飯短短的距離,學着很多怕嗮黑的女生,從包裏拿出一把遮陽傘,打在頭頂。

下午沒課,中午食堂吃點飯就準備回去了,兩人剛走到食堂門口,馨馨電話響了。

把電話打開一看,是司焰烈打來的電話。

接通電話。

“寶貝兒,你人呢,上哪兒去了?”

馨馨遲疑了下,說:“我在學校上課,和小憐準備去學校食堂吃飯。”

“別處吃了,出來,我帶你們去外面吃。”

“你的傷好了嗎?”

“昨晚,養一晚上好了。”

“嗯,好,我這就帶小憐出來。”

將小憐的遮陽傘收起來,小憐不依,只得由着她繼續撐傘了。

小憐小性子扭得很,馨馨不是刻薄的人,由着她了。

剛走幾步,電話又響了,這一回是個陌生的號碼。

馨馨遲疑了下,接聽電話。

“喂?”

“馨兒,來學校大門外,我在大門外等你。”

是君凌。

馨馨掛掉電話,拉着小憐就跑出大門外。

君凌和司焰烈一向不合,就像前天晚上那般,君凌把司焰烈傷到這樣,兩人如今同在大門外,這不是要打起來嗎?

大門外,已有很多學生促足,男女都有,圍成一個不小的圈子,都拿着手機在拍,圍觀竊竊私語。

她們一看馨馨到來,停止交談,不管男生女生,都用一種詭異幾近豔慕的眼神看着馨馨。

一邊妒忌她,討厭她,又一邊羨慕她……

馨馨跑到大門口!

愣住,止步不前。

大門外,一左一右停着兩輛超級跑車。

左邊是淡藍色的阿斯頓馬丁,車頂打開,駕駛室外君凌半坐依在車前,一套正裝將頃長身軀包裹,菱角分明的面容冷漠,完美形狀的眼眸看着對面的男人,眸底隱隱盈動殺氣。

看見馨馨出來一瞬間,纖長睫毛下垂,掩飾眸底對司焰烈動的殺氣。

在睜開眼,眸底一片清明透徹,向她走過來。

“馨兒,我接你回去。對了,我的駕照辦下來了,以後不用在麻煩鍾毓給我開車了。”

右面,蘭博基尼毒藥上,司焰烈穿着黑色襯衫,領口釦子解開兩顆,露出精緻的鎖骨,緊實白皙的肌膚,狹長眉眼肆笑着。

“寶貝兒,太子殿下可真是對你盡心盡力啊,親自爲你駕車,即使如此,我還是要說一句,寶貝兒,你今天跟我回去吧!”

君凌走到馨馨身邊停下,聽見司焰烈的話,眸色陰沉。

“司焰烈,我最後一次告誡你,馨馨是我的女人,你妄想打她的主意。”

司焰烈從車上下來,雙手插着褲袋,妖孽又瀟灑的走來,走到二人面前駐足。

他頭半仰着,狹長眸色在君凌身上流連,語氣輕狂:“太子殿下的女人。誰人說的,馨馨有答應了嗎?”

君凌目光一窒:“你在逼本殿對你動手?”

他走到君凌面前,收斂笑容,薄薄的脣在他耳邊輕說:“動手麼?呵,我知道鬼太子殿下不會這麼衝動的,我可是馨馨的救命恩人呢,你要是敢在她面前敢動手打我,馨馨就更不會原諒你了。”

君凌憤怒:“閉嘴”

“原本呢只是想勾引勾引馨馨,玩弄一下你青蔥白嫩的小嬌妻,但後來呢,發現馨馨和我有一定的淵源,她原本該是我的太子妃,當年跟她天作之合,要是娶了她,本王也不會英年早逝。”

“本王想了許久,發現還是不能讓給你,哪怕你是鬼太子殿下,哪怕以後冥界由你主宰,告訴你我並不怕你。你和你的父親,都欠我的……”

說完之後,他便退理君凌耳邊,看向馨馨,薄脣笑着,媚眼泛光。

他靠近她,聲音甜膩的死人:“小寶貝兒,我不勉強你,不會給你太大壓力,我就問問你呢是跟我走,還在跟殿下走,哦,對了告訴你,你要遠離這個人,對你居心不良呢,要是真分了,哪怕不跟我一起回去,也要遠離他,剪不斷理還亂,是最糟心……”

君凌眼眸陰沉的掃視他,還在馨馨耳邊蠱惑,憤怒一拳打到他欠揍的臉上,拉起馨馨就走。

直接將馨馨塞進車內,捆上安全帶,對發呆小憐喊:“鍾毓帶你回去。”

等小憐回過神,二人早已驅車離開,留在她一個人在原地。

沒了主人,小憐慌亂的喊一聲:“主人,等等我。”

司焰烈從地上起來,擦拭嘴角的血跡,看着遠離的二人,眸色越來越深沉。

他問:“你跟我回去還是……”

嘀!

路邊一輛車喇叭聲音響,駕駛室裏鍾毓皺眉,看着和司焰烈站在一起的小白癡。

要不是君凌交代,很討厭張口閉口毓哥哥的白癡。

“還杵在哪幹嘛?上車,不想走?”

小憐跑到車子前,想掰開車門,半天沒打開。

鍾毓滿面不耐煩的下車,將車門打開,把她拎進去。

“不要給我造成困擾,否者滾下去。”

鍾毓好凶。

小憐低頭。

“安全帶!”鍾毓怒斥。

笨手笨腳的鬼,不知馨馨留着做什麼。

小憐扯上安全帶,但是弄了半天,不知道怎麼扣上。

鍾毓溫柔謙和的校草形象,徹底破功,低聲咒罵了一聲,扯過安全帶,給她扣上。

蠢! 這隻鬼原本就不應存在世上,就哪怕作爲一隻小鬼伴在馨馨旁邊,也只是拖油瓶拉後腿的,什麼都不會,還要馨馨伺候她。

真不知道她養這隻小鬼幹什麼,純遭罪嗎?

自從將她壓住鍾家佈置二十幾年的陣眼挖出來,鍾毓就沒辦法對她以人的眼光看待。

踩上油門,將車子開出。

小憐生怯怯的看了鍾毓一眼,看見鍾毓眉頭緊皺,面色陰沉的開車,連忙把頭轉過來,不敢再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