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尿酸,硅膠片,激素針……

齊齊上陣!

就不信整不出一個深田詠美plus!

來不及解釋了!

老司機馬上要飆車了!

這一波啊!

這一波是蘇風的美人計!

要他鐵頭娃嬴政的老命!

「桀桀桀桀桀……」

「桀桀桀桀桀……」

「這波就一頓老拳錘死嬴政!」

月黑風高日,殺人放火天。

可蘇風卻是越想越得意,忍不住開懷大笑了起來。

呃……

如果沒有在場觀眾這樣的笑聲自然不足為奇,也很快就會淹沒在茫茫的大海和夜色里。

但是,畢竟邊上還站著……

哦。

不對!

是癱倒著一位必定會寫進大秦史書的丞相——李斯。

這會兒的他可愣是沒有半點身為丞相的威嚴了,只剩下了四個字——瑟瑟發抖。

就連氣勢壓過一頭的趙高都已經被法辦成青樓里的花姑娘了,李斯又能怎麼樣?

那些在甲板上橫七豎八的小弟……

表示連自己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也是愛莫能助。

躲是肯定躲不掉了,只有硬著頭皮跪舔了。

要不說是朝堂上的政治大拿呢!

穿了紙尿褲的李斯就是比別人強那麼一丟丟,畢竟是天才第一步。

這位大秦的丞相很快便露出了一副極盡狗舔……

咳咳!

不!

是狗怎麼舔也舔不出來的那種諂媚笑臉。

別問,問就是舔狗一隻!

「謫仙人……」

「滾!」

拔刀總裁蘇風露出了自己高冷無情的一面。

啪!啪!啪!啪!

也不多支棱言語,手裡握著一沓子欠條……

嚴格來說,是欠條的複印件。

朝著李斯的臉就是一頓猛拍!

懟!

就硬懟!

狠狠地懟!

這是拍臉啊?

這簡直就是拍西瓜啊!

強哥問你這瓜熟沒熟?

你敢說個不字嗎?

是的。

你不敢。

李斯也不敢。

「瞪大了眼睛,仔細看看吧。」

「這些都是你們老秦欠我的東西。」

「我今天就要收回來。」

「就是現在!」

蘇風平靜且認真地說道。

手裡的一沓子欠條複印件已經像是撒鈔票一樣,撒在了李斯。

反正是複印件,有啥好心疼的。

可當李斯借著燈籠與月光望著那一張張散落的欠條之時,雙眼的瞳孔卻不禁微微一縮!

臉上更是閃過一絲驚駭!

「這是……」

「這是……」

「陛下!」

「是陛下的親筆!」

「是陛下的親筆!」

下意識地,這位大秦的丞相竟然忘卻了心中的驚懼,陡然高聲叫道。

理所當然……

一張又是一張,一頁又是一頁,就像是春樓里看見了什麼不得了的艷色似的,李斯對著這一沓子紙張那叫一個翻來覆去,甚至是……

喜極而泣!

「謫仙人……」

「您……」

「您見過陛下了?」

「陛下現在在何處?」

「在何處啊?」

聽著耳邊傳來的急切詢問,蘇風皺了皺眉頭,臉色瞬間垮了下來!

這他媽的是白條!

白條啊!

不是神特么的尋人啟事!

哥讓你看欠條是為了讓你看看這麼多地皮,這麼多金銀財寶,這麼多的人怎麼還?

不是讓你在這找人的!

「呵呵。」

微眯著雙眼,蘇風冷笑一聲道:「這個人?」

「實在不好意思……」

「已經被我關在了地牢里。」

「你就死了這份心吧!」

「想要救人啊?」

「那就好好想一想這一沓子的正經事怎麼處理吧。」

李斯遲鈍了片刻,似乎在自己打量著蘇風。

二人相視片刻,卻似乎是在讀不懂對方眼神中的含義。

「謫仙人,此話當真?」

李斯極為凝重地說道。

「唔……」

「想救人可以,拿錢拿地,其他免談。」

「我蘇風做事向來說一不二。」

少年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屎,有些隨意道。

沉默良久。

「太好了!」

「太好了!」

「天佑我大秦!」

「謫仙人大恩大德!」

「我李斯沒齒難忘!」

「沒齒難忘啊!」

這位大秦丞相凝重的臉色瞬間露出一抹狂熱與驚喜!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