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他們也認出這些球體是眼睛了,一個個嚇得冒出一頭冷汗。

就在這時,冰箱的冷凍櫃突然響起了“咚咚咚”的聲音,就好像有人在敲門一樣。

而且冰箱冷凍櫃的櫃門居然違反了物理學常識,隨着敲擊不時的凸出來。

秦巖感覺到自己的心似乎也跟着這“咚咚咚”的聲音在狂跳不止。

“哼!”裏屋傳來了黃仙姑的咳嗽聲,冰箱立即恢復了寧靜,冰箱的冷藏櫃的櫃門也“砰”的一聲關上了,就好像剛纔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秦巖四人面面相覷,冷汗直流。

“你們怎麼還不走?難道想留在這裏過夜嗎?”黃仙姑冰冷的聲音從裏屋中傳出來,不帶一絲感情。

聽到黃仙姑的聲音,秦巖四人嚇得扭頭就跑。

別墅的大門在這時緩緩的打開了,但是秦巖並沒有看到有人給他們開門。

不過秦巖已經被剛纔的事情嚇壞了,根本沒有心情去關注門是誰打開的。

跑出別墅後,秦巖扶住小區的一個欄杆,瘋狂的嘔吐起來。

重生之鄉下丫頭要自強 可是除了酸水之外,秦巖什麼都吐不出來。

他的腦子裏不時閃過那一個個眼球,以及眼球上那冰冷又帶着譏諷的眼神。

王浩三人也好不到哪去,他們無力的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氣。

特別是唐小夢,她臉色慘白,在月光的映襯下沒有絲毫血色,就像是被刷上了白色的塗料。

“那瓶子裏裝的是人的眼睛嗎?”一直沒有說話的張迪在這時突然問出了他心中最大的疑惑。

秦巖三人同時轉過頭向他看去。 秦巖點了點頭,不過他爲了安撫張迪,立即解釋起來:“也許不是人的眼睛,是其他動物的眼睛!”

張迪苦笑起來:“那就是人的眼睛,秦巖,你不要安慰我了!”

王浩低着頭不說話,過了好長時間才說:“如果那些瓶子裏面裝的真是人的眼睛,黃仙姑肯定殺過人。即便她沒有殺過人,至少也犯過罪!”

從道理上講,應該是這樣的。

“我知道怎麼對付這個黃仙姑了!”王浩咬了咬牙。

看到王浩的表情,秦巖就知道王浩要幹什麼了,他驚訝無比地說:“王隊,難道你想派人來抓她?”

王浩點了點頭:“沒有錯!黃仙姑畢竟是人不是鬼!只要是人,我們就可以用法律來制裁她。”

秦巖在心中苦笑起來,他突然發現王浩就是一個不靠譜的人。

今天在路上,黃仙姑突然從他們的眼前遁走,即便黃仙姑不是鬼,肯定也是一個道行很高的大仙,那些警察怎麼可能是黃仙姑的對手。

所以秦巖覺得王浩這麼做完全是自尋死路。

唐小夢居然也贊成王浩的話,興奮地說:“對對對!王隊說的對!她畢竟是人不是鬼!”

秦巖和張迪不贊同王浩的做法。

可是王浩是一根筋,他認定的事情就必須去做,根本不聽秦巖和張迪的意見,帶着唐小夢開車回警局了。

現在已經是深夜,秦巖和張迪不可能再回宿舍,他們兩個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去網吧過夜。

網吧現在已經變成了窮學生最理想的休憩場所。

在裏面既可以玩遊戲,又可以休息,可謂是一舉多得。

其實他們兩人根本沒有心情玩遊戲,他們去網吧只是想找一個既便宜又可以休息的地方。

坐到電腦桌前,秦巖將黃仙姑給的小冊子拿出來。

小冊子上面寫着各種各樣的道術,看的秦巖眼花繚亂。

秦巖沒有想到道術分爲這麼多種,有入地術,有走陰術,有還魂術,還有驅鬼術等等各種道術。

不過在使用這些道術的時候,需要配置相應的陰陽道具,比如說桃木劍,棗木劍,符籙,咒語等等。

秦巖之前也見過道士做法,覺得他們做法非常簡單,就是拿一把木頭劍比劃兩下,念幾下咒語就好。

他萬萬沒有想到施法起咒居然這麼講究,光是各種各樣的咒語就有幾千種,而且每一種的咒語都有十幾個字到幾十個字,想全部記住這些咒語可沒這麼簡單。

張迪在一邊說:“秦巖,這東西好學嗎?”

秦巖說:“如果只學一兩種道術非常好學,但是要學會這麼多種道術恐怕沒有幾個月的時間學不完。”

之前黃仙姑教過秦巖和王浩一些道術,他們都學會了。

所以秦巖覺得學這些道術很簡單,但是想把所有的道術都融會貫通可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這就像寫作文,不但要學會基礎的詞語和造句,還要學會怎麼用這些詞語句子表達感情,再將作文的主題思想表達出來。

張迪“哦”了一聲,問我:“你準備學嗎?”

秦巖嘆了口氣說:“我還不想死,所以必須學!”

不知道爲什麼,張迪聽了秦巖的話,突然怨氣沖天地說:“真倒黴,居然攤上這事了。”

秦巖能看的出來,張迪這麼說是在向他抱怨,畢竟這一切是他引起的。

如果他不回宿舍,張迪就不會受牽連,王胖子也不會死。

秦巖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沒有接張迪的話,假裝在學習道術。

張迪又埋怨了幾句,秦巖假裝沒有聽見。

張迪發泄完心中的不滿和憤懣趴到了桌子上,不一會兒他就睡着了。

秦巖不像張迪,他根本沒有心情睡,一邊學習小冊子上的道術,一邊默默地記着其中的咒語。

不知不覺中,已經凌晨四點了。

秦巖此刻也有些困了,他轉過身向衛生間走去,想方便完後就睡覺。

進了衛生間,秦巖發現衛生間裏面陰氣森森,不由皺起了眉頭。

不過秦巖也沒有多想,方便完來到洗臉池準備洗手。

就在秦巖洗手的時候,他通過鏡子看到自己身後站着一個小女孩。

這個小女孩十分可愛,看樣子好像不到三歲,正睜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秦巖。

如果是以前,秦巖絕對會以爲小女孩是一個人,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剛剛學會如何分辨是人是鬼的陰陽術。

秦巖發現,小女孩居然是一個鬼。

秦巖剛開始被嚇了一跳,但是他很快就鎮定下來,準備用驅鬼術將這個小女孩趕走。

“天清地靈,日月普照,我心浩蕩,驅趕邪神,走!”秦巖一邊掐指捏決,一邊在心中默唸驅鬼咒。

當驅鬼咒唸完之後,秦巖當即轉過身向小女孩點去。

小女孩“啊”的一聲尖叫起來,消失不見了。

看到小女孩被自己趕跑了,秦巖立即鬆了一口氣。他心中興奮不已,想不到自己也能驅趕鬼魂了。

就在秦巖準備轉過身離開衛生間的時候,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不一會兒就走到了衛生間門口。

“小艾!小艾!你怎麼了?”衛生間的門簾被撩開了,一個長相甜美的女生從外面走進來。

這個女生的容貌,居然不亞於葉嫣,甚至比葉嫣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女生看到秦巖掐指的動作後臉色大變,立即衝上前一把揪住秦巖的衣領問:“你把我的小艾怎麼了?”

與此同時,女生卻在心中暗想,他就是那個人嗎?好像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啊!

被迫成婚:陸太太越來越甜 這個女生叫馬嬌,是南毛北馬的馬家後人。

“小艾?哪個小艾?我沒有見過啊!”秦岩心中十分奇怪,這個女孩看起來文文靜靜的,怎麼會揪他的衣領。

馬嬌憤怒無比,對着秦巖大聲咆哮起來:“你裝什麼裝?小艾就是剛纔那個小女孩!哦!是小女鬼!”

我的萬能火種 秦巖愣住了,詫異無比地看着馬嬌。他有點理解不了,馬嬌這是發什麼神經,怎麼因爲一個小女鬼而遷怒於自己。

鬼可是害人的東西,自己將小女鬼趕跑,那可是天大的好事。

秦巖無語地說:“我把她趕跑了啊!難道我把她留在這裏害人!” 聽到秦巖的話,馬嬌立即抓狂了,瞪大眼睛憤怒無比地說:“你說什麼?你把我們家小艾趕到哪裏去了?你知不知道我養了她多少年了?”

馬嬌再次抓緊秦巖的衣領,用咆哮般的聲音大吼起來:“我限你一分鐘之內將我的小艾找回來!否則的話……哼哼!”

秦巖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馬嬌。

馬嬌的話太驚世駭俗了,她居然說自己養了一個小女鬼,還養了好多年。

秦巖見過養狗的,養貓的,比較牛逼的也有養烏龜王八蛋的,但是從來沒有聽說過養鬼的。

這簡直是胡說八道。鬼能養嗎?

秦巖不由嗤笑起來:“簡直胡說八道,鬼能養嗎?你是不是還想飛上天,和太陽肩並肩!”

對於馬嬌這種口無遮攔的女孩,秦巖覺得沒有必要慣着她們。

女人不能因爲漂亮就蠻橫無理吧!

“什麼?你把我的小艾弄丟了,居然還這樣說,真是氣死我了!”馬嬌突然爆發了,揮起粉嫩的拳頭向秦巖的眼睛打去。

秦巖一把抓住馬嬌的手腕,鬱悶無比地說:“姑娘,你不要無理取鬧好不好?”

馬嬌不服氣,再次揮動左拳向秦巖打去。

秦巖伸出手又抓住了馬嬌的左手手腕。

秦巖想不到馬嬌還挺潑辣的,就像小辣椒一樣有味道。

“嘖嘖嘖!還……”秦巖剛準備譏諷馬嬌兩句,突然發現馬嬌舉起雙手的時候,上衣的領口向外翹了起來。

通過領口,秦巖發現馬嬌的那個有點大,而且還非常傲嬌。

秦巖不由自主地睜大了眼睛。

看到秦巖色色的目光,馬嬌當即羞紅了臉,憤怒無比地大聲嘶吼起來:“看什麼看?給我放手!”

想不到這個傢伙居然是個色胚,虧我還覺得他是大好男兒,看我一會兒怎麼修理他。

雖然馬嬌的手柔弱無骨,手感也相當不錯,但是秦巖還是趕快鬆開了馬嬌的手。

男人可以色,但是不能在對方不情願的時候色。

馬嬌立即捂住了令男人驚喜,令女人嫉妒的胸部,憤怒無比地看着秦巖。

秦巖趕快轉過頭,尷尬無比滴咳嗽了兩聲。

馬嬌咬住了嘴脣,轉動了一下雙眼,突然冷笑起來:“喂!我最後問你一句,你能不能把小艾給我找回來?”

秦巖聳了聳肩,攤開雙手說:“姑娘,抱歉,我只會抓鬼趕屍,並不會請鬼回來!所以……”

後面的話秦巖故意沒有說完,但是秦巖知道,馬嬌肯定會明白自己的意思。

“好!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你不要後悔!”馬嬌咬牙切齒地說。

“我絕對不會後悔!”秦巖大聲說。

其實秦巖只學會了驅鬼,根本不會抓鬼,他根本不可能幫馬嬌將小艾抓回來。

馬嬌點了點頭,突然伸手弄亂了自己的頭髮,然後開始撕扯自己的裙子。

秦巖詫異無比地看着馬嬌,她這是要幹什麼?給我跳扯衣舞?

不會吧!我沒車沒房沒存款,而且顏值也一般,她應該不可能爲我這麼瘋狂吧!

當馬嬌將裙子撕爛後,突然仰起頭大聲嘶吼起來:“救命啊!非禮了!救命啊!非禮了!”

馬嬌的叫聲就像是轟炸機一樣,頓時迴盪在衛生間裏,並且從衛生間擴散出去。

聽到馬嬌的叫聲,秦巖頓時慌了,也終於明白馬嬌剛纔爲什麼要弄亂頭髮,扯爛裙子了。

秦巖立即向前跨出一步,一把捂住了馬嬌的嘴。

馬嬌張開櫻桃小口咬在了秦巖的手掌上。

“啊!”秦巖當即慘叫起來,並且鬆開了馬嬌的嘴。

秦巖的手被咬出一排牙印,個別地方都滲出血了。

“哼!老孃還沒有用力呢!否則你的手現在就廢了!”馬嬌得意洋洋地看着秦巖。

“來人啊!非禮了!救命啊!”不等秦巖反應過來,馬嬌再次大聲叫起來。

秦巖剛準備離開衛生間,就聽到衛生間外面響起了一陣嘈雜聲。

緊接着,衛生間的門簾被掀開了,好幾個上網的人詫異無比的向裏面看來。

馬嬌指着秦巖說:“他非禮我。”

秦巖趕快解釋起來:“大家不要聽她的,我沒有非禮她。”

看到馬嬌姣好的面容後,原本打算看熱鬧的人立即義憤填膺起來:“簡直是禽獸,居然敢非禮女孩,兄弟們,我們讓他長長記性怎麼樣?”

“這個傢伙簡直是太無恥了。”

“像他這樣垃圾的人,吃飯是浪費糧食,穿衣是浪費衣服,呼吸都污染了空氣,讓我們一起爲民除害打死他!”

“你看看,女孩的頭髮都被他弄亂了,裙子都被他扯爛了,他居然說他沒有非禮女孩,簡直是畜生不如。”

就連張迪都露出了鄙夷的眼神。

人們一窩蜂似的衝了上來。

秦巖立即大叫起來:“喂喂喂,你們幹什麼,幹什麼?我根本就沒有非禮她。你們有沒有搞錯啊!”

與此同時,秦巖轉過頭向馬嬌望去,用眼神祈求馬嬌不要再胡鬧了。

馬嬌得意的看着秦巖,撇了撇嘴看向了別處。

秦巖想不到馬嬌這麼歹毒,居然這麼整他,不過他現在就是有一千張嘴也解釋不清。

沒有人聽秦巖的解釋,紛紛衝過來抓住秦巖就要痛毆他。

就在這時,網吧的網管進來了,大聲說:“幹什麼呢?誰讓你們在這裏胡鬧了。打架出去打。”

網管一般都是小混混,學生們沒有人敢惹。

聽到網管這樣說,原本義憤填膺的人羣頓時安靜下來。

但是依舊有幾個不服氣的說:“網管,你看看這小子居然非禮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實在是痛煞我心。不收拾他不足以平民憤。”

秦巖在心中暗罵王八蛋,如果馬嬌是個醜女,你們肯定不會這麼做。你們這幫道貌岸然的傢伙。

網管瞪了一眼說話的人,沒好氣地說:“我不管,總之不能在這裏打架,實在不行你可以報警。”

聽到報警兩個字,這幫傢伙的眼睛頓時亮了,似乎看到了秦巖被帶上免費手鐲抓走的樣子。 “對對對,我們報警,一定要讓這個十惡不赦的混蛋得到應有的懲罰。”幾個傢伙紛紛討論起來。

“就是,讓他住不花錢的酒店,吃不花錢的饅頭,還有人站在門口給他當保安。”

“還有人陪他練拳擊,把他打得鼻青臉腫。”

聽到這幾個傢伙的話,秦巖腦門上滲出無數冷汗,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些傢伙爲了討好馬嬌,居然連做人的底褲都沒有了。

哦!不!是底線!

不過沒有了底褲好像和沒有了底線是一回事。

其中一個傢伙拿出手機居然真的撥通了110。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