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少、蒼少,點到爲止即可,切莫傷了和氣!”怡翠樓樓主出現,見雙方停止了戰鬥,他及時調停。

王鬆面色陰沉,這次他輸得一敗塗地,要不是秦少羽,說不定已命喪蒼生拳下,感激之餘,更是對秦少羽刮目相看。

“王鬆,沒想到你養的這隻慫狗還有兩把刷子,是我看走眼了!”蒼生怨毒的看着秦少羽,要不是因爲對方,他早已將王鬆斬殺。

不過,秦少羽的實力出乎他的意料,此刻也和秦少羽的情況一樣,要不是他強忍着,也會吐出老血來。

“問候你祖上十八代女性的,牛頭人,是不是還想打架?”秦少羽一直隱忍,他本是強勢之人,要不是顧及王鬆,他早已大打出手,此刻終於發作,氣勢鋪天蓋地,向蒼生席捲而去。

“你……找死!”蒼生大怒,他活了二十餘載,何曾這樣被人罵過,他是天縱奇才,一向高高在上,被千萬人敬仰,更被視爲年輕修者追逐的楷模,然而衆目睽睽之下,被自己辱罵爲狗的人叫囂着要打自己,這叫他怎麼忍,當即就欲上前斬殺對方。

“住手!”怡翠樓樓主大聲喝道,他是一代樓主,更是恐怖的存在,就算宗主級別的強者都要給他面子,此刻發飆,他要立威,不然怡翠樓的規矩就要亂了。

見怡翠樓樓主動了真怒,蒼生也沒敢再放肆,生生止步了腳步,不過,他當然不過輕易放過秦少羽,便道:“天荒是吧?我要挑戰你!”。

“求之不得!”秦少羽斷然道,無敵戰意儼然而生,衆人聞聲,無不色變。

“好好好!”怡翠樓樓主連說了三大好字,他接着興奮道:“眼下我怡翠樓選舉花魁在即,兩位如果給我重樓面子,還請三日後再戰,可否?”

“哼,樓主的面子,我蒼生自然要給,只是,我怕他到時候跑了!”蒼生譏諷道。

“唉,牛角雖然不是很好吃,但是那是大補,這麼好的寶藥還要等到三天之後才能享用,唉,只能等了!”秦少羽看着蒼生,故意埋汰道。

“哈哈……”衆人聽了秦少羽話後,忍俊不禁,秦少羽的言外之意很明顯,衆人又何嘗不懂?

“你……”蒼生氣的語塞,秦少羽這般說,明顯是在打他臉,而他又無可反駁。

“好了,既然雙方都給足我重樓面子,我當然也有極大的獎賞!”重樓面露喜色,似乎極其樂意現在的結果。

“怡翠樓的獎品,不會是極品美女吧?”有人帶頭起鬨道。

“哈哈……三日後的獎勵,會不會是極品花魁啊?”有人接話,不斷揣測起三日後的獎賞來。

“唉,真的會是花魁麼?十年一階的花魁大賽,牽動了一代年輕修者的心,即使看上一眼,也不枉此生,不爲得到佳人,只能在紅塵中能多看一眼!”有人嘆道,不由心生遺憾。

“如果這次大戰的勝者真的送花魁相陪,那也不枉爲一代佳話。”有人拍手叫好。

“男才女貌,天經地義,這想法太好了!”有人歡呼雀躍,很是期待這巔峯一戰,畢竟,這裏面還混合着花魁這幅興奮劑。

……

既然戰帖已經下過,再加上重樓最後埋下的花魁伏筆,這一戰註定不凡,他甚至牽動整個歡天城年輕一代修者的心,可以說舉城矚目。

秦少羽走了,在王鬆的帶領下,來到黃金聖族,這是一個古族,歷史悠久,究其源頭,可以追溯到上一紀元。

黃金聖域。

這是黃金聖族的地盤,立於一個全新的空間,聽王鬆說,這是他的先祖開闢的場所。黃金聖域的場地很大,和玄天城祖地玄天谷很像,這種級別的空間,只有仙王強者才能夠開闢,由此可見,黃金聖族,曾經也出過仙王。

“天荒老弟,你救我的事情,我已經和家父說過,他說要以最高的禮遇待見你!”王鬆興奮道。

“王兄又何必如此客氣,都是自己人,隨便一點就好!”秦少羽如實道,王鬆人不錯,說話也直爽,他是把對方視爲真兄弟。

“呵呵,天城老弟能如此說,我也是高興得很,只是,三日之後的大戰,我擔心你不能力敵蒼生,所以家父決定……”王鬆話還沒說完,當場來人打斷。

“王少,你沒事吧?”這是一個老者,身披黃金聖甲,見到了王鬆,不由得擔心道。

“嘿嘿……王伯,我沒事!我好好的呢!對了,父親呢?”王鬆喜道,似乎和老者關係極好。

“族長在大殿等候多時了,這位就是你消息中說的天荒小兄弟?”老者看着秦少羽,和藹道。

“王伯好,我叫破天荒!”秦少羽舉手抱拳道,老者和藹可親,秦少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巫老的影子,他倍感親切。

“哈哈……好好好!王鬆能有你這等兄弟,實在是太好了!”老者大笑道,從其言語之中可以看出,他也很喜歡秦少羽。

“呵呵……王伯謬讚了!”秦少羽心生喜悅,來到無雙大世界兩年了,除了在玄天宗外,在這裏,他再一次感覺到了溫暖。

“哈哈……快別說了,先去見宗主吧,他給你備了厚禮!”王伯喜道,接着領着秦少羽進入了大殿。

高大雄偉的大殿,說不出的氣派,金黃色澆築的樓閣倍感大氣,就連琉璃瓦都是統一的金色,在陽光的照耀下,光彩照人。


寬廣的大殿兩旁,分別坐滿了身穿聖甲的修者,他們年齡大小不一,不過,最小者,也和王鬆相差無幾。

不用說也知道,這場中坐着的,都是黃金聖族身份顯赫的人物。

“父親!”王少一入大殿,就向大殿最高座位的那位中年人飛奔而去。

“哈哈……鬆兒!來來來,帶你的那位兄弟一起過來吧!”王鬆父親濃眉大眼,長相頗兇,不過此刻,卻顯得異常溫和。

“族長好,各位黃金聖族的長輩好!”秦少羽客氣道。

“哈哈……好好好!鬆兒不才,能交到天賦異稟的兄弟,實在是他的福氣!”王鬆父親興奮道。

“族長說笑了,王兄戰力卓絕,乃人中之龍,應該是我慶幸能交到這麼好的兄弟!”秦少羽謙遜道。

“嗯,謙虛謹慎,真是個可造之材!對了,你救了犬子,又與我們黃金聖族的勁敵約戰,爲了聊表謝意,我覺定,將黃金聖經傳給你!”黃金聖族的族長認真道,他的眼光更是一一掃過在場的衆人。

“什麼?族長,黃金聖經可是我們聖族的至尊寶術啊!切不可輕易傳與外人!”有人當場站了起來,抗議道。

“是啊,這人來歷不明,怎可將這等聖經輕易傳之?”又有老者站了出來,想要制止。

“族長,請三思啊,畢竟,我們可不認爲他真能幫我們戰勝那無敵蒼生!”有人顧慮,出面阻止道。 “族長,他們說的沒錯,我天荒何德何能,此等經文,我承受不起,還請收好!”秦少羽臉色不是很好看,他沒想到立於大殿兩旁的人會這麼反對,當即拒絕了對方的好意。

“哼,我王武一言九鼎,說過的話又怎麼會輕易收回,荒天對我荒金聖族有恩,我王武早已把他視爲自己人,我心意已決,你們誰還有異議?”王武威嚴道,他是一宗之主,強大的氣場鎮住了所有人。

“宗主,可是……”有人踟躕,但是最終還是站了出來,想要再次阻止。

“可是什麼?剛纔是你在懷疑天荒的戰力吧?”王武緊盯着一位年輕修者道。

“是的宗主,如果天荒兄弟能替我們鎮壓蒼生,那黃金聖經我們自然會雙手奉上,只是,他真的有那個戰力嗎?”年輕修者看着秦少羽,質疑道。

“之所以我送他黃金聖經,就是擔心他不能力敵蒼生,希望他修煉黃金聖經之後,能有與蒼生一戰的實力!”王武道出了實情。

“天荒老弟,這個……不好意思,家父說話有點難聽,還請不要見怪!”王鬆難堪道。“放心!我沒事!”秦少羽聽在耳中,原來王武,也並不是真心想送他黃金聖經,一切都是套路,是想借他手除掉蒼生罷了,這般想着,秦少羽此刻反而想要得到那本聖經。

“其實,我與蒼生初次交手,他的實力,確實在我之上,不過,也只比我高了一點點!”秦少羽站了出來,既然想要得到黃金聖經,他不能再保持沉默。

“他只是比你高了一點點?”衆人驚道。

“沒錯,天荒老弟當時與蒼生對轟了一記,兩人都相差無幾,我相信如果天荒老弟有黃金聖經相助,一定能夠打敗蒼生!”王鬆站出來解釋道。

“聽到沒有?我就說過我兒子選的兄弟定不會差,來,這是黃金聖經的卷軸!”王武說着,便將一個黃金盒子遞到了秦少羽手中。


秦少羽在拿了卷軸之後,王武更是送了他幾株高階靈藥,這都是一些價值不菲的寶藥,屬於真正稀世珍寶。

當晚,秦少羽以修煉黃金聖經爲由,他離開了黃金聖域,在來黃金聖域之前,他早已和大鬍子張山商量好,要他們在怡翠樓等待。

再次蒞臨怡翠樓,已經是深夜,好在大鬍子幾人仍然還在等待着他。

“天哥,你回來了?”這是大鬍子的一個兄弟,名叫李三,他最先發現了秦少羽。

“李三,張管家呢?”秦少羽見除了李三外,其餘幾人都不在房間裏。

“嘿嘿……天哥,大鬍子他們都去樓上找姑娘去了!”李三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道。

“樓上去了?”秦少羽臉上明顯不悅,他現在真的後悔收了張山。

“天……天哥,要不……我叫他下來?”李三見秦少羽面露怒意,不由得擔心道。

“不用,從明天開始,你們別跟着我了!”

“天哥,爲什麼?”李三急道。

“我仔細斟酌了下,我覺得你們不適合跟着我,我有的是一條異常兇險的絕路,你們今天也看到了,蒼生不但實力強絕,其後臺更是極其恐怖!”秦少羽認真道,其實最重要的還是大鬍子一行人太過好色,這是秦少羽打心底排斥的。

“不,小天,我們誓死跟從你!”大鬍子的聲音突然出來。

“你不是去樓上找姑娘去了麼?”秦少羽怒道。

“天荒老大!”大鬍子的一個兄弟當場站了出來,解釋道:“你誤會大鬍子了,我們不是去樓上找姑娘,而是去打探的消息!”

“打探消息?”秦少羽一怔,疑惑不已。

“沒錯,有人要殺你!”大鬍子站了出來,嚴峻道。

“殺我?”


“沒錯,有人看出了你的真實身份,連夜趕去了帝都!”大鬍子道出了真相。


“是誰?”秦少羽問道,比賽在即,如果此時帝都龍族插手,那他必須要逃了。

“具體是誰還不清楚,不過他們的目標很明顯,要你不戰而逃!”大鬍子皺眉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們立了大功,來,這些寶藥你們拿去分了吧!”秦少羽心生愧疚,是他誤會大鬍子了。

“小天,有些事情我們必須要給你交代清楚,以前我們是很混賬,燒殺搶劫都做,但是我們殺的都是惡人,搶的都是奸商,如果硬要說缺點,那就是我們都好色,不過既然跟了你,我們一定會改掉這個壞毛病!”大鬍子認真道。

“好,有你們這番話,我也就放心了!”秦少羽面露喜色,他需要的就是一羣擁有正義感的人。

“嗯,小天,感謝老天讓我們遇到了你,我們以前的生活沒有目標,整天渾渾噩噩的過,但是現在跟了你,我們有了目標,我們將全部希望寄託在你身上,我們也希望有一天能和你希望屹立在這個世界的頂端,笑看風雲,將一切鄙視我們的人踐踏在腳底!”大鬍子越說越激動,在場的所有人都被他的豪言壯語感染,大家都顯得熱血沸騰。

“好!有你的一番話,我秦少羽一定不會辜負衆望,放心吧!”秦少羽由衷道,這回他終於認可了大鬍子等人。

“嗯嗯,好!”大鬍子等人也興奮不已,不過突然他想到了什麼,便道:“對了,小天,重樓想要見你!”

“見我?”秦少羽疑惑,半夜三更,竟然會受到怡翠樓樓主相邀,使他極其不解。

……

怡翠樓頂樓。

秦少羽再次登上頂樓,這是整個怡翠樓最豪華的地方,也是最安靜的場地。

其它客房都已經爆滿,雖然因爲選舉花魁一事,這裏的姑娘不能陪客人入房過夜,但是,陪酒的姑娘仍然不少,特別是這幾天,更是天天爆滿。

“天荒,你來了,請坐!”重樓獨子斟酌,見秦少羽到來,便客氣的招呼對方。

“樓主,不知深夜相邀,有何貴幹?”秦少羽開門見山,他和對方可以說沒一點交集,從白天的事情,他更是看出重樓是一大奸商。

之所以重樓提出三天之後與蒼生決戰,就是爲了他怡翠樓的生意着想,對方利用自己與蒼生的巔峯對決作爲噱頭,吸引更多的人來怡翠樓消費,秦少羽不傻,這點他還是能看出來的。

“哈哈……實不相瞞,今天之事,還多虧小兄弟配合,我之所以見你,正是源於三天後的決戰!”重樓何等狡猾,他知道秦少羽看出了他的陰謀,乾脆如實相告。

“噢?不知道樓主的意思是?”秦少羽一愣,對方似乎又要耍什麼詭計?

“三天的決戰,我希望小兄弟能輸!”重樓緊盯着秦少羽道。

“這麼說,樓主是覺得我實力比之蒼生還要強橫?”秦少羽反問道。

“呵呵……你實力如何我不在乎,我只要結果,三天之後,你必須輸!不然……”重樓眼色突變,變得毒辣起來,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不然什麼?樓主要對我動手嗎?”秦少羽直視着重樓,並沒有因爲對方的威脅而露出怯意。

“殺你根本無需我動手,不知道天荒小兄弟是否認識秦少羽這個人?”重樓嘴角微翹,別有深意的盯着秦少羽道。

“是你派人去了帝都?”秦少羽恍然大悟,沒想到他的真實身份被重樓識破。

“哈哈……秦少羽,我重樓的勢力遍佈天下,又豈是你能夠揣測的,明人不說暗話,我只要你在三天之後的比賽中輸掉!”重樓得意道。 “你這樣威脅我,難道就不怕我告訴黃金聖族?”秦少羽說着,也給自己斟酌了一杯靈酒。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