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富笑了笑,“不管這個沈半仙是真有本事還是裝的,起碼我能肯定這傢伙不是什麼正經人。只要我們能抓到他的把柄,再當衆揭露出來,到時候你再弄點手段,搞點神蹟一類的東西,神君觀不愁不火!”

張誠想了想,疑惑的說道:“辦法是不錯,但你怎麼能肯定沈半仙就是矇事的?”

王大富撇了撇嘴,“現在有你在江城,哪個正道法師還敢過來,等着被你種魂印嗎?依我看……這個所謂的沈半仙不是邪修就是神棍。”

“王總說得對,我也感覺這傢伙不是什麼正經人……”蔣青補充道:“一張符紙就賣三萬塊,簡直黑得沒邊了!”

“一張符三萬?”張誠一瞪眼,“什麼符這麼值錢?”

“說是什麼生財符,請回去之後最遲一年之內就能發財,據說還有不少人信呢!”

“吹牛也不怕閃了舌頭!”王大富不屑一笑,看向張誠說道:“借氣的確是能暫時改變一個人的運勢,但是也持續不了多久,更不可能封在符裏,這明顯就是騙人的!”

張誠以前開算命館時做的就是這個生意,自然不用王大富多說,點頭道:“不過這個沈半仙騙了這麼多人都沒被揭穿,還真是有點本事,想讓他露出馬腳只怕不容易。”

王大富哼了一聲,“論騙人,老夫我還沒怕過誰,反正今天也沒生意了,乾脆下午咱們就親自去會會這個沈半仙。”

張誠當然沒意見,現在神君觀一片冷清,閒着也是閒着。

要是能抓住這個沈半仙的把柄,不光能清除一個競爭對手,還很有可能打響神君觀的名聲,這可是一舉兩得的好事。

“行,那你先去吃飯,我去跟侯淨山他們交代一聲。”張誠點點頭,又看向蔣青,“下午你跟我們一起去,到時候帶個路,咱們看看這個沈半仙到底有多牛逼!”

感謝:風騷騷年、kent的打賞! 時間一晃而過,距離蕭晨還有陳宏他們討論依附問題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個月了。在這三個月之中,他們每天的經歷就是訓練。鍛鍊自己的體力,反應能力等等。

其中最重要的是反應能力,因爲在詛咒世界中,鬼魂詛咒的出現太過突然了,基本上都是不可預測的,尤其是在頂級任務中更是如此,所以擁有快速的反應能力就成了執行者的必備條件。

正常人的反應時間一般爲0.2~0.3秒鐘之間,而人類的反應極限則是0.1秒鐘。但是這個時間放到詛咒世界就完全不夠用了,就算是達到極限反應速度,也比不上詛咒的速度,基本上就是被秒殺了,還沒能將詛咒之物取出來。

這個在中低級任務中,哪怕是在高級任務中都並不明顯,因爲在這些任務中詛咒的出現都會給一些反應時間的,也讓執行者有足夠的時間驅動詛咒之物。但是頂級任務中就不行了,必須要突破這個極限!如果不能做出突破,那麼能否在任務世界中活下來,就只能看運氣了。

而想要突破這個極限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首先就需要至少擁有一件寄生類詛咒之物。寄生類的詛咒之物當然是越強大越好的,如果有頂級的寄生類詛咒之物,那麼不需要訓練都可以輕鬆突破這個極限。

而沒有頂級寄生類詛咒之物的話,那麼就必須要通過訓練。訓練並不是多麼系統的訓練,執行者們也都沒有這個時間去開發,所以只是一些加強訓練。如果一個執行者不是很有天分的話,就算是經過了幾個月的訓練。也不會有太多效果。

蕭晨他們其實在這次集體訓練之前就已經做過一些訓練了,高級任務之前就有過這樣的訓練。只是在高級任務中,並沒有用上太多而已,但是到了頂級任務中,肯定是隨處可用的。

在兩個多月前,黑子也執行了一次高級任務。只不過那次任務的謎團很多,參與任務的執行者中,包括黑子又都不是非常擅長分析推理的,所以並沒有尋找到根源性詛咒之物,只是熬到了時間而已。

而這一次。三十三號島進入任務世界的三個人中,另外兩個中級執行者都死在了任務世界裏。倒不是黑子沒有救他們,而是根本救不了。在沒有任何任務線索的情況下,根本就找不到根源性詛咒之物,只能拼消耗。

到最後,甚至包括黑子在內的幾個高級執行者,都被消耗的差不多了,高級詛咒之物拿出來的威力頂多也就是一件中級詛咒之物。而中級詛咒之物就不用說了,根本連低級詛咒之物都不如了。要不是黑子的詛咒之物數量足夠多。恐怕也撐不下去!因爲那次高級任務中,還折了兩個高級執行者在裏面。

這一次,蕭晨對詛咒世界有了更加強烈的認識。高級執行者在高級任務中也是會死的,而到了頂級任務中。也不過就是炮灰,和中級執行者在高級任務中是一個樣子的。

他認識的這幾個高級執行者,陳宏不用說。在整個詛咒世界都是有名的,畢竟三大高級靈媒之一的名頭不容小視。孔凡就更加了不得了。資深高級執行者,也就比之頂級執行者差一點而已。黑子則是專修空間詛咒的執行者。保命的能力也是一流。

限制級成婚 所以,他有了一個錯誤的認識,那就是高級執行者都是不容易死的。但是實際上,詛咒世界中死掉的高級執行者數量不少,基本上每一天都會有,只不過還會有新的高級執行者重新補充上來,這才讓高級執行者的數量一直保持着。

而真正能活的長久的高級執行者,都是像陳宏和孔凡這樣,基本上實力和保命手段都很強的執行者,也叫做資深高級執行者,只要有一件頂級詛咒之物,馬上就能成爲頂級執行者,而且絕對實力不弱。

還有五天時間,頂級任務《通靈者》就要開始了。這對於三十三號島來說是一件大事,或者說是最大的事件了。因爲整個詛咒之島中,所有的無名高級執行者全部參與。其他還有六個中級執行者參與,這些人都有可能被分散在不同的地域,這是不可控的因素。

而一旦出現這樣的情況,那麼這些人死亡的可能性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不說詛咒的緣故,就算是其他執行者偷襲殺掉他們也不是什麼不可以理解的事情。

而在進入任務之前,陳宏還特意提醒了蕭晨一下,一定要小心一件事,那就是在任務世界中,是一個戰爭年代!在那個時代裏,槍械什麼的都算是非常容易弄到的,所以沒有不死之身的執行者,必須要小心這個,如果像蕭晨這樣的,被一槍打中了要害部位,雖然不會死,但是也要浪費掉自己的一個分身,這就太不划算了。

終於時間到了,任務即將開始,他們也已經來到了中央廣場上那座最大的地獄傳送陣跟前。眼前的幾個人,有好幾個很熟悉的。其中李澄婉還有孟國慶這都是一起執行過好幾次任務的了,也算是配合默契了。

不過有一點讓人很擔心的是,李澄婉竟然沒有被分配到東亞地區,她的天命者是在西歐。 婚後霸愛:槓上特工甜妻 沒辦法,衆人也只能暗暗祈禱保佑她了,因爲沒有人能相隔那麼遠去給她支持,只能給了她幾件中級詛咒之物暫時使用,算是一種支持吧。

走進地獄傳送陣,蕭晨第一次的頂級任務終於開始了!

恍惚之間,蕭晨醒了過來,他意識到,自己現在應該已經在任務世界之中了。然後,他就聽到了嘟嘟嘟嘟的號角聲。好似條件反射一樣,翻身爬起來穿衣服穿鞋。也不洗臉,直接跑出去站隊。

沒錯,就是站隊。此時的蕭晨已經知道了,他的天命者是一個小小的士兵,沒有任何軍銜,甚至連編號都沒有,算是臨時徵收的編外人員。他本來是一個小村子裏陰陽先生的孫子,陰陽先生死了之後,他就成了村子裏新的陰陽先生。至於他的父親,則是在戰亂中被強行徵兵死掉了。

戰爭慢慢的蔓延到了他的家鄉,他也遭遇了父親的待遇,被軍隊強行徵兵了。現在,起牀號一吹,就必須出去站隊進行早操,遲到的話可是沒有早飯的。

說是早飯,其實也就是一個饅頭,一萬開水。當然,開水的名字叫做粥,只是清澈見底的水中根本找不到一粒米。他聽說這還算是好的,剛剛秋收結束,家裏都有餘糧,軍隊徵收糧食購買糧食也方便一些。據說在青黃不接的時候,那可真是連早飯都沒有,一天能吃上一頓飯就算是不錯的了。

不過這些都不是蕭晨要考慮的,雖然生活艱苦了一點,但是想要生存下去還是很輕鬆的。畢竟像他們這些執行者,可不是那些士兵能比得了的。而任務世界中真正危險的,永遠都是詛咒!

他現在必須要想辦法和大部隊聯繫上,也就是東方小白還有陳宏他們所在的那座山寨,只是現在的他是一個士兵,如果擅自離開的話就會被視爲逃兵,恐怕不會有好下場的。

所以,蕭晨決定暫時靜觀其變,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執行者,最好是找到那個王燦燦!之前可是已經決定了,要更改依附的頂級執行者。像老八這種搖擺不定的執行者,不適合現在正在穩步發展的三十三號島。

而根據蕭晨的瞭解,他所在的這隻軍隊編號爲2168,恰好正是身爲師長的王燦燦所率領的部隊中的一支!如果他能直接聯繫上王燦燦,並且說服他,那麼去往山寨就很輕鬆了。隨便一個剿匪的名頭就能取到那裏,然後順便招安,把山上的土匪變成正規軍,兩家詛咒之島就這樣輕鬆聯合在一起了。

吃過早飯,當然是繼續訓練。不過蕭晨今天的任務是站崗守衛,而不是訓練。這個工作是非常苦逼的,不僅危險,而且還更累。訓練的時候人那麼多,想偷偷懶很簡單。但是站崗一共就那麼幾個人,要是偷懶被路過的長官抓到了,那就是直接罰沒中午飯。

這年頭糧食來之不易,軍官們還巴不得能多有幾個偷懶的,好節省下來一些糧食呢。

站崗的危險,並不只是在敵方部隊的偷襲上,其實更多的是建立在詛咒上的。這個任務世界已經經歷了十幾次開啓,內部的時間也跨度了三年之久,所以現在任務世界的土著也都知道了詛咒的事情,而站崗的人最容易觸發死亡flag,經常有站崗的士兵,大白天的忽然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一具屍體了。而且是一具乾屍,這更增加了士兵的恐懼感。

不過其他地方也不安全,有的時候一個屋子裏十幾個士兵一夜之間全部消失,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出現過。而瞭解了,人少的地方更容易出現詛咒後,士兵們就沒有當逃兵的了,畢竟這個年代,那裏的人能比軍營更多?其他地方的詛咒更加嚴重! 神君觀山腳周邊一片叫王家溝,住戶大概有五六萬,大部分都是自建房和拆遷安置房,五層以上的樓房都很少,屬於典型的城郊。

而沈半仙的住所,更是城郊的城郊,基本上已經到了農村,路還是砂石路,坑坑窪窪的。

張誠跟王大富在蔣青的指點下,七彎八拐的才找到地頭,還沒靠近,就發現外面停了不少車。

江城不是華東地區,農村裏很少有好車,但是沈半仙家卻是例外。

門外至少停了三四十輛車,高中低檔什麼都有,其中不乏奔馳寶馬,張誠的悍馬車停在其中毫不起眼。

張誠下車朝沈半仙的住所掃了一眼,發現規模應該不小,越過院牆可以看見一棟三層小樓,青瓦白牆,很有古典建築的味道。

因爲是來摸底的,所以王大富沒穿他那身騷包的道袍,張誠跟蔣青也換了身普通衣服,看上去跟旁人沒什麼不同。

走到院門前,就看見裏面擠着不少人,男女老少都有,至少七八十號,但是都是安安靜靜,無人喧譁。

張誠帶頭走了進去,發現院子裏種着不少竹子,還有一個人工池塘,裏面養着十幾條色彩斑斕的錦鯉。

池塘上有一座小橋的青石橋,過了石橋就是小樓。

王大富觀察了一下格局,微微點頭,“引風藏氣,水潤家宅,這姓沈的還有兩把刷子……”

張誠笑了笑,擡腳走到青石橋上,朝着小樓方向看了看。

小樓的門口站着兩個青衫人,一男一女,都是二十出頭的年紀,長相併不出衆,但眉宇間卻隱隱透着股傲氣。

在他們身後是一道竹簾,擋住了門洞,讓外面的人看不見裏面。

張誠站在外面等了一會兒,一箇中年男人捧着一道黃符小心翼翼的走了出來。

“施主真是好運氣!”門口的青衣男子瞟了一眼男人手裏的黃符,一本正經的囑咐道:“回去後記得掛在廳堂向南的位置日夜祭拜,千萬不可馬虎,記住心誠則靈……”

“是是是……”中年男人不停點頭,難掩喜色,還不忘朝房間裏鞠躬。

“謝謝沈半仙!謝謝沈半仙!”

見到這一幕,周圍的人都投去羨慕的目光,不少人更是眼神狂熱,恨不得把對方手裏的黃符搶過來。

似乎是注意到了這些人眼中的嫉妒,中年男人趕緊將黃符藏在懷裏,快步離開。

張誠瞟了一眼中年男人的背影,沉聲道:“他求的就是升財符嗎?”

王大富撇了撇嘴,“瞧他那守財奴的模樣,八成是了……”

張誠搖了搖頭,“我剛纔特意感受了下,符咒上並沒有財氣,根本不可能讓人發財……”

“噓!”看到周圍人的目光轉過來,王大富連忙捅了張誠一下,“在這兒別亂說,小心引起公憤,先看看……”

中年男人離開之後,青衣女子拿起手裏的紙看了看,高聲喊道:“69號!”

“我我我!我是69號!”一箇中年婦女連忙從人羣中擠了出來,揮舞着手中的號牌,生怕別人搶了她位置似的。

青衣女子神情倨傲的接過號牌掃了一眼,隨手扔進身邊的一個竹筐裏,對着中年婦女點了點頭。

中年婦女嚥了口唾沫,神情緊張的撩開竹簾,快步走進了小樓裏。

排在中年婦女後面的人也開始緊張起來,緊緊攥着手裏的號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門簾。

張誠朝周圍看了看,目光落在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身上。

此人眉間發黑,身上晦氣濃重,最近肯定運氣不好。

“帥哥,你也是來找沈半仙瞧事的?”張誠走過去問道。

那男人打量了張誠一眼,見年紀不大,也沒往心裏去,隨意答道:“廢話,到這兒來不找沈半仙,難道是來打醬油的?”

張誠“呵呵”一笑,也不在意,接着問道:“我是第一次來,不太懂規矩,請問要怎麼才能見到沈半仙?”

男人雖然有點不耐煩,但見張誠說話客氣,還是答道:“其實也沒什麼規矩,先去找那穿青色衣服的女人,領一個號牌,然後等着叫號就行了。”

“哦……”張誠掃了一眼黑壓壓的人羣,“要是現在領號,估計等到晚上都輪不到吧?”

“那當然了!”男人得意的說道:“每天找沈半仙占卜問卦的多得不得了,我可是天還沒亮就來排隊了!”

天沒亮領的號,到下午都還沒看上,可見沈半仙生意之火爆,就連張誠也不禁有點眼紅。

張誠眼珠一轉,問男人道:“帥哥,那你是看病還是問卦啊?”

男人猶豫了一下,答道:“我是來問卦的……最近老是倒黴,不知道是不是沾染上了什麼晦氣,來找沈半仙看看有沒有化解的辦法。”

“哦……”張誠笑了笑,接着問道:“那不知道問卦是個什麼價位?”

“這東西又不是去菜市場買菜,哪有準數!”男人翻了個白眼,“不過沈半仙這兒的門檻價就是一萬,事情小的話就直接解決了,要是事情大那就貴了,幾十萬都不一定拿得下來。”

“這麼貴?”張誠驚訝的說道:“一個人就賺幾萬、幾十萬,那一天下來還不得幾百上千萬了?”

“那是……誰叫人家有本事呢!你不知道,前段時間有個土豪買了片山建莊園,結果剛開工就死了一個人。找沈半仙一問,才知道原來那片山風水有問題,最後愣是花了三百萬,請沈半仙把風水改了過來。”

一聽這話,王大富差點沒笑出聲。

風水乃是自然形成的,其中因素繁多而又複雜,牽一髮動全身。

如果是小範圍還能人爲干預,比如辦公室和住宅,但是改一片山的風水,就連天師也只能乾瞪眼……

這沈半仙能改一片山的風水,難道還是哪個大門派的地仙不成?在山門裏待膩了跑出來撈外快?

“你笑啥?”見王大富一臉憋笑,那男人頗爲不滿,“沈半仙雖然收費貴,但是凡是答應的事就沒有解決不了,也算是物有所值了。而且沈半仙悲憫世人,爲了我們不惜逆天行事,一點錢又算得了什麼!”

ps:週末要出趟遠門,沒時間碼字,這幾天暫時兩更,下週回來一定補上的,各位大佬理解下。 在這個遍地是詛咒的地方,可謂是危機四伏,如果想要逃避戰亂躲進深山,那麼恭喜你了,詛咒很快就會找上你的就算是土匪山賊,也都有不少已經解散了,只是因爲詛咒太強了,經常有一整個寨子都被鬼魂詛咒吞噬一空的情況出現!

不過這也只是那些比較小的寨子,還有一些大寨子都和軍隊差不多,也都有幾百上千人,甚至幾千人的大山寨都有!三十三號島的老巢就是這樣一個山寨,人不多,只有七百多人,不過這麼多人待在一起也很安全了,起碼很少出現大規模寨子被詛咒全部吞噬的情況。

蕭晨站在大門口,不斷的通過意識傳導器和每一個經過的人進行溝通,只不過到現在爲止,還沒有遇見一個執行者,都是些普通的土著居民罷了。

而這個時候,突然傳來一陣吵鬧聲。蕭晨感覺很奇怪,因爲這軍營裏面的氣氛可以看出來,還是非常嚴肅的。由於戰爭的原因,所以部隊中的要求很嚴,如果有違反的話,那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罰你不準吃飯,這個就是沒有人敢違背規定的原因了。

而這種級別的喧譁,肯定是違反紀律的,基本上不會出現的。除非是出事了!而在這個世界中,最可能出現的事情,當然就是詛咒襲擊人類了!蕭晨想也不想,就準備過去看看。

不過他還沒有邁步走過去,就被身邊的一個士兵拉住了。那是他的天命者的一個同鄉,對他說道:“別多事。就算是出事了,我們去了也不會有什麼作用。會有那些大官想辦法的,我們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好了。否則的話很容易被罰不準吃飯的!”

同鄉拉扯了這一下,那邊的事情已經結束了,看到人羣已經散去,蕭晨也沒有多說什麼,繼續在這裏站崗。而這個時候,一個通訊兵跑了過來,對着他們兩個說道:“你們兩個好好站崗!剛剛接到消息,說是師長要過來視察部隊!要是有比較好的苗子,師長甚至會直接調到他的警衛連之中!要知道。那些人可是真正的精英,而且最重要的是每天都能吃飽飯,到時候可就真是享福了!”通訊兵說完,也不等他們兩個搭話,直接就走了,看來需要通知的人還不少。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蕭晨的眼睛亮了起來,這正是自己的機會啊!師長,那不就是王燦燦嗎!只要自己能和王燦燦聯繫上。那麼距離部隊大概二三十里外的三十三號島大部分執行者聚集的山寨就很輕鬆可以和王燦燦聯繫上了,看來自己的運氣似乎還不錯!

不過一想,這應該也不完全是運氣的因素。每一次這樣的大型頂級任務開啓,都會有大批的執行者進入。有老人也有新人,而新人的數量應該是最多的,畢竟老人有時候撐不過這麼長的時間就死掉了。可能是在一次高級任務中,也可能是在某個其他的頂級任務中。這都是不確定的,所以新人才是最多的。

而王燦燦這一次的所謂視察部隊。想來應該就是常規的收攏執行者了。就算是王燦燦這樣的頂級執行者,在通靈者》這樣的詛咒世界最高級別的任務中也會發憷的,肯定會收攏一大堆執行者,纔能有一點安全感。否則的話就算是他,也會被無盡的鬼潮淹沒。

腹黑總裁:前妻哪裏跑 想到這裏,蕭晨平復了一下心情。想想到時候應該怎麼和王燦燦談。他們一共可是有五個高級執行者的,就算是在通靈者》這樣的頂級頂等任務世界中,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了,一般的頂級執行者都會爭取的,所以蕭晨也沒有太過擔心。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蕭晨看到一隻車隊從遠處駛來,他是門衛,當然要做門衛應該做的事情,馬上上前將車隊阻攔了下來,開始檢查通行證。果然,這隻車隊就是王燦燦的車隊!

蕭晨好像是在妝模作樣的檢查通行證,實際上是在和王燦燦通話了。早在三十三號島的時候,陳宏就跟蕭晨介紹了一下王燦燦的長相,所以在看到王燦燦的時候,他已經認出來了。直接通過意識傳導器跟他進行了意識通話。

“你好,是王燦燦吧。”蕭晨還是挺客氣的,“我是三十三號島的執行者,陳宏老大跟我提過你。”先自報家門,看看這個王燦燦是個什麼意思。如果他的態度並不友好的話,那蕭晨也沒有必要熱臉貼個冷屁股。

王燦燦長了一張國字臉,看起來頗爲正直。倒是很像各種神劇中那些演大官的人。而現在,他就是一個師長,也算是大官了。

王燦燦倒是很好說話:“陳宏啊,我知道他,三大高級靈媒之一,也算是一個人物了。怎麼,你怎麼沒有投身到他所在的山寨啊?”王燦燦看了蕭晨一眼,似乎有些好奇。

“新人,才進入這個世界。”蕭晨言簡意賅的說明了自己的情況。

而這個時候,王燦燦坐在車上說話了:“就是你了,看你這個衛兵挺認真負責的,調到我的警衛連吧,以後就給我當門衛了,這麼認真負責的士兵可不多見了。”

果然,跟蕭晨想的一點都不差,王燦燦之所以來視察部隊,其實就是想要找一些新加入任務世界的執行者來增強自身的實力。而另一方面,其實也有排除異己的意思。像是其他兩大巨頭一邊的執行者,找到了就算是不起衝突,也要將他們從自己的地盤趕出去,否則要是被對方打探到情報,那就是他的失職。如果對惡靈言者造成了什麼損失,那也是他的責任!

“啊?我嗎?!”蕭晨儘量讓自己好像很驚喜的樣子,這種表情能裝出來也算是一種本事了吧。在得到對方的肯定回答之後,蕭晨就跟在了王燦燦的車隊後,擔當起了自己門衛的責任。而實際上,兩個人正在交流着。

“你好,不知道對陳宏老大他們的山寨有沒有興趣?”蕭晨首先說道。他的目的就是要和王燦燦聯合,所以倒是沒有必要矜持。

“嗯?什麼意思?”王燦燦疑惑了,要說蕭晨能跟在他身邊是因爲第一次進入任務,而且他其實是將蕭晨當做中級執行者了,沒有怎麼放在心上。但是蕭晨現在是什麼意思,想要投靠他?

“這是誰的意思,是你自作主張還是陳宏的意思?”王燦燦嚴肅的說道,這個時候的他竟然有幾分威勢的。他不管是在詛咒世界中,還是在這個任務世界裏,王燦燦都是身居高位,所以有這種氣勢在正常不過。如果是普通人的話,肯定會受到影響的,不過蕭晨可不會在乎這些。他連更加恐怖的執行者都見到過,難道王燦燦還能比他見到的那三個人更強不成?

蕭晨直接坦然說道:“是我們集體的意思,大家都是這麼想的。而且我能夠轉生到這裏,也算是緣分不是嗎,我都沒有想到能這麼快就見到你,甚至連一次詛咒都沒有經歷過呢。”

“你們詛咒之島和老八合作的不是挺好的嗎,爲什麼會找上我?”這倒是不能怪他過分謹慎,在詛咒世界中,如果不能謹慎一點,那麼被賣了的人大有人在。尤其是他還是一個頂級執行者,如果能把他賣了,那好處肯定不小!

蕭晨坦然一笑說道:“聽說老八最近玩的挺大,我們詛咒之島正在穩定發展,不想攪合在那種事件的漩渦中,否則稍有不慎可是會粉身碎骨的!”

王燦燦想了一下,還是沒有直接答應,而是說道:“我考慮考慮吧。”然後就不在理蕭晨,而是開始閉目養神。這個時候,蕭晨也弄清楚了身邊幾個人的身份,竟然有三個執行者!

雖然蕭晨不認識他們,但是能跟着王燦燦來到這裏的,想來應該都不是弱者,應該都是高級執行者。這個時候蕭晨開始佩服那些二流詛咒之島的底蘊了,隨隨便便就能拿出三個高級執行者,肯定還要不少他沒有見到的。

不過蕭晨也不會妄自菲薄,他有這個自信,能在短時間追上這些詛咒之島的底蘊,甚至將他們踩在腳下,就算是成爲第四大巨頭也不是不可能的!而算一下,整個詛咒世界中,其實二流的詛咒之島還真不少,起碼應該有十一二個,這樣算起來,似乎以前自己想象的高級執行者還有頂級執行者數量都少了,應該有跟多才是。

而且每一個一流詛咒之島都有不止一個頂級執行者,甚至最強的十二號島,也就是銀眼魔君所在的詛咒之島,聽說有整整七個頂級執行者!就算是除去了銀眼魔君,也還有六個。就這樣的陣容,基本上可以一個詛咒之島單挑除了另外兩大巨頭以外所有的詛咒之島了!

畢竟其他的詛咒之島加起來也就十一二個頂級執行者,這些人蕭晨懷疑都不夠銀眼魔君一個人對付的!。 “嗯……你說的對……”張誠嘴裏附和,表情卻是十分詭異,這套說辭,跟自己以前開算命館的時候還真是差不了多少。

張誠想了想,又問那男人道:“照你這麼說,只要沈半仙答應,不管什麼事都能解決,這豈不是有求必應了……會不會有點誇張了?”

“一點都不誇張,你看看這一院子的人,如果沈半仙沒這麼大的本事,會來這麼多人嗎?”

張誠點點頭,“有道理,對了,剛纔那大叔拿出一道黃符,看樣子寶貝得很,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升財符?”

“是啊……”男人一臉羨慕的說道:“沈半仙每個月只發幾道升財符,能不能求到全憑運氣,那人今天肯定出門踩狗屎了,這下肯定要大賺一筆。”

張誠試探着說道:“帥哥你也不用羨慕,看你這穿着打扮,也不像是缺錢的,有沒有生財符都沒關係。”

男人搖搖頭,長嘆道:“以前還湊合吧,但最近不知道倒了什麼黴,公司倒了,房子也抵給銀行了……我現在是馬屎表面光裏面一包漿,就指望着沈半仙給我轉轉運。”

“但你剛纔不是說,沈半仙門檻價就是一萬嗎?你這情況沒個十來萬估計都拿不下來。”

錦堂歸燕 “是啊……”男人滿臉愁容的說道:“但現在我也沒別的辦法了,只能來碰碰運氣。”

張誠暗笑一聲,就你現在這衰樣還碰什麼運氣,就算見到沈半仙,也是多上一次當罷了。

就在他們交談的時候,先前進去那女人掀開門簾走了出來,手裏拿着一個小巧的玻璃瓶,滿臉的激動。

“謝謝沈半仙……您真是救苦救難的活神仙啊!”

“那是天山聖水……能包治百病!”男人低聲對張誠說道:“這東西可金貴得很,據說是沈半仙用天山之巔的冰雪蓮煉製出來的,一滴都要大幾千,這女人居然買了一瓶,估計家裏有人快不行了……”

看着那女人快步離開,張誠的眉頭都皺在了一起,雖然他也能靠抽取瘟氣來治病,但還真沒聽說過能包治百病的藥。

這個沈半仙,到底是真有本事還是騙人……

如果是真有本事,那修爲至少在天師以上,如果是騙人,那這膽子也大得太過分了吧……

女人走後,又一個人被叫進了小樓,張誠此時對沈半仙越發的好奇,但無奈那兩個身穿青衣的男女寸步不離的守在門口,他也不方便強闖。

如果現在領號排隊,估計等到晚上都進去不了,張誠直接看向身邊的男人。

“帥哥,你是多少號啊?”

一聽這話,男人立刻警惕的捂着衣兜,“你問這個幹什麼?”

張誠笑道:“你別緊張,我今天有急事,沒時間領號排隊了,如果你的號在前面,不如買給我怎麼樣?”

男人立即搖頭,“開什麼玩笑!我從大清早等到現在,不行不行!”

“先別忙說不行。”張誠一本正經的說道:“剛纔你也說自己最近運氣不好,就算進去了十有也湊不夠費用。與其如此,還不如把號賣給我,你也能得點實惠,而且你倒黴也不是一兩天了,也不急在這一時吧,實在不行明天再來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