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崽島啟動,向著神魂帝國返回,陳青被逐出邪家的消息也像風一樣的傳播開來,惹得十大姓氏中人有人歡喜有人愁,當狼崽島快要飛出這星海中心區域時,就被一個龐大的艦隊攔住了。

警報聲響起,狼崽島立刻變成了一隻全副武裝的刺蝟,猙獰的炮口從島內島下伸出,發出微光開始充能,對方卻沒有攻擊的意思,竟然發射出無數沒有絲毫威力可言的禮炮,一艘豪華星艦更是飛了過來,摸不著頭腦的陳青只好靜觀其變。

「小兔崽子,還不過來迎接。」

豪華星艦的艙門打開,一個魁梧的身軀咆哮著就跑了出來,囂張的話語讓陳青的手下們立刻怒了,立馬有人就要出手懲戒,陳青趕緊阻止。敢這麼對自己說話,除了身為陳家長輩的二叔,誰敢啊!

「二叔,你怎麼來了?」

陳青趕緊的飛身相迎,二叔哈哈大笑著拍著他的肩膀,「星海陳家前來認親,咱們陳家確實是一個分支,我現在身為支脈家主,當然要親自來認祖歸宗。沒成想剛來沒幾天,就聽到你被逐出邪家的消息。那邪家太沒眼光,咱們堂堂陳家男兒,願意去就夠給他們面子了,真是給臉不要臉。」


「哈哈,我的好二叔,這麼多年沒見,你的嘴還是這麼臭!」

「你個死小子,我看你是皮癢欠揍!」

玩笑間天空中已經密密麻麻站滿了人,可無人敢打擾兩人敘舊,就連星海陳家的家主也是如此,見到陳主也出來了,二叔一拉陳青胳膊壓低聲音訴說。

「小子,邪家派去神魂帝國的人不儘力,全靠陳家人護著才沒被滅國。現如今你被逐出邪家,絕對很多人都想幹掉你,不如暫時加入陳家,有個十大姓氏的名頭在,最起碼其他十大姓氏的人,不敢明目張胆的襲擊你。」

二叔說的是實話,可陳青根本就不在乎誰來襲擊自己,不過卻要為屬下們著想,反正自己打心裡本來就一直認為是陳家人,本家都認祖歸宗了,他就更無所謂,而這時陳主卻帶眾鞠躬施禮。

「還請陳青少爺加入陳家,我願讓出家主之位。」

陳主高呼出聲,這話可夠重的,為了能讓陳青加入陳家,他也算豁出去了,陳青趕緊的衝到近前將其扶起。

「家主哪裡話,陳青原本就是陳家人,去邪家也是不得已為之,哪有加入不加入之說?」

陳主先是一愣,接著臉上露出狂喜之色,緊緊的一抓陳青手腕,當眾大聲宣布。

「從今天起,陳青就是家主第一順位繼承人,肩負太上長老之職,自我以下,不聽號令者殺無赦……」


立刻就被安排重職,弄得陳青哭笑不得,職位越高責任越大,他心裡跟明鏡似得,怎麼看這陳主都像個老狐狸,為了陳家能夠發展,什麼都豁出去了。

「都別在這站著了,咱們邊走邊說。」


隨著二叔的話語,陳青帶著人們降落狼崽島,看著這麼龐大的島嶼竟然能夠快速飛行,陳家人眼裡全都是羨慕。這次陳家成為十大姓氏之一,就像是窮鬼突然成了暴發戶,可底蘊畢竟不足,也沒做好準備,一切跟從新開始沒啥區別。

艦隊在兩側開路,護衛著狼崽島向著第十星河飛去,第十星河可比第一星河小了太多,不過仍是由無數懸浮大陸和島嶼組成,更多的小世界還沒被發掘開。

「你來了就好啊,這段日子快愁死我了,間家把能帶走的都帶走了,很多地方還沒讓出來。從今往後,咱們倆你主外我主內,把陳家發揚光大。」

這陳主到自來熟,話語間直接就給陳青派了任務,看他的樣子也確實著急,陳青笑了,接著眼中露出凶光。

「派人領我去那些間家人沒離開的地方,他們竟然敢打我的神魂帝國,自己找死呢!」

間家已經不是當初的間家,可讓間家人一下接受這個現實,他們如何做到。間家家主也早就下令讓族人們搬出第十星河,可他們哪裡捨得,都在抓緊時間搜刮小世界里的財物。

進入到第十星河,陳青就與艦隊分手了,由一些陳家人指引著前往一個重要的小世界。

「少族長,聽說這小世界里遍地元氣石,萬年靈藥跟野草一樣,為了不暴露出來位置,間家人故意沒殺了鎮守者,家主派人交涉了好幾回,裡面的間家人就是不撤離,甚至還將派去的人殺死了,還封鎖的入口。」

一個被五彩光暈籠罩的小世界出現在不遠處,一個陳家出口解釋,陳青笑笑沒吭聲,眯著眼開始尋找入口。

陳青對小世界的了解不太多,可入口很好認,那閃動著五彩光華的漩渦就是,狼崽號向著那裡就飛了過去。

「主子,你可要小心,很多小世界會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誰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安全起見,進入后首先要找到鎮守者,將其殺死,讓這小世界顯露在外界比較好。」

臨要進入小世界,一號樓主忍不住提醒出聲,陳青沉默的點點頭算是答應下來,對這方面他經驗不足,還要聽四位樓主的。

狼崽島緩緩靠近漩渦,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傳來,整個島嶼猛然加速,就被漩渦吸了進去,弄得島上的人全都站立不穩,幸虧開啟了保護罩,若不然絕對有不少人會被拋出島外。

「轟隆!」

這邊剛剛露出身形,劇烈的爆炸聲就響起,狼崽島遭到了猛烈的攻擊,弄得整個島嶼更是震動不已。剛剛看清發動攻擊的是不少飛行建築和戰艦,陳青立刻下令還擊。

狼崽島上可以摧毀星際堡壘的要塞炮首先開火,接著就是大小主炮,不管是飛行建築還是重型戰艦,一個個凌空被打爆。

「陳家什麼時候有了浮空仙島!撤退……」

間家的指揮官大吼出聲,可吼聲已經淹沒在震耳欲聾的炮火聲中,接著劇痛傳來,所在旗艦也被摧毀。

狼崽島橫掃了天空中的一切,也讓陳青和手下們見識到了浮空仙島的恐怖之處,讓操作火炮的人手都有點哆嗦,那是興奮的。

當天空中再也沒了敵人,地面上滿是燃燒的殘骸,狼崽號終於停了火。陳青跳足遠望,立刻看到這個小世界里有座巍峨的大山,這大山已經被挖去了山頂,山上更是有密密麻麻的人群還在挖掘。而這座大山徐徐生輝,竟然是整塊的元氣石!

「媽蛋!我算是知道為什麼十大姓氏要霸佔這十條星河了!」

陳青感嘆出聲,接著就看向身邊的凌妙妙,「看你的了,戰族可以留下一成戰利品。」

聽到此話,凌妙妙立刻眉開眼笑,邊上的幾個戰族首領更是樂瘋了,第一次感覺效忠陳青是那麼明智的選擇,那山上的人絕對全都富得流油,一成戰利品足夠讓戰族過上富裕的生活,立刻就吹響了戰爭的號角。 戰族人蜂擁而出,兩位至尊樓主還跟著保駕護航專門擊殺高手,看得前來助戰的兩萬陳家人口水都流了出來。

「少族長,一成戰利品是不是太多了點?讓陳家子弟們也出戰吧,我們只要半成!」

陳家部隊統領忍不住請戰,陳青一笑。

「急什麼,我不會獨吞這座寶山。去吧,你們跟戰族一樣,可以留下一成戰利品,不過醜話說到前頭,若是敢私自截留,就給我滾蛋。」

「你就放心吧少族長!」

陳家子弟也撒著歡的跑了,參與到掙錢肥肉的行列,戰族人一見他們也出動了,立刻再次加派了人手,一時間這個小世界里喊殺震天,間家人被殺的血流成河。

「通知下去,留下點俘虜當礦奴,要不然誰來挖礦,可惜了,沒看到萬年靈藥如野草的盛況!」

陳青簡直是貪心不足,聽得人們大翻白眼,一個沒出戰的陳家女孩嬌笑出聲。

「我的好哥哥,你就別擔心這些了,陳家不趁別的就是有人,要是看到這寶山,我敢打賭,家主都會親自爬上去挖。若是知道裡面真是這樣,估計早就不惜血本的派人打下來了!」

一聲好哥哥聽得陳青骨頭髮酥,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勾人,陳青翻翻白眼,這女子的打扮讓他看出這是陳家重要人物,故意留在身邊,就是在找機會勾引他呢。

見到陳青翻白眼,這女子竟然還湊到近前一副害羞模樣小聲開口,「我父親說你是陳家旁支,你我血緣淺薄。是可以交往的,我若嫁你,你在陳家的地位就更能穩固。」

「額……」

沒想到這女子就是家主女兒,說話還這麼大膽,陳青長吟一聲,向著站在旁邊隨時聽用的一個媚女一招手,媚女趕緊來到近前。

「把面巾摘下。」

媚女聽命的將面巾摘下,露出充滿魅惑的絕世容顏,陳青用手一指她開了口。



「看到沒,這種姿色的在我這隻能當丫鬟,所以抱歉了!」

媚女不光會吸引男人,就連女人看了也會失神,當這名美女戴上面巾,陳家小姐這才清醒,臉色立刻一垮,狠狠踩了下陳青的腳面,氣鼓鼓的掉頭就走了,看得留在身邊的兩位樓主一陣好笑。

「嗷……」

一聲如野獸般的咆哮突然傳來,接著大地開始震動,那座元氣石形成的寶山竟然也開始劇烈抖動。

「不好啦,間家人竟然解開了封印,那座山活了!」

一個陳家人大吼著從戰場返回,陳青也看到了壯觀的一幕,那座大山竟然分裂出兩條手臂一拄地面,接著頭顱就顯露出來直起了上半身。下半身似乎在土裡,正在奮力的往外拔,山上不會飛的人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會飛的就像受驚的蒼蠅群,全都飛了起來,一邊飛行一邊戰鬥。

「你倆留下守住出口,我去看看。」

陳青這次打算全殲這小世界里的間家人,吩咐兩個至尊樓主留守后他就立刻起飛沖了過去,沒多久還真有間家人衝擊這裡想要逃走,被兩位樓主聯手殺了個乾淨。

而此時陳青已經來到元氣石形成的巨人面前,在這巨人面前,他連螻蟻都算不上,實在是對方過於高大,眼睜睜的看著它慢慢的從土裡拔了出來,接著仰天咆哮,都有點無從下手。

「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既然間家人能將這巨人封印成山,陳青也只好想要試一下,八字銘文從腦門飛出急速變大,當字體變成方圓千米的大字后,這才向著咆哮的巨人而去,圍繞著它想要鎮壓下來。

「主子,外面是封印不住的,必須封印了它的心臟才可以!」

一個至尊樓主竟然從巨人的耳孔中鑽了出來大喊出聲,陳青立刻收起八字銘文俯衝而下,同樣鑽進了耳孔里,被這至尊樓主領著狂奔。

進入巨人腦中,就是如迷宮一樣的通道,這些通道有的原本就有而有的是被開鑿出來,方便挖掘等級更好的元氣石。通道兩側的元氣石泛出五彩的光華,橫七豎八躺倒在地的屍體和潑灑的鮮血卻破壞了美景,陳青卻無暇欣賞,一路狂奔到巨人的體內,在一顆一人多高,散發著九彩光芒一人多高的石頭前停下腳步,這顆石頭還只是露出了地面一半而已,而且上面插著幾根仙石形成的管狀物,上面還被黏上了很多血肉殘肢,形成一種妖異的美。

「這是什麼東西?」

陳青驚奇的問出聲,而那至尊樓主早就是一篇的貪婪。

「主子,咱們這次大發了,這可是神石,怪不得間家人捨不得離開。這神石不損,就可以源源不斷的將天地元氣凝集成元氣石,而且成神之人吸收后可以凝結神力,那些老不死的要是知道,絕對會厚著臉皮來求要。」

「扯淡呢,這麼好的東西,他們間家人怎麼會捨得留在這!」

也許是幸福來得太快,陳青根本不信會這麼好,這尊樓主趕緊解釋。

「肯定是這小世界被發現了還沒多久,而且想要挖出這神石,就先得殺死元氣石巨人,這元氣石巨人是天地形成的奇特生命,估計除非將身上的元氣石挖乾淨,若不然死不了。別看這元氣石巨人現在看起來個頭大,指不定被挖下去多少了!」

至尊樓主的解釋陳青勉強接受,不管如何,這神石和元氣石巨人可都歸他陳青了,立刻又讓八字銘文飛出,開始鎮壓這顆神石心臟。

這次終於有了反應,仙石形成的管狀物里慢慢的不再有天地元氣形成的液體流動,元氣石巨人發出最後一聲咆哮,開始跪倒在地,接著就蜷縮在了一起成為高聳入雲的大山,見震動停止,陳青樂開了懷,立刻取出一個挖礦機進行挖掘。

「咔嚓!」

元氣石本就堅硬無比,這裡面的極品元氣石更不像其他地方都是顆粒狀,而是連成了片的大塊,挖礦機鋸齒形的螺旋刀刃竟然崩掉了一塊,這才艱難的鑽進牆壁中,接著就是連續的響動,一些極品元氣石被打碎掉落出來,可接著鑽頭就成了光滑的平面,所有挖掘刀刃竟然全都崩飛了!

挖礦機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螺旋狀的鑽頭,看到這一幕,陳青伸手重重的一拍腦門,怪不得沒見間家人用挖礦機之類的東西,這簡直太要命了!

看來得讓勞德製作一批更堅硬的鑽頭!

陳青可沒想著讓這神石源源不斷的製造元氣石,而是想著趕緊的弄死這元氣石巨人,將這神石挖出來,只有神石到了手裡這才能踏實,更主要的是,他可使用八字銘文封印了這神石,如果沒了八字銘文,自己可就少了個攻擊手段。

「去外面吧,趕緊結束戰鬥,讓陳家人找來陣法大師將神石從新封印。」

「不用找陳家人,一號樓主就是陣法大師。」

這八號樓主盯著神石的目光都沒移開過,又被陳青踢了一腳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跑出去找一號樓主。

過了好久一號樓主才一身血跡的返回,他與出去的八號聯手斬殺了間家一位頂尖高手,見到神石后也流出了口水,不顧上面的血肉,張開雙臂就抱住了。

「老天開眼啊,竟然能遇到如此神物!我等成神有望啊!」

就連這些活了上萬年的老怪物們都如此激動,陳青更是認清了這顆神石的價值,無論如何也是要徹底弄到手的。

「你們抽一個人返回神魂帝國,讓邪神宮裡的勞德想辦法製作一批世上最堅硬的挖礦機鑽頭,配上挖礦機后帶過來。」

「我這就去!」

八號樓主一聽就跑了,他看起來比陳青還著急,陳青笑笑拿起了裂天刃,對著牆壁揮刀狂砍,一塊塊極品元氣石掉落而下,陳青連揀都沒揀,一號樓主封印了神石心臟,也笑著挖掘了一會兒,算是找了下快感,兩人相視大笑著走了出去。

外界的喊殺聲已經逐漸減弱,三十多萬間家人被英勇好戰的戰族人和陳家聯手屠殺了大半,十餘萬人被重重包圍一點點的被蠶食。當陳青出現,凌妙妙和陳家統領全都望了過來,陳青想了一下,用手掌做了一個下切的手勢。

看到這個手勢,凌妙妙搖頭苦笑,可陳家統領卻露出興奮的神色,兩人同時下令不在留手,儘快斬殺所有間家人。

「怎麼不留些挖礦用?」

高手早就被定點清除,戰鬥已經演變成了屠殺,凌妙妙沒在參與,而是來到陳青近前問出聲,陳青一笑。

「你個敗家娘們真不會過日子,礦奴也是會吸收這個小世界的天地元氣,甚至偷偷吸收元氣石,還是讓自己人來挖的好,就算有人貪心吸收了些,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看你說的,那戰族可不可以留在這裡挖礦?」

凌妙妙小心的問出聲,陳青知道她是在為戰族謀求更大的利益,反正已經再次成了一家人,陳青也沒在乎點頭算是答應。

一場大勝,陳青依照諾言分給了人們一成戰利品,使得所有人全都歡呼出聲,那些被殺的間家人可是各個富得流油,讓每個人都發了一筆橫財。

這還沒完,慶功宴上,陳青一高興,還給人們放假十天,在這十天里,所有挖掘的元氣石不論品級,全都歸他們自己。人們立刻就瘋了,連酒宴也不吃了一個個拿起工具就沖向了元氣石大山,就連戰族的小孩也不例外。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