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姜始終記得,十夜嘴角帶着一抹戲謔和不屑的微笑,彷彿嘲弄和看不起這世間萬物。

她從不曾將任何人當作他,不是因爲忘記,而是因爲太在乎。

在她知道十夜已死的情況下,她不可能將任何人認錯。

……

……

(隔三差五來附送一個番外,羣麼麼噠~) 情人節又到了。一年一度情人劫。

狄姜一個人在家,百無聊賴的刷着朋友圈,果不其然一大.波的虐狗來襲。

瓊華:“君上送了一座東海的琉璃水晶宮給我,這都是第十萬八千座了,年年如此,簡直毫無新意。差評。”

配圖是一座七開門的紫色水晶宮殿羣。流光溢彩,華麗非常。

確實沒什麼心意,但是誰讓昊月是天君,再俗套也要點贊啊!

狄姜在鍾旭後頭,順手一點贊,繼續往下滑,把所有人的朋友圈都翻了一遍,唯獨沒看見武瑞安的。

狄姜放下手機,看着窗外飛滿的霓虹,手指在桌面輕敲。

她突然想起武瑞安在某一年的七夕對自己說的話:“我曾經坐擁三千弱水,擲果盈車;也曾經歷過金戈鐵馬,戰火紛飛。但如今,這些都已經成爲過去。現在我想做的……只是去握緊你的手,再也不放開。”

情話猶在耳,故人今已遠。

他現在在尼泊爾爬雪山?還是在英國喂鴿子?亦或是在埃及的金字塔裏研究木乃伊?

狄姜再次打開微信,點開武瑞安的頭像,一張照片都沒有……

他把我刪了?

狄姜輕聲嘆息,單手撐着頭,更覺煩悶。

……

……

晚上八點,狄姜正準備就寢,突然門鈴響了。

狄姜打開門,便見門口憑空飄着一個盒子。

盒子上繫着粉紅色的絲帶,絲帶上繫着一張粉色的卡片。卡片上寫着一串狷狂飄逸的英文字母:happyvalentine‘sday。

沒有落款人。字跡也不熟悉。

狄姜拆開來,裏面有一片用魔法加持過的六瓣雪花,一根鴿子的羽毛,還有一團不知道是做什麼用處的破布……

狄姜拿起破布,在手中細細端詳,又湊近鼻子聞了聞……有灰塵的味道,還帶了些血腥。

誰送的?

應該沒有人知道自己的住處啊……

管他呢,不管如何,好歹有人還記着自己。

www ✿ttκΛ n ✿¢ ○

狄姜喜滋滋的把禮物放回盒子裏,抱着它們睡了覺。

……

……

作者有話說:甜蜜小番外一枚奉上~博君一笑~~小小彌補一下這幾日的斷更,然後晚上會正經的發糖。大家看懂了嗎?看懂了的都是細緻入微的寶寶。看不懂的,可以問我呀!啊哈哈哈哈~~~

最後,祝各位有情人的沒情人的,都情人節快樂~麼噠!

ps:瓊華和天君是《帝女無疆》的男女主。。。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銀月山,迷音谷。

數日來,大雨連綿不絕。千萬條銀絲淅淅瀝瀝的落下,絹絲雲霧般的雨幕浸染了整個世界。妖嬈而纏綿。

溯溪被帶到迷音谷已經是第七日。

這七日以來,沒有人跟她說話,只有兩個全身上下被黑色斗篷籠罩的人,每日都會帶着她從宮殿去到雪山深處的晶瑩泉。除此之外,她沒有見過任何人。

或許,這兩個黑衣人,也並不是人。

溯溪在晶瑩泉中泡了七日,每日焚香沐浴,洗盡了一身污濁。

她每天只能喝三杯木樨花上採摘的露水。露水初入口時微甜,入喉後有些許苦澀,但令齒頰留香,數日不散。

她睡在雲錦織就的高牀軟枕之上,房間裏一應用具都是在外面的世界沒有見過的奢華。水晶燭臺、金絲牀簾、用玉製成的茶具……就連地毯上都繡着潔白瑩潤的珍珠。

如果不是窗外一片漆黑,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到了天宮。

但,這是一個沒有太陽升起的地方。

這裏陰暗潮溼,燭火是唯一的光亮。哪怕再多的奢華,也只會讓人感到陰冷和害怕。

她是一個毫無自保之力的凡人,在來這裏之前,她正在閨閣中繡自己的嫁衣。

她今年十六歲,再過三個月就要成爲心上人的新娘。

可是一切都毀了。

在她將剩飯拿給後門的乞丐的時候,她忽然被人從後面打暈。

昏迷前,她看見流浪漢擡起頭,嘴角浮起的那一抹獰笑——帶着毫不掩飾的貪婪和情.欲。他彷彿在那一瞬間,已經將自己全身看遍。

“吱呀——”一聲沉重的聲音響起,房門被打開來。在這漆黑的雨夜裏,這是除了雨聲外,唯一的聲音。

溯溪被嚇了一跳。

她以爲那兩個黑衣人很快會闖進來,再次將自己扒光,然後扔到雪山溫泉之中。

但,沒有。

許久都沒有人進來,門似乎是被風雨吹開。

咯吱——咯吱——

大門在風雨裏晃盪,風夾雜着雨點吹進,門口很快便積了一灘水,漸漸蔓延到她的腳邊。

冰涼的雨水似乎將她從怔忪中喚醒,她提起裙襬,鞋都不顧的穿,便跑了出去。

宮外的世界一片漆黑,只有花園裏,三五步一個的石燈裏,常年透着夜明珠所發出的冷淡光輝。

跑。

用力的跑。

繁複的絹絲睡袍成了阻礙,它在風雨中被溯溪扯落,她全身只剩下一件褻衣還留在身上。

她的腳上沾滿泥濘。

她不顧一切向着谷外跑去。

她只想儘快離開這裏。

——跑。

——用力的跑。

——奔跑過後,那潮紅而起伏的胸口,會讓他感到更加興奮。

“砰”地一聲巨響,她摔在溼滑地草地上,雙手手掌蹭破了皮。

她不顧疼痛,慌忙起身,卻發現褻衣頸帶被扯斷,露出一隻白潔飽滿的乳.房。

“嘶——”身後響起男人倒吸一口氣地聲音,下一刻,她便落在一個寬大的胸膛之中。

她的嘴被人堵住,溼滑的舌伸了進來,帶着強烈的雄性氣息,輾轉肆虐。津液順着雨水落下,溯溪反映過後,便大力的掙扎起來。

她試圖擺脫他的禁錮,用手肘猛烈撞擊他的腹部,但被他單手接住。

“力氣挺大。”他整個人隱在斗篷裏,看不清眉目,她只能看見噙笑的嘴角。

他似有些惱怒。似已經迫不及待的。

他將她推倒在地,臉頰緊緊貼着草地。

溯溪的鼻腔裏除了青草香,還有男人身上濃重的血腥味。

他將她的四肢反綁在身後,而後用樹藤將她整個人吊在樹上。

他用力扯去她的褻衣和底褲,讓她完全的赤裸。

她雪白的雙峯在風雨裏顫抖,起伏的胸膛不斷有雨水滑落,流進細密的叢林,讓洞口更加粉嫩和誘人。

意識到即將發生的事情,前所未有的害怕將溯溪淹沒,她已經不再有閒暇感到屈辱和氣憤。

“不要……求求你……不要!”

火熱的分身抵在她的身下,而後整根插入。

祈求的哭喊戛然而止,世界只剩下一片血紅。

她聽不見風聲,感覺不到雨點落下,她只能感到自己身下被撕裂、貫穿的疼痛。

都市修真醫聖 粗大的性.器像烙鐵,一次次的貫穿,他一手扶着她的腰,讓她不要想退縮,另一隻手狠狠揉捏着她的乳.房。鮮紅的掌印佈滿她的胸脯,撕心裂肺的呼喊成了這雨夜中唯一的背景音。

溯溪渾身篩糠一般顫抖,她不停的求饒,可是對方卻更加用力的撞擊起來。一下一下,將她整個人填滿,每一次都進到最深處。直到一陣暖流噴薄而出,那人才終於停下動作。

感覺到身後的男人將她的手解下,抱着她坐在草地上,溯溪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本以爲噩夢已經結束,卻不想下一刻,他便擡起她的腿,再一次的進入。

火熱的分身比上一次更加堅.挺,她睜大了眼睛,任淚水奪眶而出,半張的嘴裏連哭喊都已忘記。

……

……

雨終於停了,男人也不再侵犯她。

她赤身裸.體躺在草地上,身後出現了十餘名黑衣人。

“主上,她,怎麼處置?”黑衣人恭敬的語氣裏,帶着莫名的興奮。

男人看了地上的人一眼,笑道:“上天有好生之德,玩完之後,就送回去吧。”

“多謝主上!”

迷音谷外,是高聳入雲的雪山。雪山綿延百里,不見盡頭。

溯溪是個凡人,不知道此處地勢之險峻,她唯一的念頭就是離開這裏,逃出去,回到自己的家。

她多希望再次睜開眼睛,自己就在家中。

這裏所受過的一切屈辱,都只當是一場夢。

她已經極爲疲倦了。

可是,這到底不是夢啊。

……

……

溯溪到底還是死了。

回到家中,自縊身亡。

死後,靈魂也成了死靈,不得入輪迴。

“這是今年第幾個了?”般若手託着下巴,眯起眼,看着眼前目光呆滯的死靈,眉目中透着十分的痛惜。

太霄帝君坐在書桌後,沒有擡頭,只淡淡答道:“她是第一百八十三個。”

般若再次大驚:“都是從迷音谷出來的?”

“嗯。”

“簡直是無法無天!”般若‘啪’地一巴掌拍在太霄帝君的桌前,才終於讓他從成山的公文中擡起了頭。

“不是我乾的,你不必在我面前義憤填膺。”

般若稍稍收起暴怒,蹙眉道:“你都不驚訝、不痛心、不氣憤嗎?”

太霄帝君搖了搖頭:“不。”

“爲什麼?”

“因爲,”太霄帝君頓了頓,道:“迷音谷的主人,是十夜。”

……

……

一月後,迷音谷。

“回稟大人,迷音谷上下已被血洗一空,只剩谷主,不知該如何處置?”下屬指着迷音谷主道。

襲臣“嗯”了一聲,從頭到腳的將眼前的迷音谷主來回掃視了幾遍,最終落在了他的雙腿根部。

她的眼睛狹長,金色的瞳孔慢慢縮小,在黑暗中綻放出幽綠的光芒。

傲妃天下 襲臣的名號,在三界之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她手段狠戾,毫無人性。見過她的人要麼死了,要麼是灰飛煙滅,所以從來沒有人知道她究竟長什麼模樣。

迷音谷主終於見到了傳說中的人物,卻也知道自己離死不遠了。

他整個人瑟瑟發抖,不敢擡頭。

風雨中很快便傳來異樣難聞的氣味。他已然失禁。

從前,與他有過露水情緣的女人,他素來會要了她們的命。但是溯溪,他卻放她回去,繼續過她原有的生活。

這或許是他這輩子唯一有過的善意,可卻因爲這一絲絲的善意,讓他斷送了性命。

“你竟敢打着主人的名號行善積德,我非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襲臣捏住鼻子,緩緩轉身,對下屬道:“閹了他,扔去食滝山餵魚!”

“是。”

迷音谷主到死也想不到,自己死在襲臣手裏的原因不是因爲冒充十夜,而是因爲他放走了一個女人。

襲臣看着他被拖走的背影,緩緩道:“如果你真的是十夜,玩弄之後,食她的血,吃她的肉,也不足爲過。”

……

……

《花神錄》前傳,:

襲臣帶着般若去了十夜的房間。

般若心中惴惴,但面上卻平靜無波。

她知道自己不該去,但是她無法控制自己。

她迫不及待想要見一見,在三界六道九界之中,作惡多端、人人得而誅之的鬼王十夜,究竟長的什麼模樣。

(作者有話說:期待嗎,我挺期待的。因爲十夜記裏,狄姜的性格還挺歡樂的。) 一直想要寫些番外的,沒有時間,湊今天空隙,把它整理出來供大家欣賞一二。

《荒域帝仙錄》一書從上傳至今,可謂是一波三折,其中修修改改,去各大小網站不斷投稿,希望能獲得某個編輯的青睞,但結果……其中艱辛難以言表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