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店主,現在時間尚早那個氣息可怕的傢伙可能不會出沒,您還是先完成這位鬼姐姐的心願,早點將它送上輪迴路吧。否則……”靈雀子可愛的咬咬下嘴脣,遲疑道:“否則,萬一咱走了,那個氣息可怕的傢伙知道它泄露了自己的蹤跡,豈不是對這位鬼姐姐不利?”

轉念一想,確實是這麼回事。

人家出於好心有問必答,萬一真因爲這個被吞噬掉,會害了一條無辜鬼命。

“好,咱們抓緊時間。”唐牧北一口應下。

這次白衣女鬼是真的太激動,它嘴脣抖了抖一句話沒說出來,反倒是豆大的淚珠骨碌碌又開始往下掉。

“這位大姐,冒犯了。”靈雀子見狀上前一步,伸手摸了摸白衣女鬼的頭。

還在嗚咽的女鬼並沒有反抗。

唐牧北看的目瞪口呆,這是……摸頭殺?

過了好一會兒,靈雀子才睜開眼睛將手拿開,見牧店主一臉驚詫的看着自己,便紅着眼圈解釋道:“我會簡易版搜神術也就是讀心術,只要被讀心者不反抗就能非常順利得到自己想要的記憶。牧店主,這個很簡單方便我教您。”

五分鐘後,唐牧北就學會了簡易版讀心術。

伸出手來對乖乖的白衣女鬼也釋放了一招摸頭殺,唐牧北只覺得眼前一亮!自己居然站在一座臨水而建的嶄新小院中!

時間瞬間倒退到三十多年前。

這是白衣女鬼的記憶。

那年,年芳十九的李青梅坐在繫着大紅花的自行車後座上,嫁入吳家。

她自幼喪母,十三歲喪父後便跟隨叔叔嬸子生活。剛滿十九歲,早就嫌棄她的嬸子就收了吳家彩禮打發她出嫁。

李青梅對新婚生活充滿希望。

她不怕苦不怕累,只要能有個溫暖的家,婚後再生個一兒半女。夫妻兩人種田養家侍候婆婆培養兒女,那該是多美好的生活啊。

然而結婚以後,李青梅才知道原來現實並不美滿。

婆家有兩個兒子,自己丈夫吳啓帆是幺兒,婆婆自小就寵愛有加。快三十歲的人了,地裏農活不會幹,就是油瓶子倒了都不知道伸手扶一把。偏偏公公去世早,婆婆一直跟着小兒子生活,沒結婚前她親自管理兒子一應生活瑣事;婚後便指揮李青梅下地幹活在家伺候丈夫和自己起居。

不管是田裏農活還是繁重家務,全都壓在她一人肩上。

那段記憶,真的很不好。

艱苦生活中唯一能讓李青梅能露出微笑的,是大伯哥家的獨生子吳俊豪。

那孩子才五歲,生的伶俐可愛嘴巴又甜。時常在她餓着肚子幹農活兒的時候,悄悄塞給她兩塊玉米餅子,有時候還有煮雞蛋。

李青梅知道那是好心的大伯哥和嫂子吩咐的,因此也只有在兄嫂一家面前才能說幾句真心話。

時間一晃,一年多過去了。

內外操勞的李青梅在一個雨夜生下第一個孩子,是個女孩。

小嬰兒在牀上哇哇哭,婆婆進來見不是孫子,拿起藤條就往李青梅身上招呼。

щшш☢ttκΛ n☢℃ O

一年多做牛做馬的辛勞沒人在乎,只因爲生了個女兒,李青梅就得忍受惡言相向和毒打。生完孩子第三天,她就下牀繼續勞作,否則不但自己遭遇非人虐待就連剛出生的孩子都要遭到婆婆的謾罵。

飯吃不飽,衣穿不暖。

還好有住在隔壁的哥嫂照應,小俊豪每天偷偷給她送吃的。

在這種艱苦條件下,也就是靠着他們一家的暗中接濟,李青梅纔能有母乳來餵養自己的孩子。

然而每次回孃家,嬸子都會嫌棄她沒帶回來什麼好禮品,連頓飯都不願意給,後來甚至都懶得敷衍。李青梅自此再也沒回過去,她知道吞了自己父母財產的叔嬸家裏,沒有自己一席之地。

剛開始挨婆婆和丈夫暴打的時候,大伯哥嫂子來拉架,總是被混帳丈夫推搡。

吳啓帆甚至還幾次三番在村裏造謠,是不是大伯哥跟弟媳之間有不可見人的關係,否則他爲什麼總妨礙自己管教老婆?

時間一長,大伯哥一家也不敢隨便插手他們家的家務事。

孤苦伶仃的李青梅只能自己一個人咬牙支撐着。

時間飛快過去。

第三年寒冷冬天下第一場大雪的時候,李青梅又一次在深夜產下一名女嬰。

“還是個賠錢貨!”婆婆看一眼臍帶尚未剪斷的嬰兒,怒罵道:“你這個掃把星進了門,把我們老吳家的福分都給糟蹋了!你看老大家生的兒子多好,也就你這個賤貨連帶把兒的都生不出來……”

老太婆嘴上罵着,隨手抄起剪刀將臍帶剪斷,把那個剛出生因爲營養嚴重不良像只小貓一樣的嬰兒拿起來,就準備往水盆裏扔。

“不中用。這麼瘦小生下來也活不了幾天,淹死了省省奶,再接着給我生孫子,往後只要生丫頭片子一概扔河裏去!”她說着已經把嚶嚶哭着的嬰兒扔進了水盆裏,任由她掙扎。

剛從鬼門關緩過命來的李青梅看到這一幕,全然不顧自己早已筋疲力盡。

老太婆要淹死自己的孩子啊!

哪個母親能忍受得了!

她發自本能的從炕上掙扎起來,去爭奪搶救尚有一口氣的女兒。

“咣噹!”水盆被吳啓帆一腳踢到牆角,順便踹了她一腳,“掃把星,你還不服勁兒啊!找打呢?”

剛一週多的大女兒被爭吵聲驚醒,在隔壁炕上開始嚎啕大哭。

哭聲引來隔壁哥嫂一家。

等他們夫妻倆進門的時候,吳啓帆早就摸着一根麻繩勒在李青梅脖子上。

眼看人都要斷氣了,他大哥上前救人,卻是被打紅了眼的吳啓帆一把推開,摸着胳膊粗的頂門槓就往親哥身上砸。

血腥味兒沖天的屋裏頓時亂作一團,嫂子幫李青梅鬆綁順氣兒;那邊老太婆嫌大兒子打了小兒子,罵他不孝順拿着藤條追打。吳家距離村子有一段距離,他們家天天打老婆村裏人早就知道也聽膩了,誰也不敢管都假裝沒聽見。

所以最終吳啓帆佔了上風,一棍子砸折大哥的腿,把哥嫂連推帶搡趕了出去。

那邊嫂子拖着腿受傷的丈夫喊人幫忙;這邊剛緩過氣兒來的李青梅卻面對盛怒下的婆婆和丈夫。兩人沒再毒打她,而是去把隔壁嗓子都哭啞的大女兒一把薅了過來,當着李青梅的面往地上摔。

“喪門星,還敢勾搭我家老大讓他來教訓老孃?我呸!這丫頭片子不定是你跟哪個野男人生的,今兒一塊打死了活該!”惡毒婆婆將剛一週的大女兒摔下去,孩子頭部着地被磕破流出血來,哭得更加撕心裂肺。

李青梅進氣少出氣多,再沒力氣反抗只能看着女兒哭聲越來越微弱,隨後被吳啓帆踹的沒了聲息。

她頓時心頭一堵,最後一口氣沒上來也嚥氣了。

唐牧北睜開眼鬆了手,明白爲什麼剛纔靈雀子會眼圈紅紅的。

李青梅的命運,當真是苦。

“所以你化作厲鬼,是想報復嗎?”唐牧北問道:“是不是想讓我替你復仇?”

“不!”李青梅搖搖頭,“我和兩個女兒的仇已經報了。吳啓帆和那個老妖婆被我折磨了整整三年,每天過得生不如死。而且鬼差大哥告訴我,那兩個畜生不如的傢伙在地獄也會受盡千刀萬剮!”

唐牧北看看屋裏的境況,顯然她自己在這裏飄零已經很多年了,大仇已報還有什麼放不下的?

“牧店主,我這輩子太苦了。雖然仇恨已解,可我還欠了債沒還,所以放心不下不能離開。”李青梅儘量放慢語速解釋道:“當年大伯哥爲了拉架被打斷腿,落下陳年舊疾;雖說我們這邊都死絕了以後他們就搬進村子裏去住,可還是有人說些流言蜚語。

有人覺得我真的跟大伯哥不清不楚;

也有人背地裏罵老吳家家風不好,以至於現在俊豪都三十六七的人了,連個媳婦兒都娶不上。大伯哥前幾年腿疾復發癱瘓在牀,嫂子也一身的病。俊豪那孩子孝順,明明挺有出息還是放棄在外打拼的機會回老家來伺候爹媽。

現在他們過得很不好,都是因爲當年的事。我就想着他們能蓋上新房子俊豪娶上媳婦兒,我才放心。” 第4530章

想到這裡,眉心接連拿出好幾種毒藥,給自己吞下幾顆解毒丹藥,然後直接把毒藥捏碎了,讓毒藥的藥粉直接落在大使者長老的身上……

其中噬靈丹就被眉心放了好幾顆,全部都灑在了大使者長老的身上,很快,大使者長老的臉上接觸到藥粉,直接被腐蝕了,血肉瞬間開始流失……

讓大使者長老不得不從修鍊中醒過來,因為他竟然無法繼續吸收靈力了,體內更是一團糟,大使者長老嚇了一跳,急忙睜開眼睛,卻被臉上的血水模糊了視線……

不過大使者長老神識一掃就看到站在面前,臉上帶著冷笑的眉心,再看眉心身上的夜行衣,大使者長老瞬間就明白了……

「聖女,你這是想做什麼?」大使者長老怒道。

「大使者長老,你傻了不成?我當然是來殺你的!」眉心冷冷的說道。

「你怎麼來到這裡的?青煙呢?」大使者長老發現這裡除了自己和眉心外,青煙卻不見了。

「大使者長老還是顧好你自己吧,如今你已經死到臨頭了……」眉心聲音一冷,直接一掌打過來!

「找死!」大使者長老怒吼一聲飛身退後,拿起周圍的一桿長槍,直接朝著眉心刺過去。

可惜沒有靈力的大使者長老,就算力道不低,對上眉心也是沒有取勝的餘地,眉心打定主意不然大使者長老有任何的機會反撲,攻擊一道接著一道,一道比一道狠……

而之前眉心給大使者長老近處下的毒藥,也開始有了效果,大使者長老想要站起身卻發現渾身軟弱無力,瞬間明白了什麼……

臉上的血肉被模糊一片,不用看大使者長老也明白自己的臉毀掉了!

他心裡憤怒不已,不明白這個聖女,是怎麼來到自己地宮的,又為什麼會在自己修鍊最為關鍵的時刻到來,如果再晚幾天,只要自己突破桎梏,就會成為雲界萬年來的第一強者……

到時候別說是聖主殿了,就算整個雲界也都有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可是,就差一步,卻讓他功虧預虧,所有的一切都毀於一旦,現在還有可能還會明送於此,這讓大使者長老心中無比簡直恨死了眼前的眉心!

可是,現在自己完全不是對方的對手,沒有靈力的自己,對上實力不弱的眉心,完全沒有勝算,不過一會兒的時間,大使者長老身上就傷痕纍纍,手腳經脈都被眉心挑了,丹田的修為也被眉心廢了……

大使者長老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在聖主殿萬人之上,風光了一輩子,最後毀在一個小女人的手裡面!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冒充聖女進入聖主殿?你的目的是什麼?」大使者長老盯著眼前的眉心質問道。

「呵……我可不是冒充聖女,我可是光明正大當上聖主殿聖女的,這個大使者長老不會忘記了吧!」眉心冷笑的看著大使者長老說道。

「你來聖主殿的目的是什麼?」大使者長老看著眉心問道。 “蓋新房,娶媳婦兒?”唐牧北凝眉思考片刻,點頭應下。

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問題是有沒有那麼多錢!現在他手裏還真有一筆不小金額的存款,是林長海剛給自己銀行卡上轉的那張紙符錢。

李青梅真的太可憐了,死了都不能瞑目。

是時候該讓她內心平靜的前往輪迴了。

希望這輩子吃了太多苦又不曾作惡,下輩子投胎能有個好的歸宿。

“真的太可憐了,牧店主您一定要幫幫她呀!”靈雀子說話都帶了絲哭腔,顯然儘管從小生長在陰界中,但這位官二代小姐從來不知道人世間還有如此陰暗的一面。“咱們現在去哪呀?”

“去找吳俊豪。”唐牧北見她用小手摸着淚花,下意識伸手摸摸靈雀子的頭以示安慰。

喲,手感不錯!圓圓的小小的毛絨絨,順毛摸逆毛摸,簡直停不下來!

靈雀子第一次被人這樣溫柔的撫弄頭髮,頓時覺得心裏暖暖的。

牧店主是個好溫暖的人,這感覺真好!

就在他們兩個前往村裏尋找吳俊豪的時候,景瑤城桃花路二十四號一聲尖銳的急剎車聲音嚇了店鋪裏的厲鬼們一跳。

“嘔!終於到了……這一路上把我暈的,嘔……”暈車的燈光師臉色蠟黃,幾乎是從車上爬下來的。

另外兩位也好不到哪去,搖搖晃晃把採訪需要的用具都收拾好,四人這才相互攙扶着站在桃花路二十四號大門前。

“呃……這……是什麼情況?”此次出差擔當修圖師與採訪記者於一體的馬力,看着連牌子都沒有、屋裏亂七八糟堆着的裝修材料,感覺一羣烏鴉從頭頂飛過去留下成排的黑色省略號。

這是大名鼎鼎的牧店主所在的店鋪?這特喵壓根就是個沒完工的工地吧?

跟借車的那位妖孽店主的店鋪相比之下,這店鋪有點……不符合牧店主的氣質啊!

不行,千萬不能拍店鋪的照片,這要是刊登上去肯定會被主編大人罵死!一會兒看看,還是多拍幾張牧店主比較靠譜。主編大人保佑,牧店主一定要長得帥一點啊,千萬別像某店主一樣,比鬼都嚇人!拍他照片就跟拍車禍現場似的。

“桃娘,你快看外面那幾個傢伙!好像不是人!”祁天佑最先發現端倪,“我怎麼覺得它們好像是從陰界來的?

“完了完了!特麼的不會是陰差查崗吧!”無瞳頓時慌了。

今天晚上八點到店,一羣鬼就沒見到每天會準時在店裏等候的牧店主。

聊了一圈,問了所有見過的鬼,卻是沒一個人知道牧店主去哪了,他也沒留下一丁點信息。

這節骨眼上有陰差來查崗,豈不是要完蛋?

“若是牧店主被陰差查到無故不在崗,那可真是黃瓜掉在糞堆裏了。”無瞳看着隨時準備進門的那四位,忍不住嘆氣道。

樑博年齡小不知世故,好奇追問道:“爲什麼是黃瓜掉在糞堆裏?什麼意思?”

“不是屎也是屎啊!”無瞳咬牙回了一句。

大敵當前,最穩重的是桃娘。

她把桃花扇一揮,輕聲道:“都別慌,該怎麼就怎麼。宿陽伯,待會兒您見機行事儘量拖延時間。等我佈置好了,就說帶它們去找牧店主,到時候全交給我。”

“好,那你抓緊時間,這兒由我頂着。”宿陽伯鄭重點頭應下。

門外的馬力已經整理好採訪稿子,興致沖沖進門問道:“請問牧店主在嗎?”

“在!”四五十號厲鬼,異口同聲整齊回答。

那聲音可響了,比喊號子都響,差點把馬力嚇得蹦起來。

隨即衆厲鬼都察覺到大家太緊張了,有人回答就行了,哪用得着這麼多鬼一起搭話?顯得好傻……

“哪位是牧店主?”馬力咽口唾沫壯膽子又問了一句。

剛纔這羣鬼的氣勢太嚇人了,總感覺一句話說不對付,它們就會衝過來咣咣就是幹!

做好心理準備等着聽齊刷刷的回答,然而一分鐘過去了,店鋪裏的厲鬼們站定不動也不回答,屋裏安靜的沒有半點聲音,跟剛纔形成鮮明對比,別提有多瘮的慌了。

馬力悄悄看了一眼身後的攝影師,心說這景瑤城的厲鬼怎麼一個個這麼嚇人呢?

攝影師拿眼睛餘光瞄它一眼,微微搖頭示意,可別瞎琢磨,強將手下無弱兵誰知道這幫厲鬼都是什麼來頭。

“請問,哪位是牧店主?”馬力推推酒瓶底厚的眼鏡,再次壯着膽子問了一句。

這次還是沒鬼回答,反倒是宿陽伯咳嗽兩聲老神在在站出來,用老年人特有的顫抖嗓音說道:“我們牧店主是個非常敬業、很負責任的好店主。從他上任以來,就在努力爲我們景瑤城的鬼民們謀福利,積極化解厲鬼殘餘戾氣,在爲陰界提出的四個現代化建設工作中做出良好的帶頭作用。

目前,店主的安撫鬼民化解戾氣工作已經開創了很好的局面,獲得比較好的成績,這是景瑤城鬼民們有目共睹的;但,牧店主依然兢兢業業不辭辛勞晝夜不歇鞠躬盡瘁努力讓自己的工作更上一層樓,他不驕不傲不膨脹,任何工作都親歷而爲。

另外,牧店主一直在加強落實把工作做到實處。

各位差官請看,這裏是桃花路二十四號店鋪,是牧店主辦公的主要場所之一,現在這裏正改建爲陰界店鋪歷史上第一家厲鬼俱樂部。它的存在與建成,標誌着鬼民從食不果腹到共同富裕再到追求精神文明建設的更高端認識;同時也是店鋪發展的一個里程碑。

歷史證明:鋼鐵一樣的團結,是我們消除一切困難的有力武器。

我們景瑤城全體鬼民,緊密團結在以牧店主爲核心的俱樂部周圍,堅定不移推進全面從根源化解戾氣,朝着陰界偉大淨化目標奮勇前進!”

“啪啪啪啪……”滿屋子厲鬼由衷爲宿陽伯的講話鼓掌。

剛纔一直沒顧上接話茬,合着這老頭在心裏整理講話稿呢!不愧是老江湖,聽這一套一套的,說的可好聽了。

就是多數厲鬼都沒聽懂。

“人才吶!”馬力使勁兒鼓掌,同時小聲詢問,“剛纔有誰把這段錄下來沒有?咱官網政.治.部版面,就缺少這種人才。看能不能讓人事部從牧店主這邊挖走,稍加培訓這就是位官文編輯啊。”

等全店鋪衆厲鬼鼓掌聲音落下。

馬力清清嗓子開口道:“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們是陰界官網的採訪小組,特來採訪在陰界走紅的牧店主。還請牧店主千萬不要推辭,接受一下我們的採訪。這次訪談會登上陰界官網的大封推與本週強推等推薦榜單,與此同時手機APP端同時推薦,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機會,請牧店主務必接受我們的採訪!”

霧草!

搞錯了?不是陰差來查崗啊?

陰界官網是個什麼東東?

無瞳一頭霧水瞅瞅這個看看那個,聽起來好像很牛.B的樣子,那牧店主沒在怎麼辦? 第4531章

心裡想著計謀,如何化解自己的危機!

「我的目的啊,其實我的目的很簡單,第一,送你去死,第二,聖主殿!只要大使者長老乖乖的去死,整個聖主殿從此以後就是我的了!」

「哦……對了,忘記告訴你一件事情,十二使者長老等七位使者長老,他們都已經去地獄等著大使者長老你了,所以就算死了大使者長老也不會覺得孤單的……」眉心看著大使者長老說道。

「什麼?你殺了他們?怎麼可能?」聞言,大使者長老震驚不已!

自己是在閉關的關鍵時刻,被對方潛入地宮,毫無防備之下才會中招,可是老二等人怎麼會?

大使者長老想從眉心的臉上看出什麼,卻發現眉心表情絲毫未變,所以她說的可能是真的,可是……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