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

炎……

葉叔……

海叔……

……

終於,他帶着這許多張臉,沉入了黑暗之中。

巨大的無盡的黑暗毫不留情將他吞噬,就像是一隻巨獸一口吞掉送到嘴邊的小小獵物一般。

這一切說來話長,其實只在瞬息之間。在灰暗的火光下,有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

葉問卻懷抱穿山甲,失聲驚叫起來:“炎弟……”

衆人只看到一個黑影消失在無盡的黑暗之中。

有人暗自惋惜,有人暗自高興。

但大家都是心知肚明,這本來就是人家早就計劃好的。

二長老也做出不無痛惜的樣子,說道:“鋒兒竟然……竟然失足掉落懸崖,這……這……”

就這一句話,已經向葉問的支持者提醒,也向葉鋒的支持者示警——葉鋒就是失足掉落懸崖而死,若有人敢說出其他亂七八糟的來……

衆人誰也不敢說話,只是默默停了片刻,二長老再次催促衆人向前行進。

葉問懷抱穿山甲,心中開始暢快起來。

自從葉鋒破掉三才陣時,他早已產生了殺葉鋒之心,只是一直不得機會。

這次來神龍架,他已得了父親葉子長的交待,定然要將葉鋒留在神龍架。

此時不但殺了長久以來的眼中釘,而且還搶得了穿山甲,這實在是意料之外的收穫,怎能不讓他心頭大暢。

**************************************************

且說葉鋒在黑暗中向下掉去。

耳邊呼呼風響,胸口劇烈疼痛。他知道,自己的命運就要結束了。

他沒有掙扎,沒有呼叫。

他無力掙扎,他叫不出聲。只能任自己的身體在黑暗之中越墜越深,就像是要墜落地獄。

不知過了多久,他覺得溫度越來越高,看到四周越來越亮。


火紅的光芒,火熱的光芒自下而上。

他想翻身看下面,但人在空中,翻不過身來。他只能用力轉過頭。

這一刻,他所看到的,是火紅的,翻騰的岩漿。

他甚至看到了岩漿中不斷冒出來的炙熱氣泡。

他急速下墜,氣浪不斷衝擊着他的身體,火熱的光芒刺得他眼睛生疼。

他心中苦笑想:沒想到我葉鋒竟然落得如此結局。

下一刻,他如一顆炮彈一般砸入岩漿。濺起的岩漿足有數丈高。

在他沒入岩漿的那一刻,渾身衣物瞬間化爲飛灰,向上飄去。就像一隻只灰色的蝴蝶在火光中搖曳。

……

灼熱的刺痛刺激着他的皮膚,他甚至能聽到自己皮膚上傳來的“嗞嗞”聲響。

他痛得扭曲了臉龐。他想張口大叫,可是岩漿卻向他嘴裏灌注進來。

在這一瞬間,他腦海裏閃出一個畫面——自己被岩漿融解掉皮膚和肌肉,只剩下一副骨架在岩漿中飄蕩,也許,連骨架也不會剩下……

就在此時,葉鋒丹田之中的青色珠子突然極速旋轉開來,圍繞着青色珠子的青色霧氣也極快地跟着旋轉,在丹田裏形成了一個小小的龍捲風。

這小小的龍捲風卻產生極大的吸扯之力。

這種力量從葉鋒體內透出來,將周圍的岩漿之中的火元晶迅速吸入他丹田之中。

此時這些火元晶已經完全不走平日修煉時的經脈,而是從他身體外面直接向丹田中滲透。

火元晶過處,他身體的各個部位竟然都在變化着。

胸口被二長老一拳震裂的內臟此時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修復着。

但葉鋒根本沒工夫注意這一切。他能感受到的只是痛苦,深入骨髓的痛苦。

灼熱的刺痛傳遍了他身體的每個角落,有如萬蟻噬身。

他的臉比先前更加扭曲,他的腦海裏一片空白,或者說他的腦海裏被鋪天蓋地的痛苦填滿塞滿。

他的拳頭緊緊攥着,兩隻腳的腳趾也在極度的痛苦之中翹了起來。

終於,到了最後,他已經感覺不到痛楚,他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

他的腦海裏只剩下火紅的顏色。

他安靜了……

火元晶仍然從渾身十萬八千個毛孔向他體內涌去,進入丹田之中,融入那小小的龍捲風。

龍捲風被無盡的火元晶染成了火紅的顏色。

隨着龍捲風的旋轉,火紅的顏色漸漸消退,取而葉絕之的仍是原來的青色。

這說明火元晶已經完全融入到了青色珠子裏面。

不知過了多久,當岩漿中的火元晶完全被葉鋒吸收時,他終於醒了過來…… 當葉鋒睜開眼時,正晃晃悠悠地飄蕩在水面上。


他有些迷惑地看向四周。

只見四周是火紅色的岩石。火紅的岩石映出了些許光亮。

他記得失去意識之前,是掉進了岩漿之中。在那樣的環境之中,沒有任何人可能倖存。自己爲何卻好好的?

他從那一汪深水中游到了岸邊,爬上岸邊的紅色岩石。

此時他才發覺自己已經一絲不掛。在墜入岩漿的那一刻,渾身上下的衣服早已化爲灰燼。

但奇怪的是,掛在脖子上的掛墜卻完好無損。

他從掛墜中拿出一套衣服穿上,然後開始凝神內視。

入眼處,自己體內完好無損。心臟有力地跳動着,爲身體各個部位輸送着血液,之前被震裂的縫隙已經完全消失。身體各部位都比以前強韌了許多。

丹田中,青色霧氣完全消失,只有一顆眼珠大小的青色珠子靜靜地懸浮着。

看到這裏,葉鋒忙從掛墜中拿出火靈石來握在手中。

片刻後,火靈石亮起了青色光芒,在青色光芒的中心,有十個光點閃爍着。

“十級靈火!”葉鋒驚訝地說着。

再看一看那一汪清水。他終於明白了。

原來岩漿裏面的火元晶全都被他吸入體內,融入了那顆青色珠子,因此才變成了一汪清水。

他精神大振,猛然一躍而起,呼呼打出兩拳,拳帶風聲,迅疾如電。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增加了好幾倍。現在的他,完全有把握與二級中期靈者對抗了。

等升級的喜悅心情平復,他開始仔細打量起四周來。

只見在水池的旁邊有一塊一人高的石碑,石碑後面有個洞,大小剛好可容一人通過。

走到石碑旁,只見上面是三個字——龍涎池。

葉鋒暗自驚訝,原來自己掉落的地方並不是什麼岩漿,而是龍涎。天龍的涎液,難怪會如此火熱。

而那石碑上的三個字並不像是刻上去的,看字筆畫的深度和寬度,竟然像是有人用手指插入石頭中寫出來的。

葉鋒驚訝不已。能用手在石頭中寫字,此人絕對是個極爲強悍的靈者。至少比當年五級靈者的父親還要強悍許多。

看了片刻,葉鋒便向石碑後面的石洞走去。

既然這裏有石碑,就說明有人曾經來過這裏。沿着石洞,很有可能找到出路。

石洞雖然幽深,但並不顯黑暗。這裏的岩石中有充足的火元晶,可以照亮洞中。


沿着洞一直向前走去。石洞七拐八彎,岔道極多。

葉鋒沿着中間的主道一直向前,大約走了半個時辰,葉鋒突然聽到什麼響動。

他忙停下腳步,凝神靜聽。

“呼……呼……”

似乎是某種野獸的咆哮之聲。

葉鋒暗自凝神戒備,腳步更輕,一步一步向前挪去。

越向前走,咆哮之聲越大。

到得最後,竟然有如雷鳴,在山洞之中迴盪,如悶雷滾過一般。

葉鋒暗道不好,如此咆哮之聲,定然是極爲厲害的野獸甚至是靈獸。

此時,他已經來到了咆哮聲音傳來的洞口。輕手輕腳,慢慢向裏面伸出頭去。

這一看之下,葉鋒不禁錯愕無比。


哪裏是什麼野獸靈獸,原來是有人在打呼嚕。


打呼嚕的聲音能大到如此程度,此人也算是天下第一人了。

葉鋒此時放了心,走入洞中,來到離那人不遠處。

只見那人歪着身子坐在坐椅上。火紅頭髮,火紅鬍子,火紅眉毛,外加一身火紅衣裳,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團人形火焰。

葉鋒心中不無驚訝。

在這神龍架天山的深山之中,爲何會有如此一個如火焰一般的老頭?

正在他驚疑不定時,那老頭突然動了。

葉鋒只覺得眼前紅色一閃,那老頭已經掐住了他脖子,怒喝一聲:“你是何人!”聲音如鍾,比剛纔的呼嚕聲更大不少,震得葉鋒耳朵中嗡嗡直響。

可是沒等葉鋒回答,那老頭就如遭電擊一般快速抽回手去,驚訝地看着葉鋒,說道:“你小子怎麼會吸收我體內的火元晶?!你是誰?”

原來在他剛掐住葉鋒脖子時,便感受到體內的火元晶極速流失。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