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原槍法!”

舒炎一招出手,手中亮銀色的破天槍不斷揮舞,空氣之中的靈氣被攪動異常洶涌,可以看出舒炎此擊,威力不同往常,竟然是十八道‘二十針’空氣中形成十八道紅色槍芒,空氣都似乎被灼燒,看起來異常的恐怖!直奔對方妖獸而去。

而舒炎面對的這一隻妖獸,身高兩米,身長四五米,全身毛髮五彩斑斕。鋒利的爪子,令人心悸的巨齒,還有那血性兇狠的眼神,無疑不是在彰顯它的威力。

但,最重要的是這頭妖獸的外形,虎型——虎子!

但是,看向舒炎的眼光之中,竟然有絲絲的柔和。正是舒炎的寵物,舒炎的戰鬥夥伴,已經闊別幾個月的天翼神虎虎子!

眼看舒炎恐怖的二十針落下,十八道槍芒耀眼異常,其中威勢,甚至讓思香都覺得有些恐怖!

“這是什麼招數?沒有見過他使用?怎麼威勢力量如此之大!”

本來還想要參戰的思香,看到舒炎突然爆發的戰鬥力,竟然愣在了原地!難道這個舒炎真的如此厲害?

“吼!”思香只見對面妖獸一聲巨吼震天,後腿蹬動,拔地而起,頗有遮天蔽日之感!更爲狂妄的是,竟然迎着舒炎的槍芒而上,十八道槍芒眼看就要擊中虎子的身軀。

“虎子,做一場好戲!”舒炎背對着思香,嘴角一笑,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對面飛在空中的斑斕巨虎聽到舒炎的傳音,耳朵一動,大眼睛之中泛起神奇的光芒,顯得極爲興奮,再次怒吼一聲,狠狠的撞擊在舒炎的槍芒之上。

紅色槍芒撞擊在天翼神虎的身軀之上,“吼!”虎子再次一聲巨吼,從空氣之中翻騰而下,擊飛到三丈之外!

“成了?”思香眼睛一跳!難道舒炎真這麼厲害?

“吼!”豈料,趴在地上的天翼神虎再次翻身而起,一個軲轆站起來,死死的盯住舒炎。爪子輕拍,根本就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好強!”舒炎一聲大喝,聽到思香耳朵之中震撼無比。“再來!”

舒炎一發狠,長槍一甩,游龍步開啓,瞬間縮短距離,和虎子近身戰鬥在一起。

思香來不及插手,更來不及說話,就看到舒炎和巨型妖獸站到一團,長槍,戰芒,利爪,戰場混亂無比,聲勢浩大無比。招招兇險,更是讓思香看得驚心動魄!

“這妖獸究竟有多強啊?我竟然看不透它的修爲!橫斷山脈之中何時出了這種強力妖獸?”思香滿腦袋的疑問,任由他如何猜想,都不知道這一切不過是舒炎的一個局而已。

“虎子!攻擊我!”


舒炎雖然看似和虎子一人一**戰兇險不已,卻不料兩個根本沒有使用任何的力量,不過是一場作秀,看起來聲勢浩大而已。

“吼!”虎子得到舒炎的命令,興奮握住爪子,一抓下來,正好拍中舒炎的胸膛。舒炎倒飛三丈。在思香眼中,舒炎已經受傷!就要慌忙動手!

“思香小姐小心!”

舒炎飛行到空氣之中,腦袋一偏,根本不顧自身的危機,連忙出聲提醒思香。

而思香的身後,不知不覺空氣之中出現一個紫色長袍之人,滿臉戲謔與陰翳,一隻手正在快速的劃破空氣,攻擊向思香!一道丈餘戰芒,威勢巨大無比,竟然有種撕裂空間的感受!

思香聞言,想也沒有想,直接往身後一道戰芒出手,同時,身上的戰氣盾立馬涌現。

“嘭!”思香硬吃偷襲一擊,“哼!”悶哼一聲,同樣飛行在空氣之中三丈遠,不過卻是和舒炎不同方向。

“是你!”思香還在空氣之中,就發出一聲怒喝,驚駭至極!顯然,偷襲之人,出乎她的意料!

“桀桀桀!你兩個倒是讓我好找啊!思香小姐!我方穹就那麼容易吃虧?”


紫衣長袍,立於空氣之中,看向舒炎和思香的眼神之中充滿野性的報復快感!

來人正是龍虎宗宗主方穹!

這就是舒炎勾引而來的第一個人! “哼!你們兩個倒是跑得快,要不是老子聰明,只怕都被你兩個騙了去!”方穹哈哈大笑一聲,也不慌忙進攻,懸在空氣之中,居高臨下的看着舒炎和思香!如同造物者對於萬物的審判一般。

“思香小姐,我們拖不得!這樣下去,我們根本沒有半點好處!這樣,我來攔住這頭妖獸,兩柱香之內一定解決它!你來抵抗方穹怎麼樣?”舒炎傳音入耳,聲音有些焦急,表情憤怒恰到好處!

“舒公子小心,這妖獸不簡單,應該是變異品種。實力不在方穹之下,我儘量拖住方穹,再一起找個機會突破!”思香心中雖然有些疑惑,不過,面對如此困境,已經來不及考慮太多。何況她也根本看不透這虎型妖獸的戰鬥力。只怕舒炎也不是那麼容易奈何!

“嗯!”舒炎點點頭!“動手!”

先發致人總是好的。思香聽到舒炎的話,沒有任何的遲疑,從三丈之外的地方一躍而起,手中再次出現祕扇武器,一道扇形攻擊,在方穹戲謔的眼神之中飄舞而出!

“來吧!”舒炎也是一聲大喝,與虎子“纏鬥”到了一起。

舒炎的計劃很簡單,在他進入東殿之前,就和虎子分開,當時就留下了特殊的召喚方法,而這種方法正是天龍王留下的以往妖獸大軍之中的聯絡方法。舒炎出現在橫斷山脈之時就已經聯繫虎子,畢竟是自己的戰鬥夥伴,有虎子在身邊,會東殿,或者是戰鬥起來,都有意想不到的好處。

沒有料到還沒有等到虎子的到來,就遇到了龍虎宗一事,舒炎也顧不上那麼多,先將寶物取到手,而這兩天發生的種種,終於讓舒炎確定了這個計劃,早上的時候,虎子到達橫斷山脈的不遠處,舒炎將計就計,感應到方穹能夠找到氣息追上來的時候,舒炎就和虎子“戰鬥”到一起。

儘量將虎子渲染得強大一點,讓思香不敢輕易動手。而舒炎之前的演戲,招式氣勢那麼大,自然能夠吸引到方穹,而這個時候,方穹的出現,只能夠由一旁空閒的思香接着。

方穹出手自然是風雷涌動,龍虎意志隱隱成形,攪動着空氣之中的威勢。反觀思香,不光是戰氣修爲上處於絕對的劣勢,而且身上還有不輕的傷!

但,舒炎卻放心讓思香與方穹戰鬥,他只需要和虎子在一旁無消耗的演戲即可。而且還好是時候的“受點傷”,這樣逆境之下的思香,出自頂級宗門的思香,沒有保命的底牌,舒炎根本不相信!

他要的就是逼迫思香使用出這個底牌,到時候和方穹兩敗俱傷,他就可以漁翁得利,何況,他的計劃還不止如此!

奸詐狡猾,是每個魔門弟子必備的品質!

“小妞!你還不是我的對手!可惜了一聲的好皮囊!”方穹和思香不斷地戰芒過招,兩位大戰師在空氣之中縱橫捭闔,那個纔是真正的激烈。但是,思香只是一味的普通攻擊,根本奈何不得方穹,而方穹反而是得寸進尺,越來越威風。

“這樣下去不行了!這樣下去,方穹非把我逼到絕路!”思香心中焦急異常,出手也越加兇狠。眼光一轉,看到舒炎和虎子賣力的演出,甚至舒炎和虎子都在嘴角掛上一點血跡。舒炎更是將長槍收起來,用出了一把無名寶刀,刀上雷光涌現,聲勢駭人至極!

“看來舒炎已經使用出看家的本事了!我也不能拖下去了!到時候什麼都沒有才壞了!”看到舒炎又是使用出她沒有見過的戰技,心中理所當然的認爲舒炎是使用的底牌!不過,就在這個瞬間,思香的身形一個缺陷,被方穹抓住!

“死吧!”方穹一聲大喝,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把長劍,長劍三尺,鋒利無比,竟然是虎頭作爲劍柄!抓住思香的空隙,一擊襲來,就要致思香一個死地!

“啊!”

思香一聲驚呼,只見方穹的長劍先是從一丈長的劍芒,方穹控制長期長劍的氣息,到達身前的時候,所有異象全部縮小的長劍之中。長劍看起來異常恐怖!速度快捷無比。

思香慌忙支撐而出的戰氣罩根本沒有任何抵擋作用的就被方穹長劍洞穿。

而思香正是處於舊力已竭,新力未生之際,被方穹抓住這個空檔,思香甚至還來不及作爲,只得飛身後退。

長劍洞穿戰氣罩,並不停下,反而是再次長驅直入,直達思香的嬌軀!

“噗!”一聲清晰的入肉聲傳來,在思香驚慌的眼神之中,長劍直入右胸!關鍵時刻,思香一個沉腰,險而又險的避過了要害。

不過,長劍的攻擊無可匹敵,讓思香的經脈再次傷上加傷!一個鮮血忍不住,噴涌而出!

“思香小姐!”

舒炎一聲低喝,沒有想到思香幾個回合就受到重傷,這可是與他計劃不符合的事情。不過,舒炎並沒有妄自從虎子的交戰之中撤出來,大宗門的弟子,他相信不會這樣簡單。

果然!

思香受到攻擊之後,長劍的攻擊讓思香憤怒無比,秀髮在空氣之中凌亂,那一張薄薄的面紗也終於經受不住鮮血的衝擊,飄飛開來!思香的眼神漸漸變得冷漠。

露出真正面容的思香,那一抹美麗,即使是舒炎也不得不驚歎,即使是方穹也不得不讚嘆。

“好一個絕世佳人!”果然不愧爲極樂派的年輕高手!此等容顏,只怕是天下至尊美顏!

“方穹!很好!”思香擦拭嘴角的鮮血,臉上看起來冷漠無比,長劍的透體而入,甚至讓思香有些站立不穩。不過,不論是舒炎還是方穹,多沒有輕易的動作。


“我思香從小到大還沒有受過如此重傷!很好,方穹!你今天必死無疑!”

“飄舞仙姬——幻舞飄零!”

思香聲音從空氣之中傳來,聲音悠揚沉靜,透露出異樣的誘惑。

但聽到舒炎耳朵之中卻是震撼無比!方穹和舒炎甚至是虎子,都齊齊露出震驚的面容!

PS:稍後第四更送上!!! “以我飄舞之名,化身幻舞天仙,天仙一舞,天下幻滅!”

思香的聲音傳來,重傷之軀去緩緩升上天空之中,天空之上靈氣涌動,各色的靈氣組成一朵盛開的蓮花,而思香就踏步在蓮花之上。

看呆了舒炎,驚豔了世間!

思香玉步一跺,身形飄飛起舞,竟然凌空飄舞起來。玉帶飄飛,身法如此自然和諧,如同真正的天仙下凡一般!空氣中陣陣異香傳來!引得舒炎心神都是一陣晃動!如此美人,天下間那能夠得之一見?

“不好!”處於幻舞飄零之中的方穹感受最爲真切,他能夠感受到思香身上迅速遞減的精氣,更能夠感受到空氣之中醞釀的一場巨大風暴!那空氣之中傳來的陣陣波動,甚至讓方穹這個巔峯大戰師都有一種無能爲力的挫敗感!

“不能再讓這個賤人跳下去了,燃燒精血的祕技,威力非比尋常!”

方穹心中一動,趕緊頂着巨大的空氣威壓,凌空踏步而上,長劍再次揚起,飛身準備打斷蓄力的思香!但是,舒炎卻是看見,思香根本沒有任何動作,更沒有任何的技巧,只是在空中單純的飛舞!

單單一曲凌空飛舞,就能夠喚起天地間靈氣的威壓!超級宗門,果然名不虛傳!

“這種燃燒精血的祕技,對於任何人來說都非常的傷!我的大血龍九式就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大血龍九式更加純粹更加霸道。威力也要比思香的強大得多。不過,即使是這樣,只怕是方穹也抵擋不住這一次攻擊!這次計謀成功與否就看這一擊了!”

舒炎停止下戰鬥,站立到原地,虎子也停下身形,罷手不打,戰鬥舒炎的不遠處,一人一虎都將目光投放在凌空戰鬥的兩個人身上!

“猛虎出擊!”

方穹最終還是抵擋不住思香急速增加的氣勢,他是一宗之主,雖然龍虎宗也可以說並不存在了,不過,方穹可不能容忍自己就這樣失敗。所以,將本門派最霸道的戰技虎劍擊使用出來,爲的,就是消滅思香,取回戰翼,然後遠走高飛!

“飛仙降世!以我血獻無上九天,以我名證無上威力!————幻舞一擊!”

思香嘴脣輕啓,眼睛依舊閉着,看不到自己散發出的驚心動魄的美麗,隨着思香的一聲低喝,空氣之中的蓮花不斷的膨脹,一個繁複的大陣符文在空氣之中形成!

舒炎還來不及觀察大陣的符文,大陣就一陣收縮,空氣之中的靈氣形成一道大約十丈長的驚天白色靈氣絲帶!靈氣絲帶一旦成形,就迅速的飄飛到思香的身邊,就在空氣之中,絲帶繞身,隨風飄蕩。

這可不是簡單的絲帶,舒炎已經能夠感受到絲帶之上那隱含的澎湃力量!不用多說,比舒炎修爲高上不少的方穹自然也能夠感受到這種隱含需要爆發的力量。

方穹飛身距離思香的距離不過幾丈,眨眼間就可以到達,但是空氣之中的靈氣足夠粘稠,竟然讓方穹不能夠按照平常的速度前進。速度至少降了五成!

“好恐怖的威勢!此等祕籍,至少也是人階巔峯的戰技纔會出現吧!”舒炎心中感嘆一聲,這個時候反而不是那麼擔心起來,看現在這個樣子,只怕思香戰勝方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至少能夠重傷方穹。

只要方穹重傷,舒炎就有把握解決掉他,只是不知道思香發動這個幻舞飄零的祕技的代價如何!

“哼!死去!”終於,方穹的身形接近思香,長劍平舉,帶着巨大的威壓,一刺而過!而思香也同一時間睜開眼睛。眼睛之中不含任何表情,或許有,那就是藐視衆生的嘲諷!對,那是屬於天上飛仙對於凡人的嘲諷!

兩個人碰撞在一起!只見空氣之中,思香的幻舞飄零形成的絲帶,柔順無比,快捷無比,在空氣之中劃過一道白光,直接攀上了方穹的身形之上!

方穹的長劍還來不及爆發驚人的力量,就被思香一擊纏繞。

“喝!”方穹並不會如此罷休,即使絲帶的纏繞,方穹仍然全力爆發巔峯大戰師的力量,穿過空氣,直接往思香的身上攻擊而去!

思香蒼白的臉色,證明了她並沒有了力量,甚至,舒炎看到思香的美腿都沒了力量,在空氣之中甚至站立不穩。

“她還真的是拼命了!”舒炎感嘆一聲,想來是方穹不斷的追擊,加上四個美婢的死亡,自身的重傷,終於惹怒了思香!

“去死!賤人!”方穹突破一層微弱的防守,抓住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長劍竟然脫手而出,從兩丈開外,直接用無上力量甩向思香。

舒炎一驚,這個方穹還真的是拼了,連手中武器都可以不要,定要致思香於死地之中。他當然知道,思香死亡,這個幻舞飄零自然會消散到空氣之中!

“思香小姐!”舒炎再次呼喝一聲,心中一緊,這個可不能被破壞了,不然舒炎今日也難逃一死。

手中戰刀一揚,“紫雷刀法——怒雷撕天滅地”

第七擊怒雷撕天滅地:以氣御刀爲本招精粹,刀氣驚人,強力勁力令刀身如雷球一樣!一道如同雷電的氣勁攻擊,直接往長劍方向而去。


雷電的速度有多快?這個就是紫雷刀法的優點,攻擊力爆裂,攻速快捷無比!

思香如同根本看不到襲擊而來的長劍一般,實際上她也沒有了多餘的心思來主動這一把長劍。眼看長劍襲身,思香甚至都要發出哀嘆,燃燒全身一半精氣,竟然還不能阻擋方穹。難道這最後一擊都發不出來了麼?

這個時候,舒炎的聲音傳來,一道紫白色的氣勁,如同雷電一般,在思香眼前飄過,擊打在眼前的長劍之上。

“錚!”氣勁撞擊在長劍之上,長劍一引,方向竟然一偏,擦着思香美麗的面容飛過去,貫穿無數根巨木大樹才停止下來!

“畜生!”方穹的全力一擊被舒炎破壞掉,心中驚怒異常!奈何全身被靈氣白帶纏繞,竟然不能動彈。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