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秦凡雙手托著那極品聚魄石,感覺到這極品聚魄石中那股滂湃如潮汐的強悍的靈魂力量的時候,

其內心也是忍不住一陣驚顫,

這還只是那聖獸七彩吞天蟒的殘魂而已,

如若換成更為極品的靈品聚魄石,那還不等秦凡去煉化,便是會被這聖獸七彩吞天蟒的靈魂強行佔據意識,化為殺戮之器,

秦凡感慨,這段時間的苦累,總算是有了不菲的收穫,

此時,帝老開口說道:「凡兒,要煉化這極品聚魄石,就彷如煉化天階靈寶武器一般,」

「不過,凡兒千萬要記住,需謹守心神,這也是靜虛經脈武者突破五重煉尊之境最為關鍵的一步,」

說完,帝老繼續說道:「凡兒,在你釋放出靈魂之火煉化的時候,需要忍受那痛徹骨髓般的殘魂噬體之苦,」

「凡兒,可以這麼說,這次跨過去,便是海闊天空;如若跨不過去,便是身死道消,」

畢竟,上蒼是公平的,他給了所有武者機遇,只不過有的武者具有眼光,他向前一步,就海闊天空了;有的武者畏縮不前,就失去了機遇,便最終身死道消,

而現在,擺在秦凡的面前就是一個大好的機遇,

「嘶,」

秦凡聽到帝老開口說可能有身死道消的危險,其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

畢竟,秦凡自己也是沒有想到,失敗的後果竟然會如此之嚴重,

旋即,一抹凝重也是不由爬滿秦凡的臉頰,

因為,在珍貴的生命面前,一切都是顯得那麼微不足道,

帝老感到秦凡神經瞬間繃緊,開口寬慰道:「凡兒,雖說有身死道消的危險,但是你畢竟是那吞天蟒一族的傳承者,」

「據為師估計,它除了會對你的精神產生嚴重複核外,應該不會出現身死道消的局面,」

秦凡如果沒有接受過聖獸七彩吞天蟒一脈的至高傳承,就算是有著裝著吞天蟒殘魂的極品聚魄石擺在眼前,

帝老也是不敢要秦凡去嘗試的,

聖獸七彩吞天蟒那股精粹澎湃的靈魂力量,連得帝老都是沒有把握掌控得住, 呼……

因此,這不能夠怪秦凡膽子小,而是這種危險實在是太過可怕,

秦凡心中還有著自己守護的野望沒有實現,不願死得如此憋屈,

帝老看了看輕吐氣息的秦凡,開口說道:「凡兒,開始吧,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而且,現在紫翼血雷虎所忍受的痛苦,絲毫不弱於你分毫,努力吧,」

聞言,秦凡囈語道:「紫翼,對,我還有與你一起登頂武煉大陸最巔峰的夢想,」

「如果,我連煉化這極品聚魄石都跨不過去,還有何夢想可談,……」

秦凡輕點了點頭,定了定心神,凝視著手中托著的極品聚魄石,虛無的靈魂力量釋放而出,在身前凝聚成一縷靈魂火焰,

旋即,秦凡托起手中的極品聚魄石,指揮著那靈魂火焰朝那極品聚魄石奔涌包裹而去,

「吼,」


此時,待到那靈魂火焰一接觸到那蘊含七彩吞天蟒靈魂的極品聚魄石,

一聲驚天吼聲便是在秦凡腦海中炸響,

這讓得秦凡不由得一陣發懵,雙眸泛白,身子微微搖晃,

而且,那縷靈魂火焰都是不斷在空中閃爍搖曳,仿似隨時都會熄滅,

吼吼吼……

一陣陣夾雜著無窮煞氣的怒吼聲響起,

此時,只見得秦凡雙拳緊握,手臂之上青筋暴起,牙齒唇角都是被咬的血紅一片,


不過,秦凡卻依然釋放著靈魂力量繼續朝那縷靈魂火焰相融而去,

帝老欣慰道:「嗯,想不到凡兒的意志力量竟然如此強悍,連那曾經屹立於大陸最巔峰的存在聖獸七彩吞天蟒都是被驚退一絲,」

「雖然,僅僅只有一絲,但是這也絕對不是方才四重煉尊之境修為的武者所能夠做得到的啊,」

此時,帝老感受到秦凡那副咬舌暴吼所夾帶著的磅礴意志,

而且,連得帝老的心中都是被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畢竟,擁有如此強悍的意志,未來何愁武道不成,

此刻,在秦凡的丹田處,一團模糊無比的虛影雛形正漸漸成形,

不過,這種程度實在是太過緩慢和痛苦,

秦凡的渾身上下盡皆被一層緻密的血珠所覆蓋包裹,完全化為血人,顯得恐怖無比,

不過,秦凡的雙眸中卻滿是執著和堅定,點點星光蔓延,

不論這靈魂噬體帶給自己多麼大的痛楚,秦凡依舊拚死苦熬,

這一晃便是整整一天一夜過去,秦凡那血紅的雙眸亦是一直暴睜著,

其依舊仔細盯視著那不斷被靈魂火焰祭煉的極品聚魄石,

此時的極品聚魄石隨著祭煉時間的不斷加長,先前其中的血紅早已蛻變消失,

而其中所蘊含的聖獸七彩吞天蟒的靈魂也是漸漸化為虛無,其中所蘊含的靈魂力量也是所剩無幾,

「啊,靈魂火焰,給我祭煉,」

突然間,秦凡一聲暴喝響起,只見得秦凡吐出一口濃濃的精血,

隨後,一縷縷靈魂力量釋放而出,而且一接觸到虛空中那蒲團般大小的靈魂火焰,便是瘋狂的燃燒起來,

緊接著,那極品聚魄石仿似也知曉抵擋不住似的,不斷地拚命擠出空間之內的那縷聖獸七彩吞天蟒的靈魂,

時間飛逝,不消一刻鐘,


此刻,那極品聚魄石便是又回復到先前碧綠的顏色,

而且,先前其中所蘊含的聖獸七彩吞天蟒的靈魂亦是消失,也變得空空如也,

「呼,」秦凡重重地吐出胸膛中一口濁氣,伸出舌頭舔舐了一番自己唇角處乾裂部分,滿臉蒼白的出聲說道:「嗯,終於結束了麽,」

秦凡盤坐的身體微微晃了晃,振了振略帶疲倦的精神,分出一縷靈魂力量內視自己的丹田,

此時,秦凡只見到一個周身被七彩色的所包裹的巨獸盤踞於自己的丹田之內,

秦凡不由得發出輕咦聲道:「嗯,這便是那聖獸七彩吞天蟒的靈魂麽,」

畢竟,在秦凡丹田之內的聖獸七彩吞天蟒的靈魂身軀還略顯虛幻,

不過,那股天地萬物懾服的霸氣卻是猶在,

昂首眺望,一股霸者無雙的氣勢自然而然瀰漫,

這讓得秦凡心中滿是歡喜,

因為聖獸七彩吞天蟒的靈魂是秦凡拚死得來,自然是珍稀得緊,

這時候,帝老見到秦凡修鍊結束,呵呵長笑出聲道:「呵呵……凡兒,恭喜你成功凝聚器魂,聚成分身,」

其笑聲之中滿是驚喜和愉悅,

聞言,秦凡喃語道:「聚成分身,那是……」

秦凡此時只是知道在自己體內,擁有一縷聖獸七彩吞天蟒的靈魂,卻不知道帝老口中所說的凝聚器魂,聚成分身是謂何物,

難道,器魂和分身有聯繫,秦凡心中的念頭閃過,

帝老聽著秦凡那驚訝無比的口吻,出聲說道:「凡兒,運轉靜演功訣去觸碰那聖獸七彩吞天蟒的靈魂試試,」

「嗯,唯有這般,凡兒你才能夠深刻體會到這靜演功訣的另外一神異,」

聞言,秦凡會意,也不著急恢復修為,直接盤坐在地,

按照帝老的指示,運轉起靜演功訣,動用靜演之力去觸碰在自己丹田處那縷聖獸七彩吞天蟒的靈魂,

「呼,這真是……」

突然,秦凡深呼吸了口氣,再也止不住自己內心的驚訝,張口結舌面紅耳赤狀,

秦凡此時的渾身上下盡皆繚繞著濃郁的天地靈力,彷彿置身於靈力之海,

緊接著,那些濃郁的天地靈力徑直闖入秦凡的體內,

而且,秦凡非但沒有感覺到天地靈力闖入體內的不適與膨脹,反倒是非常享受這種感覺,

此時,在秦凡的頭頂處,仿似擁有一尊象徵著至高權力和尊崇地位的桂冠,

它正釋放著股股雄渾霸氣,仿若秦凡真正的成為了聖獸統治者,靈力帝君,執掌權柄,

然而,最為奇異的還是在秦凡的背後,

竟然突兀的多出了一頭七彩色繚繞的吞天蟒,

這對七彩吞天蟒卻不是天地靈力所化,而是直接從秦凡的身體之內生長出來的,

旋即,秦凡的心念微微一動,一股吞噬之力便是卷盪而起, 其吞噬力道,使得整個虛空都是發出嗤嗤地聲響,

秦凡此時竟然好像化作了真正重生的聖獸七彩吞天蟒,

除了,擁有一副人類武者的肉軀外,其它盡皆仿似傳說中吞噬萬物的聖獸七彩吞天蟒,

這也難怪秦凡會如此的驚嘆,

「老師,這便是那所謂的器魂分身,真是奇異無比,」

「凡兒,剛才感覺到自己彷彿化作了真正遨遊天地、霸道無雙吞噬萬物的聖獸七彩吞天蟒,

說完,秦凡心中喃語道:「這種感覺竟然如此美妙,現在的自己怕是隨意一擊,便可擊殺煉尊中級之境的武者甚至是魔獸,」

秦凡說著還背過雙手,輕微撫摸了一番自己背後的聖獸七彩吞天蟒虛影,滿臉陶醉之色,

聖獸七彩吞天蟒帶給秦凡的不僅僅強悍無比的力量,還讓其僅僅四重巔峰煉尊之境修為便可自由吞噬煉化天地靈力的能力,


武煉大陸,武者只有在煉聖之境才可以自由吞噬煉化天地靈力,

秦凡僅僅中級煉尊之境修為,便是完全可以做到,

而且,秦凡感受這聖獸七彩吞天蟒虛影傳來的雄渾的天地力量,怕是不比煉聖之境武者吞噬煉化天地靈力的速度慢上絲毫,

這時候,帝老微笑著說道:「呵呵,凡兒,聖獸吞天蟒一族,晉級到七彩吞天蟒,可是屹立於武煉大陸最巔峰的存在,雖說未達到傳說中的九重煉虛巔峰之境,怕是也相差不遠,」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