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張魯就沉默了,在他教中,就有關於神器的排行,並且其中就有封天印的一些講解。

在聽到封天印的時候,張魯立刻就相信了,因爲只有高級神器才能將他輕鬆抓住,就算是中級神器,最多也就能擊殺他而已。

“好了,我時間有限,給你一天時間思考,要麼追隨於我,要麼被我抹殺,好好想想……”說完,李易就關閉了封天印空間,留下張魯一個人虛弱的喊了起來。

“等等,我有無量財富,請求換我出去,我要出,出去。”

……

這天夜晚,劉備等人終於將招安完成,並且全面控制了炎靈關。

前幾天因爲人手不夠,在加上炎靈關太大,不能全面防禦。

在張魯來犯的時候,甚至放棄了荊州方面的防禦,全力防守張魯的進攻。

要是那時荊州來人,能輕鬆進入炎靈關,將劉備佔下的炎靈關直接拿去。

但是現在,有了八百萬士卒的劉備,已經有了一點底氣,只要給他們時間,將這八百萬訓練成精銳,防禦炎靈關將十分輕鬆。

到了那時,有炎靈關的地利,可以窺視益州,慢慢蠶食。

再加上張魯的消失,勢必讓益州陷入無主的境地,而益州附近,可以戰爭不斷,北面的馬騰,剛剛被曹操肆虐,東面的劉表可是正和孫權大戰。

至於南面的交州,根本就沒有被劉備放在心上,不光是他,連徐庶都是這樣。


交州可是自顧不暇,那裏會來益州。

慶功宴上,劉備端起酒杯,來到李易桌前,向着李易敬酒。

“今日,多謝一天大人,助我拿下炎靈關,此恩不言謝,有什麼用到備的時候,請開口,我一定辦到……”說完,一飲而盡。

並且就坐在李易對面,可他交談起來,說着一些囧事,彷彿要把在荊州的不爽都說出來,將李易當作是宣泄的對象。

李易此時也是心情大爽,無論是張魯投降與否,他都是成功了。

放倒腹黑首席:百億女王妻 ,想想就十分興奮。

連帶着這次的主要目的也是完成了,因爲張魯的消失,五斗米教不過是一盤散沙,哪裏是劉備三人的對手,只要給他們時間,拿下益州輕而易舉。

至於徐庶,李易也是不怎麼在意了,如今他家裏可是還有一個戲志才和田豐,要將他們倆搞定再去尋找別人,不要吃着碗裏惦記着鍋裏的。

無限地球拯救系統 ,要是把徐庶弄走,劉備還怎麼拿下益州。

現在的諸葛亮還爲出山,就算是李易想要去找都是找不到,而且根據前世的推斷,就算你找到了諸葛亮,也是無法讓他效忠,因爲他必定屬於劉備。

就比如陳宮,一開始註定是曹操的,是陳宮離開曹操之後,才被李易拿下,不然就算陳宮出現,李易去找,也是不會跟李易走的。

“玄德不必如此,只要有高級材料,賣給我就是,其他都不必多說,來喝。”李易舉起酒杯,和劉備喝了起來。


兩人一邊喝,一邊聊着一些瑣事。

無外乎就是劉備祈求李易支援他一下,借他一些錢糧,好早日拿下益州。

李易則是滿口答應,不過要和劉備立下字據。

俗話說的好,親兄弟還明算帳呢,他和劉備之間也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能借給劉備錢糧已是不易,反正劉備都是不介意,李易更是不在乎了。

在他眼中,劉備的價值可是很大的。

前世在曹操完成特殊建築之後,可是劉備第二個完成,還早於孫權,可以見到劉備在益州和荊州都獲得了什麼好處。

那些材料,李易可是很眼熱的,但是無論他怎麼去購買,益州的那些勢力就是不賣,如今唯有靠劉備去爭取了。

只要劉備才成爲益州的州牧,爲了鞏固他的地位,和購買物資,必定會求助李易。

如此,李易的第二個特殊建築就可以建造了。

經過年獸之後,李易就用海量聲望兌換了第一個建築所需的材料,在加上自己數年間積攢的,已經足夠,並且開始建造。


不過需要時間,就算材料齊全,也是需要半年的時間才行。

而現在不過是二月,還差四個月,要是能在這四個月在湊齊第二個建築的材料,李易的底蘊就會再次增加。

“哈哈,來喝,不談那些瑣事,喝,不醉不歸。”李易舉起酒杯,和衆人大喝起來。

然後就醉倒了,被張角等人送回了房間。

等到李易一走,劉備三人和徐庶坐在一起,商量起來。

“主公,剛纔一天是否答應?”徐庶提問道。

“一天已經答應,不過要我立下字據,要是無法償還,就用益州的特殊材料擬補,至於價格,說是以後再議。”劉備將剛纔和李易商量的結果說了一下。

徐庶一聽,眉頭緊皺,實在是想不明白李易爲何如此。

難道真的是來幫助劉備,然後索取材料,嗯,也只有這個是最可信的。

“恭喜主公,賀喜主公!”想到這裏,徐庶眉開眼笑的說道。

他的話語,可是讓劉備三人不解。

“元直爲何如此?”劉備問道。

щщщ★ TTkan★ c o

“主公,既然一天對益州沒有企圖,主公就可以大展拳腳,拿下益州,至於以後,大不了將材料給李易就是,只要咱們能弄到幽州的戰馬物資,就有了爭霸天下的資格……”隨着徐庶的講解,劉備三人也是喜上眉梢,在徐庶的描繪下,劉備以後的事業可不止益州,也許還有荊州等地。

一想到他們未來如何如何,幾人也是有些醉了,藉着酒勁,都不願意醒來。

這幾年的顛沛流離,讓三人的心很累,但是一直在堅持,如今終於有所發展,如何不讓三人放鬆一下。

看着爛醉如泥的三人,徐庶有些意外,仔細回想他們三人的經歷,又覺得這一切都是正常。

喝着喝着,徐庶也是醉了,在夢中,他夢到了自己的抱負得以實現。

……

第二天中午,李易纔是醒來,感受醉酒後的頭痛欲裂,李易關閉了醉酒系統。

然後就感覺疼痛消失了,身體還有些不適應,不過只要過一會,就好了。

“主公,您醒了。” 星河璀璨

李易一擡頭,就看到了盤坐在他牀下的張角,估計是昨夜自己醉了,被張角等人送回,然後張角就一夜沒睡,時刻看護自己。

“張角辛苦了,我沒事了,對了,張魯你可認識?”李易說着說着,想起前世的一個祕聞,就問了出來。

在前世,據說張角和張魯還算是親戚,都姓張,還都是道士,要說沒有關係,那不大可能。

因爲黃巾之亂的時候,益州可是收到損失比較小的,並且一些益州的黃巾教衆後來都是加入五斗米教,成爲了五斗米教的教衆,如果說張魯張角兩人沒關係,很多人都是不信的。

“我並不認識張魯,並且也沒怎麼聽說過他的名號,好像是在我黃巾教覆滅之後,纔是突然出現的。”張角搖搖頭,然後說道。

“哦,那你說我能否招降張魯?”李易再次問道。

張角一聽,思量了一下,再次搖搖頭。

雖然沒有說話,但是李易知道,想要招降張魯,十分困難,除非像當初招降張角那樣,不然不會成功,但是一想到強制效忠,李易就有些犯嘀咕。

因爲三仙知道之後,肯定有有些不爽,不管怎麼說,他們三人可都是道士,李易如此欺負張魯,也是說不過去。

並且張魯的性格自己也是不喜歡,前世明知道不敵劉備,也是和劉備糾纏了許久,最後纔是帶領五斗米教投降,但是即便投降,也是時常給劉備麻煩,這說明張魯沒有自知自明,不懂大勢,如果留在自己手中,也是不好。

搞不好那天因爲他的性格,破壞了自己的行動,那就得不償失了。

“也罷,看看張魯的意思如何,如果願意投降,我就留你一命,如果不願,那就怨不得我。”李易淡淡的說道。

他的話語,讓張角一愣,想要說什麼,不過忍住了,並沒有說出。

在他看來,主動權還是在張魯的手中,就算他求情,也是要看張魯自己的意思。 打開封天印,查看張魯現在的情況。

發現和昨天差不多,臉色還是那麼苦,讓人一看就知道心情不好。

“張魯,你想明白沒有?是投降還是死!”李易的聲音響起。

讓緊閉雙眼的張魯睜開可眼睛,看着突然出現的虛影,掙扎了起來。

不過這一切都是徒勞,哪怕經過一天的蓄勢,也是連手指都不能動彈。

“難,難道沒有,沒有其他的辦法?我,我五斗米教,有無窮財富,只要讓我出去,我都給你……”看着面前的虛影,張魯誘惑道。

可惜,他的面前是李易,同樣是一州之主,甚至光財富,李易可是比張魯多的多。

頂多張魯的積蓄比李易多點,要是光輪錢財,李易是不在乎的。

“哦,你打算給我什麼?讓我聽聽。”李易沒有立刻殺死張魯,而是詢問一番。

看看張魯能拿出什麼誘惑他,萬一有自己需要的東西,那就有了目標,只要劉備成爲益州州牧之後,李易就可以輕鬆獲得,至於張魯,不投降就是死。

反正放是不能放,只要是不投降,那唯有殺之。

不可能留下這麼一個禍害,要是張魯鐵了心的去他那裏搗亂,會很丟臉的。

“我,我給你萬億兩黃金,外加無數珍惜材料,還有海量裝備,這些足以抵得上我的價值,求大人高擡貴手,放,放了我。”許久,張魯纔是說道。

聽着張魯的話,李易眉頭一抖,實在是太低了。

光一個州牧一年的稅收就在千億兩黃金以上,這還不算下面孝敬的錢糧。

至於益州,那可是張魯說了算,尤其是五斗米教,要想在益州生存下去,就每人每年上交五斗米,光益州就五千億人口,每人五斗,那就是海量啊。

甚至一年的糧食,足夠大漢全體原住民一個月的口糧,這說明什麼,說明益州有的是錢。

而剛纔張魯的報價,不過是益州一年的財產,太少了。

“哦,我怎麼不這麼認爲,你的身價不對啊,在仔細想想。”李易的聲音再次響起。

讓張魯的臉色出現了喜色,如果李易直接斬殺他,就說明一點誠意都沒有。

要是說出太少了,就說明有放了自己的可能,只要加價就有一定希望。

“那,翻上十倍,總,總可以吧。”張魯急忙說道。

不過因爲封天印世界的壓制,所以說起話來,磕磕巴巴的。

聽到這裏,李易繼續搖頭。

“不夠,不夠。”

“那,在原本的基礎上翻上百倍,這,這是我能拿出的最大數額。在,在多,我也是拿不出了……”張魯說完,就閉上了嘴巴。

硬抗封天印世界之力,可是十分困難的,如今該說的他都說了,只希望李易能放他一馬,至於放了之後,一定要讓李易好看。

這想法一出,就被李易發現。

此刻的張魯可是在封天印內,這世界可是李易說了算,就算要探查裏面被困人員的思想也是可以的,就在剛剛,張魯想法的出現,李易嘿嘿一笑。

“哦,我感覺還是有點少,看來你是想死了。”李易嘲笑的說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