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他睜開眼,emmm……天氣真好啊,風和日麗,有藍藍的天潔白的雲……

嗯?

藍天白雲?

我擦嘞! 武道大宗師 這是在那兒?

他猛地反應過來一個鯉魚打挺從一片青草地上坐起身來。

“你醒了?看你睡得那麼香,就沒打擾你。”

身邊居然還有人!自己一點都沒察覺到!

唐牧北後怕出一身冷汗,對方要是想殺了自己,那整本書在上一章節就完本了。

估計這一章,按照喵君的尿性肯定會寫陰界官網關於牧店主死亡事件的官方新聞!

還好還好,對方看起來沒有惡意。

悄悄摸了一下,身上零件都在,他這才略微放下心來。

“請問,前輩您是?”唐牧北小心翼翼問道。

他看見自己乘坐的全自動直升機就停在不遠處,只是貌似撞到了什麼地方,有一塊凹下去了。

面前笑臉盈盈的這位前輩穿着繡着各種花色的華麗錦袍,烏黑長髮隨意披在肩上,面容俊美。

沒有任何修行的氣息,說明是個很厲害的人物,可以完全將能量收斂起來,絲毫不漏。

他一時沒搞清楚這位的性別。

“你好牧店主,我是邪王。”一開口是純爺們兒的聲音,跟俊美面容毫不違和。

唐牧北一臉懵逼,“鞋王?”

這名字有意思了誒!

難道這位前輩是專門打裝備賣鞋的?

心裏這麼想着,他低頭瞟了一眼對方的繡花長靴。

邪王面色略顯尷尬,咬牙勉強笑道:“是邪惡的邪,我不是什麼好人,所以你不要再說錯話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剛醒腦子有點迷糊。”唐牧北忙道歉。

聽聽這名字,邪王!

感覺就不是很好惹的樣子,平時懟溯洄前輩還行,要是隨意懟其他大佬,會出人命的!

一定要把控住!

“嗯,不知者無罪。”邪王微微一笑,看起來還挺好說話的樣子,“你是偷渡進來的吧?

前些年我們這邊聯合起來堵了不少偷渡通道,沒想到還有漏網之魚。

不過現在這種事兒也不歸我管了,隨你們去吧。

愛來就來唄,人多了熱鬧!

要不隔三差五死幾個,再不補充新血液早晚得死沒了,那多沒意思。”

唐牧北:……

一不小心居然變成偷渡客了呢!想想也挺帶感的,可惜自己睡得太香了,不知道怎麼偷渡進來的。

看直升機的狀況,似乎並不是很順利。

“邪王前輩,請問這裏是……”鑑於扶桑宗主他們一直沒說這個地方到底是哪裏,所以唐牧北想問清楚。

邪王一臉懵逼,“當然是天堂啊,你以爲是哪?”

天!堂!

日鬼哩!什麼情況?

唐牧北頓時目瞪狗呆,我特喵一不小心就上天堂了?

真的是天堂?

那是不是有很多長翅膀的鳥人還有光屁股的丘比特?擦嘞!遇見丘比特的話是不是能順便跟他要根箭?

只是不知道他的箭能不能管得了自己的姻緣,畢竟按照傳統來說,這事兒應該歸月老管的……

他保持着目瞪狗呆的表情,心裏開着小劇場。

邪王看他的表情太真實不做作了,便感嘆道:“原來你不是偷渡的,是誤打誤撞進來的啊?

天堂其實還蠻不錯的,你別這麼驚恐的樣子好嘛?

看你才小小三品的樣子,居然連我都無法對你使用讀心術,難道這是陰界給店主的新福利?

是保護你們的隱私嗎?

前些年因爲歷史原因所以天堂和陰界地獄水火不容,老是幹仗。你們店主要是沒兩把刷子,來天堂就是死路一條。

不過你運氣好,最近這些年雙方都不怎麼鬥了,只要你不惹事或者遇到某些極端恐.怖.分.子,沒人會無緣無故刁難你的。”

唐牧北:……

遇到一個話嘮前輩,感覺也挺好的,最起碼能透露不少信息哩。

“唔……關係緩和最好了,大家和平相處嘛。”他敷衍了一句,因爲看起來這位邪王前輩問了那麼多問題,似乎也沒有真的要聽答案。

果然,對方冷笑一聲,“你可真是個單純的小朋友,真以爲偃旗息鼓是想和平共處啊?

得了吧!

天堂跟地獄的爭鬥怎麼可能真的平息?

不過是因爲天堂的主神突然隕落了而已。羣龍無首又特喵愛起內訌,以前繁榮的天堂才變成現在這樣。”

天堂的主神隕落?

唐牧北一臉懵逼狀態,天堂的主神……難道是那位god?

我擦嘞!

這特喵是大新聞啊!不知道電影裏經常演的什麼幾大天使長是不是真的存在,他們不會也起內訌吧?

唐牧北轉念又一想,不對啊!

要真的是西方神域體系,那地獄裏的死神就應該是墮落天使路西法了吧?

這跟陰界總部的死神,貌似對不上號。

難道東西方真的是區分開的?

那更不對,霧梟大人都說了,別說地球,就是萬界都在改革後共用一個陰界,才導致鬼口暴增。

難道說以路西法爲代表的地獄被合併了?

“前輩,請問隕落的主神是……”唐牧北一臉懵逼打聽消息。

邪王毫不猶豫回道:“當然是聖光系修行大佬啊,那可是位永生者。

不過算他倒黴,摻和到不該摻和的麻煩事裏了。

你知道上古天庭團滅的事情吧?

天堂的主神和幾位主管副神就是因爲受牽連,才一併隕落的。說起來,那還真是場大災難。

也不知道上古天庭到底研究了點啥,不過肯定是惹怒天道法則了,否則誰有那麼大的實力能把那麼多永生者和九品謫仙全滅了?

又在時隔多年以後,把摻和進來的主神和副神給一起滅了。

上古天庭是沒救了,天堂估計也快步其後塵咯!”

原來打聽八卦是這麼帶勁,難怪好多人都熱愛八卦呢。

可唐牧北沒忘了此行前來的正事,趁熱打鐵問道:“那麼前輩您聽說過一位叫做蒹葭的仙子嗎?

她還在天堂嗎?”

“蒹葭?”邪王哈哈大笑,“豈止是聽說過,我們還認識呢!很久以前,我追過她但是沒追上,她跑的特別快……”

感謝書友風吹屁屁涼12138打賞,謝謝支持! 邪王還追過蒹葭仙子?

喲!

一不小心又瞭解了一出八卦哩!

唐牧北頓時兩眼發亮,沒想到找人任務這麼快就要完成了,終於特喵走運一次哈哈哈!

“那前輩可否告知蒹葭仙子現在何處?或者她的聯繫方式?我有急事找她。”他忙追問道,只要對方給了自己聯繫方式,立馬大功告成。

邪王微微一怔,“我都說了我沒追上,既然沒追上你覺得她還會保留我的聯繫方式嗎?

當初關於我的所有通訊方式都被她拉黑了,她甚至還用盡陣法屏蔽我。

說起來,我已經有上百年沒聽過她的消息了。

據說蒹葭仙子喜歡上一個叫落水的傢伙。

嘖嘖,連道號都取得這麼喪。

叫什麼不好叫落水,就不擔心別人給他取外號叫‘落水狗’嗎?

哈哈哈!他可是我的情敵,將來如果能遇到那位落水,我一定要這麼稱呼他!

我就納悶啊,蒹葭仙子那麼完美的人,連本王都追不上,究竟是什麼樣的人能讓她癡癡不忘?

對了,你找蒹葭有什麼事?

奉勸你一句,那可是個高冷美人,就算你歷盡千辛萬苦找到了她也不一定見你哩。

更何況,誰知道她是不是開始閉關準備衝擊九品了呢?

想當年我追她的時候,蒹葭都已經是八品巔峯了。

所以閉關很有可能。

你懂得,八品衝擊九品的閉關那可不是一兩百年短短時間就能行的。”

重生后我渣了死對頭 唐牧北:……

信息量有點大,我特喵想吐槽都下不去嘴!

不過真的很好奇,當年你是怎麼追的人家?能讓一位仙子用陣法特意屏蔽掉,貌似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啊!

真的論起來,外貌你的確是比不上公子世無雙的洛水公子;但我總感覺你追不到仙子的主要原因應該是嘴碎吧?

別說是仙子了,就是我一個大男人貌似都有點習慣不了如此話癆。

“emmmm……我想了想,最後聽到她消息的地方是水晶森林。

那裏現在是小精靈一族的領地,它們相對來說比較和善你可以去打聽打聽。”

邪王用手託着下巴若有所思盯着唐牧北,“要不這樣吧,如果你能順利見到蒹葭仙子,可不可以順便幫我問問她什麼時候拉我出黑名單?

只要這件事能辦成,你的救命之恩就不需要謝禮了。”

說着他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的直升機,“要知道,那玩意兒突然衝出來,要不是我好心幫你攔住了,你早就跟它一起墜毀在那邊山上了。”

What?

我特喵真的是差點經歷墜機事件嗎?

唐牧北略微驚恐的看向不遠處的山脈,按照邪王所說的位置來看,如果沒有阻攔確實是很危險。

看來直升機前方撞擊的位置,就是被這位前輩出手相助時留下的痕跡。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唐牧北可是個很有禮貌的少年,趕忙施了一禮。

emmmm……儘管已經二十歲了,但是在動不動就活了上千年的前輩們面前,自己還是可以勉強稱少年的。

他走上前看了看,自己醒過來躺的地方距離直升機得有十米遠,頓時後怕道:“慣性衝擊還真是厲害,原來我是從那邊飛過來的啊!”

“飛個毛線蛋蛋啊你?”邪王抽抽嘴角,“你是在我搜查直升機的時候拽出來扔在這兒的。你倒是想飛呢,門關着窗戶沒破,怎麼飛?”

唐牧北:……

拽出來、扔在這兒?

嚓嘞!

這倆動詞可特喵形象了,我都腦補出當時的場景了呢。

“當時我剛坐下來休息突然就出現這麼個玩意兒,我還以爲是敵襲搞恐.怖.襲.擊呢,所以順便搜查了一下。

不過你這交通工具不怎麼樣啊,連點零食都沒有,差評!”

邪王略微有幾分嫌棄,“而且看起來挺新,卻是很多年前流行過的款式。

難道現在人間界又開始復古風了?

我勸你在天堂把這玩意兒收起來吧,一點都不人工智能,有點丟你們陰界的臉。”

唐牧北默默把臉捂上了。

就特喵這玩意兒,我都是借來的!

邪王伸手在他額頭上點了一下,“別忘了替我辦的事。

我休息的差不多也該走了,你應該慶幸今天運氣好遇到我,順便祈禱祈禱下次再遇到我的時候也有這麼好的運氣吧。”

說罷他的身形突然消失無影無蹤。

唐牧北沒敢輕舉妄動,他回到直升機上休息了好長時間,確定對方真的走了,這才進入識海之中。

溯洄前輩的小花園大門敞開着,一股股誘人酒香飄過來。

他走進去一看,難怪特喵之前都要墜機了都沒人發現,這幾個傢伙全都喝多了!

就連凌雲劍都劍身泛着紅光靠在一棵花樹上打呼嚕。

“扶桑前輩快醒醒,咱們到天堂了!”唐牧北上前使勁兒搖晃。

好在扶桑宗主酒量不錯,又相對來說最爲靠譜,所以晃了幾下他就醒了。

醉眼瞅見唐牧北,他頓時清醒了一多半,“你特喵又幹嘛了?

我們只是跟洛水視頻敘舊喝酒而已,沒多長時間啊,你怎麼滿身都是陌生大佬的氣息?

對方實力還不是一般強!

你沒隨便懟人吧?我跟溯洄聯手和打不過這貨。

凌雲劍上次說你命中犯大佬,我還沒怎麼相信,現在看來貌似它是對的。

牧小朋友,你的屬性很危險啊。”

唐牧北頓時無語,“你以爲我願意犯大佬?還不是因爲你們喝多了,都沒人看着,你那個什麼破直升機也太落後了,剛偷渡到天堂就差點墜毀!然後……我特喵就遇到那位大佬了。

他叫‘邪王’,邪惡的邪,聽說過沒?

據他自己說以前還追過蒹葭仙子,跟洛水公子算是情敵。”

“這你都八卦出來了?”扶桑宗主一臉無奈,“沒聽過什麼‘邪王’,畢竟我們當年的天庭跟天堂並不是很熟悉,而在上古天庭出問題以後我就沉睡至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