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非就是開些緩瀉、峻瀉、滋脾、潤腸的方子罷了。」

麻家豪一臉期待的看著鹿一凡道:

「鹿老師,您有辦法嗎?」

鹿一凡點點頭,指著這中年人道:

「這大叔年老體胖,胖人多痰,診其脈僅寸有滑象而尺脈不足,是上盛下虛。

此肺為痰阻,胃腸津液乾枯,應以治肺為主,潤腸輔之。

緩瀉、峻瀉皆非所宜。」

言罷,鹿一凡開了一個方子,上面就三味葯:肉蓯蓉60g,郁李仁1.5g,紫苑24g。

一眾中醫皆是匪夷所思,嘩然一片。

這方子,可謂是不倫不類。

從來沒見過。

肉蓯蓉,郁李仁,紫苑都是化痰,治肺的啊!

這特么跟便秘有雞毛的關係啊?

岳風鵬忍不住道:

「鹿專家……

您這個方子開的……

是不是有點兒太偏了?」

關彤彤也道:

「這個跟治療便秘沒啥關係吧?

這不化痰,潤肺的葯嗎?

而且還只開了三味。」

「這真的能治便秘?」

「我覺得不太行吧……」

在場的中醫們,紛紛質疑了起來。 「行不行,試試不就知道了嗎?」

鹿一凡自信滿滿的笑道。

麻家豪急忙道:

「反正這三味葯煎起來特別簡單。

十來分鐘就能好。

不如我們就現場試驗一下吧。

關彤彤,你去把葯煎一下。」

很快,關彤彤就拿著煎好的葯回來,給那大叔服了下去。

這位大叔本來也是將信將疑的。

畢竟他是便秘啊!

怎麼扯淡,也不能扯到肺上去吧?

然而。

當這葯喝下去的那一瞬間。

這大叔只覺得喉嚨彷彿被沖開了一樣!

肺部那種呼吸困難和黏稠的感覺,完全沒有了!

這大叔當時就眼前一亮。

也好!

哪怕便秘治不好,把自己這老外往咳痰的肺治好了,那也是極好的啊!

然而,當葯完全服下之時。

噗~~~~~~

一聲無比響亮,又奇臭無比的屁,從這大叔的腚上響了起來!

眾人皆是捏起了鼻子,一臉嫌棄的樣子。

大叔當時臉一紅,不好意思道:

「那個……抱歉啊……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放屁……

根本就沒感覺就……

嗯?!」

此時,大叔臉色一變!

腹部一股劇烈的脹痛感,升騰而起!

同時,括約肌在瘋狂收縮和擴張!

一股強烈到如同噴泉,如同火山爆發一般的屎意,洶湧襲來!!!

「我……我想拉屎了!!!!」

雖然肚子很疼。

但是這大叔卻是一臉喜極而泣的樣子!

接著,他趕忙跑去了廁所,很快就輕鬆的拉了出來。

回來之後。

這大叔狠狠握住鹿一凡的手道:

「神醫!!!

您真是個神醫啊!!!

我已經大半年沒有如此暢快的拉過屎了!!!

吃了您的葯,我當場就想拉了!!!

哈哈哈啊哈……爽!!!

能暢快的拉屎,簡直是人生一大美事啊!!!

謝謝您,鹿神醫!」

雖然這話聽著很彆扭。

但是代入到這大叔身上,大家也都能理解了。

畢竟大半年沒能好好拉一次屎了。

對於他而言,能暢快無比的拉一次屎,怕是比做全套的大保健還要舒服。

這位大叔走後。

現場的所有醫生,無一不是嘆服!

「太神奇了!」

「原來便秘,還可以用溫肺的葯治療啊!」

「大開眼界,我真是大開眼界啊!「

「感覺鹿老師就像是神醫喜來樂一樣,好像什麼都能治似的。「

「神醫喜來樂哪有咱鹿老師厲害啊!喜來樂還得把脈,咱鹿老師,連把脈都不用。

用望診就能治病了。」

一眾醫生,有一個算一個,全是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外面,最後一名病人走了進來。

那是一名年輕的小夥子。

小夥子滿頭大汗的走了進來,表情十分痛苦。

「小夥子,你的胳膊怎麼了?」

麻家豪指了指這小夥子的胳膊問道。

眾人順著麻家豪的手指方向看去。

這才發現年輕人的右臂,肘部,已經隆起了一個大包。

形狀可怖,而且還烏青發紫,顯然是受了重傷。

年輕人已經疼的面無血色了,臉上的冷汗唰唰的流個不停。

「施工時不小心從二樓跌下來了。

這是我拍的騙子。

骨科的大夫說骨頭沒斷,但是錯位的骨頭比較特殊。

要開刀將骨頭放回原位才可以。

開刀費太高了,加上後續的營養費,差不多要三萬多了。

而且這一刀下去,我最少兩個月不能幹活。

沒有收入,還出那麼多錢,我實在吃不消。

醫生,您能不能給想想辦法?」

年輕人痛苦的道。

看他的穿著打扮。

確實是比較窮苦的農民工。

一年可能也賺不了幾萬塊。

這一下子讓他掏那麼多錢來開刀,肯定捨不得。

「讓我來瞧瞧吧。」

李萍開口道。

她雖然是個實習醫生,但是祖上是在武館附近專門治療跌打損傷的。

在正骨方面,有獨到的心得和手法。

就算是麻家豪,也不如她。

所以沒等年輕人說完話,李萍就伸手在他胳膊上輕輕捏了起來。

換著不同的角度捏了很久之後。

李萍這才表情嚴肅的道:

「骨頭確實沒斷,可錯位的位置確實不好用手法複位。

這個,我搞不定。

弄不好還會加重病情。

所以啊,您還是老老實實的開刀治療吧,這樣萬無一失。」

年輕人一聽說要開刀,不禁垂頭喪氣道:

「我哪有那麼多錢啊……

這月的工錢還沒法下來呢……

哎……」

麻家豪剛剛看過片子了。

這年輕人的骨頭錯位的位置有點兒太偏了。

如果正骨的話,確實能給推回去。

但是力道稍微用的不對,可能會造成內部損傷,到時候就更麻煩了。

整條胳膊可能都要廢掉。

於是麻家豪也不想別的,直接道:

「小夥子,錢什麼時候都能賺,身體不行了,那才……」

「我幫你正骨。」

沒等麻家豪說完話,鹿一凡的聲音卻是輕飄飄的響了起來。

「啊?」

麻家豪不可思議的看著鹿一凡:

「鹿老師,您……還會正骨?」

不過麻家豪並未立刻讓鹿一凡動手。

畢竟正骨和開藥方可不一樣。

這就跟教學水平高低跟高考實戰分數高低,沒有必然的聯繫一樣。

而且這年輕人的胳膊確實特別難正回去。

雖然知道鹿一凡醫術高明,麻家豪還是忍不住提醒道:

「鹿老師,他胳膊上的骨頭確實不好處理。

我看還是開刀吧。」

「是啊,鹿專家,我覺得也是開刀靠譜。

萬一稍微出一點差錯。

那需要花的錢,可就更多了。」

李萍也開口勸說道。

對於開藥方,她是一點信心沒有。

但是對於跌打損傷。

李萍是自信滿滿!

鹿一凡卻是搖頭道:

「位置對於你們而言,確實很不妙。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