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如意抱著寶寶,緩步走了過來,到他跟前,沙啞著聲音問,「慕洛琛怎麼樣了?」

容子澈聽到她的聲音,抬眸看向她,視線頓了下回答:「還在搶救。」

說著話,他站起來想要抱過天佑。

可沒碰到天佑,便被溫如意躲開了。

「簡汐呢?」溫如意望著容子澈問,這幾天容子澈一直跟她說,還在找簡汐,可她剛才來醫院的時候,聽到下面的人說,簡汐已經死了……

簡汐和慕洛琛,一死一傷,這些容子澈都沒告訴她。

溫如意眼裡的淚水,越積聚越多。

容子澈緊緊地攥住了手掌心,說:「她……她已經死了……在爆炸中死的。」

溫如意聽到他說的話,眼淚奔涌而下,心頭像是有針扎似的,腦袋不停地嗡嗡的作響。

簡汐沒了……

這個事實,讓她怎麼接受?

經歷了那麼多的磨難,簡汐好不容易才過上安穩的日子,可現在說媒就沒了。

溫如意的身影搖了搖欲墜。

容子澈上前要扶她,可溫如意拒絕他的碰觸,「別碰我!大騙子!是誰告訴我,簡汐還好好的,你們還在找她?容子澈,你怎麼跟我說的!」

「對不起。」容子澈面色緊繃,哽著喉嚨說,「嫂子出事的那天,我就想跟你說的,可是……」

他看著她那天的氣色不好,所以沒有說出來,而是欺騙了她。

一次欺騙,就要用更多的謊言來掩蓋。

而他欺騙的越多,便越沒有辦法,把真相說出來,現在事情再也瞞不住了,他才敢讓手底下的人,把真相透露給她。

溫如意眼睛通紅盯了他好一會兒,一字一句的說,「我不會再相信你的話。」

她轉身抱著天佑,往走廊的另一張長椅前走。

容子澈看著她決絕的背影,喉嚨越發堵的厲害,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明知道她最痛恨的就是欺騙,最在意的就是葉簡汐,他還要觸犯她的底線。

現在,知道簡汐沒了。

她死都不會原諒他了吧?

容子澈抱住頭,心底漆黑一片,見不到一絲光亮。

坐在長椅上,溫如意看著懷裡安靜望著自己的天佑,淚簌簌地落下,簡汐沒了……

她到現在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可如果簡汐沒死,慕洛琛也不會像現在這樣。

而且,簡汐給她發的那封郵件里,拜託她照顧三個孩子,也是預感到了會發生什麼事情吧。

溫如意心裡格外的後悔,為什麼自己不早點發現郵件。

如果她早點看到,也不會讓簡汐一個人,背負一切。

對容子澈發火,與其說是恨他欺騙了自己,倒不如說,她恨自己怎麼那麼沒用。

在簡汐困難的時候,她幫不上任何忙。

溫如意的淚水簌簌地落下,天佑咿咿呀呀的伸手,想要拂去她臉上的淚水。

溫如意伸出手,握住天佑的小手,低啞著聲音說:「天佑,你放心,阿姨以後會把你當自己的孩子。」

簡汐沒了,她就是天佑的媽媽。

她以後會代替簡汐,幫她好好的照顧孩子。

從今天開始,天佑是她的命根子。

兩人在走廊外,等了三個多小時,慕洛琛才被從手術室里推了出來。

醫生摘下口罩,對兩人說:「傷口已經再次縫合,不過他因為吸入了過多的瘴氣,可能對神經方面有一定的影響。但具體的影響如何,還要進一步的觀察。」

「謝謝你,醫生。」

送走了醫生,容子澈和溫如意帶著孩子去看慕洛琛。

這次慕洛琛住的地方,換成了ICU,經過兩次折騰,他的身體狀況已經很不好。

如果再這麼折騰下去,沒有任何意外,慕洛琛會折騰死自己。

溫如意抱著孩子,看著床上躺著的慕洛琛,眼底一片灰暗,如果慕洛琛還好好的,她還會怪他沒能保護好簡汐。

可現在慕洛琛把自己折磨的生不如死,她連責怪的人都沒了……

現在她能為簡汐做的,也就只有幫著她,好好的照顧孩子,讓慕洛琛繼續活下去。

溫如意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像是一座雕像一樣。

擔心她的身體狀況,容子澈叫人準備了晚餐。

溫如意一點胃口也沒有,可看著天佑,還是強迫自己吃,她不能倒下,她倒下了,天佑該怎麼辦?

兩個人在房間里,一直等到了深夜,慕洛琛始終沒醒來的跡象。

「你去隔壁休息吧。」

容子澈開口說道。

「不用,我不累。」溫如意冷聲說道。

容子澈看著她拒絕的樣子,說:「你還是去吧,只有這樣,才能好好的照顧天佑。」

溫如意俯首看了天佑幾秒鐘,點了點頭。

送溫如意到了醫院安排的另一間病房,容子澈繼續回病房裡守著。

夜色濃稠,葉簡汐從噩夢中驚醒,她捂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渾身冒著冷汗。

又是那個夢……

她夢到了慕洛琛倒下去的那一幕,他身體的血漸漸的浸濕了整片草地,渾身鮮血淋淋的朝著她伸手。

「簡汐,跟我回家。」

他誠懇而哀傷的跟她說。

葉簡汐想到這一幕,越發的喘不過氣來,捂著胸口,她按響了呼救鈴。

醫生很快趕過來,看到她情況不好,連忙給她服用了有助平靜的藥物,「葉女士,放鬆,深呼吸……」

葉簡汐聽到醫生的話,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她的呼吸平緩后,醫生開口說,「葉女士,你現在懷有身孕,不宜過度激動,你現在每天晚上都做惡夢,情緒大起大落,對胎兒的影響不好。如果再持續這樣的狀況,我建議你對胎兒進行引產。」

「不要,醫生,求求你,這個寶寶對我很重要。」葉簡汐緊緊地抓住醫生的胳膊哀求。

如果不是這個寶寶,她支撐不到現在。

醫生眉頭緊皺,「葉女士,就算我們不對胎兒引產,你的狀況一直這樣,胎兒也會保不住的,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已經越來越差了。」

孕婦情緒始終處於壓抑的狀態,胎兒流產的幾率會很大,而且越往後期,流產對孕婦的損害就越大。

而且現在葉簡汐的身體狀況很糟糕,她上次生產後,沒怎麼好好調理,兩次懷孕的時間間隔又短。

在這樣的狀況下懷孕,無異於在拿她的生命,來換孩子的生命。

決定引產,也是為了葉簡汐的身體考慮,畢竟大人遠比孩子重要的多。

「我會讓自己的心情變好的,醫生,我保證,絕對不會再這樣下去。」葉簡汐眼睛通紅的望著醫生。

醫生看著她這樣,於心不忍:「那就再觀察一段時間,葉女士,如果再過一個月,你沒辦法調整自己的情緒……」

餘下的話,醫生沒再繼續說下去。

但葉簡汐明白醫生的意思,用力的點了點頭,說:「我保證這一個月內會好的,我保證。」

醫生看了她片刻,微微的嘆了聲,「葉女士,你早點休息吧。」

「嗯。」

醫生走之前,又檢查了下她的體征,確定她一切都是正常的,這才出去。

咔嗒。

房間里恢復了平靜,葉簡汐躺在床上,淚水順著眼角緩緩地落下。

手覆在腹部,她低聲的呢喃。

「阿琛,請保佑我們的寶寶,健健康康的。」

她不能失去這個寶寶,絕對不能……

「簡汐……」

「汐汐……」

低低的呢喃聲響起,容子澈本來打瞌睡的腦袋,瞬間清醒了過來,看著床上的慕洛琛,卻發現他只是在囈語。

不知道他夢到了什麼,眉頭一直緊鎖著,不停地叫著簡汐的名字。

容子澈聽了一會兒,見他始終沒醒,稍稍放了心,只要他不出去繼續折騰自己,那就沒什麼是。

容子澈看了眼時間,才凌晨四點,想繼續睡覺,可腦袋恢復了清醒。

他只好站起來,走到走廊外面。

剛走出去,便接到了家裡打來的電話。

電話接通,容子澈還沒開口說話,電話那邊便傳來了容母的聲音,「子澈,你和洛琛現在在哪裡?」

「在京都。」容子澈回答。

「那你們趕緊回來,慕家出大事了,警察局那邊把慕知寒抓起來,說他涉嫌故意殺人,現在慕家一片混亂。」容母著急的說。

「媽,你說什麼?」容子澈的眉心緊緊地皺在一起。

容母又把話重複了一遍。

「慕老爺子呢?知寒出事,他沒去救人嗎?」容子澈問。

「慕老爺子現在在醫院裡,情況很不好,哪裡有精力管慕家?慕家的幾個長輩又不頂事,現在慕家人心惶惶的,你趕緊讓洛琛回來主持大局。」 「媽,你先讓沈清華頂著,我和洛琛在京都有些事情耽擱,可能要晚幾天回去。」

容母聽到這個,嘆了聲氣,說:「那你們儘快回來。」

「嗯,我知道了。」容子澈回答。

掛斷了電話,容子澈的眼底凝聚了一片濃稠的墨色。

慕知寒出事,慕家大亂,裴家……

之前簡汐的事情,也和裴家有關,裴老爺子到底想做什麼,想整垮慕家嗎?

可他不是洛琛的老師,對洛琛一向很喜歡嗎?

容子澈想不明白,這其中的關鍵,但根據目前的情況,和老D提起這件事時諱莫如深的表情,越發覺得,這件事情可能和裴老爺子有關。

看來這次回去,只怕慕家和裴家要斗個你死我活。

慕洛琛昏迷了一天一夜,到第二天傍晚的時候,醒了過來。

容子澈連忙把天佑抱到了他跟前,天佑小身子一拱一拱的,爬著去車慕洛琛的頭髮。

慕洛琛緩緩地睜開眼睛,看到身側有個小孩子,漆黑的眸子頓了一下,而後伸出手,抱住了他。

天佑咧開嘴,露出沒有牙齒的牙床吧唧一下親在了他臉上。

容子澈暗暗地在心底給天佑的表現,打了滿分,走到床跟前,說:「洛琛,看在天佑的份兒上,你好好的,別再折騰自己了成不成?」

慕洛琛的目光從天佑的臉上移開,沉聲會所:「我為什麼要折騰自己?」

容子澈一怔,對上慕洛琛淡漠的眸子,心頭怪怪的。

扭過頭和溫如意對視了一眼,溫如意也擰了眉頭。

慕洛琛抱起天佑,又問:「這是誰家的孩子?怎麼放在我床邊?」

一句話頓時炸響了整個房間,剛才容子澈覺得慕洛琛沒像之前一樣衝動的去找葉簡汐很奇怪,現在卻豁然明朗了。

洛琛怎麼好像忘記了一些事情?

他連自己的孩子都不認識了?

「你認識她嗎?」容子澈指著溫如意問。

慕洛琛的視線落在溫如意的臉上,盯著她看了幾秒鐘,說:「有點眼熟,但沒什麼印象。」

「那我呢?」容子澈著急的指著自己。

「容子澈。」

慕洛琛眉眼裡隱隱的透著不耐,天佑伸手去戳他的臉,他低頭看了眼懷裡的小傢伙,莫名的覺得心頭有些熟悉,握住他的小手,軟軟的,嫩嫩的,讓人忍不住放輕了力道。

容子澈看著他和天佑玩,心頭的驚濤駭浪無法平息,或許是因為瘴氣的緣故,才讓洛琛忘記了簡汐。

也或許是無法接受簡汐已經離去的事實,讓他自動忘記了關於她的一切……

無論是哪一種,都對洛琛是好的。

可對簡汐呢?

容子澈還沒想出怎麼跟慕洛琛解釋這些事情,一旁的溫如意忽然上前,「慕洛琛,你忘了簡汐?」

聽到『簡汐』兩個字,慕洛琛心頭驟然一陣刺痛,那陣疼痛幾乎是抑不住的,擴散到身體的每一個部位。

慕洛琛緊緊地攥緊了手心,抬眸看著眼前的女人,冷聲說:「我忘不忘記什麼人,和你有什麼關係?」

溫如意看到他這麼冷漠,身體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她是你……」

溫如意話剛說一半,容子澈上前抓住了她的肩膀,「如意!」

溫如意抬眸,眼睛通紅的盯著容子澈。

「如意,洛琛身體已經很差了,別再說了。」容子澈的眼底透著哀求,他這輩子很少求人,因為心裡的高傲,不允許他去低聲下氣的求人。

可他這次為了慕洛琛,懇求了溫如意。

洛琛忘了葉簡汐,才能活下去,如果溫如意讓他想起來葉簡汐,只會把他往死路上逼。

淚水從眼眶裡湧出來,溫如意安靜了片刻,猛地伸手打開了容子澈的手,然後走到床前,把天佑抱了起來,轉身就往外走。

天佑趴在她的肩頭上,看著慕洛琛,咿咿呀呀的伸著手,想要找他。

慕洛琛看著天佑,想要留住他,但最終沒開口。

房間里安靜了下來,容子澈走到床跟前問,「阿琛,你還記得,今天是幾號嗎?」

慕洛琛報了時間。

容子澈皺眉,時間是兩天前的日子,那說明洛琛並沒有忘記所有的東西。

「剛才你不讓她說什麼?還有,簡汐是誰?」 我有七個技能欄 慕洛琛嘴裡說出這個名字,眉頭皺了起來。

很奇怪的感覺,每次提起這個人,他的心口就像是有人拿著刀在剜割。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