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什麼消息需要你們跑這麼遠來打聽?”老獸人疑惑的道。

“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樑翔再次說道。

“什麼?”聞言,老獸人先是一愣,隨即臉色古怪了起來;“年輕人,你是不是走迷了路,來到了獸人帝國?”



樑翔苦笑,說道;“是啊……怎麼纔可以出去?”

老獸人緩緩說道;“年輕人,趕快吃吧,不快點吃完你會危及性命的,如果你要出去,只要一直往西走就可以了,西邊就是人類的領域!

大俠傳奇 !”

就在這個時候,幾個走進了房間,看見樑翔一愣,隨即露出了奸笑,不懷好意的走了過來。

“小兄弟,趕快走吧,這些都是心狠手辣的獸人啊!”老獸人臉色急變,緊張的說道

眉頭微皺,樑翔輕轉過頭,看也不看一眼往自己走來的生物,不顧老比卡焦急的神色,悠閒的再次吃了一口烤肉……

“人類?哈哈……我已經很多年沒有吃人類的肉了,聽說人類的肉質很鮮美!”一個鱷魚人冷笑着說道

“ 啊哈哈……的確,我記得我吃人肉也只有十年前纔可以吃一次!現在終於遇見人類了!”一個虎頭人也說道

“可惜沒有女的,女的不但肉質鮮美,身體還不錯!” 等風來

老獸人卻是臉色大變,忍不住說道;“幾位大人,能不能給我一點薄面,就繞過了這小子吧!”

“哼,又裝你的爛好人,現在無論如何我也不會放過他!”

“如果不是你的啤酒遠近聞名,不然我早把你吞了,獸人的恥辱!”

“真想不到獸人裏面還有你這種敗類!”

三個獸人憤怒的說道

“這樣吧,如果你們放過他,以後你們來我店裏喝酒,免費!”老獸人還是不放棄的說道

“啊哈哈……喝酒我固然喜歡,但是我更喜歡人肉”

“就算這樣,我們還是要吃了它!”

“很久沒有吃人肉了,這一次我絕對不放過!”

三個獸人貪婪的盯着樑翔。

就在這個時候,讓所有獸人愕然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那老獸人竟然擋在了樑翔面前,說道;

“當初人類救過我的命,現在我不想讓任何獸人傷害我眼前的任何人類!”

“哼!獸人的恥辱!”

“丟死我們獸人的臉!”

“無恥!”

三個獸人忍不住咆哮出聲,而後狠狠的將老獸人推開,再次往樑翔走來。

“一羣雜魚,你們都該死!”正在平靜吃飯的樑翔,終於忍不住出聲說道

聽到這囂張的話語,那豹頭人不由得大怒,滿臉鐵青的轉過身,而迎接他的,卻是一記彷彿要將空間撕裂的的重拳。

“砰。”一記悶聲在酒館之中響起,令人吃驚的一幕出現了,那豹子頭那醜陋的頭顱,在幾十道視線的關注下,直接被砸成一堆肉醬,鮮血狂噴…

見到豹子頭慘死,其他的獸人也不由得大怒,抽出腰間武器,狠狠的對着樑翔劈砍而去。

“砰,砰,砰……”

接連不斷的肉體悶響聲不斷響起,幾道身影各自吐血倒飛而出,將整個酒館之中砸成一片狼藉。

望着豹頭人幾名獸族強者,在片刻之間,便被樑翔搞的死得死,傷得傷,在場的所有獸人都不由自主的嚥了一口唾沫,雖然獸人勇猛,不過,那也是要看對手的強度,如果當人家已經強大得一腳就能踹死你的地步,不管你再勇猛,也是沒有半點用處……

樑翔輕放下手中的酒杯,冷漠說道:“在招惹別人之前,你最好先掂量一下實力,免得踢到鐵板!”

“人類,我們是獸神殿的人,你殺了我們的兄弟,定然逃不過獸神大人的追殺。” 大話水滸之武大郎傳奇 ,惡狠狠的道。

“獸神嗎?”樑翔淡淡一笑,眼神冷漠。

“在我面前也值不過是土狗而已!”他雙手揮舞,血光閃爍,強大的力量覆蓋住獸人,而後變成漫天血霧。

血**四處飛濺,在酒館的地板之上,勾勒出一副詭圖畫……

樑翔伸出手掌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似是要將那本不存在的塵埃抹去似的,漆黑的眸子淡淡的酒館之中掃過……

凡是在看見那雙眸子中閃掠過的寒光之後,所有獸人都是悄悄的打了一個哆嗦,幾個本來因爲同族被殺而憤怒不已的獸人,更是宛如一盆冰凍涼水從頭灌下,一絲涼氣從腦門處直灌腳底……

顫抖的咬了咬牙,將那股會要人命的衝動給壓了下來,心悸的對視了一眼,悶悶的坐了下去……

被樑翔的雷霆手段震了好半晌,老獸人這纔回過神來。看着死狀甚是悽慘地幾名西血神殿獸人,不由苦笑着搖了搖頭,站出身來,對着那愣在酒館中的衆喝人無奈道:“各位朋友,今天小店提前關門,大家還請先回去吧……”

聽到老獸人這話,衆獸人連忙點了點頭,一個個抱着頭趕緊倉皇逃竄,生怕那樑翔的拳頭會砸在自己身上……

望着轉眼間便人去空空的酒館。老比卡嘆了一口氣,上前將門關好,苦笑道:“你可闖大禍了……” 樑翔走出了酒吧,拒絕了老獸人的好心提議。.

走過人煙稀少的街道,周圍又慢慢的熱鬧了起來,人羣也開始多了起來.

樑翔緩緩的吐了一口氣,心中似乎也感覺着多了幾分惆悵,搖了搖頭,他實在是想不明白,爲什麼自己的人生總是那麼離奇?

自己喜歡的是平平淡淡,跟着自己所愛的人,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

(靠,你平淡了,老子寫毛啊?)

看着來來往往投過驚奇目光的獸人,樑翔皺起了眉頭,走過了人羣,哦不獸羣。

許多獸人也不懷好意的向他走來,但是當獸人在到達他的身前之時,一股柔軟的力量便會輕輕的將他們推開.

這股柔力極小,小到根本沒有人能夠察覺.而後心中的目標,也頓時模糊了起來,樑翔的身影彷彿再也沒有出現過的樣子。

現在出現了一個離奇的場面,當許多獸人不懷好意的走向樑翔,但是接近樑翔後,又離奇的轉身離開。

這街道兩邊的林立的各種豪華的商店,難以想象,這竟然是獸人的世界,無數身着華服的貴族獸人不斷在其中進進出出.

而大街之上,也有無數**着膀子的窮獸人掂着武器,來往的吆喝衝撞.

繁榮熱鬧的氣氛讓樑翔在心底也是一聲暗贊:“生命真是奇蹟,連獸人也可以比擬人類”

忽然,平靜的街面騷亂了起來,大聲的喝罵和嘲笑聲從前邊的人羣中傳出.

“哇咔咔,老子搶劫人類商隊,抓到一個人類小妞,啊哈哈.”

“聽說人類小妞皮膚嫩,聲音好聽,而且肉質鮮美.”

“啊哈哈……我也要幹!”

樑翔眉頭微皺,放快腳步,打算繞開前面圍堵的人羣,他並不是一個聖人,那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舉動,在他眼裏看來,顯得有些弱智.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他所在意的人,其他人的死活,在他心中,其實並沒有多少份量.

穿過人羣的樑翔,頭也不回的就想要離開,可是心中忽然的升起了某種牽引,提起的腳步放下,微微轉頭,向人羣中瞟了一眼.

可就是這一眼,便讓樑翔,呆愣在原地.

眼光透過人羣的縫隙,將那捲縮在地上的嬌小身影收入眼內.

一身的破爛衣服,渾身髒亂無比,但是她的模樣,卻是讓樑翔震驚了,她的相貌,竟然與凝雪一模一樣,只不過這個看起來更青澀。.


在其面前,一個獸人,正囂張的大笑着,拳腳粗暴的打在她的身上.

受到如此打擊,地上的女孩,卻沒有發出一句哭聲,倔強的將頭死死護住.

圍觀的獸人們都猖狂的大笑了起來,甚至一些還脫下褲子,把玩他的那點玩意兒。

樑翔霍的閃身,身形速動,人已消失不見.

獸人狂笑着狠狠的揮下巨拳,拳頭帶着強烈的的破風之聲.


笑聲噶然而止.

一個白皙的手掌輕輕的按在那隻巨大的拳頭之上,將那股力量全數抵攔.

獸人順着那隻手的主人望去.

一個身着黑衣的年輕人,單薄的身軀似乎一股微風來,就可以將他吹倒。

“打夠了嗎?”冰冷的聲音從面前的年輕人口中傳出,讓獸人的心中不由自主的泛起一絲恐懼.

獸人嚥了一口口水,侵潤了一下有些乾枯的喉嚨,興奮的說道:“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現在竟然又有美味的人類送上門來了!雞肉味,嘎嘣脆!”

年輕人翻了翻眼皮,語氣並沒有因爲他所說的話語有所改善,依舊冰冷:“是你滾?還是我讓你滾?”

獸人臉皮一抽,眼中怒氣勃發,反手抽出背上的斧頭,獰笑道:“滾?到現在爲止,老子還沒見到過有人敢這麼跟我說話.卑微的人類,你無論如何,也會變成我的食物”


年輕人這次連眼皮都不擡,直接彎下身,不顧女孩身上的骯髒,輕輕的將她抱起.

感受到他的動作,女孩終於有了反映,慢慢擡起小腦袋.

樑翔只感到腦袋中“轟”的一聲巨響,呆愣愣的看着那張小臉.

有些髒亂的小臉之上,一雙藍色雙瞳,輕輕眨動.

藍色的瞳孔之中,似乎泛着無限柔情,就連劉楓也禁不住的感到皮膚髮麻.

象是感覺到了樑翔的柔情,那雙大大的藍色瞳孔,泛出哀怨,輕輕的掙動,想要脫離這個溫暖的懷抱.

“都是我的錯……大哥哥你是好人,你幫了我,你也會被獸人殺死的,趕快丟下我逃跑吧!”小女孩柔柔的說道

樑翔將那雙藍色瞳孔中閃過的哀怨和不忍收進眼內,心中一僅,雙臂緊握,將女孩擠進懷中,讓她的掙扎慢慢消逝.

嘆息一聲,心中升起無限的憐憫,輕輕的撫摩着那頭黑色髮絲.

抱起小女孩,正要起身的樑翔忽然感覺到身後一股勁風劈來,嘴角微掀,冷笑出聲,袖袍向後輕輕揮動,龐大的氣勁透掌而出.

“噗.”那名想要偷襲的獸人,忽然的噴出漫天血霧,血霧之中夾雜着一些肝臟隨塊,雙眼充斥着難於置信.

看到這一幕,圍觀的獸人先是一愣,隨既猛的尖叫了起來,四散的逃竄開去.

樑翔懷中的小女孩,藍色的瞳孔將那具失去生機的傭兵屍體緊緊的盯住,小嘴輕輕的嘟起;“大哥哥……他們雖然很壞,但是……你怎麼能殺他們啊?”

樑翔嘆了一口氣,說道;“你……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你殺了他們,他們就會殺了我們的!”

小女孩眨了眨眼,又盯着樑翔說道;“大哥哥,你救了我,你也會死的!這樣吧,你把我送給他們,或許他們會放過你!”

樑翔皺起了眉頭,說道;“不要這樣說,我既然救了你,我就不回在讓你逃脫那些人的魔抓!”

小女孩有些害怕的樣子說道;“可……可……可他們很厲害的,哥哥你會受傷的!”

樑翔露出笑容,說道;“你都不怕,我怕什麼?”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