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打攪王嬌蓉和鐵戰國,宋德華走進那個小房間去,看着那些洞穴中的木頭食物。現在宋德華要分一分。

宋德華這一次除了帶自己的食物還得幫王嬌蓉和鐵戰國準備,因爲宋德華已經可以肯定這個洞穴早晚出問題。而小房間雖然小,但裏面裝滿的都是食物。這些都是他們以後要在洞穴過上好一段時間的食物,多的很。宋德華要拿的話也只能拿小量。按照宋德華原來的計劃是要三個人起碼一兩個月的食物。

見自己帶不走那麼多,宋德華又開始尋思着怎麼辦纔好。

“挖洞!”宋德華最後只能想到這個辦法了,只有挖洞,挖個洞將食物放好,然後到要用的時候再挖。

當宋德華提着食物出來的時候原本是要找個泥土軟一點的地方好挖洞的,怎麼料到在出來時就發現一個絕好的地方,正是洞穴不遠的一顆大樹,大樹根下剛好有個洞穴,放這些食物最適合不過,而且還可以幫宋德華剩下不少時間。當下宋德華就把食物放進去,接着陸續從裏面拿食物出來,一直到放滿,而宋德華也感覺差不多的時候纔算了事。

辦完這些事情後宋德華才轉身準備離開,從頭到尾都沒叫醒王嬌蓉和鐵戰國。

現在他們兩人要養足精神,誰都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時刻調整好自己的精神和休息好是非常重要的。

穿越各種林木,宋德華現在如獵人一般小心謹慎前進。經歷昨天晚上的魂獸混戰,宋德華對這些魂獸更多了幾分警惕和恐懼。

林木都比宋德華要高上少許,所以宋德華在林立中竄行的時候感覺自己還是挺安全的,起碼在這一帶林木沒走完之前是安全的。

依稀中宋德華聽到不遠處還有魂獸喘息的聲音,而且不是一隻兩隻,當下宋德華就放慢速度前進,並左右觀望是否有魂獸就在自己旁邊。

只要出了惡人鬼,再趕到鬼界就可以回到陽界,這對宋德華來講並沒有什麼難處的。

“喂!大個子你是從什麼地方弄到那麼多祕籍的?”

秦殤霜一臉興奮,雙手套在宋德華的脖子上如盪鞦韆一般開心着。

只是她的開心卻很快如火焰一般熄滅了。因爲宋德華看起來似乎不是那麼的開心。

“你怎麼了?”秦殤霜疑惑看着宋德華,不知道現在宋德華到底是怎麼了,她很少看到大個子這個模樣。

“沒、沒事。”宋德華剛剛在想着惡鬼界的事情。

惡鬼界肯定會發生一些變化,也因爲這些變化肯定會影響到陽界,就如送葬十八子的出現,後面直接擾亂社會,並且以後肯定還會有更多的類似送葬十八子的惡鬼出現。

“沒事你幹嗎這表情?”秦殤霜顯得疑惑,看着道。

邊說話,她手上不忘記擺弄祕籍,愛不惜手。

“小師妹,師弟還在嗎?”就在宋德華和秦殤霜還在聊的時候,許裴俊的是聲音從藏經閣外面傳來,這讓宋德華和秦殤霜停止了交談。

“掌門召見。”許裴俊的聲音繼續道。

“好的,師兄,我們就出來了。”在這裏待了幾天,現在掌門召見自然是想知道宋德華之前提議的事情有進展沒有。

不想門派威名遠播的掌門不是好掌門,如今他想知道的就是進展。

“走吧!”宋德華沒有半點猶豫,閉關幾天,宋德華覺得也應該出去了。

“不行!大個子,這裏還有那麼多祕籍沒學,我不能就這樣走的,多可惜!”

祕籍是他們每一個習武的人最爲看重的東西,有的習武者甚至有一生都在爲絕世祕籍而活着。只要能將絕世祕籍裏面的絕世武功學成,那麼就可以天下無敵,駕臨千萬人之上,成爲人皆知道和尊重的大俠。

“小東西,祕籍再多又怎麼樣?學多不如學精,你在這裏選擇兩本就好了,一門內功,一門外功,練到極致的時候才能打遍天下無敵手。”

“才兩本?”秦殤霜表示不理解,那麼的祕籍,只要兩本?

“挑最好的,兩本夠了,多了反而亂心。”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宋德華的話剛說完,秦殤霜臉上表情就不好看了。她想將這些全學會,這樣才足夠強大。

“說你是小東西心倒是挺大的,可是你有沒想過,一門武功要練到極致需要多少年?那麼多祕籍,就怕你老死了也沒學到幾門吧?”

練到極致,類似九重十重這樣的境界,沒有六七十年很難能真正練到厲害的境界。天資好一點也要二三十年吧?

所以,眼前的秦殤霜就算心再大,那也是有限的。

秦殤霜被宋德華的話說懵了,因爲很有道理,她也意識到自己確實沒那麼長命……

“好吧,大個子,你贏了。告訴我,該學那個纔好!”

聽完秦殤霜的話,宋德華皺眉。眼睛從諸多祕籍上面一一看過,想從裏面挑選好的。

這裏的祕籍除了無雙門原本有的外,還有不少是宋德華在韓少寶家裏找來的。自然,韓少寶的祕籍要比無雙門的好上不少,所以現在他的重點也是看向韓少寶的祕籍。

“有鳳來儀,奪命連環,天女散花,貪狼劍法……”

宋德華的目光從衆多祕籍上一一看去,接着將認爲比較好的拿在手上隨意翻看幾頁,當宋德華拿着有鳳來儀和貪狼劍法的時候,宋德華停止了繼續尋找和翻看祕籍的動作,因爲宋德華已經選定了,看中的正是這一門內功,一門外功。

“就着兩門?”秦殤霜依舊有些失落,帶着遺憾看着宋德華。

“夠了!”宋德華還是那句話,說完將剩餘的祕籍放好。至於韓少寶那邊帶來的祕籍同樣被宋德華收好,之後纔出了藏經閣。

秦殤霜沒辦法,只好收了兩本祕籍,小跑跟在宋德華後面。

見到掌門的時候果然和宋德華想的一樣,而宋德華也已經決定開始炒作和宣傳無雙門。

“很好,徒兒,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掌門語重氣長道。他老了,整個無雙門遲早也是這些門人的,所以,他還是決定放手一搏。

“師傅放心,看我的。”宋德華自信滿滿迴應,然後又和掌門聊了幾句後宋德華和秦殤霜才離開,準備離開無雙門。

要想揚名就需要有人來傳話,就如一個虛假廣告一般,不管藥效是不是真的有廣告做的好,但是樹立口碑,人人上口才是關鍵。 產品做的好不如廣告吹的好,這是宋德華在現實看到諸多廣告後的體會。什麼一個月減二三十斤,一個月讓女人豐滿起來……

在宋德華眼中,那些都是假的,很假。其中牽扯的暴利自然不言而喻,沒吃死人已經很不錯了。

但是宋德華不同,他雖然也要做廣告,但是他不害人。他只是把祕籍的厲害程度誇大而已,這樣就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投入無雙門下,最後使得他們個個武藝高強,不被人欺負。這也算是功德無量的事情。

“什麼無雙門? 步步逼婚:總裁的嬌寵萌妻 同都沒聽過!華山、崑崙山、泰山這些門派我們倒是知道。”

當宋德華開始宣傳的時候立馬吸引了不少人圍上前,可是當宋德華報出無雙門的時候,衆人皺眉和疑惑了。

一個名不經傳的門派能有多厲害?就算眼前的人說的再厲害也就那樣,肯定是吹牛。

秦殤霜在這個時候也有些擔憂起來。

宋德華剛剛說的很賣力,可是畢竟無雙門也就那麼幾個門人,不說這些人疑惑,只怕這些人投靠在無雙門下,去到無雙門看到只有稀疏幾個人,人才凋零的樣子……

“嘖嘖……”宋德華聽到這裏立馬搖頭,露出一副對這些人無知而遺憾的樣子。

“你們太小看我無雙門了,要知道武當派的拳掌劍、太極拳、長拳、無極玄動拳曾經就是從我們無雙門功夫裏面演變出來的。除了這些較爲有名的拳法和招式,還有迴風掌、八卦游龍掌、綿掌、震山掌……”

宋德華一連說了三四十招武當派較爲有名的招式,說的天花亂墜,讓之前質疑的人無不是目瞪口呆,看着宋德華。

“沒、沒那麼誇張吧?照你的意思武當派招式全是源自你們無雙門?”

有人癡呆有人傻,當然也有那麼一兩個人比較聰明的,所以質疑起來。

“這你們就不知道了,當初我們老掌門從創建無雙門開始一直警戒我們要低調,所以這一低調就是三百多年。三百多年前,無雙門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那個時候有武當崑崙?”

“武當大摔碑手、虎爪手、虎爪絕戶手、倚天屠龍筆法……這些也是從我們無雙門衆多祕籍中演變出來的而已,如果不是,我如何熟悉這些招式?”

要說到這些招式,還真沒有幾樣宋德華說不出口的。

衆人看着宋德華說的如此流利和自信,一時全部開始相信眼前這個人說的話。更何況這個人看起來不像壞人,所以人羣一些有意向拜師學藝的人已經開始低聲竊竊私語起來。

“那、那也沒辦法證明你們無雙門是鼻祖呀!” 一嫁三夫 又有人質疑起來,看着宋德華,很認真。

一個人說謊的時候不論是動作還是眼神都可以表露出來,所以他們在看眼前的人有沒有撒謊。

“諸位裏有武當派的弟子?出來切磋就是。”宋德華拍胸口道。那意思再明白不過。

你們要是質疑,那麼只需要喊出該門派的弟子比劃比劃就能知曉。

事實上宋德華就是這樣打算的,再說他其實根本就不懂那些招式,但是隻需要打敗對方那麼就證明自己強大。這些圍觀的人也看不懂招式,所以也只認誰能站到最後誰就是贏家這樣的話。

四周衆人霎那間無聲,紛紛看着旁邊,想看看有沒有人站出來。可是遺憾的是他們這些人裏面沒有武當派的人。

宋德華看在眼裏,喜在心裏。這不正是他宋德華要的?剛開始,宋德華可不想得罪這些大門派,所以四周沒有這些門派的人才不會把事情搞大。而宋德華也落得心安理得。

“沒人嗎?”宋德華趾高氣揚道,最後無奈搖頭,一副難逢對手,獨孤自傲的感覺。

人羣中確實沒了聲音,最後宋德華只好聳肩,顯得無奈。

“有崑崙、華山、崆峒、點蒼、全真、青城、泰山……的弟子嗎?”

宋德華再次叫囂,顯得自己底氣足。這樣的話也不怕那些人再懷疑什麼,主要的還是要把那些大門派比下去。

要想讓無雙門出名,只能這樣喧賓奪主。在沒有成名之前一切手段都是可以用上的,當然,不包括壞的手段。

依舊可之前一樣,人羣裏除了議論聲外沒有人站出來,這也讓宋德華再次成爲焦點,讓無雙門成爲圍觀人羣中唯一的門派。

“師、師兄,我要進無雙門需要怎麼做呢?”

在宋德華的努力下,終於有一個人站出來,有些怯怯出聲,顯得害怕。

“無需任何手續,只要到無雙門拜師便可!還有一點很重要的忘記和你們說了,前十名先拜師的弟子我這個做師兄的私人可以教導他們任何武藝。”

“哇,不會吧!剛進就可以學到厲害的招式了嗎?”

“師兄,不是真的吧?是的話我現在就去了呀!”

“就是,師兄,你速度回答,我好帶頭跑呀!”

……

宋德華的話一石激起千層浪,圍觀的人裏面超過七成都讓着要去拜師學藝。

“師兄說的必然是真的,欺騙你們爲何?我可以先教你們大金剛掌、散花掌、神掌八打、少林擒拿十八……”

宋德華說的頭頭是道,也就在此時,之前還在圍觀的人羣立馬少了一半,只見不少人已經開足馬力按照之前宋德華說的無雙門方向奔跑過去。

宋德華看到這裏啞言,心道重金之下有勇夫果然不假。

有一半的人帶頭跑,剩餘的人裏面也有三三兩兩跟着去的,最後剩餘一些人不是年紀大一點的就是小孩子。

“不錯,不錯……”看到這裏,宋德華和顏悅色起來。

效果要比想象的好上不少呀!

秦殤霜看到眼前一幕也有些癡呆,她從來沒想過就憑几句話就能蠱惑那麼多人投在無雙門之下。

望着遠去的一百多號人,秦殤霜突然擔心以後無雙門的弟子越來越多,豈不是會混亂?天下大亂起來?

“搞定!” 透視神醫兵王 眼看着該去拜師的拜師,該離開的離開,原本圍繞着他們的上百人就只剩下宋德華和秦殤霜後,宋德華輕鬆道。

沒有什麼比現在這種情況更讓人舒服的了,只需要蠱惑幾下,上百號人就成了無雙門弟子。一天這樣蠱惑幾次,無雙門爆滿!

“大個子,我突然開始擔心了。”秦殤霜把自己的疑慮告訴宋德華。

無雙門畢竟是小門派,一下子涌入那麼多新人,後果自然是不言而喻了。到時候人那麼多,良莠不齊只會使得無雙門更爲破落,威名掃地。

“不怕這些,先是招人,什麼人都要,接着纔是篩選。”秦殤霜的話宋德華早已經考慮過,所以他壓根就不擔心,說完向着左右兩邊看了幾眼,然後才重新看着秦殤霜。

“有錢沒?銀兩。”

秦殤霜怪異的看着宋德華,不知道宋德華要銀兩做什麼,不過她還是按照宋德華的話將一袋銀兩交到宋德華手上。

這是掌門給的,說是出來闖蕩防身用的。

“謝了。”拿好陰涼,宋德華向着不遠處的幾個青年走去。

秦殤霜看到幾個青年後眨着黑白分明的眼睛,這幾個青年她認識,不正是剛剛圍觀的裏面最先開口說話的幾個青年?還喊宋德華做師兄來者。

當她看到宋德華將手上銀兩分給那幾個人,並且看到那幾個青年點頭哈腰的時候她就更不明白眼前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大個子爲什麼要給錢給這些人?秦殤霜確信之前她見都沒見過這些人的,可宋德華又怎麼會認識?而且這些人拿了錢之後就離開又是怎麼回事? 夢遇乾隆之清龍漢鳳全集 買賣?交易?

“喂,大個子你爲什麼要給銀兩給那些人?”見宋德華美滋滋回來,秦殤霜忍不住問道。

“小傢伙,這你就不明白了……”宋德華高深莫測看着秦殤霜。

他用的手法是城市裏面最簡單的手法,託!

原本宋德華也不懂這些的,但畢竟生活在這樣一個圈子裏,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所以宋德華還是多少知道一點的。

花錢請幾個“自己人”安插在人羣中作爲一個普通人,緊接着在他提問的時候首先開口詢問並且表現出對很有興趣的樣子,接着自然而然早差不多的時候嚷着要加入什麼的,還要帶頭執行。

最後,在沒人看到和關注的時候來拿應得的錢財就是。

“這、這樣……也可以?”秦殤霜聽的腦袋轉向,感覺這很複雜,可是在宋德華嘴裏說出來是那麼的流離順暢。

“肯定!”宋德華也沒想到自己第一次使用就能搞的那麼出息和精彩。同時宋德華也相信,接下來這種情況還會繼續持續下,到時候招滿人,招的掌門心花怒放。

秦殤霜直接沒話說了,看着宋德華,呆呆的。

現在她在想,眼前的大個子腦袋到底是什麼做的,這樣的方法也能讓他想出來,實在讓人有些匪夷所思。

接下來依舊如法炮製,果然,秦殤霜看到一堆又一堆的人向着無雙門的方向奔跑過去。這一幕看的秦殤霜已經不是第一次癡呆了久而久之,她突然發現自己已經習慣了。

“師兄,你說的是真的嗎?如果是的話我現在就去拜師學藝了!”

人羣中那幾個“託”再次開口。

宋德華臉上自信一笑,高聲:“當然,到時候你們加入本門後師兄我有的是時間教導你們。”

隨着宋德華的最後一句話,圍觀的衆人紛紛向着無雙門奔跑過去。僅留下一溜煙……

“銀兩!”

原本圍觀的人再次變成冷冷清清,稍等片刻後宋德華伸出手向着秦殤霜道。

這已經是老規矩了,所以秦殤霜也是輕車熟路將袋子裏面最後的銀兩丟了過去。

“沒了,就這一點了。回去得找掌門要!”

秦殤霜說這話的時候帶着怒氣,顯然是因爲之前宋德華一直在花銀兩,對於這樣的人,她能不生氣嗎?

宋德華尷尬笑了笑,將手裏的袋子拋着、拿着,向着已經在角落等待宋德華的幾個青年走去。

“師兄。”幾個青年見了宋德華後無不是低頭鞠躬,雙手向前伸。

“恩。”宋德華沉臉應答,接着將銀兩按照之前說好的一一分發在他們手上。

沉臉是怕眼前的這些傢伙以爲宋德華好說話,到時候他們坐地起價就麻煩了。對於麻煩,宋德華是儘量少惹就少惹。

“謝謝師兄……”幾個青年拿了銀兩媚笑道。接着才離開了。

“居然還有這種差事?真的太好賺錢了,要是多幾個這樣的人該多好,說幾句話就有錢。”

路上,這幾個“託”笑的開心。

“可不是?要是多幾個這樣的差事,那確實是美美的。不過說回來,這個無雙門是什麼門派?真的比武當派還要厲害?武當派的武功全是源自無雙門?”

“我、我也不清楚……不過無雙門好像沒有武當派出名吧?”

“我怎麼感覺無雙門好像比武當派出名?”

“狗屁不通!”

就在幾個“託”互相調侃的時候,一名青年唰一下從旁邊的茶攤站了起來。

身高七尺一,背後系長劍,長髮飄逸成仙俠之風,長袍吹拂成自在之身。卻是一個仙風道骨,劍眉青年。

只是此時青年雙目如寒芒,正怒看着眼前的幾個“託”。

這幾人只是尋常百姓,看到這裏那能不害怕?幾人立馬低頭快走,生怕就惹了這個身系長劍的青年。

“師兄,這些只是尋常百姓,當然不知道我武當派之威。正所謂嘴巴長在別人身上,也就只能默認如此了。”

少女看着青年用鳥兒一般的聲音道。

“師妹,你也不看看這些人,一個兩個當我武當沒人一般。還有,那個叫什麼無雙門的,我倒是想好好看看是什麼樣的大門派才行!”

王馬科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討論武當派是一個名爲無雙門引流出來的小門派,即便有今天也不過是盜用別人的武功招式而已。

剛開始聽到的時候王馬科還只是輕輕一笑,因爲這些人純碎是聽了那些妒忌武當人的話,然後才中傷武當而已。

可是接二連三有人說,這就讓他不得不皺眉和疑惑,最後演變成憤怒。

太可惡了,這種事情居然有相信!說着無雙門纔是真正的實力大門派,武當、衡山等等門派都是欺世盜名之人…… 諸如此類的話今天不知道爲什麼突然就多了起來,也讓他感覺到無比的憤怒。

“師兄,不如我們到前面看看吧。根據剛剛這些人的話和路徑,也許那個散播謠言的人就在前面等着我們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