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問題!”神樂兒手指天空發誓道,“我如果泄露出去的話,就讓我永遠都沒有靈雲青漂亮!”神樂兒說完後,張曉亮頓感無語。此時他露出尷尬的笑容說道:“既然樂兒姑娘下如此重誓,那麼我就說吧!”說完,張曉亮便湊到神樂兒的耳邊輕聲說道:“我的祕密就是……”

就在張曉亮湊到神樂兒的耳邊的過程中,神樂兒感覺自己滿臉通紅、心跳加速。當張曉亮在自己的耳邊說話的時候,此時的她忐忑不安,她心想:“難道,他要向我表白!天啊!幸福來得太突然了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應該怎麼辦啊!我還沒準備好吶!哎呀!羞死人了!”

就在張曉亮說出自己的祕密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神樂兒聽到後趕緊去開門。就在她剛走到門口時,房門突然打開。只見靈雲青滿身塵土地走了進來。神樂兒看到後趕緊問道;“姐姐,你這是怎麼了?”

靈雲青拿出一個小盒子說道:“妹妹,只是我配的藥我本來是想馬上給譚曉天送去,但是我太累了,星池的位置和藥的使用方法我已經發給你了,勞煩你去一趟吧!”

神樂兒接過盒子後說道:“放心吧!姐姐我現在就去。”說完,神樂兒囑咐了張曉亮幾句後便前往星池了。 在前往星池的過程中,神樂兒將盒子打開。她看到盒子裏的東西后只見盒子裏有一堆白色粉末。神樂兒用鼻子聞了聞後大驚道:“天啊!這可是還魂藥,姐姐是從哪裏得到的!等等,我記得我們得到的那些丹藥中沒有這種藥啊!難道姐姐用了……不可能!不可能!這種事太荒唐了!”

就在神樂兒尋思的時候,她已經不知不覺地來到了星池。她剛要走近去的時候,卻感覺到有一個屏障。這時,神樂兒自言自語道:“誰在這裏設的屏障啊!真是的!”只見,神樂兒用手輕輕一點,星池的屏障瞬間被破。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則令神樂兒感覺到自己剛纔的做法是一個錯誤,只見,楓眠和譚曉天二人在星池裏不着衣物,相互抱在一起。神樂兒看到此景後羞愧不已,她看了看外面發現外面沒人,於是她趕緊將楓眠和譚曉天二人從池子裏撈出來,幫他們二人穿好衣物後趕緊離開了。

這時,在回去的路上,神樂兒心想:“完了,一會兒怎麼和姐姐解釋啊?我總不能隱瞞事實吧!姐姐肯定一眼就能看出來。萬一我要是說出來的話,姐姐殺了譚曉天和楓眠還是輕的,萬一她要是一時受不了,想尋死怎麼辦!唉!這種事情怎麼讓我遇到了真是倒黴,唉!”

說話間,神樂兒來到了房間門口。只見,神樂兒站在門口許久。此時,她心想:“算了,我還是不進去了吧,等等!我進去也行,畢竟姐姐忙了這麼長時間。也許已經睡着了。還是等等看吧!”

就在神樂兒拿定主意時,神樂兒聽到屋裏傳來靈雲青的聲音:“妹妹!既然你已經到了,爲什麼不進來啊!”

神樂兒聽到後無奈只好進去了。進入房間後,靈雲青便問道:“妹妹,怎麼樣?藥給曉天了嗎?”

“這個,”。神樂兒聽到靈雲青的話後臉色非常難看。靈雲青注意到後問道:“樂兒,怎麼了?出了什麼事嗎?”

這時,神樂兒面色鐵青地看着張曉亮說道:“曉亮,你出去一下,我和靈雲青有話要說。”張曉亮聽完便出去。這時,靈雲青問道:“好了,你現在可以說了吧!”

“姐姐!”此時神樂兒神情凝重地說道,“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訴你,你可一定要撐住啊!”

“沒事!”靈雲青一臉期待地問道,“妹妹,你快說吧!我就不信還有什麼消息是我撐不住的!”

“這個,那好吧!”接着神樂兒將在星池發生的事情告訴靈雲青後,靈雲青臉上的表情立馬僵硬了。這時,神樂兒看到後生怕靈雲青想不開,她趕緊勸道:“姐姐!姐姐!你沒事吧!你可不要嚇我啊!”

神樂兒看到靈雲青沒有反應於是她趕緊用手在靈雲青的面前晃悠,許久後,靈雲青僵硬的表情開始活動了起來。神樂兒看到變化後頓感害怕。就在這時,靈雲青笑了笑,大大咧咧地說道:“我還以爲什麼事吶!這只是小事而已,小事而已!”

“真的嗎?”神樂兒小心翼翼地問道。

“當然是真的啦!”靈雲青說道,“畢竟我是神他是人,我和他之間的愛情最多也不過百年。等到他去世後,我依舊可以去選擇自己的愛情。我怎麼會爲這種小事僅僅計較啊!啊哈哈哈!而且,楓眠這麼做也是爲了救曉天一命!”

神樂兒聽到後疑惑道:“什麼意思?”

靈雲青解釋道:“根據你的描述,她和曉天之間的做法應該是星魂族的祕術,叫雙星匯聚。此法的作用就是起死回生。而且此生對於星魂族的人來說,一生只能使用一次,沒想到楓眠竟然爲了譚曉天可以做到這種地步。我還真是有點佩服啊!”。說到這裏,靈雲青倒了一杯水。

“這樣啊!”神樂兒說道,“此法確實可以救人但是方法太……唉!”

“我擔心的不是這個,”靈雲青說道,“楓眠使用此法後身體裏的星辰之力都會進入譚曉天的體內。然後,在三個小時內,無論怎麼做,楓眠都不會醒過來的!對了,你有沒有幫他們掩飾一下。”

“當然!”神樂兒將自己對二人的做法告訴了靈雲青後,靈雲青說道:“樂兒,幹得好,這樣的話,就算他們被發現,也可以大大減小影響。這樣的話,我們還有周旋的餘地。”

“什麼意思?”

“好了!”靈雲青說道,“妹妹,你先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神樂兒聽到後便走向門口,等到神樂兒快到門口時,她突然回頭看了看靈雲青,語氣略有擔憂地說道:“姐姐,我出去了,可是你……”

“放心!”靈雲青說道,“我真的是想靜一靜不會幹別的事的!”說完,便對靈雲青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神樂兒看到後心裏雖然感覺靈雲青的笑容是裝出來的,但是她還是回了靈雲青一個微笑。然後便出去了。

神樂兒出去後,她看到在外面久久等待的張曉亮,張曉亮看到後問道:“樂兒姑娘,你們聊完了!”

“是的!”神樂兒說道,“曉亮,你可不可以陪我走走?”


“當然可以!”。說完,二人便出去散步了。在散步的過程中,張曉亮看到神樂兒悶悶不樂便問道:“樂兒姑娘,你看起來不開心,你可不可以說說。興許我能幫到你!”

神樂兒問道:“曉亮,你對愛情有什麼看法?”

“這個,”張曉亮想了想面色爲難地回答道,“樂兒姑娘、關於這一點,我實在是不懂,而且我也沒經歷過。所以,我無法回答你這個問題。”

“是嗎?”神樂兒苦笑道,“也對,畢竟你是一個讀書人,怎麼會懂這些情情愛愛的事情吶?”神樂兒說完後便不再說話了。張曉亮見此情景以爲是自己剛纔的話讓神樂兒不高興。所以他也不敢說話了。二人就這樣靜靜地走着、走着。直到走累了,二人便找了一個地方休息,然後,不知不覺地睡着了。

在房間裏,靈雲青笑着送走神樂兒後。她便一直看着茶杯裏的水,只見她用右手託着自己的腮幫、兩眼出神、手指不斷地敲打着桌面。過了許久後,靈雲青的眼神漸漸恢復了精神,只見她用手沾了沾茶杯裏的水,在桌面上寫下了“靈雲青”、“譚曉天”、“楓眠”三個人的名字。寫完後,便用紙擦掉。擦完後又寫,寫完又擦反覆多次。而桌子的正中央則放着兩把短刃。 另一邊,在星池那裏,譚曉天也漸漸醒了過來。他看了看自己的身體說道:“天啊!我的傷勢竟然痊癒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在譚曉天感嘆的時候,他看到倒在地上的楓眠。他趕緊叫醒楓眠:“楓眠,楓眠,你怎麼了?快醒醒!”


譚曉天看到自己叫醒無果後,他趕緊爲楓眠把脈。片刻後,譚曉天臉色非常疑惑,他心想:“怎麼回事,靈雲青看起來沒有受傷但是爲何體內的星辰之力竟然消失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譚曉天心中思索的時候,幾位宮女無意間來到了星池。她們看到楓眠倒在地上後,都慌慌忙忙地來到了楓眠的身邊。這些宮女也嘗試叫醒楓眠,可惜無果。於是她們便用自身的星辰之力感應。這時,她們發現楓眠體內無星辰之力時,臉色極其難看。這時,她們紛紛議論道:“女王陛下的星辰之力怎麼消失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看這種情況應該是女王陛下使用了雙星匯聚。但是女王爲什麼使用雙星匯聚吶!難道,”就在這時,宮女都不約而同看向譚曉天。她們立馬明白了什麼,隨後,她們用極其厭惡的眼神看着譚曉天罵道:“譚曉天,你個混蛋!女王陛下好心救你而你竟然玷污女王陛下!你真是罪該萬死!我們一定會將此事上報的!”說完,宮女們便帶着楓眠離開了。

此時,譚曉天卻非常疑惑心想:“不對啊!我記得我在大殿受傷後其他的事情都忘記了,而且我醒來時,楓眠就已經倒在地上了。我根本什麼都沒做啊!她們爲什麼說我玷污了楓眠,真是奇怪!算了,我還是去找雲青吧!”

等到譚曉天回到房間後,靈雲青看到她故作驚訝地說道:“哇!曉天,你,你傷好了!”

“是啊!”譚曉天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的傷就無緣無故地好了。你說神不神奇?”

“唉!”靈雲青聽到故作失望道,“我還以爲你這次死定了!正準備第二天把你下葬了!唉!看來是落空了!嘻嘻!”

“你夠了!”譚曉天吐槽道,“你下回再這樣信不信我減餐啊!”

“減——餐!”靈雲青聽到後趕緊求饒道,“曉天,你這麼樣都行,就是別減餐啊!”

“哼哼!”譚曉天得意洋洋地說道,“我還治不了你!哼!好了,雲青,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說吧!”靈雲青回答道。於是,譚曉天將剛纔在星池發生的事情告訴靈雲青後,靈雲青說道:“我還以爲她們會殺你吶!沒想到居然是罵你幾句。看來你還是挺走運的!嘻嘻!”

“你,”譚曉天賭氣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我被人罵了,你竟然說我運氣好!哼!你要是不說清楚,我和你沒完!”

“好好好!”靈雲青安慰道,“別動怒,曉天,你知不知道星魂族有一個叫雙星匯聚的祕術嗎?”

“這個我不知道!你知道!”

“當然”。靈雲青將關於雙星匯聚的事情詳細地告訴譚曉天后,譚曉天差點沒摔在地上。只見此時的譚曉天滿臉通紅,情緒激動地一句話也沒有說。靈雲青看到後笑着問道:“怎麼?是不是很刺激啊!你不是一直想要和楓眠在一起嗎?現在你不是已經做到了!高興點!”

“我,”這時,譚曉天神情凝重地說道,“雲青,我對不起你!”

“你有什麼對不起我的!說說!”。此時的靈雲青翹着二郎腿,她的每一句話對於譚曉天來說就像是鞭子在不斷地抽打着自己。譚曉天看着靈雲青就像是一個犯人看着審訊他的法官一樣,一句話也不敢說。此時的譚曉天緊張地連話也都說不利索了:“我,我,我……”

“好了,”靈雲青笑着說道,“這件事情又不怪你,接下來的事情你準備怎麼處理?”

“什麼意思?”

“你和楓眠的事情恐怕整個皇宮都已經知道了,”靈雲青說道,“而且很快整個星魂族都會知道此事,明天,星魂族的文武百官都將會來到皇宮裏面詢問此事。甚至會向其發難,要求楓眠必須立即解決此事。到時,楓眠的處境可是十分棘手啊!”

“是啊!那我應該怎麼辦啊!”

“只有一個辦法!”靈雲青說道,“明天,你必須當着衆人的面宣佈你要娶楓眠爲妻!”

“什麼!”譚曉天聽到後大叫道,“這……這不行!我已經有了你了。怎麼可以再娶一個妻子呢?如果我真這麼做的話,那不是更對不起你了!”

“沒關係的!”只見,靈雲青用手不斷搖晃這茶杯說道,“畢竟我是神你是人,我們之間的愛情最多隻有百年。百年後,你便會化爲塵土。到時,我依舊活在這個世上,當然我會珍惜我們之間的愛情,畢竟是你讓我第一次嚐到了愛情的甜味。曉天,我說了那麼多,你也該做決定了!”

“我!”譚曉天思量再三後說道,“我知道了!明日我會當着衆人的面向楓眠求婚的!”

“嗯!那就好!”靈雲青笑了笑說道,“既然你已經決定好了,那我就放心了!好了,忙了這麼久,我也該出去走走了!”說完,靈雲青便要出門了。

此事,譚曉天望着靈雲青的背影說道:“雲青,就算是我只有一天的生命,我也會用我一天的生命去全心全意地愛你。雲青,這次是我對不起你,但是我保證我以後會加倍補償你的!就算要我的命,我也不會有絲毫猶豫的!”

第二天,在星魂族的皇宮裏,衆文武百官果然因爲楓眠和譚曉天的事情爭論不休。等到楓眠出現在衆臣的面前後,一位大臣問道:“女王陛下,現在外面說你對譚曉天使用了雙星匯聚,臣斗膽,請問是不是真的?”

“是的!”楓眠非常誠實地說道,“我確實是對譚曉天用了雙星匯聚,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爲在湖底他救了我一命。如果沒有他,你們現在恐怕就見不到我了!你們對此有何異議?”

“這也太輕率了吧!”這時,另一個大臣情緒激動地說道,“女王陛下,就算你想報恩你也不能這麼做啊!如果這種事情傳去的話,我們星魂族的臉面可怎麼辦啊!女王陛下,你這次實在是太任性了!”

“夠了!”楓眠大喝道,“本王要做什麼事情用不着向你們請示。還有,如果還有人敢議論此事,殺無赦!”

“這!”大臣聽到楓眠的話後瞬間默默不語,沒有人敢繼續說話了。楓眠看到此景後心中大喜:“太好了,終於將他們嚇住了!這樣的話,接下來的事情好辦了!”

可惜,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衆臣經過短暫的沉默後又開始討論了起來。甚至有一個大臣跪在楓眠的面前說道:“陛下,就算你殺了臣,臣有一句話必須說,不說臣心裏難受!”

楓眠聽到後本想發怒將他嚇走,但是此時的大臣們都看着自己,她只好耐着性子說道:“說吧!本王洗耳恭聽!”

“謝謝陛下,”那位大臣說道,“陛下,根據我星魂族的傳統,還未有人類和我星魂族族人結婚,更別說和女王了。女王陛下,你雖然是爲了救人不得已而爲之但是,你的所做所爲已經違反我星魂族的傳統。如果女王陛下不給星魂族族人們一個交代的話,那麼女王你的威嚴將會大大削弱,對此,臣懇請陛下一定要小心處理此事!”

“這是自然!”楓眠問道,“不知你用什麼高見?”

“臣私下裏調查了這個叫譚曉天的人類,我發現他纔不過是日月境的實力,而且他也沒有什麼靠山,不如我們將他殺死在這裏。這樣,流言蜚語立馬消失。陛下認爲如何?”

“大膽!”楓眠怒罵道,“譚曉天可是我的恩人,對我們星魂族有兩次大恩。我們不感激他也就罷了!竟然還要殺他!這要是傳出去,我女王的面子何在!我星魂族的面子何在!你們有沒有想過?如果真殺了他,我們就要承擔千古罵名,你們願意嗎?”

“臣想過這麼做的後果,但是和女王陛下的尊貴以及我星魂族的傳統相比,這些算得了什麼吶!還請女王陛下恩准!”說完,那個大臣便朝楓眠叩頭。其他大臣看到後都紛紛附和道:“臣等也希望女王恩准!”說完,宮殿裏的所有大臣都跪在楓眠的面前朝其叩頭。楓眠看到後氣的直哆嗦:“你,你們!”。此時,楓眠意識到自己處於了孤立無援的境地。

就在這時,譚曉天突然出現在衆人的面前說道:“你們都不用說了!我已經有辦法了。”

“什麼辦法?”衆臣齊聲問道。只見譚曉天手捧鮮花,單膝跪地在楓眠的面前說道:“楓眠,我想娶你爲我的妻子,你可願意?”

“什麼!”大臣們和楓眠聽到後大吃一驚。不過最吃驚的是楓眠,此時,她心想:“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靈雲青是瘋了嗎!她竟然會把譚曉天拱手讓給我。她心裏是不是又有什麼貓膩啊!”

就在楓眠心中思量時,衆大臣對譚曉天說道:“譚曉天,你如果怕死的話,也不用說出要娶我們女王陛下這種癡心妄想的話吧!”

“癡心妄想?”譚曉天聽到後回擊道,“我說的是實話!我確實想娶女王爲妻!”


譚曉天此話一出,衆大臣哈哈大笑:“哈哈哈!這太好笑了!竟然有一個連造地境都不到的人類小鬼想要娶我們女王陛下,這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話了!哈哈哈!”其中還有一個大臣來到譚曉天的面前冷嘲熱諷道:“小子,你如果能到奪天境的話,我們也許會考慮考慮,哈哈哈!”

“是啊!”另一個大臣也說道,“這小子可能不知道一件事情,從造地境開始往後的話,實力的進階會越來越難,就算是我們的女王陛下用了五年的時間都沒有到奪天境。直到有一次天生異象,女王陛下才勉強到奪天境。如果他真能三年內到奪天境。讓我跪在他的腳下都行!哈哈哈!”

“好,”這時,楓眠從王座上站起來說道,“既然衆大臣都這麼說而且譚曉天這麼有信心,那好,我們之間就定下一個賭約,如果譚曉天真能在三年內達到奪天境甚至奪天境之上,那麼譚曉天便可以娶本王爲妻,如若達不到……”

“到時我會再來皇宮,死在衆人的面前。”

“好!”楓眠說道,“既然譚曉天這麼說了,那就定下來了!衆大臣有何異議嗎?”

“這個,”此時,在衆大臣裏面突然傳出一個聲音:“既然女王陛下都這麼說了!我們還有什麼好說的!我們非常同意女王陛下的意見,就請女王陛下這麼做吧!”

“好,”楓眠笑着拍掌道,“既然衆臣都已同意,那就這麼決定了!”

“什,什麼!”大臣們聽到後趕緊說道,“陛下我們沒有同意而已啊!”

“是嘛!”楓眠聽到後大怒,“你的意思是剛纔的迴應是戲弄本王的嗎?你們認爲戲弄本王很好玩嗎?”

“不不不!”衆臣聽到後趕緊跪在地上說道,“臣等沒有戲弄陛下的意思,既然陛下已經決定了我們自然不敢說什麼了!”

“那好!”楓眠說道,“既然此事已經有了結果,衆臣都退下吧!”


“是!”這時,衆臣離開皇宮時都紛紛議論道:“剛纔是誰同意女王陛下的意見的!真是胡鬧!”

“就是,如果不是那個混蛋,我們還可以和女王陛下繼續商量商量。現在,唉!”

“算了,就這樣吧!反正從來沒有人會在三年內從日月境到奪天境的!而且我聽說那小子在幻池裏面實力大減。我想那小子這次是輸定了!真不知道三年後他敢不敢來皇宮啊!哈哈哈!”

“到時肯定不會來啊!畢竟這種事太丟人了!哈哈哈哈!”其實在朝中附和楓眠話的人正是靈雲青。等到皇宮裏只剩下楓眠和譚曉天二人時,她也就默默離開了。

另一邊,整個皇宮裏就剩下了譚曉天和楓眠。這時,楓眠從王座上下來走到譚曉天的面前問道:“曉天,你剛纔在衆臣面前說的話是真的嗎?不會是靈雲青讓你這麼做的吧!”

“雖然是靈雲青讓我怎麼做的,但是我剛纔說的話是真的!”

“這,”楓眠聽到後神情緊張道,“你這麼做的話,那靈雲青可怎麼辦啊!萬一此事傳出去,這對靈雲青就是一輩子的恥辱啊!還有,”楓眠的話還沒有說完,譚曉天突然摟住她的腰含情脈脈地看着楓眠說道:“楓眠,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你只要等着三年後,我會再來星魂族,將你娶爲我的妻子。”

“這,”。楓眠一開始還是拒絕但是當她聽完譚曉天的話後她卻不想再說什麼了。此時她雙臂搭在譚曉天的肩膀、緊緊靠在他的懷裏說道:“那,那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在乎別人說什麼了!可是,你如果沒有辦到的話,不用你來皇宮,我就會去找你,就你親手殺死!”

“好好好!”譚曉天露出微笑說道,“楓眠,你放心,我是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嗯!我相信你!”。說完,二人便看着彼此久久沒有視線。

此時,在神界,因爲宇宙邊緣有混沌末君的手中荒和辛駐守而返回神界的星空子來到了通明殿。聖魂帝君看到星空子後問道:“星空子,你來這裏有何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