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問題。”韓冰道,不過他眼中也有了一絲焦躁之色。

正在此時,唐家宅院內響起一聲獸吼之聲!

壞了!

徐灼和韓冰兩人都是一驚,這吼聲如同悶雷,聲音中帶着躁怒,似乎是被什麼東西惹惱了。

兩人知道,這聲音來自金毛獅寵,而惹了它的那“東西”,自然是丁小強。

“徐灼,小強若出了事,我要你給我個交待!”韓冰陡然站起來,朝唐家府宅衝去。

徐灼猶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若是丁小強和韓冰被抓,不用唐家人逼問,他們絕對會很自覺的把自己供出去。

此時被逼到這種地步,也只能拼一把了!

兩人剛跑到唐府高牆下,忽見高牆上,一個人影顫巍巍爬出來,噗通一聲,像個破麻袋一般墜落。

徐灼定睛一看,正是丁小強。

徐灼和韓冰立刻過去,將丁小強扶起,卻見丁小強渾身泥濘,滿臉污濁,也不知他是在哪裏跌成這樣的。


“你這個……大……騙子!”丁小強忿忿瞪着徐灼,“你不說……引誘金毛獅寵……很安全嗎?”

不等徐灼說什麼,忽然一道金色獸影陡然從牆內躍出,帶着一股腥風直撲下來。

這自然是那頭金毛獅寵。

“殺!”

韓冰手臂一揚,短刀激射而出,直奔金毛獅寵右眼刺去。

金毛獅寵作爲妖獸,其智慧是要比普通野獸高出一個層次的,它感到一道凌厲的金風襲來,爪子猛一揮,噹啷!一聲將短刀抽飛。

金毛獅寵看到眼前三人,怒吼一聲,飛撲而來。

而此時,唐家府宅內也響起喧鬧之聲,很快他們就會發現金毛獅寵不見,追趕出來。

徐灼手握匕首,眼中殺機陡現,“我是五階武徒,看剛纔韓冰的速度,實力應該不差,只要配合好,應該可以速戰速決!”

與韓冰對視一眼,兩人頓時達成了默契——用最大實力,快速擊殺!

嗖!嗖!


兩人化作兩抹暗影,迎向金毛獅寵。

金毛獅寵似乎發現拿匕首的徐灼威脅更大,身子一擰,鋒利的爪子帶着破空之聲,狠狠掃出!

徐灼身子一躬,躲過一爪,雙腿猛然蹬地,如彈簧一般沖天而起,躍到與金毛獅寵頭部同等的高度,同時匕首驟然刺出——

“嗷~”

就在匕首要刺中金毛獅寵眼睛的瞬間,金毛獅寵猛一張口,鋒利的牙齒如一排小刀,直接衝着徐灼的手臂咬來。

這畜生,竟然不顧匕首會刺中它的嘴,要將徐灼的手臂和匕首一同咬斷!

徐灼心中一橫,要來個兩敗俱傷,正當他要將匕首刺出時,身後傳來韓冰的聲音:“鬆開匕首!”

徐灼心中一動,他不完全理解韓冰的意思,但隱隱又似乎猜到些什麼,當下手一鬆,匕首頓時懸空——

呼!勁風呼嘯,韓冰一腳踢來,正中匕首手柄處,將匕首踢飛出去,噗!的一下,刺入了金毛獅寵的口中!

金毛獅寵慘呼一聲,將碩大的頭顱猛地搖晃,似乎想要將匕首搖出來,可韓冰一腳用足了力,匕首深深沒入了金毛獅寵的口中,紋絲不動。

一股股鮮血從金毛獅寵口中噴出。

“金毛獅寵在外面,我聽到聲音了,有人偷金獅!”

“抓住賊人,把賊人扔進獸窟喂野獸!”

……

唐家大院內燈火搖曳,亂作一團。

“來不及了,逃!”

徐灼和韓冰當機立斷,扭頭就跑。

丁小強緊跟着。

“吼~!”金毛獅寵惱怒的大吼一聲,忍住劇痛,雙腿大力一蹬,立刻追了上去,它今日已被惹火,一定要將眼前三人生吞了才罷休!

三人一路飛奔,入了密林。

幸好密林中樹木遮擋,金毛獅寵的直線奔跑絕技無處施展,甚至狂怒之下的它,屢屢撞在樹木上,將樹木撞的咔咔作響,幾欲斷裂,而每撞擊一次,它口中的鮮血都噴出一些。

“把它引到林子深處!”徐灼喊了一聲。

“知道!”韓冰和丁小強也都不笨,一個個速度飛快。

此時被金毛獅寵追,他們反倒不那麼緊張了,一方面,金毛獅寵受限於地形,速度難以追上他們;另一方面,他們跑進林子深處,唐家的人也難以找到!

當然,還有一點就是,金毛獅寵越是奔跑,失血越多,體能就越差,到時再將其擊殺就容易了。

三人抱着同一個想法,一路狂奔。

後面的金毛獅寵幾欲發狂,但死活就是追不上。

約莫一刻鐘之後,金毛獅寵的速度漸漸變慢了,失血和劇痛讓它消耗了不少體能。

“該我們反擊了!”

徐灼和韓冰忽然剎住了腳步,轉身!

此時,那追趕的金毛獅寵已是萌生了退意,它的本能告訴它,再追下去,它將有生命危險。正猶豫着是不是要返回時,前面那兩個只顧逃跑的人類忽然停下,擺出要跟它決鬥的樣子。

隱隱的,它感到有種中了圈套的感覺。只不過,此時再後悔也晚了。

因爲劇烈奔跑,口中鮮血不斷流淌出來,這讓金毛獅寵更慌了。

呼!

呼!

徐灼和韓冰一上一下,同時攻向金毛獅寵。

金毛獅寵暴吼一聲,撲向從下路攻來的韓冰,動物本能,讓它忌憚於將自己的腹部暴露給敵人。

不過韓冰卻身形一閃,在金毛獅寵側面一躥而過。

上路的徐灼,此時抓住機會,身子重重墜落,膝蓋猛然砸在金毛獅寵的腦門上,金毛獅寵悶哼一聲,又是噴出一口血。

徐灼猛踏金毛獅寵腦袋,借力一躍,落到它的身後。

徐灼再次出擊,與韓冰配合,不停攻擊!

嘭!嘭!嘭!……

拳、腳、膝蓋、肘,不斷落在金毛獅寵的身上,金毛獅寵從一開始的怒吼,到最後的哀嚎,它作爲妖獸的驕傲,早被磨沒了。

終於,金毛獅寵再也撐不住,恐嚇性的吼了一聲之後,轉頭要逃。

徐灼和韓冰費了這麼大勁,眼看要把它整死了,豈能最後關頭放它走?


徐灼對準金獅後腿關節,猛地一腳踹去,只聽咔嚓一聲,金獅的右腿關節被生生踹斷,金獅一個踉蹌,滾落在地。

“老大,接刀!”丁小強從一顆樹後喊了一嗓子,一把刀扔向韓冰,韓冰一把接過,手起刀落,劈在了金獅脖頸之上。

只是沒想到,金毛獅寵脖頸處的肌肉極爲強韌,竟將鋒利的刀身卡住,刀砍入一指左右,便難以深入了。

好強的防禦!韓冰心中一驚。

忽然,一隻腳狠狠落下,正踹在刀背上,噗!的一下,整個刀都沒入了金毛獅寵的脖頸中。 一時間鮮血噴射,金毛獅寵抽搐了幾下,最後終於不甘的閉上了眼。

韓冰看了一眼徐灼,這時機把握的不錯。

儘管三人此時已筋疲力盡,但此時卻不敢耽擱,拖着金毛獅寵的屍首,遠遠找了一處隱蔽之地。

在確認唐家人沒有追來之後,三人直接剝皮剔骨,將金毛獅寵烤了。

妖獸肉的營養價值是很高的,作爲唐府的礦工,三人平日可是從未奢望過能吃上妖獸肉。

徐灼吞下了足有四人份的肉食,隨着肉食進入肚腹內,很快化爲一縷縷能量,被四肢百骸吸收,不斷強化着徐灼的筋骨脈絡。

徐灼目前便是急需吃肉食,如此才能鍛造自身,以容納更多靈氣能量,進而發揮出“青蓮”和“碎星”的真正威力。

一頓大快朵頤之後,三人商量起下一步計劃。

“如今金毛獅寵不見,唐家必定到處追查,甚至可能會一個一個盤問,如果他們發現我們不在,首先懷疑我們。”韓冰沉吟道。

“那咱們就遠走高飛,讓他們抓不着!”丁小強出了個主意。

徐灼卻搖頭,“我們不回去,他們更懷疑,說不定會派出大隊人來追我們,紅砂鎮雖然不小,但要躲過唐家追捕,並不容易。”

一番商議,三人決定回去。

只不過,他們得先編好理由,解釋他們身上的傷,以及這段時間做了什麼。

這理由要有說服力,因爲,他們要面對的,有可能會是精明的唐夢寒和蘇絳雪。

*****

此時,唐家早已亂作了一團,金毛獅寵不見,蘇絳雪又是生氣,又是心疼!這金毛獅寵她可是留着有大用處的!

將唐府內宅的人盤問一番無果之後,已經開始盤問礦場的人了。

礦場之內,燈火通明,數十位礦工一字排開,蘇絳雪帶着唐府幾位高手站在前面,陰冷的審視着這些礦工。

大家都知道這個蘇絳雪——唐家女主人的狠辣,因此沒一個人敢擡頭看她,生怕被注意到,成了撒氣桶。

人羣前,關豹替他的女主人訓着話:

“如果誰知道些什麼,趕緊說出來,要是讓我查出來,就把他扔進獸窟裏!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這些窮鬼怎麼想的,可那金毛獅寵是你們能惦記的麼!”

“關教頭,我們是聽到金獅的吼聲才醒來的,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一名青年礦工壯着膽子道。

有人帶頭,其他礦工也紛紛開口,以示清白。

“是啊,關教頭,我正睡得香呢,冷不丁聽見有人喊,您來這兒之前,我都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呢!”

“關教頭,我們都可以互相作證啊!”

“對啊,我們一直在這裏,根本沒離開過!”

“夠了!吵什麼!”關豹一瞪眼,衆礦工立刻不說話了。

見問也問不出什麼,關豹有些無奈的回頭看看蘇絳雪,卻見她臉色陰冷,心中不由一緊。

“媽的,金獅讓人拐走,我去哪裏查?這一個個窮鬼,表面老實,實際上油的很,從他們嘴裏,能問出個屁!”關豹心中腹誹,卻也不敢表現出什麼,只不過他心中納悶,過去一直腦袋靈光,善於察驗觀色的李貴纔去了哪裏?出了這麼大的事,他應該第一時間出現的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