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話落林倩轉身,我一把拉住她的肩膀把她拉近我的懷中,我的下巴貼在她的額頭上道:“有什麼心事就說吧。”

“我哪來的家……”林倩的聲音漸漸微弱,可能是因爲太傷心。

“從我十三歲的時候我的父母就死去了,這些年一直是我打工掙錢養我和妹妹,沒有一個親戚肯幫我們……”說話間又是幾滴淚落下,我看的有些心疼,更多不是同情,而是一種悲傷。

“好了,那以後就把我當成你哥哥吧,以後我……”

“你什麼?”她兩隻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

“我錢多啊,可以分你一半……”

“可以做我男朋友嗎,你知道我要的不是這個!!”她的俏臉有了嚴肅的表情。

又來了,又來了,天殺的眼神,不是說好不討論這個問題的麼,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我真的很喜歡你!”

“行了,別說了,不早了,你先回去睡覺,明天去你家……”我是想趕緊把林倩送走來着,但是她不幹也不樂意。

“莫寒,你到底害怕什麼,我林倩哪一點配不上你,你說啊,難道我不好看,難道我身材不好還是因爲我是個孤兒?” 林倩說出這話幾乎是吼出來的,我呆呆的望着她並沒有多說什麼。

而且現在是什麼情況啊,她還有心思談論這個,難道她就沒有一點害怕的樣子麼?

“好了,我先送你回家吧,這件事情再說吧。”我無奈的說着雙手已經把她捧在懷中。

“哎,我自己會回家。”她大喝一聲衝出我的懷抱跑向街口,看着她的背影我忽然有一種莫名的情愫在心頭縈繞,林倩是個不錯的女孩,但好像不是我該有的吧,我現在就了那句話,出生入死,現在我不適合和別人做朋友,就比如林倩這個普通人,正因爲她是普通人,我纔不想破壞她的人生讓她捲入這危險的事情。

我告訴自己,僅此而已,或者是到此爲止,以後少和她接觸,也別想她的一切,普普通通不在和她接觸就好。

隻身快速來到精神病院的時候正好趕上護士下班,我就站在樊龍的車邊抽菸,現在我差不多知道了一些事情,如果今天出創造幻覺的人不是要害我,而是變相的給我真相。

精神病院的大火,那麼就是幾年前那一場,最初就是那個VIP病房,那樊龍爲什麼會從裏面衝出來,而且如果是幾年前的事情,那油畫那個時候掛在牆壁上,後來爲什麼那樊龍會見到油畫那麼驚訝,他不是伏地魔嗎?

看來今天只有見到樊龍才能把這件事情瞭解透徹,沒一會,樊龍果然從精神病院裏面匆匆忙忙的趕出來。

他拉開車門沒有一絲遲疑的坐上插上鑰匙發動引擎就把車開了出去,我就坐在他的車後面,但是我沒有叫他,因爲我很想看看他急匆匆的到底要做什麼!

車開到了郊區外的一個叫百墳崗的山腳下,樊龍匆匆下車後就開始來到後備箱拿出一些祭品端到了車前一小堆一小堆的墳墓前邊。

這裏的墳墓沒有墓碑,絕對是殺人滅口的絕佳場所,百墳崗,百墳崗,實則不止一百墳,也是亂葬崗。

樊龍跪在那些墳前面低聲下氣道:“各位,實在是對不住了,這幾天只能給你們將就下,那個小子也不知道去了哪裏,如果我抓到他一定把他奉獻給各位。”

樊龍一直跪着也不敢擡頭,但是樊龍點的那根香卻是以非常快的速度燒到了盡頭,慢慢的,他的面前浮現出許許多多的人影。

“樊龍,你別忘了多年前的事情,這是你欠我們的,那個女人現在已經成了人形,而我們呢,被你活活燒死,你還有沒有一點點人性,我們不會幫你的!”幾個飄渺一般的靈魂生氣的怒吼,樊龍退後好幾步小聲懇求道:“各位,驚魂院的事情我也沒有想到,如果各位友善一些的話驚魂院那裏的人倒不會動手,我們要先把那女人給找到然後把她打的魂飛魄散,不然我也救不了你們啊,道士說你們怨氣太重了。”

我在一旁偷窺着心中不由大驚失色心想:“這樊龍真老狐狸,活活把這些人燒死了,而且現在這些靈魂依然走不了,那麼和驚魂院那女人有什麼糾葛。”

“各位,我給你們保證,這幾天給你們多燒錢,你們就去驚魂院幫我找到那個小子,然後殺了他!”樊龍話到此我是抖擻了一下,不是因爲別的,只是我恍然大悟,樊龍口中的那個小子,那不就是我,天殺的,現在是樊龍,驚魂派還有一個不知名的女鬼都要找我,這倒讓我非常的尷尬。

“樊龍,幾年前就因爲你的私心,我們要和那個女人陪葬,如今那女人沒有死你還要找她,她的屍骨就在這裏,但靈魂卻沒有下地獄,我們等着輪迴,你也就別再出什麼岔子了!”

“什麼?不肯幫我,你們難道想再死一次麼?樊龍伸手從懷中拿出一張黑色符紙來往前面一放,前面幾個鬼魂立馬倒在地上身體一點點消失,樊龍一臉奸詐的笑道:“等老子把女人弄回來以後老子要用你們征服這個世界,沒有人會知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

“樊龍,你這樣是會遭到報應的,你不得好死!”一個鬼魂破口大罵,但是樊龍好像沒有什麼耐心聽他說話,轉身把黑色符紙貼在他的身上,只一個瞬間那鬼魂便灰飛煙滅。

旁邊的鬼魂再不敢說話,樊龍嘿嘿一笑轉身道:“如果你們還是做不好事情,那我就把你們扔到油畫裏面讓你們去找找我的女人!”

樊龍手中那黑色符紙確實不太一樣,我順便拿出手機來錄下這一幕。

當樊龍朝着我這邊走過來的時候我的腳踩到了一個森森的白骨,當時我就嚇的尖叫了一聲,隨即捂住自己的嘴,但是好像樊龍已經發現這邊有人。

“誰?”樊龍一步步從這邊走來,接着一個瞬間我用極速在樊龍面前繞了過去樊龍也注意到了我。

看來我並沒有什麼好隱藏的,他不是想殺我麼,那麼就讓他來,我這麼快的速度,他是抓不住我的,至少我是這麼認爲的。

“嘿嘿,小寒啊,說曹操曹操到啊。”樊龍說話間拿出剛剛那張黑色符紙朝着那些鬼魂喝道:“快,解決了這小子,要不然把你們灰飛煙滅。”

鬼怕什麼,當然是害怕自己灰飛煙滅,上一世已經錯了太多,他們不想放棄重新做人的機會。

這個時候原本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鬼魂突然是身上冒出一股股的黑煙,他們十幾個惡狠狠的瞪着我,我哪裏見過這場面啊,索性翻身快速奔跑,現在不跑什麼時候跑,而他們壓根就追不上我。

鬼我是聽說過的,比如,養小鬼,怨靈,鬼魂,各種慘死的人變鬼,還有什麼個羅剎鬼,玉夜叉,這些都是我不曾見過的,也是一些神話傳說。

那些鬼倒也機靈,不過一會便從墳裏爬了出來,一邊軀體在追一邊靈魂在趕,我是連忙折返回去,我不想傷害他們,而且我也沒有這個能力,不過我可是能夠抓住樊龍,他只是一個人類。 “天殺的,他把你們弄死現在還不放過你們,難道你們仍然要這樣被他玩弄於股掌之間麼?”當我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樊龍拿着手中的黑色符紙大喝道:“如果你們聽這個小鬼的話那麼現在就讓你們灰飛煙滅。”

我無奈的從口袋中掏出那張王子給我的黑色符紙喝道:“我這也是一張,難道你們不怕死麼?”

其實我壓根不知道這張符紙到底還有啥用,沒見到有啥用處,只是我手中這張符紙和樊龍的並不一樣,上面畫的道印就不一樣。

看我手中也有這東西那些鬼突然停頓下來,樊龍一臉急色說:“小寒,你是誠心和我作對是吧,信不信我滅了你!”

“是麼?”

我冷哼一聲,絲毫並不怕他,因爲他現在說話完全沒有一點底氣,他若滅我就憑我這速度也能甩他二十來圈。

正在我們相互爲難對方的時候林倩突然從路口衝了出來,她的手中拿着一張類似於符紙但又不像符紙的東西。

“天道神兵,鬼道陰兵,五鬼三煞,聽我號令,急急如律令!”她說完這話後兩手捏訣,腳下快速移動,霎時間她的身後虛空之中爆發出一股陰冷的氣息,那些鬼魂身體不斷顫抖着,好像即將要見到什麼東西一樣。

他們眼中是恐懼,是害怕,是一種像準備死亡一樣的。

林倩身後慢慢走出一個個穿着藤甲手中拿着鎖鏈的陰兵來,他們一個個雙目猩紅,看起來十分恐怖陰森。

“你們若今天不聽我的號令,我就把你們帶進十八層地獄裏面!”林倩霸道的瞪着那些鬼魂。

這一刻那些鬼魂再也禁不住壓力而在林倩面前跪了下來,他們始終只是鬼魂,在陰兵面前什麼也不算。

“臥槽,林倩你……”我看着他那耀武揚威的陣勢頓時沒了話說。

林倩身後那些陰兵一個個把那些鬼魂帶走,剩下的也只有樊龍拿着黑色符紙站在原地。

“你們,你們到底是誰……”樊龍一臉的驚恐,臉上的肥肉不斷髮抖,當然也用惡狠狠的眼神盯着我。

“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我不知道你爲什麼要爲難我,還有你那妻子,其實是你殺了她吧。”

我的話剛說完只見樊龍拿着黑色符紙一把捏住不到三秒便進入地下。

這樣讓他逃走我還真的沒有辦法,但是這件事我必須繼續調查。

我是非常驚訝,林倩在關鍵時刻衝了出來,還招呼出了陰兵,可能和上次去地獄有什麼關係,我自然沒有多問,索性和她一起離開了百墳崗。

如果不是剛剛我哪知道這丫頭跟蹤我,總之後來那啥啥的表白我沒理會過。

大半夜我打電話先去找了徐敏,她說她在家裏,我就去了,這件事不能說是十萬火急,因爲指不定那樊龍還會弄出什麼花樣,這件事情也就越快越好。

當我趕到徐敏家裏的時候她穿着睡衣拿着一瓶紅酒坐在沙發上面,我進去後先給她打了招呼。

“徐敏,告訴你一件事,經過這段時間的追查……”

我話還未說完徐敏搖搖頭道:“你這段時間都去了哪裏?”

“我……”我當然不能說我現在已經是二鬆的學生了因爲精神病院我也一直去,徐敏肯定知道了什麼。

“莫寒,你是不是進到那個院裏面了。”

我表現出一臉的迷惘疑惑的說:“什麼?什麼院?”

“別裝傻了,我說的是驚魂院,你是不是進入了那裏!”

徐敏這麼說我只好點點頭,她可能從那天我離開後就一直監視過我,而我不經常回到精神病院,那麼她就疑問了。

她告訴我,原來發生那些殺人縱火後他們局子裏面一直對這事情很重視,但是壓根沒有辦法入手,先不說樊龍的後臺有多硬,就沒有一點證據誰敢去動精神病院院長。

後來他們警局連連派了幾個人潛伏進去,有些時間長的自然進去了驚魂院,而後和我一樣在探索,可是那些人一段時間後又不見了好像憑空消失一般。

索性我現在成爲了交易工具一樣,聽到徐敏說這些我甚至不想在坐在她的沙發上面。

起身要走時徐敏猛然半躺在沙發上慢慢的把睡裙往上撩動,口中道:“莫寒,這件事可是事關重大,你呢,願不願意幫一下老同學。”

“我討厭別人拿我當工具,正是因爲現在這事情,徐敏,你就以爲這是兒戲麼,你的同事已經死了,他們被可怕的鬼殺死,你也想嚐嚐那種恐懼麼,難道在你眼中人命就那麼不值錢麼?”

“就當我是看錯你了!”我轉身走上她家的陽臺,她連忙攔住我道“你幹嘛!”

“你不是很好奇麼,今天我就讓你好奇一下。”我一把打開她的手只一個瞬間跳了下去,她驚聲尖叫起來,但我並不是跳樓,因爲我這速度已經達到一個極致,從她六樓下來可是消磨所有的壓力平安無事的落在地上。

“現在你滿意了?以後不要找我!”我對着樓上大喝一聲隨即消失在街道里面。

我從未想到徐敏是這樣一個人,爲了查探驚魂院居然要讓那些警察去犧牲,人家那難道不是生命麼,你徐敏怎麼不去驚魂院奉獻生命,天殺的,就跟小白鼠實驗一樣。

我心裏是一萬個點點點,甚至有一萬頭草泥馬在奔騰,回到驚魂院以後劉傑和幾個驚魂院的人還在樓下討論什麼,見我回來艾雅連忙迎上來笑道:“這幾天當學生給你當舒服了吧。”

“還好了,你們在說什麼呢?”我走過去坐在沙發上面拿起一瓶啤酒喝了起來。

上次不是集體去了冥界,現在也沒人說這件事情,好像他們都忘了一樣。

“莫寒,你那個朋友能不能幫我們一下,因爲我剛剛接到了任務,在驚魂院裏面玩一個遊戲!” 我怎麼又隱身了 劉傑懇求。

“遊戲?在驚魂院裏面?”我問。

“是啊,參與遊戲的一共有四個人,我和方雅,還有兩個新人,死亡徵兆說,要我們四個人找到一隻鬼並把那個鬼殺了!” “遊戲是什麼時候開始?”我看着四周,驚魂院突然變得幽暗,陰森,像一個鬼屋一般,不過讓我疑惑的就是驚魂院怎可能出現鬼,這個遊戲不正是要他們命麼?

劉傑好像看出我在想什麼,叼上一根菸呵呵笑道:“驚魂院裏面進不來鬼,這是大家都知道的,若是讓我們殺了那個不存在的鬼確實很有難度啊。”

劉傑這是話中有話,不過我現在並沒有多少時間去幫他們,因爲我要找到伏地魔,樊龍現在肯定想方設法給我搞難,既然他是伏地魔,爲什麼又會怕那個女人。

不過好歹也是來到驚魂院裏面以後的朋友,幫助他們當然我很樂意,但是王子的電話我也打不通,一時間也只能我自己和他們一起找那個鬼。

其實說到鬼,在驚魂院裏面確實存在一個女鬼,那麼這任務是不是故意的要把那個鬼給殺掉,我覺得我的猜想是對的。

既然這樣那就事大了,那麼可以證實我遇到的女鬼就是驚魂院裏面的女鬼,這個借刀殺人用的不錯,但現在驚魂院裏面油畫那女鬼應該快要知道是我在查探吧。

我的能力是萬萬不能在驚魂院裏面用的,因爲隨時那油畫都會監視,還有那伏地魔,我可不知道那是什麼鬼。

當遊戲開始的時候所有沒有參加遊戲的住戶全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艾雅當然也回去了,只有我和劉傑,方雅和那兩個女孩在樓下。

這任務還真不錯,女人身上陰氣重可以引鬼,而正好讓老手劉傑殺鬼,驚魂院就爲什麼對這個女人無可奈何呢,爲什麼不讓伏地魔親手殺了她。

這些我就不知道了,除了這些我不明白其他的還有很多,比如那個畫油畫的女人到底是誰,爲什麼她死後畫會活了過來。

世界上有鬼,但絕不可能有神筆馬良,這我還得找找那叫什麼凌雲天師,除了這些倒沒誰給我解釋了,除了當年那些人。

氣氛不算太好,但劉傑依然充滿信心的給大家打氣。

“大家,這段時間都幸苦你們照顧了,我很有幸跟各位在這裏遇到,一起經歷了這麼多,如果今天我死在驚魂院裏面,我想請大家按照以前的規矩,拿走我的隨機選物。”劉傑好像出征的戰士一樣,雖然平時和他沒有什麼交集,但是關鍵時刻劉傑沒有虧待過我。

“你放心,我會幫你們……”我拍拍劉傑的肩膀寬慰着,我知道他爲什麼說這話,因爲越到後面的死亡徵兆就越危險,劉傑已經到了第七次,誰知道能不能安全渡過。

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我們必須謹慎,非常謹慎。

遊戲一開始周圍大廳突然變得黑暗起來,居然我也在他們裏面,而且,驚魂院大廳好像變成了學校的大門口。

這事情肯定不容易搞,讓他們殺鬼而進行迷幻讓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哪裏,這真是一箭雙鵰。

我不得不承認那個人真的很有智慧,起碼,不會是伏地魔。

這是一個破爛的學校,破爛到學校門口的牌子都已經腐蝕的看不清是什麼字體,但當我們走進去以後卻發現學校裏面裏面充斥着許許多多的學生。

當時全部的人都懵了,甚至方雅嚇的沒有摔在地上,因爲我們知道自己進入了虛幻的地方,但是忽然出現這麼多的人卻是不科學的,學校外面滿是黑暗,無盡的黑暗。

“哎,你們就是新生吧,來,我帶你們去報到!”一個戴着眼睛身材高挑的美女來到我們面前微笑着熱情的問候。

我們五個點點頭看着身邊過往的學生,那些人還真是奇怪,走到校門口就被黑暗吸食了進去再也看不到什麼。

“呵呵,我們走吧!”艾雅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來,她好想很能融入這個環境。

經過那個美女的解說我們五個大概是懂了,我們現在在的這個地方是就連那些人想和我們說我們什麼也聽不到,他們過的就像正常人一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虛幻的,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個地方就像遊戲裏面的虛擬地圖,那麼那個女鬼到底在不在這個學校,這個學校可是整整的七千人,這是什麼概念,除非那個女鬼鬧出什麼動靜,不然我們只能到時間回去送死,但是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因爲沒有結束時間規定。

無奈的安排好宿舍以後我和他們四個就在餐廳吃飯談論,這次可真的是一個難度,我們現在來到這裏還未必有人能找到我。

我點了一份炒麪,這可是我的最愛,可以說是百吃不厭的,我大口大口吃了起來,其他四個人就傻呆呆的望着我。

“反正這是虛擬世界嘛,把這七千個學生殺了不就行了!”我嘴裏塞着東西扔出這句話。

“臥槽,你也張點腦子行不行,七千人,殺到什麼時候,而且如果讓人發現,那麼後果不堪設想。”劉傑說出了我方法的缺點,況且我們沒有這個能力去殺七千人。

“劉傑,有些事情,如果你想活下去,那麼殺了這些僅僅只能使用一次的人又怎樣?”方雅和那兩個女人反駁。

劉傑看了我們一眼後嘆息道:“驚魂院不止能把這些人創造出來,更多的是能把你的親人,去世的人都創造出來,而且你現在看到的這些人都是在地球上已經死了的亡靈而已。”

“什麼,真有這種事情?”我詫異道,轉身一看,周圍的人熟人還真沒有見到,如果說,真的能見到死去的人,那我是不是可以再次見到她!

“確實,以前我就見到過我死去的師傅,有些心魔很容易打亂你!”劉傑說出此話,眼神之中盡是迷惘,好像回憶起了以前的往事一樣。

“恩,我想……我想找一個人!”我斷斷續續的說,他們好像看出了什麼,正要起身端盤的時候對面忽然走過一個穿着校服的女生。

她是那麼熟悉,同時讓我驚訝,那一秒我在心裏告訴自己一定不要相信,但是她太像了。 “你看到誰了?”艾雅拍拍肩膀問我。

我麻溜的把面前的飯吃完也沒什麼動作,道:“沒什麼,看錯了!”

而後我們幾個是早早就到了自己的寢室,幸好我們新生也有特別待遇,寢室都是一層樓的,我和劉傑住在一起,其他女生住在一起。

在整理完寢室以後我們幾個相約來到了學校門口一邊的草叢木椅上。

“找到那個鬼其實也好辦,我們就開天眼吧。”我主動提出辦法,劉傑點頭說好接下來又疑問道:“陰陽眼不是你說開就開的,不過我倒收集了一件隨機選物對我們有很大的幫助。”

劉傑神神祕祕的從口袋中拿出一個金色羅盤,好似古代航海的羅盤一般,它呈現出金黃的顏色,上面的每個指針都十分精緻。

“這是?”我們幾個異口同聲問。

“如你們所見,這就是一個羅盤,不過並不是普通的羅盤,一旦有鬼在我們五十米之內它中間的針就會轉動。”劉傑捏着羅盤放在我的手中道:“這下子只能靠你了,那鬼可能不會攻擊你的。”

“那個鬼出……”後面那個瘦弱的女孩指着我手中的羅盤驚呼。

我猛的低頭髮現手中的羅盤上面的指針開始瘋狂的轉動,還伴着一絲絲藍色的光芒。

“等一下,這個是……”劉傑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一樣。

“那個鬼出現了!”

“不,那不是鬼,那……那個是……被煉製的屍鬼!”

我從未見過劉傑如此緊張,就算是貞子和富江劉傑也沒有露出如此害怕的樣子,這連鬼都還沒見到,爲何劉傑會如此害怕。

我連忙謹慎的望着四周,既然能讓劉傑這樣的人害怕那肯定不是一般的東西,既然我也來到了這裏,那麼那個人肯定已經意識到了我的存在,那麼那個鬼不一定會來找我的麻煩。

屍鬼這個玩意我還真的沒有聽說過,劉傑告訴過我,屍鬼是殭屍和鬼的綜合體,也就是等級也比較高的鬼靈,可以這麼說,就是找個茅山道士也未必能把屍鬼給收服,屍鬼是屍體和其他鬼魂封鎖在一起慢慢煉製而成的,其過程非常艱難,如果不是有道行的人是絕對不會成功,說不定還會遭到反噬。

其報應不亞於養小鬼或五鬼運財術,因爲煉製屍鬼損陰德,所以煉製的人也必須承受住天譴或劫難。

這不是我該想的,因爲現在這個鬼不一定是他們搞來的,而最可能是驚魂院創造的,驚魂院裏面什麼鬼都創造出來,誰也不知道幕後黑手到底是誰。

“不管怎麼說,現在這麼多學生,我們不可能選擇出來,除非那鬼主動攻擊我們。”那個瘦小的女生再次發話。

她說的很對,那東西確實是不可能探測出來,現在學生這麼多,就算是拿着手中的羅盤又怎樣,不能精確的知道是。

我並不贊成方雅的說法,如果說我們要把這裏的人全都殺了那麼肯定會引起動盪,可能到時候我們會死在自己的手中。

“說的對,就算是殺也只能一步步的來,如果是那個女鬼的話……我想伏地魔已經告訴你們驚魂院有鬼的事情了吧。”

本來以爲他們已經知道了女鬼的事情,但是這話說出後他們四個全都一臉懵逼的看着我。

“你說什麼?”

“驚魂院有鬼?”

“不可能吧,驚魂院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怎麼可能有鬼!”

他們幾個質疑我之後我是立馬交代了那天他們集體去執行死亡徵兆後我和伏地魔在大廳見鬼的事情。

大家可能都不太相信,不是因爲我,而是因爲驚魂院有一個硬性規定,這裏不可能進來鬼物。

現在他們的認知完全顛覆了,這個鬼若是屍鬼的話那麼是不是和二鬆高中有關,那麼除了那些吸血鬼把她嚇瘋去精神病院以後那個女人她還發現了什麼?

“現在我們不能輕舉妄動,否則可能會葬送自己,注意觀察……”

大家一聲不吭的看着周圍來來往往的學生,那羅盤轉動了一會,後來也就停了下來,我疑心那個鬼已經走了,是不是發現了我們,亦或者……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