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雲軒氣餒,這個女人怎麼就不聽話呢?她就那麼信不過他沐雲軒嗎?

沐雲軒在心裏嘆了口氣,不願看到自己的妻兒置身於危險當中。

“都給本座退下。”

帶着玄氣的怒吼聲,讓衆人身體就像注入了魔音一樣。

井然有序的退到沐雲軒的身邊。

蘇紫陌來不及多想,用玄冰雪練把正在和黑衣蒙面人較勁的蘇齊給捲到自己的身邊。

看着滿身汗水的兒子,蘇紫陌心疼得緊。

“孃親,真是暗地裏耍拳,瞎打一陣,爹爹早些早些怎麼不喊停呢?累死齊兒了。”

蘇齊在蘇紫陌的懷裏喘息未定,有些埋怨自己的爹爹。

“喊什麼累?剛剛是誰跑得比兔子還要快的。”

都市之穿梭萬界 蘇紫陌沒好氣的點了點頭他的額頭。

哪知,她們身後有一個倒地的黑衣蒙面人,在他們母女倆人經過的時候,猛的起身,提劍快速的往蘇紫陌的後背刺了過去。

離得太近,蘇紫陌已經感應到了。

猛的轉身,刀尖已經到達胸口的地方。

蘇紫陌眼眸裏一閃而過的驚駭,猛的的懷中的蘇齊移到一隻手裏。

“蘇紫陌。”沐雲軒害怕的大吼一聲,虛幻的身影瞬間移動。

千鈞一髮之際,只聽咣噹一聲。

一直斷臂握着劍掉到地上,黑衣人被沐雲軒一腳踢飛。

竟然是錦程和沐雲軒同時到達。

錦程砍斷了黑衣蒙面人的手臂,而沐雲軒正好踢飛了黑衣蒙面人。

“沒事吧!” 叛徒必須死 錦程緊張的看着蘇紫陌問道。

“沒,沒事。”

蘇紫陌看着錦程,心裏暗自慶幸,剛剛那一劍,不是也是重傷。

沐雲軒再次奇怪的看着緊張蘇紫陌的錦程,上次在大牢裏他就發現錦程看蘇紫陌的眼神有些不對勁,今日又這般的緊張蘇紫陌,難道錦程……。

沐雲寒和子默也快速的對視了一眼,奇怪的看着錦程的舉動。

我在邊關種田忙 “哇!這個該死的王八蛋,嚇死寶寶了。”

反應過來的蘇齊大罵一聲,又急急的問道:“孃親,你有沒有傷到?”

“沒有。”蘇紫陌搖了搖頭,這位公子看她的眼神怎麼有些奇怪呢?蘇紫陌在腦海裏搜索了一圈,腦海裏隱隱約約有一個模糊的身影出現,和眼前的錦程重疊在一起,有那麼一點點的相似之處。

“你是……。”

蘇紫陌指着錦程……。

“沐雲軒,把我們宮主和子虛道人交出來,否則本道今天殺光你們雲城的人。”

帶頭的黑衣蒙面人狂妄的吼道,也打斷了蘇紫陌的話,他們來了兩百多人,個個都是玄氣高手,他就不相信這麼多人殺不了沐雲軒一個。

一聽之下,大家這才明白,這些人是爲了救凌秋水和子虛道人而來的。

“找死。”

本就因爲錦程的行爲有些生氣的沐雲軒此刻更加的暴怒。

“今天本座就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沐雲軒怒吼一聲,全身上下溢滿了強烈的殺意。

全場的人都感覺到了強力的殺氣。

“九翼,全部賞給你。”

“吼!”九翼金龍就像一頭飢餓的暴龍,帶着強大的風力朝着黑衣蒙面人卷襲而去。

而沐雲軒也沒有閒着,高大的身影瞬間閃身到黑衣蒙面人中間。

只聽咔嚓一聲,帶頭的黑衣蒙面人被他扭斷了脖子,就像丟皮球一樣,把人甩像身後的黑衣蒙面人。

“唰……!”黑衣人倒成了一片。

九翼金龍飛過,連一片衣角都不曾留下,黑衣蒙面人的身影消失得無影無蹤。

短短半柱香的時間,沐雲軒和九翼就把全部黑衣蒙面人殺光。

全場無不震驚的看着他。

“哇!孃親,爹爹太厲害了。”

蘇紫陌脣角抽了抽,聖玄期巔峯的人要是連這麼幾個小嘍嘍都對付不了?那她便要至於沐雲軒的實力了。

沐雲軒把救翼收回丹田,風華絕代的走向蘇紫陌。

“回去休息!”

沐雲軒深深的看着她,剛剛他才知道,自己有多怕失去她,剛剛那個黑衣人提劍刺向她的時候,他害怕得都快窒息了。

沐雲軒走到蘇櫟面前,一把抱起蘇櫟。

蘇櫟咬了咬脣,始終沒有拒絕沐雲軒抱他。

他把小小的身子緊緊的靠在沐雲軒的懷裏,就好像在尋找一處安全的港灣。

沐雲軒心下一動,雙手緊緊的抱着蘇櫟。

-本章完結- 春天的夜晚,月光如水,平靜柔和,當微風吹來,還是有一絲絲的冷意。

霄殿殿裏,燈火通明,顧及到蘇馨的身體,君子兮人丫鬟關閉了離蘇馨比較近的窗戶。

蘇馨看了,心裏滿滿全是感動,可是她依然沒有說什麼?

沐鈺楓和黎子夫正在焦急的等着沐雲軒他們歸來。

沐雲帆和沐雲玥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靜靜的坐着的蘇馨。

就連慕容星辰也在,聽到君子兮的話以後,他直覺自己要暈倒了。

那三個孩子居然是雲軒的,天下的好事都讓沐雲軒給沐雲軒給佔盡了。

相比之下,最苦惱的莫過於君子兮了。

她苦惱的看着不理她的蘇馨,都快急哭了。

“馨兒,奶奶之前說的話都是無心之言,馨兒你就原諒奶奶一次好不好?”

這句話,君子兮一晚上變着法子說了不下二十遍了。

可是蘇馨就是安安靜靜的坐在椅子上不說話。

“馨兒,你就原諒奶奶好不好?都是奶奶不好,讓鬼迷了心智,纔會惹我們馨兒生氣的,奶奶保證,以後再也不惹馨兒生氣了可好?”

君子兮柔聲細語的,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又把馨兒惹得犯病。

上次馨兒犯病,都是她惹的禍,想想她就覺得自己該死,那麼可愛的人兒,她怎麼就開得了口罵呢?

她心裏終於明白兒子上次說的是什麼意思了。

都怪她大意,沒有仔細想想兒子說的話,如果細想之下,她會發現端倪的。

蘇馨粉雕玉琢的小臉上,眨着水亮的大眼眸,其實,經過這位奶奶一晚上的道歉,她已經原諒奶奶了,只是,心裏還是有些不舒服,她想在考考奶奶的耐性,畢竟她的話讓孃親很傷心。

沐雲玥和沐雲帆從來沒有見過孃親對那個人這麼低聲下氣過,看着她對馨兒如此低聲下氣,就連他們兩人都覺得,這已經是孃親的最大極限了。

“馨兒……。”君子兮有的撒嬌的趨勢,美眸期待的看着蘇馨,馨兒今晚要是不原諒她,她就一直纏到馨兒原諒她爲止。

沐鈺楓和黎子夫到是有趣的看着這一幕。

兩人也很有默契的不上去幫忙。

“馨兒,你奶奶真的是無心的,就不要在跟奶奶置氣了,好不好?”

沐雲玥起身走過去,美眸柔和的看着蘇馨,漂亮的玉顏上,噬着會心的笑容。

真是想不到,轉眼間,大哥就有了三個孩子,個個粉雕玉琢的,可愛得緊。

“馨兒,只要你原諒你奶奶,叔叔明天一早帶你出去買好吃的好不好?”

沐雲帆最終接受了事實,也走過去幫腔。

蘇馨擡眸看了看她們,脣角蠕動了一下說道:“馨兒已經不怪奶奶了,只是奶奶的話很傷馨兒的心,馨兒心裏有氣,不過看在奶奶誠心的份上,馨兒就原諒奶奶一次。”

蘇馨軟軟又甜美的聲音,讓君子兮柔到了骨子裏。

一聽,沐雲帆和沐雲玥相視一笑。

越看馨兒是越喜歡。

“哎喲!奶奶的小寶貝,奶奶就知道我們的馨兒心地善良又善解人意,一定會原諒奶奶的。”

君子兮激動的把馨兒抱在自己的懷裏,用力的親了幾下。

蘇紫陌抱着蘇齊一進門,就看到這一幕。

當下心一酸,眼眸瞬間黯淡無光。

這三個小叛徒,用得着這麼快認親戚嗎?

彷彿是感受到自己孃親的心思。

蘇齊小聲的說道:“孃親,齊兒沒有哦!齊兒可是在孃親的懷裏的。”

“閉嘴,你這個小叛徒,最狡猾的就是你了。”

蘇紫陌拍了拍蘇齊的小屁股。

“孃親,齊兒已經大了,你不要總打齊兒的小屁屁,齊兒會害羞的。”

蘇齊瞬間大聲的抗議,惹得正殿裏的幾人看着他們。

“不想屁股開花就給老孃閉嘴。”

蘇紫陌又重重的拍在蘇馨的屁股上。

蘇齊撅着小嘴,看着他身後的沐雲軒。

沐雲軒笑了笑,眼眸裏有些心疼。

春風微涼,蘇紫陌心裏嘆了口氣,抱着蘇齊走進正殿。

黎子夫和沐鈺楓迎了上來。

“軒兒,怎麼樣?那些黑衣人都解決了吧!”

沐雲軒眼眸裏閃過一絲冷冽。

淡淡的回答道:“已經解決了,他們是凌秋水的人,足足有兩百多個,後續的營救可能會更加強大,這段時間儘量加強守衛。”

“沒看出來這凌秋水到是有些本事,這私下養了這麼多高手。”

沐鈺楓沉思了一會,還好,差點引狼入室。

“孃親。”蘇馨下了君子兮的懷抱。

小跑着到蘇紫陌的身邊,拉着蘇紫陌的衣裙,急急的問道:“孃親,可有問出來,馨兒中的是什麼毒?”

一聽,蘇紫陌面具下的美眸裏一閃而過的痛楚。

心就彷彿被刀在割一下,子虛道人那一聲無解藥,讓她的心微微顫抖着。

蘇馨一看自己孃親的表情,蘇馨猛的放開蘇紫陌的裙角,猛的後退了幾步,粉雕玉琢的小臉上黯然失色。

她的病真的治不好了嗎?

看着那滿是期待又興奮的大眼瞬間黯淡下來,讓衆人的心也是跟着一痛。

“馨兒放心,孃親一定會想辦法把馨兒醫治好的。”

蘇紫陌顫抖着嘴脣,她該怎麼辦?毒蟾蜍魔獸的毒,不知道白傾君有沒有辦法治好馨兒。

蘇櫟從沐雲軒的懷中下來。

走到馨兒的身邊,握着妹妹柔軟的小手,笑得一臉的柔和。

柔聲安撫道:“馨兒,現在已經知道你身中什麼毒?只要對症下藥,馨兒身上的毒素很快就能解除了,馨兒不是想和哥哥學幻影迷蹤嗎?到時候大哥親自教你可好!”

這樣溫柔的蘇櫟,除了蘇紫陌和蘇馨,沒有人能見過。

蘇馨泛着水霧的大眼眨了眨,晶瑩剔透的淚珠瞬間滑落,脣角蠕動了幾次,才帶着哭腔說道:“大哥,馨兒真的能好起來嗎?馨兒不想死,馨兒捨不得哥哥和孃親……還有爹爹!”

蘇馨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那晶瑩剔透的淚珠,砸得蘇紫陌的心就像被巨石壓着,半天喘不上氣來。

沐雲軒快速的把蘇馨抱起,輕柔的擦掉她臉上的淚珠。

“馨兒,說什麼傻話,有爹爹在,馨兒不會有事的。”

沐雲軒眼眸裏堅定不已,就是顛覆天下,他也要讓女兒好起來。

“我說,你們都沒有說出來是什麼毒,就在這裏悲悲切切的,去了一晚上,這都三更天了,你們兩個到是問出是什麼毒了嗎?”

黎子夫喜歡看溫馨的場面,不喜歡這悲切又讓人心酸的場面。

他捲了捲衣袖,擡眸生氣的看着比他還高出一個頭的沐雲軒。

“是毒蟾蜍魔獸鄂下之毒。”

“毒蟾蜍魔獸的毒?”

黎子夫眸光閃了閃,難怪會這麼頑強的留在馨兒的體內。

“那沒救了,毒蟾蜍的毒……。”

“你救不了自然有人能救。”

蘇櫟快速的打斷黎子夫的話,他知道黎子夫想說什麼?讓馨兒聽到,馨兒會更加傷心的。

馨兒何其聰明,黎子夫雖然只說了前半句,但是大體的意思她還是明白了。

小臉瞬間蒼白,埋首在沐雲軒的肩膀處處無聲的流着眼淚。

沐雲軒瞪了一眼黎子夫,輕輕拍着蘇馨的背。

“黎大哥,你可不能這樣一槌定音啊!馨兒中的毒怎麼不能解了?你可是起死人,肉白骨的鬼醫唉!你要是治不好馨兒,你就枉爲鬼醫的稱號。”

君子兮一聽,也是一臉的着急,她的寶貝孫女沒救了,這不是誠心讓她傷心難過嗎?她可是纔剛剛和她的寶貝x和好的。

“哎呀!我說你們一個個的,能不能先聽我老頭子把話說完。”

黎子夫一臉通紅,吹鬍子瞪眼睛的。

“要是一般人肯定是沒救了,可是馨兒呢?有你們沐家的南陽玉吊着命呢?那玉魂在馨兒的體內,馨兒死不了,但是呢?解這毒蟾蜍魔獸的毒,過程很痛苦,只要馨兒能忍得住,不僅可以一邊解毒,還可以一邊修煉,但是呢?這就關乎着我們黎家的獨門絕學,這毒的霸道,只要是煉丹師都知道,一般的煉丹師是解不了的,要治好馨兒,她必須拜我爲師。”

最後一句,砸得衆人暈頭轉向的。

特別是蘇紫陌,她怎麼就覺得這話有水分呢?這老頭是在藉機收徒弟嗎?她的小棉襖可是有人教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