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風攤看了扇子,身子靠在椅子上,「沒想到啊,你還有這種經歷,現在居然都做了龍族的龍主了。」

嘆了口氣,「或許就是命運的決定吧。」

「那老大,你有沒有把內個換血池拿過來啊?要是拿過來的話,我們的實力又能突破一截了。」

成為這幾人里實力最低的君元,心裡對提升實力這件事情非常的在意。

「呃。。」帝天一愣,他都沒想到把換血池拿來。

「沒拿來?」

看到他的表情,君元心情就不美麗了。

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激動啥,沒拿來就沒拿來了。反正我趁著空暇的時間,煉製出了一批的大輪迴丹和破障丹。」

說著就拿出了幾瓶玄氣瓶。「諾,清風和文言一人一粒大輪迴丹,一粒破障丹。君元你三粒大輪迴丹,一粒破障丹。君重你兩粒大輪迴丹,一粒破障丹。」

幾人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帝天,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做,等待著他的下文。

「不用看著我,我也會服用,等我們服用完之後就要去望月門暗殺人了。我們要干就干一票大的,直接暗殺玄皇境的功傳弟子。」

場中一下子冷了下來,沒有人會想到帝天能有這種想法,四個玄皇,一個玄候潛藏進去。而且還是暗殺,那樣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

「老。。老大,那。。我不是就玄候了?」

君文言激動地問道,要是真的服用了話,自己突破到玄候沒有任何的意外了。

「是的,沒錯,你到了玄候就不能再服用丹藥了,這丹藥只能幫人達到玄侯境。」

得到了帝天的肯定,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居然會痛,帶豈不是代表了不是在做夢?

連忙單膝跪地,「多謝老大賜丹,屬下萬分感激,我。。。」

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帝天打斷了,「不用多說,我知道的。如果不相信你們的話,我還給你們丹藥做什麼?」

其餘四人學著君文言單膝跪地,「多謝老大,帝天。」

「行了,都起來吧。跟我還客氣啥。」滿意的點了點頭,就用玄氣將幾人扶了起來。

四人筆直的站在那裡,一股威嚴的氣勢緩緩的散發了出來。

「君天弟子聽令。」一聲大喝。

重生七零小撩妻︰首長,借個種 屬下在!!」

四人齊聲回答了起來。沒有任何的訓練,沒有任何的綵排,就是這麼的霸氣。

「依次拿丹,突破實力!」

「是!」

依次上前從帝天的手裡拿過了丹藥。臉上的欣喜是止不住的往外冒著。

「現在在酒樓不易服用,我們先吃飯,然後回到三閣在服用。」

現在帝天的話可謂是聖旨了,沒有人敢不服從的。

吃過飯之後,幾人就朝著三閣走去了。

來到了大廳里,帝天掃視四人一眼,「清風。你打一道陣法,別讓任何人進來。要是打擾了我們,恐怕要前功盡棄了。」

點了下頭,就拿出了破萬珠。「破萬。百陣,布。」

這陣法就是當時在山洞外面布置的,起碼可以穩定一個星期。為了不出什麼意外,又讓十八子加持了一下。

感受到陣法又變了,瞥了帝天一眼,沒有多問什麼。

「好了,現在我們就服用丹藥把。」

五人盤膝而坐,將手中的丹藥放進了嘴裡,便開始修鍊了起來。

時間緩緩的流逝著,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半個月。如果十八子後來沒有加持的話,恐怕早就被人發現了。

睜開了眼睛,一陣七彩的光芒從眼中閃過。「沒想到這七彩的光芒作用居然這麼大,破障丹都不用服用,直接把丹藥的藥效徹底的激化了。」

看了一眼還在修鍊中的幾人,有些無聊,就跟十八子聊了起來。


「嘭!!」

玄氣往外一掀,沐清風就睜開了眼睛,嘴角微微揚起一抹弧線。看了看還在修鍊中的四人,這才把破障丹丟到了嘴裡,繼續修鍊去了。

轉眼間又過去了一個星期。中間君元最先醒來,然後又丟了一粒到嘴裡。然後就到了君重,跟君元的做法如出一轍,也往嘴裡丟了一顆大輪迴丹。

至於君文言從頭到尾就沒有醒來過,這可是從玄皇到玄候的跨越啊,突破過去的話實力不知道要提升多少倍。

如果有人在場中的話,就可以發現周圍的玄氣像是凝成的固體一樣的。白色的光芒,把所有的顏色都遮蓋住了。

要是十八子中途打了一個禁制的話,整個太初門恐怕都要轟動了。


「嘭!!」

一聲巨響,帝天連忙睜開了眼睛。只見君文言所在的位置,玄氣一陣的顫抖,在空中打著轉。一道紫色的光芒從其身後亮了出來,從淡淡的紫光到了現在的光芒大盛。

就在這時君文言睜開了眼睛,一道紫光瞬間掠過。這才往嘴裡丟人了一顆破障丹,穩固修為去了。

滿意的點了點頭,帝天繼續跟十八子聊著天。

又是一個月這麼緩緩的流去了,這一日,五人齊齊的睜開了眼睛。所有人都順利突破了,而且服用了破障丹,體內有半點藥力的殘留。

ps:二更送到,求花花,求支持了!~ 「哈哈,哈哈哈!!」

放蕩的笑聲在整個大廳里響起。


沒錯,這五人都笑了起來,實力提升沒有人會不高興的。只是來的有點突然,換誰都還有些接受不了。

帝天站起身子,掃了幾人一眼。清了清嗓子,「沐清風。」

「屬下在。」

「你的實力如何了?」

拱了拱手,「屬下的實力已經到了玄皇境初期巔峰。」

點了下頭,看向另一人,「君文言。」

「屬下在。」

「你的實力又到了什麼境界了?」

一臉的欣喜,拱著手說道:「屬下已經到了玄侯境初期的境界了。」

深吸了口氣,看向了剩餘的兩人,「君元,君重。」

「屬下在!」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你們兩人的實力呢?」

兩人相視一眼,「我們已經到玄皇境初期的境界了。」

收回了目光,「很好,知道我們下一步要做什麼了吧?」

「屬下明白,前往墨城,潛伏在望月門。」

「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吧。」讓沐清風撤掉了陣法,一行五人就這麼浩浩蕩蕩的走了出去。

四天晃眼間閃過,五人再一次來到了墨城。

嘆了口氣,「轉了這麼一大圈,我們還是回來了。」帝天看著城門上的墨城兩個字,心裡頗為的彆扭。

就是為了刺殺那麼幾個人,不知道遭遇了多少的兇險。本來帝天打算從龍蟠森林回來以後不去找望月門的麻煩了。以前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

不過從望月門派人來殺他的時候,帝天就改變了想法。都這麼被人欺負了,不做點什麼事情,未免有些太對不起他們了。

五人收起了外散的氣息。帝天首先走上去,看到了星凡就笑道:「老哥,我又來了。」


「嗯?」看到來人,星凡一愣。想了半天都沒想到他是誰,「閣下是?」

「你不會連我都忘了吧。。」說到這裡感覺不對勁,這才想起來沒有用易骨術。打著哈哈解釋道:「我是立天啊,你不認識我了?」

「立天兄弟?不像啊。」

星凡還是沒看出眼前這人哪裡像帝天了。

「那老哥還知不知道禹王村呢?」

「呃。。」星凡在意愣住了,好像真的是,「你真的是立天小兄弟?」

這才笑著點了點頭,「除了我還有誰呢?」


「沒想到啊,幾年沒見了,老弟長得這麼的成熟了。」打量了一番,這才感到有那麼的幾分相像。

擺擺手,微微一下,「長的是有些著急。我這次來是想進城中置辦些東西,身後這些人你還認識吧?」側著身子,指向了後面幾人。

「星凡兄弟。」

四人齊齊一笑,算是一禮了。

回報一笑,星凡笑著說道;「我知道是什麼意思,既然是立天小兄弟的朋友。上次有沒有做出什麼壞事,放你們進去又沒有什麼壞事。」

帝天臉色一變。這次進去是真的要做出什麼事情了,要是連累了星凡怎麼辦?眼睛一轉,這才看著星凡笑道:「老哥,今天我們見過么?沒有吧?」

星凡轉過頭,眼中閃過一絲迷茫,旋即臉色一變。笑著說道:「我們見過么?我怎麼不知道呢?」

「那我們就進去了。」大手一揮,一行五人就朝著墨城裡走了進來。

望月酒樓,這已經不知道多少次來這裡了。每一次來這裡的心態都不一樣。

走了進去,小二連忙熱情的招呼道:「幾位爺,你們來點什麼?」

「就一些平常的菜吧,好吃就行。」

帝天淡然的坐在了一個靠窗的位置上,就看向了窗外的情景。

聽到帝天這麼說,小二就無奈了。這都什麼跟什麼嘛,看了看沐清風。後者點了下頭,「該怎麼辦,你自己想去吧。」

「有病。。」小二嘴裡嘀咕了一句,就朝著後面走去了。

沐清風坐了下來,靠在椅子上,「不錯啊,這才兩年,就穩重了這麼多?」

「哪有的事,我們這一次來這裡是有事情的。沒事的話,小爺我直接一麻袋的玄石扔過去了。」

他說的倒是實話,剛剛忍了半天想丟出玄石的衝動。

四人看著帝天,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無視了幾人的目光,吃過飯之後。站起身子喊道:「小二,結賬。」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