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片刻,柯雲泣收起針筒,看向眼前的教皇和大長老。

“今天就玩到這裏吧!我還有事,先這樣吧!”

柯雲泣衝着兩人笑了笑,沖天而起,向着不遠處的山體飛去。

教皇和大長老見狀,咆哮連連,但兩人似乎並不能飛行,只好從地上追着柯雲泣也向着山體衝去。

另一邊,郝大寶向着人妖王衝去,想要阻止人妖王傷害歐陽琪琪。

因爲他知道歐陽琪琪雖然有着天眼,但是卻並沒有掌握天眼的全部威能,只能藉助天演觀察東西。

換言之,就是歐陽琪琪在人妖王的面前就相當於待宰的羔羊。

人妖王自然不會讓郝大寶阻止自己,在他眼中,眼前可以觀察鬼城異常的歐陽琪琪無疑就是一塊人形護身符,可以保證他在鬼城中趨吉避凶。

“去死吧!”人妖王見巨龍飛來,爆喝一聲。

只見他的身上袖筒中飛出一個拳頭大小的死人頭,發出滲人的陰笑聲衝向郝大寶。

郝大寶眼中閃過一道冷芒,巨龍一擺尾巴,將那死人頭在空中打爆。

一陣白煙瞬間出現,阻擋了郝大寶的視線,而人妖王也乘着這一瞬間到了歐陽琪琪的身邊。

“天眼是我的了!”人妖王大笑道,單手成爪,向着歐陽琪琪的眉心抓去。

郝大寶剛好突破煙霧,看到眼前的場景,雙眼圓睜,驚恐地喊道:“不要啊!”

天眼和歐陽琪琪的靈體已經融合在一起,失去了天眼,歐陽琪琪必死無疑。

“嗖~”

一道白光竄出,擋在歐陽琪琪身前。

“想要傷害琪琪,先過了我這一關!”蘇媚兒冷聲說道。

“狐狸?”人妖王微微一愣神,不過很快便反應過來,面目猙獰道:“就憑你也想阻攔我?”

說完,手爪上黑氣翻滾,染上了一層金屬烏光,向着蘇媚兒抓去。

“哼!她不夠格,再加上我呢?”

一道身影在人妖王背後出現,冷漠的話語響起。

人妖王臉色大變,想要轉身,但立刻感覺心口一疼,猛然噴出一口鮮血,被打飛了出去。

“是你?妖!”

郝大寶在此時趕了上來,看到那道身影,驚叫一聲,然後警惕地看着對方。

妖淡淡地看了郝大寶一眼,不再理會他,轉頭看向龍傲天,自語道:“有意思!這就是彼岸花的威力麼?”

郝大寶見對方不理會自己,移到歐陽琪琪身邊,檢查了一下,發現歐陽琪琪並沒有什麼大礙,不由鬆了口氣,然後看向身旁的蘇媚兒。

蘇媚兒微笑地看着郝大寶兩人,見郝大寶望來,也不會迴避,笑道:“看我做什麼?還是關心關心你們人類吧!在這樣下去,你們可要被彼岸花將精元全部吸收完了!”

說完,蘇媚兒便不再理會他,而是向着遠處的人妖王飛去。

人妖王經過剛纔妖的出手已經昏迷了過去,此刻正躺在地上。

郝大寶微微一愣,猶豫了片刻,向着妖飛去,抱拳道:“求前輩救救我們御鬼盟!”

妖看了看郝大寶,搖搖頭道:“我憑什麼要救你們人類!”

聽到對方這麼說,郝大寶鬆了口氣。

雖然他不知道彼岸花爲什麼會對自己,還有妖沒有用,但是聽對方這麼說他知道妖本身確實有救他們的能力。

“只要前輩可以救下我御鬼盟人,晚輩一定滿足前輩的要求!”郝大寶抱拳道。

妖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冷聲道:“我要你們人類都死亡,你做得到麼?”

“這……前輩不是開玩笑吧?”郝大寶震驚道。

“哼!”妖冷哼一聲,轉過頭去,不再理會郝大寶。

郝大寶臉色漲紅,還想努力說服對方,一隻手擋住了他的嘴巴。

“我知道閣下這麼恨人類無非是因爲閣下的種族被人類屠殺了,若是有方法可以讓閣下的族人們起死回生,是否可以救下我御鬼盟的同伴麼?”

郝仁不知何時醒來,滿臉疲憊地看着妖說道。

妖猛然回頭,直勾勾地盯着郝仁,一字一頓道:“起死回生?”

“沒錯!”郝仁幽幽嘆了口氣道:“就是起死回生,據說這鬼城中蘊藏着有關於輪迴的祕密,只要可以找到那祕密,你的族人就有可能復活。”

“那你們可曾找到?”

“不曾找到,但我們有很大的機緣得到他!”

“哦?爲什麼?”

“因爲想要解開祕密,就必須得到輪迴者,而輪迴者和我的兒子是好好兄弟!”

“你是說趙小川?”

我成了白富美女配 “哼!我憑什麼相信你?”

“就憑我兒子身上的龍骨,還有這女娃娃的天眼可以和鬼城中地九龍印發生感應,而那起死回生的魂術就在兩枚九龍印中。”

…….

郝大寶震驚地看着郝仁,這件事情父親根本沒有告訴過自己,同時他心中也萬萬沒想到父親竟然會利用自己。

“好!我答應!”妖沒有半點猶豫,斬釘截鐵的說道。

就在他話音剛落時,一聲慘叫聲從遠處傳來,是蘇媚兒。

“等着我,御鬼盟,還有妖,總有一天我會回來的!”

剛纔還是昏迷狀態的人妖王不知何時恢復,打傷了蘇媚兒,然後向着遠處跑去。

“孽畜敢爾!”妖爆吼一聲,出拳砸向妖。

一道拳影飛出,擊中人妖王的背心,人妖王吐出一口鮮血,同時速度激增,向着遠處飛去,而那方向正是那山體的方向。

“媚兒,你沒事吧?”妖打出一拳後,飛到蘇媚兒的身邊,環着她的腰問道。

蘇媚兒搖搖頭,從懷中掏出一瓶藥丸吞下,氣色好了不少。

郝仁飛到妖的身前,急聲道:“你快點出手吧!遲則生變!”

“哼!急什麼?”妖不滿道。

“兩枚九龍印就在那山體中,在拖延下去,恐怕要被其他勢力捷足先登了!”

妖臉色一變,隨即猛然一跺腳,地面震顫,然後一株綠色的樹苗從地上顯現,化爲一名女子。

“去,蕊華,將那些彼岸花都收拾了!”妖指着眼前的花海說道。 東方娛樂城,VIP包場內。

此刻,會場陷入一片死寂,亞爾維斯盯著面前的左輪手槍,渾身有些瑟瑟發抖。

「秦,秦會長,我認輸,咱們還是別玩兒了……」

亞爾維斯驚恐道。

一把六發裝的左輪手槍,現在,只剩下了最後一發,如果繼續玩下去,亞爾維斯的結果只有一個,死!

秦穆然眉頭一皺,眼神中掠過一絲冰寒之氣。

別玩兒了?

哇靠,du輸了想不玩就不玩,這是耍老子嗎?

毒舌萌寶彪悍媽 「堂堂西方世界的小du王,居然在du桌上臨陣退縮,你這是玩不起了嗎?」

秦穆然笑道。

「秦會長,求求你,放過我,我以後再也不會跟你作對了,而且這十億du資,我全部給你……」

亞爾維斯驚恐道。

秦穆然微微一笑,目光滿是不屑。

「你du輸了,這十億du資本來就是我的,你拿我的錢給我,欺負我小學數學不好嗎?」

秦穆然笑道。

像亞爾維斯這種不入流的貨色,有什麼資格跟他秦穆然玩?

既然玩了,就必須要玩到底。

「秦會長,除了這十億du資,我願意再出一筆錢,你說個數,我一定如數奉上。」

亞爾維斯近乎哀求道。

在他看來,現在只要能買下自己的命,多少錢他都願意出。

秦穆然眉頭一挑,淡然抽出一根香煙,愜意點上,抽了幾口。

「du桌上的規矩,向來都是願du服輸,你可是西方世界的小du王,這個規矩你不清楚嗎?」

秦穆然笑道。

他並沒有要放過亞爾維斯的意思,如果現在換一下位置,亞爾維斯恐怕也不會放過自己。

更何況,願du服輸,天經地義。

亞爾維斯喉嚨一緊,情不自禁將目光看向坐在一旁的巴爾瑞,眼神中流露出乞求的目光。

「巴爾瑞先生,救救我……」

亞爾維斯哀求道。

巴爾瑞臉色陰沉,毅然起身,走到亞爾維斯身後,身上散發出一股血腥的氣息。

「秦會長,亞爾維斯先生剛才只是跟你開個玩笑,不要這麼認真嘛!」

巴爾瑞言道。

「啊呦,du桌上是開玩笑的地方嗎?」

秦穆然冷聲逼問。

「亞爾維斯先生的哥哥,可是西方世界的du王,你難道就不怕du王的報復嗎?」

巴爾瑞冷聲言道。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一絲微笑。

「du王,在我秦穆然眼裡,算個什麼東西,跟我提鞋的資格都沒有,我會怕他?」

秦穆然冷笑道。

西方地下世界的勢力,錯綜複雜,門派眾多,但無論任何一股勢力,在五大神殿面前,簡直都不值一提。

du王,算什麼東西?

亞爾維斯神情一愣,他長這麼大,還沒人敢說出這樣的話。

「秦會長,你們東方有一句話,得饒人處且饒人,只要你說個數字,你掙錢,我保命,何樂而不為?」

亞爾維斯言道。

在他看來,這麼好的雙贏條件,秦穆然沒有理由拒絕。

「我是一個有原則的人,輸了就是輸了,亞爾維斯先生,你是自己動手,還是我幫你動手呢?」

秦穆然說道。

此刻,四周圍觀的客人,也都開始紛紛吶喊。

閃婚甜妻 「亞爾維斯先生,你還愣著幹嘛,趕緊拿起槍,繼續遊戲啊!」

「我們等的花兒都謝了!」

「你還在等什麼,虧你還是西方世界的堂堂小du王,輸不起就別玩嘛!」

秦穆然目光冷冷看向亞爾維斯,嘴角帶著一絲冰冷的笑意。

「看到沒,觀眾已經沒有耐心了,需要我幫你一把嗎?」

秦穆然笑道。

亞爾維斯的身體,抖動的愈發激烈。

他緩緩拿起桌子上的左輪手槍,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心中除了恐懼,還有不甘。

身為西方世界的小du王,他已經很多年沒有在du桌上輸過了,沒想到一輸連性命都要輸掉。

在一片催促聲中,亞爾維斯的心態徹底崩塌。

噗通!

亞爾維斯兩腿一彎,徑直跪倒在秦穆然面前,因為過於緊張,從他袖口裡,還落出幾張紙牌出來。

「哇靠,亞爾維斯袖子裡面居然藏牌?」

「他出老千!」

一人驚呼道。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投來驚愕的目光。

「想不到堂堂的西方小du王,居然是靠著出老千才不斷取勝的,真特碼卑鄙!」

在一片聲討中,亞爾維斯已經顧不上自己的身份和名聲,今天,他能活著走出東方娛樂城,已經算是最大的奢望。

「秦會長,秦大哥……求求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放我一馬吧!」

亞爾維斯苦苦哀求道。

秦穆然目光冷冷看了眼地上幾張紙牌,神情沒有絲毫驚訝,這一切他早就預料到了。

du桌之上,十du九詐。

所謂的du王也好,du神也罷,不過都是一些千王罷了。

「啊呦,亞爾維斯先生,願du服輸就可以,你給我跪下幹嘛?我可不會給你壓歲錢的……」

秦穆然戲謔笑道。

亞爾維斯慌忙看了幾眼自己落在地上的紙牌,目光一冷。

「秦會長,不如這樣,我自斷一條胳膊,你繞我一命……」

亞爾維斯言罷,沒等秦穆然張口,他已經快速起身,揮起自己的右手,朝著實木du桌上快速砸了過去。

咔嚓!

一聲骨裂,亞爾維斯的右胳膊,已經徹底斷裂,讓人看的都疼。

「秦會長,這樣可以了,我只求你饒我一命就行。」

亞爾維斯忍痛說道。

秦穆然目光中,露出几絲不忍直視的目光。

「嘖嘖……」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