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經理急於在尹凡面前表現,親自上前,就要揪秦羿。

“都給我起開!”

尹凡見這羣瞎眼的傢伙居然要跟秦羿動手,也是急了,運足內力,發出一聲雷霆大喝。

他這一發彪,大廳內如同響了記炸雷,震的衆人耳膜生疼,趕緊讓開了道。

尹凡氣呼呼的衝了過來,臉都快氣綠了,怒吼道:“你他媽想幹嘛?”

一時間,看熱鬧的衆人全都幸災樂禍的望向秦羿。

江東一把手的侄子發怒,整個石京都會地動山搖。

這個一身長衫的鄉巴佬,今兒怕是要完蛋嘍。

“記住了,待會一定要一口咬死,秦羿跟咱們宋家沒有任何關係。”

“他就是混進來的,懂嗎?”

宋傑衝宋氏子弟陰冷道。

衆人深知這其中的厲害,暗自點頭。

這時候,誰要跟秦羿搭上關係,那就是自認倒黴。

“尹少問你話呢?你他媽聾了嗎?”

汪經理仗着尹凡的威風,指着秦羿咆哮道。

“錘子,看來石京的狗,不太好管啊!”秦羿撇了撇嘴,看向尹凡。

“錘子?”

“這小子居然敢叫尹少錘子?這是要作死到底麼?”

衆人驚的目瞪口呆!

陶思思芳心徹底崩潰了。

“錘你大爺,你他媽罵誰是錘子呢?”

汪經理抻着腦袋,衝秦羿冷諷道。

“啪!”

尹凡一巴掌扇在了汪經理的後腦勺上。

“狗東西,老子就是錘子!錘子就是老子!”

“我問你,你想幹嘛呢!”

汪經理只覺的耳內鐘鼓齊鳴,登時就被打懵了。

他懵了!

宋傑等人更懵!

今晚這是怎麼了?

堂堂石京的頂級大少的高端聚會,成了這鄉巴佬表弟的個人秀了嗎?

這世道到底是怎麼了?

先是白少被嚇的像條狗一樣,灰溜溜的跑了。

現在堂堂江東一把手的侄子,衆人膜拜的頂級大少,又跳出來給他站臺。

宋傑哥倆互相望了一眼,鬱悶之餘,他們心底同時劃下了一個巨大的問號。

這位鄉巴佬表弟,你他媽真是酒吧的打工仔嗎?

想到白飛臨走前說過的那句,你這老表不是人!

宋傑猶如掉進了冰窟窿,半邊心窩子都涼了。

“不是,尹少,汪經理一團好心,想從這鄉巴佬……”

酒店的吳總眼瞅着手下愛將被打的面上無光,忍不住抱屈道。

“閉嘴,什麼鄉巴佬?也就是秦先生不跟你們一般計較,否則你們瞎眼狗早已死無葬身之地!”

尹凡冷笑道。

“還有,你們給我聽好了。秦先生是我的兄弟,是我的明師,誰要犯他,即犯我!”

尹凡虎目掃視衆人,凜然喝道。

“明師、兄弟,我沒聽錯吧?”

宋傑等人大驚。

一個是吳縣的土包子,一個是燕京的大少。

八竿子打不着的兩個人,居然兄弟相稱?

但見尹凡神色嚴肅,他們不得不接受這個可笑的現實。

他們的土老表,還真跟尹少的關係不簡單。 衆人正錯愕,早已有明眼人開始討好秦羿。

“還愣着幹嘛,趕緊上酒水啊!”

吳總瞪了汪經理一眼,不悅罵道。

“哎,哎!”

汪經理回過神來,五指叉順了凌亂的髮型,趕緊親自去端了酒水來。

他原本想在尹凡面前獻殷勤,這下好了,馬屁拍在馬蹄子上。

捱了一巴掌,萬幸,還有挽救的機會。

“尹少、秦先生!這是03年我在蘇伊士世界拍賣會上拍到的法國王室珍藏紅酒!”

“年份過百,花了整整兩百萬,一直沒捨得開封。今日,您和秦先生來了,正好美酒配英雄。”

吳總親自倒酒,滿臉堆笑,溜鬚拍馬道。

果真,酒香四溢。

只是聞香,便已心醉泛春。

尹凡傲然點頭,端起酒杯聞了聞,讚不絕口。

剛要品,卻發現秦羿似乎對這瓶價值不菲的珍藏毫無興趣。

“秦先生,請!”

吳總雙手奉上酒水。

“哼!”

秦羿冷然發笑。

“秦先生,這酒不錯,爲慶祝咱們石京相聚,乾杯!”

尹凡舉杯,緩和氣氛。

“不了,我只喝喝白開水!”秦羿淡淡道。

“這!”

吳總大驚,狠狠的瞪着汪經理。

汪經理心頭頓時叫苦不迭。

他知道遇到了狠茬,今兒這飯碗八成怕是保不住了。

“白開水?”

尹凡愣了愣,然後放下酒杯,爽朗笑道:“撤了,來兩杯白開水。”

“白開水好啊!”

“平凡普通,從人民中來,到人民中去!”

“這也是尹先生前幾日在省常委會上,再三對我們黨員同志的訓誡啊。”

宋傑在官場中呆的久了,深諳說話之道,笑着附和。

“沒錯,我們都得響應尹先生的號召,要到人民羣衆中去!”

“他孃的,還愣着幹嘛,給老子換白開水!”

其他大少也跟着拍馬屁,紛紛嚷着要喝白開水。

“汪經理,現在可不止我這鄉巴佬要喝白開水了。請你告訴我,東陽酒店到底有沒有白開水?”

秦羿正然問道。

“有,有的!”

汪經理笑的比哭還難看。

“還愣着幹嘛!”

“快去準備啊,難道你要自絕於人民嗎?”

吳總呵斥道。

片刻,汪經理戰戰兢兢的端來了兩杯白開水。

“想喝一杯白開水,不容易啊!”秦羿端起酒杯,笑着向尹凡舉了舉杯。

“秦先生,你別生氣,世人都被這花花綠綠的東西給遮住了眼,要是都能靜下心來,品一杯白開水,這世道也就清明瞭。”

尹凡望着純淨的白開水,喟然長嘆。

“吳總,還用我教你嗎?”

尹凡皺眉道。

“別,別介,秦先生,尹少,我錯了!你就給我個機會吧。”

汪經理哭喪着臉,哀求道。

“汪經理,也就是秦先生不跟計較,今兒這事要犯在我身上,我讓你一輩子都翻不起身!”

“滾!”

尹凡雙目一寒,冷喝道。

“來人,把這瞎了眼的玩意,打出門去。”

吳總大喝道。

立即有保鏢衝過來,把痛哭流涕的汪經理給轟了出去。

“表哥,可真是讓你說中了。一杯白開水,就讓姓汪的丟掉工作了呢!”

陶思思這會兒緩過神來了,欣喜的湊了過來。

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尹凡對秦羿百般討好。

她算是明白了,自己這愛吹牛皮的表哥,是真正了不得的大人物啊。

“這位是?”

尹凡見到陶思思眼前一亮,欣然問道。

“咳咳,尹少,這是我表妹陶思思,就是我前面跟你提過的國民校花!”宋傑湊過來,自豪的介紹道。

“哦!”尹凡一聽是宋傑的表妹,冷然一笑,移開了目光。

他見過的美女多了去,陶思思雖然明亮動人,但宋傑那點心思,讓尹凡感到噁心。

甭說是陶思思,就是貂蟬再生,他也絕不會多看一眼。

宋傑兄弟倆暗自搖頭。

他們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尹凡壓根兒就是把他哥倆當個屁。

原本還芳心暗喜的陶思思見尹凡一臉不屑的樣子,嘴一撇,臉上的神色頓時黯然了下來。

“哥,我有些不舒服,先走了。”

陶思思悶悶不樂的對秦羿打了聲招呼,轉身要走。

“思思,你不是想跟尹少要簽名、合照嗎?”秦羿拉住陶思思,笑問道。

陶思思雙眼一紅,委屈道:“哥,你嫌我還不夠丟人嘛,沒看到人家壓根兒把我當空氣嗎?”

“等等!你是秦先生的妹妹?”

尹凡見陶思思與秦羿兄妹相稱,回過神來,趕緊張手攔住陶思思,驚詫問道。

“我是誰的妹妹,跟你有關係嗎?”陶思思冷然道。

她雖然崇拜尹凡,但也有高傲的自尊,尹凡剛剛的表現,讓她好不受傷。

“你不是宋傑的妹妹嗎?”

尹凡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有些懵了。

他眼又不瞎,能看不出來,宋傑跟秦羿不對付?

是以,壓根兒就沒想過宋傑、秦羿其實也是親戚。

秦羿微微點頭,確認了與陶思思的關係。

“思思小姐,對不起,剛剛是我大意了,我向你道歉。”

尹凡一改冷傲之態,紳士的躬身致歉。

“陶小姐,給我個將功贖罪的機會,我能邀請你跳一支舞嗎?”

尹凡再次恭敬邀請。

陶思思有些不敢相信,燕京四少之一的尹凡竟然請她跳舞呢!

“思思,你,你倒是快答應啊。”

宋傑大喜,趕緊催促道。

陶思思眼中的欣喜之色,突然就冷卻了下來:“不了,羿表哥,我有些累了,咱們走吧。”

“尹少,看來你是傷了我表妹的心,想請她跳舞,得看你以後表現了!”

秦羿揹着手,悠悠感嘆了一聲。

“思思小姐,今天是我失禮了,我改日再親自登門賠禮。”

尹凡不是死纏爛打之人,當即誠懇致歉。

自從在聽雨軒得秦羿指點後,尹凡方知尹家的鎮家宗師與秦羿比起來,在武修上的理解與奧義,要差之十萬八千里。

尹凡是個狂熱的武道追求者。

秦羿今日有意暗示他可以追求陶思思,這可是天賜良機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