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枝也覺得龐博元是該罵,但是她現在心裏沒有那個力氣。

一想到莫丞州能夠預見未來,她就害怕。

「你怎麼了?」李然走了過來,「我看你今天一整天都沒什麼精神的樣子。」

江枝點了點頭,但是讓李然不要擔心,她只是最近沒有休息好。

她本來想離開,突然想起來李然擁有公司系統的許可權,可以查看公司任何電腦的使用記錄。

「你能把電腦的總管理許可權給我用一下嗎?我查一下東西。」

江枝笑了笑,搓了搓自己的手,一副打了雞血的樣子。

李然皺了皺眉,「你要幹嘛?」

「這個你就不要多問了,反正不會幹壞事,我就查一點東西。」江枝笑了笑,一副掐魅,李然雖然不知道江枝要去做什麼,但是直到江枝的為人,就把許可權給她。

江枝來到科研部調查,開始比對莫丞州電腦的使用記錄。

莫丞州這個planB確實是在這個系統剛開始研發沒多久之後就要求科研部的人加進去。

當時科研部還說,這樣做簡直就是多此一舉,莫丞州還堅持了。

為什麼好端端的要在自己的系統裏面加多這個一個程序。

江枝想不明白。

她想來想去覺得最可能的就是莫丞州直到龐博元的這個計劃,所以早早就佈下了這麼一個局。

可是這樣一來,莫丞州就變得可怕起來了。

江枝一直在尋找這本里覺醒的那個人,現在想來最有可能的就是莫丞州了。

「怎麼會這樣……」

「什麼這樣?」

江枝猛然回過頭,發現莫丞州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自己身後,她有些慌張,也不知道莫丞州剛剛看沒看到自己在調查自己。

她想了想,試探性地問了問,「你是不是事先知道這個系統會被龐博元偷走啊?」

這樣問,江枝覺得莫丞州應該不會懷疑。

莫丞州勾起了嘴角,「我怎麼可能提前知道?你看見李然了嗎?我想問問他調查得怎麼樣了。」

「什麼調查?」

江枝又皺了皺眉,怎麼自己最近錯過了那麼多的消息?

莫丞州見她起了興趣,繼續說:「前兩天龐博元系統出事的時候,我在等後台的信息錄入,沒想到有另外的人在做和我們一樣的事情,我讓李然去調出了。」

難道另有其人。

李然突然走進科研部,「莫總,原來你在這裏,我有些事情要跟你報告。」

「就在這裏說就行了。」

莫丞州走到科研部里的會議桌上,讓江枝也過來聽完報告,看能不能給點建議。

李然點點頭,把自己昨天調查到的東西拿出來給莫丞州。

「對方是個高手,昨天我根據你說的去追蹤那個也在錄取信息的地址,但是被發現了,他立刻就關閉了那個窗口。」李然頓了頓,「可是很快我就發現,我們被反跟蹤了。」

他的語氣嚴肅,讓江枝意識到了這件事不簡單。

「所以很抱歉,我沒有調查到。對方很強,把自己的痕迹都摘得乾乾淨淨。」

能夠在網絡上神出鬼沒的只有黑客,但是天底下厲害的黑客那麼多,江枝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到會是什麼人在背後針對他們。

江枝突然靈光一閃。

「紅2!」

她想到了這個世界排名第二的黑客,這是自己腦子裏突然閃過的id,江枝想了想,「李然,你去調查一下紅2最近的行蹤,應該能有收穫。」

李然點了點頭,雖然並不清楚為什麼江枝要讓他們去查紅2。

過了一會兒,李然激動地跑回來!

「那天晚上,紅2的確在系統崩潰之後出現過!而且很長一段時間都很活躍!」

李然的聲音忍不住帶着激動,他沒想到江枝隨口提的名字居然就能有所收穫。

江枝勾起嘴角,剛想解釋,就聽見林曦說龐博元公司的人要找莫丞州。 白靈還是小姑娘心性,她像是聽一個有趣的民間故事,忍不住道:「後來呢?」

「你怎麼出來了?」

「誰救你?」

劉老漢苦笑道:「說起來還得感謝我那個逆子。是他找到墓穴,救了我。」

「只不過你們不要以為,他是擔心我,才冒雨進山尋找。他是到了時間,沒有拿到錢,進山找老子尋仇的。」

「然後呢?你們就報了官?」秦天忍不住問道。

劉老漢點頭,道:「我雖然知道,那是個大墓,一定有很多寶貝。不過我是良民,不會做那種偷盜的事情。」

「說起來我覺得我那個兒子還有救。他把我送回家,主動擔負起了聯絡的任務。」

「我因為摔傷了,在床上一直躺了一個月。這中間,都是他在跑。」

「那小子還不錯,經過一個月的努力,終於讓官方接受,讓昏候墓重見天日。」

說着,他吁了口氣,有些得意的道:「我這人沒什麼本事,沒想到,誤打誤撞,給我撞到了這樣一個大傢伙。」

「老頭子我也算死而無憾了!」

秦天:「還有呢?」

「這就沒了?」

劉老漢驚訝的道:「沒了。你們還想聽什麼?」

「哦對了,給你們看個東西。」

他起身,從床底下,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個小布包,一層層打開,裏面是個小銅錢。

「看看,這就是昏侯墓里的東西。先說明,我可不是偷盜啊,是官家為了表彰,特意送給我的。」

「還有收藏證書。」

秦天點了點頭,他環顧一圈,道:「你這裏看起來挺簡陋的,平時都一個人住啊。」

「對了,你兒子劉小寶呢?」

提起「兒子」,劉老漢再次咬牙怒目。

「這個畜生!」

「我原本以為,他會良心發現,誰知道還是爛泥扶不上牆!」

「老子把他攆出去,跟他斷絕了父子關係!」

「不然的話,棺材本早晚也會被他輸沒了!」

秦天皺眉道:「你的意思是,劉小寶喜歡賭?」

劉老漢點了點頭。

秦天:「多謝您老人家坦誠相告。作為回報,我們可以幫您去找劉小寶,幫您勸勸他。」

「你也看出來了,我這個兄弟,是個風水大師。由他為劉小寶講解或者做法,說不定能去除他的賭癮。」

「真的?」

「那真是太好了!」

劉老漢激動不已。他想了一下,從抽屜里翻出一張,上面寫着虎鯨,以及一串電話號碼。

「這個虎鯨老大,前一段時間帶人來討債,給我留了這個電話。」

「限我一個月內湊齊一百萬,打這個電話。」

「你們也看到了,把我賣了,也值不了一百萬。」

「劉小寶我是早就聯繫不上了。」

「幾位大師,你們看,能不能通過這個虎鯨老大,幫我找找?」 小石手裏的apid里早就準備好了視屏,聽到孟瑤吩咐,立即當着所有人的面點擊了播放。

孟瑤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輕輕用手安撫冷柔,示意她放心。

「啊……別這樣……kaiter……no……」

誰知黑色封面的視頻一點開,畫面未動,先有刺耳的聲音傳入眾人耳中。

在場的都是成年人,自然聽得出這做什麼才會發出的聲音。

而這個聲音的女人很熟悉,就是冷柔。

緊跟着,apid里的畫面隨着聲音播放,赤條雪白的肉體起伏晃動着,絲毫沒有遮掩,更能清晰的看到冷柔鮮少看到的表情。

視頻里的男人是個英國人,年輕,有力。

「關掉!」冷柔走上去一把打落了apid,臉色比剛才還白。

記者們反應最快,只用了幾秒鐘,迅速轉變思路,紛紛把相機對準了冷柔和孟瑤母女。

「冷小姐,視頻的人是你吧?可那個男人是個外國人,不是傅先生。」其中一個女記者率先開了口。

女人最鄙夷女人的浪蕩。

男記者也跟着問,因為獵奇,問題更加犀利:「冷小姐,請問你私生活一向如此嗎?」

冷柔連連倒抽冷氣,指甲摳著掌心,咬死否認:「你們看錯了,那視頻里怎麼可能是我!我從來沒有交過男朋友!」

「視頻里的臉很清晰,冷小姐就不要否認了吧,我們現在只是有些好奇,你和你的母親花錢請我們來拍勁爆的新聞,怎麼把自己的私隱翻出來了?」有個聰明的記者問到了重點,「還是說這視頻是被人偷偷換掉的?」

孟瑤立即符合:「對,一定是被人偷偷換掉了!這個房間里有監控,傅雲澈在房間里欺負我女兒,不可能沒拍到!」

全稱,傅雲澈一言未發,面容懶散冷漠,看着她們做最後的掙扎。

「傅先生,真正的視頻呢?您是否真的對冷小姐做了什麼?」這個記者看向傅雲澈。

男人的眼睛生的很漂亮,睫毛密長,雙眼皮褶皺均衡,瞳仁不是亮如曜石,眼白如玉。

這樣的眼睛,只要一與人對視,對方向來招架不住。

「你以為我坐在這,是等你審問?」他語氣平平,卻如帝王,威儀冷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