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不得不承認這次計劃又失敗了,他和黃富在西城區派出所附近轉悠了一個多小時,也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並且詢問了外圍的幾名特警,他們也沒有看到屍王的影子。

「這就怪了,這屍王是怎麼進入值班室的?外圍的特警都沒有發現呢?」江帆驚訝道。

「是不是屍王可以隱身,或者遁地進入的?」黃富道。

「不可能,以目前屍王的法力還達不到隱身、遁地的功能,最多也就是具備血遁的逃逸本領。」江帆道。

「那就怪了,難道屍王住在派出所的值班室?」黃富突發奇想,這是他隨口說的。

黃富這句話提醒了江帆,他突然想到了那個警員小李,小李?突然江帆驚叫起來:「小李不是死了嗎?」

黃富一頭霧水道:「小李沒有死啊?就他一個人沒死!」

江帆一把抓住黃富的胳膊,「小富,你還記得我們在地下宮殿看到那具大石棺嗎?」

「記得啊,怎麼了?」黃富疑惑道。

「你記得那具大石棺里並排躺著死具警察的屍體嗎?」江帆道。

「記得,當時我都驚呆了,裡面怎麼躺著死具警察的屍體呢!」黃富想起當時在宮殿里推開石棺,看到裡面並排躺著四名警察的時候,他當時就驚呆了,嚇的急忙後退。

「你仔細想想,那四具屍體是什麼人?」江帆提醒道。

黃富很快就想起來了,當時石棺里躺著四名警察,其中有小馬、小朱、小張,還有一個是?突然驚叫道:「小李!我在石棺里看到小李的屍體了!」

「對,小李的屍體明明就在石棺中,但是後來我們出了亂葬崗后,他又出現了,為何又活了呢?這就說明小李就是屍王!」江帆道。


黃富又糊塗了,「小李是屍王?」小李怎麼可能成了屍王,這令黃富頓時迷糊了。

江帆點頭道:「屍王具備了幻化的本領,他肯定是幻化成小李的模樣,不好,周長江他們危險!」

屍王小李還在西城區派出所,和周長江他們在一起,周長江等人並不知道小李就是屍王,萬一屍王要吸他們的血,那豈不是防不勝防!

江帆立即往西城區派出所跑去,黃富立刻緊隨他身後,現在終於明白了,難怪每次都撲空了,原來小李就是屍王幻化的!

一前一後,兩人到了西城區派出所,江帆猛地撞開大門,周長江正在整理案卷,看到江帆神色慌張,驚訝道:「江醫生,怎麼了?」

「小李呢?」江帆急切道,他左右環顧,看小李在不在旁邊,發現小李不在屋裡。

「小李回家去了!怎麼了?」周長江見江帆一臉焦急,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小李家在什麼地方?」江帆心中暗道:「完了,小李的家人肯定要遭毒手了!」

「小李出事了?」周長江疑惑道,他看到江帆一進來就不停地問小李,是不是小李出了什麼事呢?

「小李就是屍王!」江帆嚴肅道。

「什麼!不可能,小李怎麼會是屍王呢?」周長江震驚地站了起來,這句話如同晴空霹靂,頓時就迷糊了。

「我在亂葬崗地下石棺中看到小李的屍體,你仔細想想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你不覺得小李可疑嗎?」江帆提醒道。

周長江想了片刻,想起小李這幾天的確很古怪,第一次追逐屍王,他從屋裡出來,屍王不見了。還有每次出事的時候,他總是回家去了,點頭道:「經你這麼說小李的確可疑,走,我們快到他家中去看看!」

出了門,周長江開了警車,江帆和黃富就坐在警車裡,十分鐘后,車子在一小區里停下。周長江拔出手槍,「小李家就住在四樓的402室!」

周長江一揮手,立即衝上去幾名警察,江帆和黃富到了小李家門口。周長江按門鈴,沒有人開門,「把門撞開!」周長江道。

「讓我來吧!」江帆道,他抓住門把手,默念茅山開鎖咒,用力一推,門開了,黃富提著軍刀沖了進去,幾名警員也跟著沖了進去。

黃富小心謹慎地拿著軍刀,快速地靠近卧室,周長江手拿著槍喊道:「小李!」

沒有人回答,卧室的門是關的黃富一腳踢開卧室的門,提著軍刀沖了進去,頓時驚叫一聲急忙退了出來。

「怎麼了?」江帆立即沖了進去,當他看到床上的兩具乾屍的時候,不禁愣住了。兩具乾屍明顯已經好幾天了,一具是小男孩的屍體,另一具是女性的屍體。

兩具屍體表情恐怖,尤其是小男孩的心窩處有個窟窿,可以看出他眼神中是極度的恐懼。那具女性的屍體有明顯的反抗跡象,脖子上有傷痕,嘴巴張得大大的,手腳彎曲,這一切都表明她反抗過。

周長江衝進去后立即退了出來,他立即嘔吐起來,江帆走了出來,「他們是小李的兒子和妻子嗎?」

周長江酸水都嘔吐出來了,他用手拍擦了下嘴邊的酸水,點頭道:「是的。」

「小李臨走的時候說去哪裡了嗎?」江帆問道。

「他只說回家一趟。」周長江回憶當時的情景,小李神色有點古怪,當時以為他是嚇壞了。

「要不我們就在他家裡等他回來?」黃富道。

江帆搖了搖頭,「看屋裡的狀況,屍王只來過一次就沒再來了,他肯定是躲藏在什麼地方去了。」

「屍王會躲到什麼地方去了呢?」周長江道。

「我們立即到西城區的火葬場去看看!」江帆道。

「火葬場?」周長江疑惑道。

給讀者的話:

推薦朋友書<<邪獵花都>>,一本不錯的書! 至於好不好吃,那就不知道了。

封時奕忽然伸手彈了下慕卿的額頭,眼中閃過一絲戲謔。

「怎麼?你做飯很好吃么?」

當初不知道是誰差點把廚房燒了,現在居然也好意思在這裡說別人?

慕卿不滿地拍開封時奕的手:「你明白什麼?我有做飯好吃的老公和媽媽,她有么?」

這句馬屁拍到封時奕心裡了,也就沒有計較慕卿的事情。

「既然研發做完了,那你就多休息幾天,等你參加玩比賽再回公司工作。」

「就等你這句話。」

早就猜到封時奕不會讓她去工作,所以慕卿已經把這幾天要做的事情全部都列舉出來了。

看著慕卿手裡的清單,封時奕頓時有種讓慕卿幾天下不了床的衝動。

但是想到事後的後果,封時奕覺得偶爾讓慕卿出去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那就讓蘇若言陪你去吧,免得你自己不方便。」

慕卿連忙點點頭,清單第一項就是要求封時奕給蘇若言假期,誰知道封時奕自己提出來了。

「好啊好啊。」

蘇若言從廚房出來就聽到要陪慕卿出去玩,開心的合不攏嘴。

「對了,卿卿,你有沒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啊?」

這麼直白的問出來,真的不會被懷疑么?

封時奕和宋文同時緊張的看著慕卿,以為慕卿下一秒就會猜出來。

「想要的東西么?暫時沒什麼,你怎麼突然想起來問我這個問題啊?」

「你做研發那麼厲害,我當然需要提前給你準備禮物咯。」

蘇若言遞給慕卿一塊草莓,沒有絲毫心虛。

接過草莓,慕卿不滿地白了蘇若言一眼:「禮物當然要你自己想,不然多沒誠意啊?」

「你就饒了我吧,你忘記我有選擇恐懼症了么?」

曾經為了給她父母一個驚喜,蘇若言站在櫥窗前整整三個小時都沒有選出來。

人家服務員還以為蘇若言是沒有錢,差點要開口趕人了。

好在後來蘇若言全部都買了下來,對方才知道蘇若言是有選擇恐懼症。


「好吧,看在你有選擇恐懼症的情況下,我給你點提示好了。」

慕卿略微想了下,還是搖了搖頭。

「我真的沒什麼特別想要的,不過我喜歡暖色系的顏色,花的話,我喜歡藍色妖姬。」

這些提示應該很好選擇了,只是對於選擇恐懼症來說,依舊沒有什麼用。


不過封時奕倒是記住了慕卿喜歡的顏色和花朵。

心中默默地給蘇若言計一功,看來讓蘇若言問,真的不會出破綻。


「卿卿,咱們的範圍能不能再小點啊?」

看著蘇若言可憐兮兮的樣子,慕卿只好在想些可以作為禮物的東西。

「真的沒有什麼喜歡的東西了,要不你送我只貓吧。」

聽到這話,蘇若言轉頭看向肉丸,表情有些無奈。

「你不是有一隻肉丸了么?還要一隻做什麼?」

「肉丸到發情期了,我需要一直公貓過來處理了肉丸。」

就知道慕卿的腦迴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蘇若言無奈地搖了搖頭。

「好吧,明天我們去寵物店看看吧。」

總不見得讓封時奕抱著一隻貓去求婚吧?那個畫面想想都很有喜感。

當晚,蘇若言霸道地霸佔了封時奕的老婆和卧室。

念著蘇若言有功的份上,封時奕很順從地拿著被子去了書房。

「卿卿,你真的沒有什麼喜歡的東西么?怎麼這麼好養活?」

慕卿坐在電腦前不停地完善著最後的一步。

「我好養活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有必要這麼驚訝么?」

這話說得很有道理,從她剛認識慕卿的那天起,就知道慕卿很好養活了。

「這麼好養活的人怎麼就嫁給了高富帥呢?是不是老天爺配錯隊了?」

默默地賞了蘇若言兩個白眼,真的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怎麼?好養活的人就不能配給高富帥了啊?你這是歧視,小心我打你。」

蘇若言連忙做了個怕怕的動作,她可不敢歧視慕卿,不然工作估計都會沒。

忽然想到些什麼,蘇若言徑直坐了起來。

「不對啊,封時奕是我老闆,那你不就是我的老闆娘么?」

「理論上這麼說沒錯,恭喜你終於說理順了關係。」

慕卿贊同地點了點頭,要知道蘇若言可是連自己家裡的親戚都沒理明白關係。

那不就是說明慕卿可以隨意的欺壓他了么?蘇若言頓時感到欲哭無淚。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