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突然只覺得後背的汗毛都倒立了起來,合着老哥剛纔那麼衝動,不是知道了那沼澤之地的怪物跟葉靜蘭打完受了重傷啊?

而是他覺得他真的能跟人家碰一碰!

江北懵了。

“哥……那怪物很可能真是重傷了,畢竟那葉靜蘭剛從那邊過來,我覺得,八成是剛跟那東西打完。”江北一臉無奈的說道。


倒是江南,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雙眼泛着亮光的看着江北。

“弟弟,我去幹翻他!”江南說着,左手拎着自己的大鐵球,右手拎着王昱涵,嘴裏叼着煙,當時就要踏空而起餓了!

但是機智的江北還是第一時間攔住他了……

太可怕了,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侯煙嵐,那個眼神,很明顯是在問:“媳婦,我使使勁,給我哥打昏過去,然後你把他關水元珠裏?”


不愧是心有靈犀,侯煙嵐直接翻了個白眼,關哪你自己看着辦,別弄我那水元珠裏去!

“弟弟,你拉我作甚?”江南轉過頭來,一臉不解的看着弟弟。

說實在的,對於弟弟這麼慫,他這個做哥哥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好好的教育一下。

“哥……我們從長計議,真得從長計議,那沼澤地裏的東西絕對很強悍啊!”江北嘴脣都哆嗦了,能把一個堂堂的親傳弟子打得狼狽而逃,那得是什麼存在?

“爲什麼要從長計議?你不是剛剛說了嗎,那女的已經跟怪物拼成兩敗俱傷了啊?那就是個軟柿子啊,我們上去直接捏不就完了?”江南也有點無語了。

江北深吸了一口氣。

他看懂了,很多時候,老哥就是不撞南牆不回頭,當初老爹可能就是這麼給老哥起的名。

應該是這個南了……

有個這樣的哥,他也太難了吧?

“哥,我覺得你這麼說也行,我們去幹翻他。”江北由衷的點了點頭,只要不是那小母龍那麼可怕的東西,江北覺得,他們還是有一戰之力的。

“不。”

卻是隻見老哥緩緩搖了搖頭說道,這嘴巴鼻子往外冒着氣的樣子,還把一直拎着的王昱涵給鬆開,摸了摸自己的大光頭。

擦,這畫面太美,不忍直視。

江北懵了,什麼不?不是說好的要去幹翻那沼澤之地的怪物嗎?

“不是我們,而是我,我要去幹翻他。”江南淡淡的說道。

這話,江北能忍?



“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的實力。”江北用處了絕世神通,激將法!

說罷,滿臉深情的看着老哥。

卻是隻見老哥略帶深意的看了一眼自己,氣氛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未等江北說話。

只聽得江南悠悠開口道:“弟弟,你的實力還太弱了,這種強者之間的對抗還是交給我吧。”

江北:“……”

林沐雪:“……”

侯煙嵐:“……”

王昱涵:“……”

難道,這就是富二代嗎?

“不行!哥!你要是不聽我的,我,我……我回家告訴老爹你把四階靈草的煙都給抽了!”江北一臉不滿的說道。

“你也抽了,真要是捱揍你也得捱揍。”江南撇了撇嘴道。

江北懵了,老哥的腦袋一向不是不怎麼好使的嗎?現在怎麼堵得他這麼難受?

江北嘴角狠狠抽了兩下,半晌,才換了一種口吻,“哥,讓我去吧,我也想和強者來一下對抗,不然我怎麼才能進步?”

這話說完,江北自己都覺得臊得慌……

倒是隻見江南微微點了點頭,好像還真覺得像是那麼回事一樣。

片刻之餘,直接說道:“可以,但是你得站在我後面,要是那傢伙太強,你就速速避開。”

江北那頭點的,跟小雞啄米沒什麼區別,只要能穩住老哥!那剩下的都是後話!

這麼一折騰,天色也擦黑了,在這節骨眼上,饒是江南都沒了什麼心情繼續。

天黑,不太行,打架的時候他這大光頭目標實在太過太明顯。

而到了晚上,江北又帶着侯煙嵐進了水元珠裏,美其名曰是明天要打架了,得去看看那些小弟子如何了。

至於到了水元珠裏之後。

被江北連續撩撥了好幾天的侯煙嵐,再加上江北又是一副臉面完全丟掉的表現……

正是辦完,已經是深夜了。

自然也沒辦法去看小弟子們了,說實在的,有點尷尬。

翌日!

江北和侯煙嵐睡的那叫一個香,就連在最那邊的林沐雪都是一陣陣的驚奇,這倆人昨天是怎麼了?

睡成了這樣,這連續的幾天不就在趕路嗎?

但是奈何,同樣早起的江南卻是精神無限抖擻!

“弟弟!起牀了!該去幹翻那怪物了,不能讓它緩過來!”

大清早,江南的吆喝聲就傳到了江北這邊的帳篷裏。

畢竟是修煉者,很多時候雖然江北不太想聽到這種聲音,他還是聽到了,而侯煙嵐已經直接坐了起來!

“哥!大早上的,能不能讓睡個懶覺啊!”江北哀嚎了出來。

……

雖然心裏一萬個不願意,但是江北還是知道今天是有正事的,昨天就在這耽誤了一天了,現在每一點時間都很寶貴。

而在這一路上,得到的好東西還真是不少。

比如那呂陽小哥哥的靈寶長劍,以後絕對能賣個好價錢,又從兩條藤龍那搞到了不少的靈草,雖然小母龍沒小藤龍那麼富有,但是五階靈草還是有幾株的,四階的很多。

這些靈草嘛,自然直接就被江南給拿走了……

再看看靈石,雖然小騷騷晉級到了神器行列消耗了江北十好幾萬,但是現在,江北可是絕對的富有之人,這麼一波打家劫舍……友好的交流!就弄到了三十多萬!

江北都想明白了,這些靈石,不能亂用,像什麼回覆靈力啊,直接就嗑藥。

老哥心情好的時候佈置個陣法,也得用不少靈石。

主要的,還是得到了闢海境給小騷騷晉級的時候用!

是的,我江北,從今天開始就要做一個氪金母豬!

不算不知道,一算是真的嚇人,竟然直接就搞到了這麼多東西!這才一個月不到啊! 只要有了靈石,以後去那碎星城商會,或者再不濟就是在雲瀧城的修煉者協會都能換到不少的好東西!

而小騷騷晉級肯定也是有靈石的話比較好,他不也得提前做準備嘛,這這那那的,這年頭,幹啥不需要點靈石……

算了,不騙自己了,有錢的感覺就是好!

清早,五人收好了帳篷,再一次聚集在了一起。

江南那簡直是鬥志昂揚,看來已經想了一晚上了要跟那還不知名的大怪物幹一架。

而江北呢?則是做夢都在考慮着明天給那大傢伙幹翻了能不能得到點什麼好東西,畢竟這年頭,要說這些本土居民沒點好東西,那他是不信的。

但是在跟人家那大傢伙打起來之前!還是必須要去找那幫小弟子們談談人生的!

而江北,此時也取出了近兩百枚的開天丹,都是這兩天閒着沒事的時候煉製的,既然已經確定了這些小弟子的作用,那就得給他們也來點好處……

“哥,我們先進水元珠裏看看,把小藤龍叫出來,還有那麼多的弟子呢。”江北咧了咧嘴,朝着江南說道。

很顯然,江南是對他弟弟準備這麼多不太滿意的,不就是一個勞什子受了傷的怪物嗎?用得着這麼麻煩?

還小藤龍?還那麼多的弟子?藤龍加入也就是那麼回事了,但是那些弱雞弟子,帶出來送的?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留他們活口也沒啥用……

但是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微微點了點頭,雖然有點不耐煩,但是他還是覺得在打架的時候多聽聽弟弟的話是有作用的。

比如,不到不得已,或者是碰到了比他們實力低的,那樣的話弟弟纔會去打架。

隨着侯煙嵐取出了水元珠,五人盡皆消失在了原地。

“三炮兄!”江北朝着那正教育着三米長小母龍的三炮弟弟招了招手。


此時,小藤龍也是驚訝的擡起頭來,滿臉驚喜的看了一眼滅霸哥,滅霸哥來了。

多日不見,甚是想念。

隨後,又戀戀不捨的看了一眼被他壓在屁股下面滿臉憤恨的看着自己的小母龍,撇了撇嘴。

“瞅啥瞅!沒見過帥龍嗎!”小藤龍高傲的說了一句,隨後,趕緊從小母龍的身上跳開,跑到了江北身邊。

這近三十米長的大傢伙……

江北不由得嘴角狠狠抽了兩下,這才說道:“三炮弟弟,來活了,軟柿子。”

“滅霸哥!我們出去幹翻他!”小藤龍一聽,當時眼睛就亮了。

江北下意識的就看了一眼身旁的老哥,只覺得倆眼一黑差點暈過去。

完了,全完了。

在本尊這種英明的領導之下,怎麼還能有這種情況發生?

但是他無奈歸無奈,也只能微微點了點頭,隨後纔在侯煙嵐的帶領下朝着那羣小弟子的方向走去。

不過多時。

來自幽冥的怒氣值+250+250+250……

很顯然,是看到江北了。

而江北也笑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