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徹底無語了,尼瑪,不知道在這抱着呢嗎!你找不着小母龍,還不讓我媳婦抱我咋的!

“俺就叫江北,咋的,不行啊!”江北沒好氣的答道。

“哦……可是,滅霸哥……”小藤龍一臉好奇的想要接着問。

“滅霸是我行走江湖的名字,行了行了,趕緊把這小母龍拿下,咱們還得趕路呢。”江北徹底無語了。

“真的嗎!滅霸哥!我也想要一個行走江湖的名字!”小藤龍顫抖了,感覺自己好像意識到了非常重要的東西。

“三炮,我們來弄了他。”江南也是沉聲說道。

說句老實話,小藤龍還是比較怕江南的,畢竟江南那一手火玩的可謂是花裏胡哨的,非常的華麗,再加上特效十足,小藤龍哪見過這種陣仗?

“好的!滅絕哥!”小藤龍趕緊點頭,這二三十米的龍身,對着江南那一米八高的身材連連點頭,卻是非常的滑稽。

小藤龍剛跟那母龍對視了不過三秒鐘,又突然轉頭看向江南問道:“對了,絕滅哥,那你這名號是不是也是行走江湖用的?”

江南只覺得這根菸差點給他嗆着,現在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嗎!

“不錯,我本命江南,滅絕也不過是我行走江湖的名字而已。”江南仰頭四十五度,看向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煙,鼻子嘴巴往外冒着煙的樣子煞是顯得高深莫測。

小藤龍眼睛亮了。

“哥,滅絕哥,你覺得我適合一個什麼樣的名字?”小藤龍一臉驚喜的問道。

這次,江南真的沉默了,這問題他沒法回答,文化水平有限,當初在無極宗也沒念過書,天天想着打架,不是什麼好孩子。

這玩意祖傳的……

撓了撓頭,不說話,這玩意他真是沒法回答。

總裁:億萬契約過期啦! :我要保持我高冷的人設! 另一邊。

“煙嵐,我們繼續好麼?”江北一臉深情的看着侯煙嵐,臉上也掛上了楚楚可憐小表情。

“哼。”侯煙嵐頭一撇,完全就不理他了,這王八蛋,本以爲受了多重的傷呢,結果又是這麼個劇情。

江北在侯煙嵐那吃了癟,也是心裏暗罵這小藤龍不會做龍……

卻是眼珠子轉了兩圈,突然轉頭看向林沐雪,“林師姐,我胸口痛,你快來,快來給我看看。”

林沐雪的臉色也是一白,下意識的就吵着江北這邊跑了過來。

“江北,你怎麼了,剛剛那一下是不是也傷到你了。”林沐雪臉色明顯有些焦急。

侯煙嵐朝着這邊瞥了一眼,暗歎了口氣,這王八蛋,你跟他在一塊待得久了,什麼都懂了……

現在,你還太單純了。

“林師姐,我的胸口好痛,我剛纔被炸傷了,你看我這衣服,上面都是血。”江北那張臉,滿是悽苦。

還下意識的看了眼侯煙嵐那面若寒霜的樣子,趕緊扭過頭來,繼續裝。

林沐雪果真是急了,下意識的就朝着江北的衣服看了過去,果然,這衣服仔細看,全是血污……

“江北,你到底怎麼了,你快躺下,我給你看看。”林沐雪捏緊了拳頭說道。

“沒,沒事,你抱抱我,我就好了。”江北趕緊擺了擺手說道。

而林沐雪,下意識的就要去抱,但是也突然看了一眼侯煙嵐,畢竟她現在這名不正言不順的,當着人家正室的面就這麼抱來抱去的,明顯是有點不太好吧……

卻是隻見煙嵐姐姐那臉上滿是寒霜。

林沐雪心裏猛地一驚,人家正牌妻子不同意!心裏有點委屈,但是……

不對啊,煙嵐姐姐這是在看江北呢?

再一看江北,這臉上的笑容那是一個快樂,她明白了,感情這王八蛋是在那演戲!

“哼!”林沐雪臉上一黑,朝着江北就是一推。


江北直接翻了。

躺在地上,兩眼無神的看着天空,他做錯什麼了?

江北緩緩點上了一根菸,就這麼躺着抽,他抽的不是煙,是寂寞……

另一邊。

到底還是江南忍不了了,心裏的一塊石頭也徹底落下了,他好像能感受到弟弟已經好起來了,身體也沒什麼異樣了,嗑了不少的還靈丹,也在緩緩的恢復着。

而這小母龍也不願意等了,她這身體也恢復了不少,可以戰鬥了。

就在這一人兩龍準備再次一決勝負的時候,只見從江北身後的林地之中跌跌撞撞的衝出來了一頭……

野豬!

“王上,王上大人!切勿動手啊!”這老野豬衝了出來,直接就跪在了江南和那小藤龍面前。

極品古武高手 ,這什麼情況?

唯有侯煙嵐和林沐雪面露驚奇,怪了,這不是上午剛把那呂陽捅了的野豬嗎?怎麼出現在這了?

“爾乃何方妖獸,膽敢因爲幾個修士攔我!該當何罪!”那母龍冷聲喝道。

野豬抖了起來,顫抖,匍匐在地上,甚至江北都能看到從他頭上流出的冷汗。

幹啥呢幹啥呢!這麼嚇唬人家可愛的小豬豬!

“王上!切勿動手啊!老豬是獅將領坐下的一名手下,這修士此前可是放我一條生路啊!”老豬甕聲甕氣的說着,甚至還流下了淚水。

江北感動了……

再看看侯煙嵐,又是對他翻了個白眼,江北又一陣無語,最近沒法好好治治她媳婦,等哪天的,找個機會把林沐雪送進去和那王昱涵也好好談談心的,非得把侯煙嵐治服了!

“放你一條生路?獅將好像不是這麼說的吧。”這母龍冷哼一聲,彷彿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一般。

“少踏馬廢話,要打就打!”江南第一個不樂意了,拎着大鐵球就要朝前走去。

“莫要動手,莫要動手啊!都是誤會!王上,這幾位修士,可從未欺辱果我們!”老野豬趕緊說道。

未等這母龍再次說話,那老野豬更是着急了,趕緊喊道:“王上大人!那些欺辱了我妖獸一族的人,都是穿着那個,那個顏色的衣服的,不是眼前這位好漢的人啊!”

那個顏色?是哪個顏色?

“老豬,難道你也被修士矇蔽了不成!”那母龍顯然不想道歉,不願意承認自己做錯了。

“少在那嘰嘰歪歪的,要打就打!廢什麼話!”江南不樂意了,很明顯,這老豬是拖。

肯定是這母龍覺得打不過他們特意找來的!

“王上,不可啊!不可啊!”老豬趴在地上顫抖着……

“本王怎麼做事,還輪不到你來教!”那母龍冷哼一聲,滿是不悅。

只是在看江北的時候,也是露出了疑惑,難道真是這老豬所言,他們並不是欺辱過妖獸一族的修士?

“王上,我已經爲妖獸一族報過仇了,當着這幾位好漢的面擊傷了那個欺辱我族的修士,可是這位好漢,卻是放我離開了,他們不是一夥的啊!”


……

這次,真的輪到母龍沉默了。

事情有點難辦了。

而那修士剛剛也擊傷了自己,按理來講,這仇是必須得報的。

但是現在這情況,由不得她了,對方顯然也很是不滿,那修士還口口聲聲的侮辱她。

此時。

江南的心中也是一動,看起來這老豬還真是站出來爲弟弟說話的,可是弟弟啥時候又收了個坐騎?收個這破龍已經很難看了吧,這以後騎一頭豬出去那成何體統?

但是……

“小藤龍,我在前面吸引她,你繞後弄她,記住,照頭打,給她打迷糊先。”江北微微回頭,像是在看江北一般,卻是對着小藤龍低聲說道。

而那母龍,此時卻是在考慮着這件事到底該怎麼辦,這仇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

不然自己隨隨便便就被擊傷了,那得成何體統!

還是得打。

可是當這母龍剛擡起頭的時候,江南已經和小藤龍朝她衝來了!

“滅絕哥!別亂玩火啊!”小藤龍臨了還不忘叮囑江南一聲。

江南咧了咧嘴,也只能點了點頭,這三炮怎麼跟弟弟一樣,打個架總是這樣怕這怕那的,以後怎麼成事?

“修士爾敢!”母龍滿臉深沉的怒吼一嗓子。

此前不動手,那是礙於身體不行,但是現在!他們竟然還敢主動出手!就是不給她面子! “你看我敢不敢!”江南也是毫不避讓的回了一句。

大戰,還是開始了,這一人一龍,睡都不給誰活臉面,也不給對方活路,那就只能打啊!

但是,這母龍顯然沒有江南那麼“精”,根本就不知道他和小藤龍已經制定好了路子來對付她!

江北徹底無語了,人啊,活着不就是爲了個面子嗎?何必呢?

讓他們爭吧。

“好漢,你快幫幫忙啊,這怎麼辦啊,不能打,真的不能打啊!”老豬又一次朝着江北伏地了。

“老豬啊,算了吧,他們算是勸不住了。”江北朝着那老野豬搖了搖頭道。

老豬心裏苦啊,看着一邊是自己的王上,一邊是放了自己一馬的好漢,幫哪邊都不是。

另一邊。


江南的大鐵球舞的霍霍生風,配合上他那鋥亮的大腦袋,活脫脫的三個球,讓這母龍眼花繚亂。

他確實是變強了,甚至這次晉級,竟然在潛移默化之中,已經激發出了神識!

只是這神識還很弱小罷了,不過合谷一階而已,而江南顯然還沒有意識到這種改變,畢竟沒有人教他用,只覺得身體怪怪的而已。

而藤龍在江南的吸引之下,也已經竄到了那母龍的身後!

按照早先跟滅絕哥制定好的路數走!

在這空地之上,母龍根本就沒有什麼有利的地形,再加上江南時不時的還動用火屬性戰技來壓制着母龍。

甚至之前的那傷勢還未徹底的好轉過來,和最先拋開的江南和小藤龍完全就沒法對抗!

二打一,饒是她境界高大上一些,也是力不從心,畢竟此前使用過那般強大的技能,還封印了片刻的地勢。

已經近乎力竭!

但是,並不是沒有取勝的可能!半步闢海境的大佬,可不是說說就算了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