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疑問,這種奇花對於天道境修士來說確實是不可多得的寶物,但是八寶沉香攆乃是戰爭重器,即便是三眼族煉製這麼一台也要耗費極大的代價,不是一株九級神葯就能比擬的。

「嘿嘿,當然,要說同等級的靈藥我這裡還是有幾株的,只是,我並沒有打算用靈藥跟你計較,因為,我有這個,不知道這東西能不能讓三少主動心呢?如果小爺沒有猜錯的話,三少主之所以攔住我二人,不惜得罪我兩大門派,就是為了這個東西而來的吧!」

噬眼睛都眯了起來,而後手中出現了一滴乳白色的液體,足足有鴿子蛋這麼大一滴,這是方才噬偷偷跟神葯萬壽無疆借來的,不錯,就是借來的,只是為了誘惑人而已。

這滴神葯藥液一出,空氣中迅速瀰漫起一股濃郁的葯香,讓很多三眼族修士的眼睛都紅了起來,甚至許多剛剛達到天位境修為的三眼族人以前留下的一些頑疾都有轉好的趨勢,到了此時,誰還能不知,這就是神葯的藥液?

「你們果然捉到了萬壽無疆!」

貪婪的神色在三少主的眼中一閃而過,但畢竟是一個大族的少主,轉眼間就徹底的恢復了過來,方才差一點就要下令將二人格殺取葯了,但是關鍵時刻,三少主想起了二人的身份。

而且,仔細一想,這少年既然敢將神葯拿出來,那就是根本無懼自己等人了,這一刻三少主的心中幾乎已經認定了,這二人定然是有著什麼了不得的手段能夠逃命,否則萬不會如此。

「嗤~」噬對三少主所說的話嗤之以鼻,一副看白痴的模樣看著三少主再次說道:「三少主真幽默,那可是神葯,而且還是三級神葯,連神道高手都不敢說一定能捉到的奇珍,難道你真以為憑我等二人,能將神葯搞到手?」

噬這話說的實在,而且也得到了在場幾乎所有人的認同,是啊,這可不是什麼垃圾貨色,這是神葯,神道高手也難求的神葯,會被一個少年擒到?打死也不會相信啊。

「那你手上的神葯藥液是?」

對於噬的譏諷,三少主直接就忽略了過去,他對神葯有種莫名的渴求,如果能得到,即便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願意,因此疑聲問道。

「說來,這也是機緣巧合而已,那神葯受了重創,恰好我身上帶有一件能夠看破幻境的秘寶,幾乎就要捉住那白玉龜了,可惜啊,神葯就是神葯,哪怕它已經重傷,但依然不是我等能夠捕捉的,最後留下了這滴藥液精華,還是逃走了。」

噬又是一臉的感嘆唏噓,讓旁邊的李月落眼角直抽抽,這傢伙,騙人根本就不帶眨眼的啊,看將這一群三眼族給忽悠的,都找不到東西南北了。

「怎麼樣?我這一滴神葯的藥液夠不夠抵得上你的八寶沉香攆?」隨後,噬取出一枚玉凈瓶,將鴿子蛋大小的藥液裝入其中,在許多人貪婪羨慕的目光中重新收入乾坤袋中。

「好,今天就跟你賭了,說吧,你要怎麼個賭法?」

三少主微微點頭,顯然他也認為以噬二人的能耐根本就不可能捉到三級的神葯,而且這才是最為符合邏輯的推斷,如果三級神葯不管什麼人都能夠捕捉到,那才叫見了鬼。

而且,在三少主的心中,以這二人實力,也實在入不了自己的法眼,既然這少門主提出要賭鬥,自然是要找一些勢均力敵的人或者搞一些莫名其妙的規則了。

「嘿嘿,好,既然有了彩頭,那就開始吧,我就賭。。你,打不贏我,而且你這幫手下也都不是我的對手,如何?」

噬的眼中閃過一抹瘋狂,他要做的就是挑戰,挑戰他們一群人,反正他們已經信了老子就是那勞什子的仙門少門主,鐵定是不敢一擁而上對付自己了,那就不如痛痛快快的戰上一場,將這幫人當做磨刀石。

「噬?」

旁邊的李月落也沒想到噬竟然會提出這麼變態的要求,要挑戰對方一群人?這可能嗎?這根本不可能,先不說三少主這個實打實的御天境強者,這是肉身修為以及法力同時達到了御天境的超級強者,就是三少主手下也有許多法力修為達到了御天境的修士。

這個仗,沒法打!

而周圍的一群三眼族強者也都是一片嘩然,這怎麼可能?這位羽化仙門的少門主瘋了嗎?就憑他秘宮境的境界以及補天境巔峰的肉身修為,就膽敢挑釁一群法力達到御天境的修士?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你是在耍我嗎?」

三少主開口了,臉色鐵青,他認為這是對方對自己的挑釁,這是對自己的蔑視,憑他這樣的實力怎麼敢如此?不是耍自己還能是什麼?


「哈哈哈,小爺進到這秘境之中,本身就是為了修行與磨礪,為的就是挑戰各路高手,同境界中早已無敵,人道境的修士沒有非凡手段更是不能傷我分毫,怎麼?你不敢?你們這麼大一群人都不敢?再給你們添把火,賭身家,賭你身上的全部身家,怎麼樣?」

噬說著,將一個乾坤袋全部倒空,五顏六色散發著各種各樣光芒的靈藥堆積成了小山,其中八級跟九級的神葯更是多達十幾二十幾株,還有諸多的法寶器具以及各種各樣的符籙,神道符籙,讓周圍三眼族族人瞪大了眼睛,不停吞咽著口水。

「怎麼樣?給句痛快話!」噬的臉上帶著張狂,盯著對面一群人大氣的說道。

「少門主既然有此雅興,那本少主就跟你賭了,不過,我也不佔少門主的便宜,肯定不會讓你跟我族中高手挨個過招,這樣吧,我選出其中最強的三個人出來,如果他們都敗了,那相信也沒人能夠阻攔的了你,我隨身的袋子中所有寶物也都是你的,當然,如果你輸了其中一場,嘿嘿。」

三少主定了定心神,確定這小子沒有開玩笑,因此,十分高興的將這件事應承了下來,他沒法不高興啊,這擺明了是送上門來的好處,而且這小子身家也太豐厚了些,甚至比自己還要豐厚了許多,怎麼看這筆買賣也不吃虧啊。

「好,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噬的嘴角掛起了一抹微笑,而三少主的嘴角也同時掛起一抹微笑,兩人心照不宣,顯然都以為自己贏定了,但是三少主就有些疑惑了,不明白究竟是什麼給了少門主如此大的自信,能夠跟御天境強者抗衡?我拭目以待。

「這個強盜!原來傳說是真的!」

一旁的李月落在這一刻看到噬的所作所為不由低聲嘟囔了一句,她突然想了起來,自己初入秘境的時候,關於這個小魔王的傳說,專門『誘人犯罪』,而後反擊打劫,看如今這架勢,好像又是這麼一出。

對許多人而言,這個時候唯一要做的就是跑,但是要這位三少主大人來看,卻跟其他一些人一樣,在想著佔便宜,這本身就是一種罪過。

拭目以待吧! 「三局定輸贏!」

三眼族三少主提出的,他眉宇之間充斥著自信,認為噬不過就是一名少年而已,強則強矣,又能強到哪去?因此,言語之間,不禁充滿了輕視之意。

「好,三局就三局,小爺一力扛下!」

噬的表情很誇張,表現出一副誰都不放在眼裡的狂傲之色,這更加讓人心中坐實了,這傢伙就是羽化仙門少門主,這份狂傲是發自骨子裡的。

「少主!童明請戰!」

話音剛落,三少主身旁便橫跨而出一名男子,長的斯斯文文約莫三十來歲,一身修為達到了御天境的初期,肉身修為也是補天境巔峰,正是之前就已經看噬不爽,幾次有意要出手教訓他的那名三眼族。

「好,童明不要讓我失望,第一戰就交給你了。」三少主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這童明是他的心腹愛將,之前二人修為不過相當,只是因為機緣巧合下自己突破了,這才將其比了下去,他對童明充滿了信心。

「三少主放心,少門主閣下沒有再戰下去的機會了。」

童明眼中寒光大放,身上白光一閃,一套銀白戰甲披掛在身,戰甲猙獰,攻防一體,御動萬道,全身發出轟隆隆的聲響,體內血液如長江大河般洶湧,此刻全身戰血都沸騰了起來,完全不似之前表現出的斯文模樣。

「少門主請吧,讓童明領教一下羽化仙門的至尊法訣究竟有什麼奇妙之處。」

秦明下場,周圍三眼族人迅速的拉開一段距離,給兩人騰出很大的一片空地,這可是兩名肉身修為及其恐怖的傢伙,而且童明還是御天境的強者,地方若是小了,恐怕有人就要倒霉了,肯定要遭了池魚之殃。

「等等,看你一身戰甲,狂放不羈,似乎對自己的肉身修為十分自信,這樣吧,我也不欺負你,就跟你比試一下看誰的肉身攻擊最為凌厲,如何?」

噬雙手環抱胸前,歪著腦袋打量著童明,眼中帶著一絲笑意,開口說道。

「嗯?」

童明有些詫異,這個小子竟然要跟自己比試肉身力量?之前擊殺刀疤臉的一幕他是沒有看到的,所以在感官上以為噬的肉身修為與自己也不過在伯仲之間,但是,別忘了自己是御天境的修士,御天境真元運轉起來,配合肉身雖然不敢說秒殺對方,但是童明卻自信最多十招之內就能將噬拿下。

只是,此刻少年提出這樣的要求,會不會有些突兀了些,有陰謀?

「好,那就比試看誰的肉身修為高,只是這樣做的話你比較吃虧吧,其實,有什麼寶具之類的你盡可以施展,御天境是你目前無法理解的階段,你根本不可能戰勝。」

童明搖了搖頭,但還是滿口的答應了下來,畢竟,他的目的只是要贏,絕對不會去管贏的究竟光不光彩,既然對手希望一己之短攻敵之長,童明樂的如此。


「嘿,廢話少說,吃我一拳。」


既然已經判定了規則,噬興奮的躍躍欲試,上來就是一拳衝殺,腳下有道紋鋪展,火紅色的羽翼紋路一直延伸到童明腳下。


「好快的速度!」

童明沒想到這少門主如此好鬥,一聲低喝就已經衝殺上來,而且也沒想到對方速度如此的快速,簡直就是瞬息便至,不由暗罵一聲該死,推出一掌擋在噬的來路上。

『轟』

這是一擊對轟,只為了試探彼此的力量,但是造成的破壞依然很大,兩人一擊便退,中間一片狼藉,數十根數百米高的石筍柱子被兩人對轟的餘波轟的七零八落。

噬倒退,直感覺有道紋通過自己的拳頭直接蔓延到血脈骨骼中,並且極大的顫動著,如果不是自己的血肉骨骼堅韌異常,隨著這樣劇烈的顫動,肉身早已是破碎的不像樣子了,這就是道行,借用了諸天萬道的一絲氣機入體,一般人根本抵抗不住。

而另一邊的的童明更是震驚異常,他已經知道,自己最終還是低估了這名少年,他的肉身修為已經強到了一定的境界,甚至比自己萬道加持之下還要強上一分,這太可怕了,此刻整條手臂都還在顫抖,被剛才噬那突如其來的一拳震的發麻。

「嗯?」

不遠處,正在觀戰的三少主發出一聲輕咦,顯然他已經發現了目前二人的局面,噬的肉身強度太可怕了,雖然兩人只是試探性的一擊,但是所產生的效果卻絕對驚世,童明施加了御天境真元道行的一擊竟然被正面擋住了,這不可想象。

「變態!」

童明,忍不住低聲怒罵,目光也是轉為了凝重,顯然,方才的一擊,噬的表現已經將他徹底的震撼住了,單純力量上,自己結合道行竟然都占不到一點便宜?

難道這就是他的倚仗?

而且不對,方才何止是占不到便宜,甚至還吃了虧,沒看到么,噬的雙臂上隱隱有幾處漩渦凝聚著,就像是一個個小型的黑洞,將自己摹刻的道紋都被驅散掉了,反而一點事情都沒有,難道這就是至尊功法羽化仙訣的神奇之處?

「你走神了!」

噬的聲音很冷酷,帶著笑意,突然出現在童明的耳邊,讓童明精神一震,而後全身傳來大道的轟鳴聲,真元的匯聚聲,全都真實的表現出來。

一擊掌刀,像是要切斷童明的脖頸,臨近的剎那,脖子上的寒毛都倒豎了起來。

「哈!」

童明大喝,右腿后踢,帶有隱隱的破空聲,帶起的風將不遠處的石筍柱子都給切成了兩段,生生打斷了噬的下一步動作。

只是,噬並沒有就此放棄,變掌為爪,瞬間拿捏住了童明的右腿,而後只見噬猛地一扯一帶,童明整個人都被拋飛了出去。

「轟隆」


巨響聲傳來,童明兩米多的身高不知道砸塌了多少的石筍柱子,到處都是石屑紛飛的場景。

「什麼?統領?」

「怎麼會?這位少門主簡直就是個妖孽!」

四周傳來無數的驚嘆聲,有些人更是拳頭捏的咯蹦響,恨不得此刻親自下場,雖然他們知道自己也不是對手。

「少門主閣下,我童明收回之前所說的話,你是一個非同一般的對手,我要認真對待了。」

漫天的石屑還沒有盡數落地,纖瘦看似文弱的童明便已經急速衝來,站在噬的對面,表情中帶著戰意,身上的銀白鎧甲都是一陣的精光大放。

「接招!」

噬微微一笑,完全將這次的賭鬥當成了一種磨礪,根本無懼童明御天境的修為境界,再次搶先出手,出手就是必殺,一拳直接砸向童明的腦袋。

童明此刻已經全身心的投入進去,手掌虛划,帶有道的軌跡,彷彿跨越了空間,來到噬的近前,朦朧道則閃現,化為一片利刃,朝著噬的拳頭衝去。

「咔嚓咔擦」

這種聲音不斷的發出,就好似是真正的利刃般,不斷的衝擊著噬的拳頭,噬的身軀被青色的生機進一步改造后簡直強的離譜,擁有無與倫比的韌性,所有的利刃碰觸到噬的拳頭,在下一刻,便紛紛被碾為粉碎重新化為一片規則之力。

「強!」

這是童明,乃至所有三眼族族人心中的評價,那可是完全由真元溝通大道凝練而成,雖然本身就已經被秘境中的規則弱化了很多,但御天境的真元絕對不是普通的天道境修士能夠對抗的了的,但是,這少年做到了,單單憑藉肉身,就完全碾壓了對手。

經過道則的阻擋,噬的一拳去勢已經微弱,被童明一拳迎了上去,瞬間將噬打的倒飛而回,緊接著,噬的周身百穴紛紛化為小型的漩渦,如同黑洞,將沖入自己體內的道的氣息全部煉化了開來。

「輪到我了!」

眼見噬被震的倒飛而去,童明眼中閃過一絲喜色,這還是交戰到現在自己第一次佔據到主動,這少年攻擊性太強了,之前根本就不給自己機會。

如今抓到機會,童明化身為破壞之神,他沒有噬那種精妙的身法,但是以御天境的真元加上萬道的催動,依然讓他化成了一片殘影,一路上橫衝直撞,損壞了一切。

直徑過千米的區域內,簡直被毀的不成樣子了,這裡是石林禁地的邊緣地區,甚少有毒蟲或猛獸,但是即便如此,也將周圍的許多怪物驚動了。

周圍這一片區域內的老大是一條身長數十米的巨蟒,頭上帶有一件如同鐮刀似的獨角,獨角鋒銳異常,閃爍著寒芒,所過之處,所有東西都被切成了兩半,而今,眼中泛起凶光,朝著三眼族眾人奔來。

「畜生!」

三少主身邊,還有幾人修為並不下於童明,隨著巨蟒的到來,這幾人已經最先發現了它,而後其中有位身穿青衣的青年閃身而出,手中一柄刀光閃爍,實在太快了,這是他的道,配合武器,就是以快打快,瞬間就沒入了巨蟒的脖頸。

而後,青年閃身而回,轉過頭去,再也不看那巨蟒一眼。

巨蟒因為慣性,前沖的勢頭並沒有阻擋,直到又往前行了數百米,這才伴隨著一道鮮血飈射而去,碩大的頭顱猛的滾到了一邊,最後只剩下龐大的身體在原地抽搐了幾下,最後才沒有了動靜。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除了方才出手的青年之外,其他人甚至連看都沒往這個方向看一眼,這些人都是跟隨三少主從禁地之中殺出來的,相比較他們遇到的其他猛獸來說,這巨蟒只能算是小菜而已。

繼續關注場內。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