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玉玄聞言,知道外面有人想跟自己溝通,便用力頂了一下珠子,讓它抖動了一下。

九轉靈珠雖是用女媧補天的邊角料築成,但也絕對算得上是一件寶物。使用者可以和靈珠內的魂魄說話,而靈珠內卻無法發出聲音,這跟靈珠的構造有關,靈珠內有兩層,外層又薄薄的透氣的細孔,細到人眼無法直接觀察,內層就像是旋葉一樣包裹着,高速的旋轉即可使得旋葉打開,讓靈魂出入。使用者從外面說話,聲音的振動可以透過細孔傳入,而魂魄卻不是靠着振動發聲,無法將自己的聲音傳出。段玉玄要全身用力,奮力的去頂珠子,才能讓珠子輕微的抖動,以示迴應。

“能聽見就好!”王宇興奮的搓着手,繼續說道:“昨天我是答應你要放你出來的,可是我不知道你是人是鬼?不放心,所以這麼久沒放,不好意思。但是,根據我多年的經驗,發誓對鬼也是有效的,你發誓放你出來後,不傷害我,我就放你出來。”

段玉玄聞言,氣得柳月彎眉都皺起一團,又開始上竄下跳。珠子也開始了輕微的不聽的抖動。

王宇見狀繼續喊:“你先不要亂抖,如果答應我的話,就抖一下,你這樣抖,我完全不知道什麼意思呀?”


段玉玄聞言,停止了動作,心平氣和的思考了一下,我回應你這個王八蛋,但是我就不發誓,哼!於是,她用力頂了一下珠子。

可是讓段玉玄萬萬沒想到的事,王宇接下來要說的話,這是快把她的魂魄都氣散了。

只見王宇,來回財迷般的搓着手,然後,一臉賤賤的說道:“放你出來也可以,可是你肯定不是一般人,你的實力肯定跟阿拉丁神燈有一拼,這樣吧,你答應滿足我三個願望,我就放你出來。”

段玉玄聞言一窒,真是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自己救他命在先,他又食言在後,現在居然還敢跟自己提條件!?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孃也不打算守信了,今天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出來之後,哼!看我怎麼收拾你。在段玉玄的心裏,已經認定了外面這位青年是個卑鄙無恥的小人,便也打算將計就計,先出去,再好好的收拾他。

“怎麼樣,你答應的話,就用力抖一下珠子。”王宇見珠子沒有反應,又強調了一下。

只見珠子應聲抖了一下,王宇大喜,這顆果然是阿拉丁神珠,看來自己發財了。

於是,王宇爲了以防萬一,再次確認了一下:“你發誓!”

只見珠子不耐煩的又抖了一下,彷彿在說,已經滿足你的所有條件了,你趕緊的。

王宇心裏面,頓時就放心了,他緩緩的拿起珠子,端詳了一下,回想起之前,阿拉丁神珠的珠神說過:“要放在手中,來回不停的搓,她就能出來了。”

真是連使用方式都和阿拉丁神燈有異曲同工之妙,還說自己不是阿拉丁神珠的珠神,當我小孩子,好騙呀!還好我見多識廣,不然就要免費放你出來了,那可真是虧大了。

王宇興奮的捏着珠子,心中的喜悅感真是溢於言表。畢竟他現在只是一個初中剛畢業的毛頭小子,對於童話中的故事,都還是深信不疑的,他相信這個世界上有聖誕老人、白雪公主、灰姑涼,現在他最相信的就是這個世界上有阿拉丁神珠。

王宇興奮的思考着自己的願望。要好多好多的錢,不對,要先爲父親報仇,對,先爲父親報仇,然後要好多,好多的錢,這樣才能夠買下蝙蝠俠全套的裝備,然後自己成爲黑夜騎士,打擊犯罪的同時,還能爲自己的父親報仇,對就要做一個蝙蝠俠,而蝙蝠俠沒有其他的特異功能,就是有錢,

“I am rich.聽着就霸氣。”王宇想到這裏,興奮的搓着手,露出了韋小寶陰謀得逞後獨特的笑容,併發出了陳小春纔有的特有的笑聲。

王宇不再猶豫了,將珠子置於左右手心,然後右手掌覆蓋上去,帶着自己成爲蝙蝠俠的希望,用力的搓着珠子,越搓越興奮,越搓越覺得自己力量充沛。

隨着,王宇不斷的搓着珠子,靈珠內的段玉玄,眼看着靈珠內層的旋葉緩緩的打開了,她興奮不已,自己已經待在這裏不知道多久了,終於可以出去了。

王宇只見珠子中冒出了一陣的白氣,整個臥室內,彷彿被一層薄薄的霧氣籠罩。薄霧中,出現了一個女子的輪廓,她身材勻稱,身披薄紗,薄紗彷彿是霧氣所幻化的,形成了一套合身的女子漢服,只是全部都是白色的,穿在女子身上甚爲得體。女子除了薄紗漢服之外,身上沒有任何其他的裝飾物,不過,沒有一些亂七八糟的裝飾物,反而倒顯得該女子一塵不染,仙氣十足。

女子長髮飄飄,猶如清湯掛麪般披在雙肩兩側,中間分毫不差的分開,標準的女神中分。她柳月彎眉,鼻子小巧玲瓏,櫻桃小嘴,漂亮得讓一線女明星都要望其項背,皮膚更是白的出奇且不失血色。活脫脫的一個仙女下凡呀,看得王宇目瞪口呆,口水直流。

哇,王宇在心中發出了感慨,只知道她是可以滿足我願望的珠神,沒想到還是個超級大美女,真是賺慘了,賺慘了呀。王宇心裏暗暗的高興着,卻見眼前的仙女珠神是笑非笑的朝他飄過來。

不會是來實現我願望的同時,還打算當我的女朋友吧,話說我還沒有過女朋友,初戀是什麼呀,姐弟戀我喜歡呀。王宇還在不斷的意淫着。


眼看仙女就要飄到自己面前了,王宇正打算開口:“請問貴……”“姓”字還沒說出來,仙女擡手就朝着王宇的左臉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簡直是手起刀落,殺伐決斷的一巴掌,可以看得出仙女一點都沒有猶豫和思考,完全是發自本心的要打他。

王宇頓時就被打蒙了,只覺得兩眼冒金星,他雙手捂着臉,淚水在眼睛裏不停的打轉,不過,頓時他也清醒了不少,從頭到尾的,也沒有再想成爲蝙蝠俠的事了,只想搞清楚這是爲什麼,他正要開口說話。

只見,仙女豎起了一根手指頭,悠悠的對他說道:“你欠我三個巴掌,我先給你一個。我這個人向來將道理,我來告訴你爲什麼要打你三巴掌。”

王宇氣鼓鼓的捂着臉,聽她娓娓道來:“這個第一嘛,就是你昨天答應放我出來後,卻遲遲沒有行動,言而無信;這個第二嘛,就是我之前在你危難的時候,救過你,你卻恩將仇報;這個第三嘛,救人還要回報,動機不純,所以,姐姐我決定賞你三個巴掌,看你年紀還小,可能是不懂事,後面的兩個巴掌,可以先暫時留在我這裏,我想什麼時候打,自然會來,哼!”

說罷,段玉玄搶走了九轉靈珠,就從王宇家的窗戶飛身而出,留下了一臉懵逼,欲哭無淚的王宇。 滾滾長江東逝,浪花淘盡英雄。數百年間,朝代更替不斷,日月交替不息,段玉玄魂鎖靈珠之日,尚處在唐末宋初,她不知道後面還有元、明、清,不知道封建王朝已經被徹底打垮,更不知道現在自己身處何年何月。

段玉玄從靈珠中出來,看到眼前的青年打扮頗爲怪異,青年的房屋雖不大,卻擺放着各種精緻的物件,本來還打算仔細的打量和詢問一番,可是她一想起這個少年之前的行爲,便興趣全無,只想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紈絝子弟”。

教訓完了,段玉玄就從王宇家的窗戶飛身而出,可是這一出來就傻眼了,周圍全是林立的高樓大廈,鋼筋混泥土結構;瀝青的地面上,飛快的奔馳着,裝了四個輪子的大鐵盒子;路上全是衣着和青年一樣怪異的男男女女……

段玉玄發現原來自己纔是另類的人,想到此處,便全力飛身,直上雲霄,她想俯身看清楚這個,她覺得自己有可能遠離了故土,來到了異國他鄉。

可她還沒飛多高,就聽見頭頂上傳來轟隆隆的聲音,她定睛一看,一隻碩大無比的大鐵鳥在天空中飛翔。大鐵鳥正朝着自己的方向飛來,段玉玄大驚失色,畢竟自己只是一個元神境界,被這麼大的鳥攻擊,那肯定是吃不消的,他趕緊停下自己上升的姿態,急轉直下往地面飛去。

飛機的駕駛艙內,機長帶着剛轉正的飛行員小李,開始自己的第一次正式飛行,可是他好巧不巧的,就看見一個女人在飛機前的擋風玻璃上擦肩而過,他揉了揉眼睛,怕是自己出現了幻覺,但是眼前的女子又是那麼的真實,頓時他控制飛機方向控制器的手一抖,整個飛機機艙也跟着劇烈的抖動了一下,機艙內的乘客們一驚,有膽子小的,忍不住大叫了一聲。

此時,機長訓斥了小李一番,可他自己其實也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一個女子的身影,不過多年的經驗告訴她,這一切都這是錯覺。於是,機長拿起了話筒,對着全體乘客說到:“尊敬的各位旅客,剛纔飛機遇到仙女,不對,是氣流,所以產生了顛簸,請繫好安全帶,不要隨意走動。Hallo Passengers……”

坐在商務艙的男子,迷迷糊糊的摘下了眼罩,輕聲的說了一聲:“喝多了嗎,這機長?”說罷,又開始沉沉的睡去,該男子正是天府市第一人民醫院新引進的醫學海歸博士,高端人才,杜海峯。

段玉玄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她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裏。於是,她心一橫決定還是先回到剛纔那個忘恩負義,但是看上去卻很好欺負的少年家裏,先問問他家鄉的路,不然她一個人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亂竄,很容易遇到麻煩,想到這裏她便朝着王宇家的窗戶方向飛去。

此時的王宇終於回過神來,他的眼圈通紅,臉上有一個深深的巴掌印。

這哪裏是阿拉丁神珠,完全是個阿拉丁神經,自己頂着這麼大的壓力把她放出來,這可倒好,還欠人家兩個巴掌,這個仙女姐姐雖然看起來挺漂亮的,但是脾氣太差了,並且力氣還不小,這五根指頭的巴掌印,簡直像是凹進了王宇的臉上,掌痕極深,王宇感到臉上火辣辣的疼。

“什麼仙女,完全是個女魔頭。”王宇忿忿不平的一邊照着鏡子,一邊嘟囔着。

王宇雖然不是全校最帥的,但是模樣還是清秀,有當一個小白臉的潛質,未來的發展不可限量,這可倒好,完全是打破相了呀。王宇在廁所的鏡子裏,忍着疼痛,摸了一下自己臉,還是火辣辣的疼,但是這並不是他最關心的問題,他現在關心的是這巴掌印會不會影響他將來的形象。所以,儘管疼,王宇也要憂心忡忡的按一下,摸一下,確定自己這張臉,是不是還有救。

雖然被打了,但是王宇心中暗自慶幸女魔頭乾脆的走了,並沒有糾纏自己。王宇有種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幸運感。也罷,就算是小哥我折損一點點顏值,送走瘟神,這一時半會的,肯定是見不着她了,自己也不用再提心吊膽。王宇跟自己的母親學習過治療這種外傷的常識,應該先用冰敷呀,想到這裏,他又趕緊走出廁所,打算去冰箱裏拿冰塊出來敷臉。

可是他腳剛邁出廁所的大門,一晃眼,發現一個白影從客廳晃過,他也沒太在意,畢竟,自己的臉更重要。王宇拿了冰塊緩緩的走到客廳,打算看會電視放鬆一下。可是遠遠的,他就看見一個白衣女子,大模大樣的就在沙發上坐下了,雙手還好奇的東摸西摸,像是在感受沙發的觸感,王宇定睛一看,這人不就是剛纔給自己一巴掌的女魔頭嗎?她怎麼又回來了?這麼快就要來要我欠她的兩巴掌?不對呀!是她單方面說我欠她的,我本不欠她什麼呀!

王宇心裏雖然拒絕女魔頭給自己安的罪名,但是女魔頭的氣勢還是給了王宇極大的震懾,王宇看到她的一瞬間,手中的冰塊被嚇得應聲掉到地上,段玉玄聞聲,趕緊收起了自己的好奇,擺出了剛纔打他的氣勢,正襟危坐着,正打算說明自己回來的意圖……

可是段玉玄還沒來得及開口,王宇當時就跪了,鬼哭狼嚎的說着:“我說神仙姐姐,我知道錯了,知道錯了還不行嗎?你也打過我了呀?你不會這麼快又回來打我吧,這都還沒好……”

說罷,王宇又拿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好好好,既然這樣,你打吧,你打死我吧,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殺人償命,大不了我們同歸於盡。”

段玉玄聞言,真是又好氣又好笑,本來她是沒打算回來的,只是確實不認路呀,又沒有一個熟人,纔打算回來找他打聽打聽情況,這把他給嚇得,段玉玄趁王宇不注意,快速的抿嘴一笑,看我怎麼好好的收拾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大騙子,不對,是小騙子。

給人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是多麼的重要,段玉玄現在認定王宇不算是個什麼好人,就打算要好好的捉弄一下他。

段玉玄清了清嗓子,說道:“對,我確實是回來打你的,不過了,現在本姑涼心情好,決定等一會兒,再看是不是現在就打你,這就看你表現了。”

“看什麼表現,要殺要剮隨便你,大爺我要是喊一聲不字,我姓倒着寫。”王宇依然視死如歸,他突然間意識到,自己可能已經被一個厲鬼給纏上了,橫豎一個死,不如硬氣些。

“那請問你姓什麼?”

“行不更名坐不姓,我姓王”

“……”

本來段玉玄是下定決心,要好好整整他的,可是自己被關在靈珠內太久,也沒有好好的和人交流過。原來與人交流和相處,是這麼美妙的事情,段玉玄看着眼前這個把自己當魔頭的少年,她忍住不笑,決定繼續嚇嚇王宇,可是當她聽到王宇要將王字倒着寫時,頓時受不了了,這個小鬼太搞笑了,於是她躺在沙發上哈哈大笑,還笑得前仰後合。

本來就心驚膽戰的王宇,這下可被段玉玄給笑蒙了,他不知道這個女魔頭到底是在嘲笑自己,還是發自內心的想笑。整個人只有呆呆的杵在那裏,等着命運的審判。

太可愛,太可愛了,段玉玄對他的恨意,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被萌化了的心,眼前這個小弟弟因爲可愛瞬間得到了段玉玄的認可。

所以能俘獲御姐心的,往往都是那些呆萌的小正太。

就這樣兩人在段玉玄爽朗的笑聲中,消除了彼此初次見面的間隙。段玉玄主動的自我介紹道:“我叫段玉玄,你以後也別叫我什麼神仙了,我不是神仙,挨,你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我也不是妖怪,我是一個人的元神真我,也就是你們俗稱的魂魄。”

王宇頓時聽得一愣一愣的,什麼元神,什麼真我假我的,完全沒聽說過,不過目前他只知道,這個姐姐是得罪不起的,於是也很有禮貌的自我介紹道:“段姐姐,你好,我叫王宇,很高興認識你。”最後幾個字,簡直是從王宇的牙縫中擠出來的,聽着有些彆扭。


不過,段玉玄目前身處一個全新的世界,什麼東西她都沒有見過,也沒有心思在意這些語氣上的冒犯,她看了看周圍,每樣東西都想問,可是又不想在這個萌萌的小弟弟面前,展現自己的無知,於是禮貌的迴應了一句:“很高興,很高興,挨,你過來一起坐呀,站着幹嘛。”

王宇心想,我站着幹嘛,你心裏面沒點數呀,可是也不敢反抗,於是乖乖的過去坐着,與段玉玄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雖說目前兩人沒有針鋒對麥芒,但是兩人也實在是沒有什麼共同語言,於是就只有乾巴巴的同坐在沙發上,大眼瞪小眼。爲了化解尷尬,王宇打開了電視機,看起了天龍八部,段玉玄頓時看呆了,她雖然不知道這個黑乎乎的盒子是什麼,但是她知道它很有趣,很好玩,很迷人,讓她無法自拔。此時,王宇覺得這個天龍八部自己都看過無數遍了,有些無聊,於是,換臺開始看球賽,頓時,段玉玄覺得無聊透頂,搶過遙控器,威脅着王宇教她怎麼換回剛纔的劇。

就這樣兩人看完了一集天龍八部,開始進入廣告時間,兩人又開始大眼瞪小眼。

“我有一個問題。”兩人幾乎同時開口,“你先說。”兩人的話又撞上了。

沉默了一會兒,段玉玄先開口了:“你知道蓉城在哪裏嗎?”

“蓉城?”王宇抓耳撓腮的思索着,可是怎麼也想不起來,地圖上會有這麼個地方。於是王宇決定反問:“你問這個幹什麼?”

段玉玄見他一副欠教育的樣子,擡手嚇唬了一下他,說道:“你管我的,你就說知道還是不知道呀?”

王宇下意識的捂了一下臉,怯生生的回答道:“這個我還真沒聽說過。”

段玉玄看他也不像是在撒謊,便也不再追問,經過這麼一鬧騰,天色已經漸漸的黑了下來。自己現在出去找路是肯定不明智的,但是住在這個傢伙的家裏,好像也不太對勁,她正在思考着這個費神的問題。

這時,王宇也發現了這個問題,便開口問道:“段姐姐,你看時間也不早了,我媽媽一會兒就要回來了,你的家人肯定也很擔心你吧,不如,我下去打個車,送你回家。”

段玉玄聽完,一愣,打車是什麼意思,回家?我哪有家?百憐觀塌了,玄醫宮燒了,現在自己這個狀態回家,就是回九轉靈珠內,還是算了吧。可是自己待在這裏也不是個事兒,可是自己確實也沒地方可去,可是這天也確實黑了下來,一時間,段玉玄被王宇的話給問住了,愣在了那裏。

王宇此時也蒙了,自己這麼盡人情味的話,怎麼彷彿難住了眼前這位段姐姐,他轉頭一想,也是哈,她可能沒有家吧,畢竟是從一顆珠子裏面出來的姐姐,他的家會不會就是那顆珠子。

就在這時,王宇突然感覺自己又呼吸困難,顯然是哮喘犯了。可是今天發生了這麼一連串的事情,藥也不知道被他放到哪裏去了,他的手再無力的亂抓着。大腦缺氧的感覺,讓他兩眼冒金星,整個人發出了“呼哧,呼哧”的很難受的聲音。

段玉玄聞聲,轉頭看向王宇,只見他臉色慘白,毫無血色,呼吸困難,眼看王宇的手又要去掐自己的脖子。段玉玄一驚,知道這個虛弱的少年,肯定又犯病了。

段玉玄趕緊用左手扶着王宇,右手拉過王宇的手腕,開始把脈。把完脈之後,段玉玄將王宇的身體旋轉,背對着自己,然後,雙手同時豎起兩根手指,分別對準了王宇的左右兩邊的上身部位,一戳。

頓時,王宇感覺到一股暖流從,自己的背部涌入,暖流彷彿似有清除障礙的功能,原本感覺堵得死死的氣管,瞬間就疏通了,王宇呼吸逐漸的平穩。

段玉玄同時也收起手指,把王宇安放背靠在沙發上,讓他能夠更舒適的坐着。

現代工業文明,雖然帶來了經濟和物質的極大豐富,可是環境的污染的嚴重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青少年各種呼吸類的疾病頻發,整個社會上的人都在爲物質生活付出慘痛的代價。

王宇呼吸平穩之後,頓時對眼前這位大姐姐刮目相看,她簡直就是個神醫,自己的病,就算是在醫院也要折騰個半把個小時,才能逐漸緩解,她這手指隨便一戳,就感覺完全好了。王宇被段玉玄的醫術震驚的同時,突然想到,自己上次在外面發病時,有一個聲音指導自己自救,看來也應該是這個段姐姐的功勞。

想到這裏,王宇心裏的結締完全的解開了,原來眼前這位漂亮的大姐姐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我本應該好好感謝一下她的。

“段姐姐,謝謝你又救了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你有什麼需求,你儘管提,只要是我能辦到的,我都會答應你的,還有你問的蓉城,我現在就在手機上幫你查。”王宇一臉誠懇的說道。


說罷,王宇就在手機上搜索了“蓉城”,發現這原來是個古地名,地點就是現在的天府市,於是,就將搜索的結果如實的告訴了段玉玄。

“治病救人,對於我來說就是舉手之勞,其實我也沒幫上什麼忙,只是暫時幫你疏通了氣管,緩解了病情,你的病也並沒有完全的根治,你大可不必這麼客氣。既然這裏就是蓉城,我還是去找找有沒有自己認識的故人吧。”段玉玄這也不是第一次救人,這點小忙,她自然也不會尋求什麼回報。天色已晚,自己也沒有任何理由在待在這裏了,於是,她起身打算離去。

王宇聞言,驚奇的發現,就這麼短短的時間內,段玉玄居然就對自己的病了如執掌,簡直是不要太神奇。有她在,自己的病是不是有根治的希望,王宇在心裏默默的想着,不行,自己得想辦法讓她留下來,一來說不定她可以幫自己治病,二來可以讓她冒充自己的家庭教師,讓自己的母親,不要再去找一些莫名其妙的人來管着自己,豈不是一舉兩得。


王宇想到這裏,說道:“段姐姐,現在天色這麼晚了,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去哪裏找故人呀?不如,就在我家先住下吧,我家剛好有空的房間,我媽問起,我可以說你是我的家庭教師,你看起來古色古香的,一看就很有文化,我媽肯定會答應你的。”

人就是這樣,剛纔還水火不容的兩人,現在彼此開始產生了一點依賴和信任,王宇也沒在把她當成瘟神來看待,她應該是自己的貴人。

段玉玄聞言,覺得王宇說得挺有道理,可是無功不受祿,自己不能這麼就答應他,不然自己成什麼人了,我段玉玄可不屑於佔人便宜,更不喜歡寄人籬下:“不行,不行!”

王宇現在已經認定段玉玄是他的治病希望,於是死皮賴臉的求着她留下:“你就留下來吧,你現在一個人出去,我多不放心呀,除非你能告訴我一個明確的地址,我送你過去,那我也不攔着你。”王宇想的是,你要走可以,必須告訴我地址呀,不然我去哪裏免費看,醫生們都根治不了的病。

段玉玄看着王宇是真的關心自己的安危,也呼了一口氣,說道:“好吧,我答應你了,但是,我要跟你約法三章。”

“你說,你說,我肯定能答應你。”王宇眼中冒着希望的光。

“第一,你必須保證我的房間可以不受打擾。”段玉玄緩緩的說道。

“沒問題,沒問題,我和我媽都是很有素質的人,不會打擾你休息的,你放心。”王宇滿口答應。

“第二,就是不可以在我看劇的時候,換臺。”段玉玄一本正經的說到。

王宇一臉的懵逼,他心想這tm是什麼要求呀,這是我家還是你家,讓你住,你還提這麼過分的條款,可是一想到她可以爲自己治病,自己也還有手機可以玩,乾脆就答應她吧:“好的,我答應你了,段姐姐想看什麼電視劇,就看什麼,以後你就是這個遙控器的主人。”

段玉玄雖然這次是第一次看電視,但是她已經被深深的迷住了,她覺得看劇也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於是便提了出來自己的要求。可是王宇將遙控器遞到她手上時,她頓時覺得自己要求太過分了,居然讓王宇將自己控制電視的法器都過給了自己。

這讓段玉玄無功不受祿的清高勁,又冒了出來,她對着王宇說道:“你放心,我也不會白拿你的法器,我用這個九轉靈珠跟你換。”九轉靈珠雖是寶物,可是也困自己太久了,並且她現在就是一個元神,拿着這個寶物,也不能應手的使用,總不能把自己又關進去吧,不如先換給他。之後,自己還可以用遙控器,這個法器換回靈珠,大家都不吃虧。

可是她的這個舉動,又讓王宇一臉的懵逼,敢情眼前這個大姐姐,把遙控器當寶物了呀。於是,王宇將計就計的說道:“嗯,好,這遙控器可是我家祖傳的寶物,你可不要弄壞了。”說罷,他就理所當然的,接過了價值連城的九轉靈珠。

“第三,你要做我的嚮導,帶我在蓉城,就是現在你說的天府市內到處逛一逛。”段玉玄,已經不知道現在的蓉城是什麼模樣了,可是她不能只是待在王宇家裏,她急切的想要出去瞭解情況。

“好,我答應你了。”王宇還以爲段玉玄要提什麼過分的要求,三個要求都這麼簡單,自己還白賺了一顆靈珠,何樂而不爲呢,就答應她了。 段玉玄此時正在王宇家中認真的看着電視劇,而王宇也在旁邊認真的研究着手中的靈珠。兩人各自都有自己的感慨,段玉玄感慨眼前的盒子,雖然不大,竟然可以連續播放戲劇,還不帶重樣的,十分神奇;王宇感慨,這麼小顆珠子,竟然能將眼前這麼大個人裝在裏面,十分不簡單。

王宇的好奇心頓時被手中的珠子引爆了,他記得自己之前是把珠子放到了嘴裏,然後就把段玉玄吸出來了,場面非常的神奇。那自己可以進入這顆珠子裏面嗎?王宇對此十分的好奇。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