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會議室的門兩聲輕扣,竟然是罪魁禍首席現推門而入,緩緩的腳步落在他們身前,不卑不亢,他將電腦重新連接投影,俯身對謝寧說:「謝部長,您讓我重新做的方案已經完成,請問是現在播放嗎?」

「席現!」謝寧失聲,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是席現,這時候席現來搗什麼亂,他回頭看了一眼江亦權,令他更加震驚的是,江亦權竟然完全沒有阻止?

怎麼會這樣?不是權總更偏好他的嗎,為什麼又在偏袒席現!

在各種悔恨焦急了片刻,謝寧也並不能拿出更好的解決方案,只能沒出息的說:「好。」

對面凌濤集團的董事長面對江亦權和謝寧亂七八糟的方案本已失去耐心,但是看到青年後,莫名其妙又沉下心去,彷彿期待,這個青年會拿出怎樣令他滿意的提議。

席現欠了欠身,清淡的嗓音緩緩道來:「……所以我的提案是,江盛收購凌濤集團。」

「什麼?」

「什麼!」

謝寧和江亦權脫口而出,緊接著謝寧發現自己失禮了而住口,江亦權一手拍在桌上制止了席現,「住口!」看得出對他大膽的提議相當生氣,「你不過是個組長,憑什麼口出狂瀾要收購凌濤?」

江亦權無時無刻在提醒席現的身份,這讓他心底更冷了幾分,而謝寧知道他這膽大妄為的想法后,反而放鬆了,真是不自量力。

隨便提出收購的方案,是對合作公司極大的不尊重,席現膽子再大,也不該在這個關鍵時刻提出這麼離譜的提議,看得出憤怒之中,一絲比剛才還深的失望劃過江亦權眼底,他還是看錯了。

而察覺到江亦權失望的謝寧,反而有了那麼一絲僥倖。

這邊爭論不下,那邊凌濤集團卻在冰冷的氛圍中開了口,「我覺得這個方案…值得商討,你還準備了什麼?」

這一下,江亦權和謝寧全都愣住了,剛才相信縝密的合作方案凌濤不同意,這麼離譜的收購提案,凌濤竟然……接受了?

在萬眾期待下,席現不緊不慢,將幻燈片緩緩播放,這時他們才知道,席現並非臨時起意,他早就已經做好了打算,凌濤現在的市場有些力不從心,這幾年房價不穩定,他們想放棄房地產企業,開拓新企業又無法承擔風險,所以他們也有點希望,能夠被一家大企業收購,可以分減掉自己的許多風險。

席現將收購方案包括收購以後給凌濤的定位都全部羅列出來,謝寧和江亦權一時之間啞口無言。

合作談的非常愉快,畢竟凌濤的底子在那,收購凌濤對於江盛有利無弊,待到凌濤董事長離開,房間內沉默了須臾,江亦權展露笑顏,「小席,到我辦公室來,剛剛得到二十五年的普洱,上次你還說沒嘗過普洱的味道。」

上次席現說的明明是他不喜歡喝普洱。

謝寧不死心,「權總,我們部的席現……」原本想用自己部長的身份再壓一頭,可這次江亦權只給了他失望。

席現比他優秀太多,原是江亦權看走了眼。

席現沒有拒絕,他收拾好筆記,似乎也是準備留下,反而謝寧被趕了回去。

現在房間內僅剩下兩個人,那一抹木檀的味道愈發濃郁,可能是剛剛被江宇華臨時標記過的原因,席現被這信息素刺激,忍不住想要乾嘔。

而江亦權似乎並沒有發現他的難耐,他甚至還想要挽留,「席現,你是個很優秀的人,我之所以沒把部長職務給你,是因為區區部長太過屈才,經過再三思考,我覺得還是董事長秘書一職更適合你。」

席現定了定,問了同樣的話,「是董事會的決定嗎?」

「這是我個人的決定,董事會並無否決。」江亦權說道,以為會給青年信心。

然而席現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原本可能僅剩的期待,也全部涼了。

全部都是江亦權一個人的決定,說不要他的是他,說要他的也是他。

席現沒有任何錶情,江亦權以為他同意了,兀自從抽屜里拿出一份秘書的資料,放在席現面前,把加密文件都拿了出來,這一次江亦權得到席現是勢在必得。

「接下來凌濤的收購事務,就麻煩你了。」江亦權笑眯眯地說道。

「對不起了。」穿透會議室,有些不屑的凜冽傳來,江宇華隨手一擋,將席現攔在了身後,「他現在是我的秘書,凌濤收購不勞煩權總。」

江宇華本來就算不得正經,這一手拉在了席現的腰間,確是個十足的紈絝子弟。

「宇華不要胡鬧,凌濤事關重大,不是給你玩的。」江亦權起身,和江宇華對峙上,至此這兩對兄弟表面也不維和的矛盾公開,木檀與薄荷碰撞在空氣中。

江宇華的薄荷本就熾盛,席現感受過他用薄荷作為攻擊時的鋒利,之前對他一個Omega當然會有所保留,但Alpha之間的鬥爭,他毫不留情,於是被波及到的席現捂著胸口,體力有些不支,雙腿發軟,體內被江宇華的臨時標記在蠢蠢欲動,他悄無聲息找了個地方靠下。

還好在席現快要撐不住時,兩個人收了手,準確來說薄荷意識到了曇香微妙的變化,所以提前收了手。

江亦權處於下風,但是他手中有另一個重碼,那就是席現。

之前的相處中,席現就是一張白紙,早就已經被久經情場的江亦權看透,青年每次微紅臉頰看他的小心思,江亦權早就知道席現對他若有若無愛慕的情感。

所以江亦權不著急,他帶有引導性地問:「小席,我知道你最明事理,不會跟著宇華胡鬧。」

席現冷靜下來,似是很乖巧地應道:「是的,權總,我該聽你的話。」

就在江亦權以為局面掰回來時,席現手裡拿著那份剛才他給的秘書文書,看都沒有看,突然起身,直接丟進了碎紙機。

在碎紙機的運作聲中,選擇已經明了。

「席現!你!」江亦權目瞪口呆,怎麼可能!

「權總,謝謝您給我的機會,這是我個人的決定,江總並無拒絕。」席現將這句話原封不動還了回去。

江亦權突然想到,昨天說這句話的時候,席現還有一句被他制止住,這時候江亦權才明白,是收購!昨天席現最後的提議!便是收購!

可惜他就是用這句話,封了他的路。

晚了,他竟然晚了!昨天發生了什麼,竟然只一晚上的時間,席現的態度完全轉變,江亦權想拉住他,卻一眼看到席現扣好的領口上,隱約透出的一抹青紫。

他做了假設,但不敢想象,竟然真的是那樣嗎?

似乎席現和江亦權還有什麼話要說,但是江宇華已經放心地留給了他們空間,房間內的薄荷撤離,卑劣的木檀充斥鼻腔,那股想要乾嘔的感覺更加強烈,席現蹙了蹙眉頭,卻被江亦權抓在了手裡。

江亦權當時也是有些失態,他只想知道一個答案,在拉扯中不小心拉開了席現半個上衣,腰間和小腹上,情愛時被佔有慾極強的江宇華留下的痕迹,這麼明顯,一晚上的時間根本不可能退去。

「小席你竟然?」江亦權不敢相信,這個曾經剛直的青年,竟然會為了一個秘書,去做這種事嗎?!

這不是他見過那個堅定不移的席現!

「江宇華那個混蛋!」江亦權罵了一聲,準備去說理。

而他手下一頓,席現有些驚恐地收回了自己的衣服,內心深藏的秘密被看透了,他咬了咬下唇,全身止不住的晃動,卻故作鎮定,「這也是我自願的。」

說完,頭也不回離開了江亦權的辦公室。

脫離木檀,Omega被兩個Alpha的信息素摧殘這麼久,終於撐不住自己,倒在了走廊的盡頭,席現癱坐在地上,看不出什麼神情,總之那眼神黯淡無光。

這一切都……結束了。

。 「最近我會忙一段時間,家裡還需要你多擔待。」

羅青山拉住王嵐熙的手說道。

王嵐熙也見怪不怪,畢竟,到達了羅青山這一步,他想要快速提升,只有在外界才能獲取更多的資源。

「你去忙吧,我能感覺到,這次孩子出世,需要三年後。」

王嵐熙撫摸著肚子,她能感受到這股那股生命力。

羅青山同樣能感應到這股龐大的生命力。

「我凝聚的生命大道金丹,你找時間吞下,這三年可以好好地養胎,至於成為道境,不需要心急,待我回來后,為你尋找一遍成道之地。」

羅青山輕聲說道。

「夫君,我一直不明白,既然有了玄黃大世界,為何一定要找一片成道之地?」

「成道之地,只是一種說法,它的作用是為我們煉道師尋找一片保險地。若是以後玄黃出事了,我們可以棲身成道之地中,以成道之地為中心,繼續追求不朽,而不是成為時空的流浪者。」

「玄黃真的會出事嗎?」

「很難說得清楚,但至少煉道師掌握的成道之地越多,就算未來玄黃大位面出事了,我們可以快速地將洞天福地移植至成道之地。成道之地不止是在為我們煉道師尋找棲身地,同樣在為宗門尋找。每一位煉道師,都是各自真宗的未來,成道之地,藉助寄道之法,可以無縫插入成道之地的位面。」

羅青山笑了笑:「這戰略設計,還是來自天機閣的莫仙。」

「就像寄生蟲一樣,不斷寄生其他世界?」

「煉道師的成道之地,不只是寄生,如果以一個煉道師的力量,主導不了天地,但是若是真正搬遷過去,以真宗的力量,甚至可以用真宗真界的意志,取代天道,成為天地的掌管者。」

羅青山沉默片刻說道,這是煉道師的後手,先與成道之地的天道意志,道機交匯,讓對方嘗試到了甜頭,達成了協議,一旦啟動了後手,真界意志直接可以將天道煉化,主宰一個世界,將整個世界化為玄黃位面。

一旦啟動了後手,就不是吞噬一片位面天道意志那麼簡單,而是所有真宗吞噬了成道之地的天道意志,再進行聯合重組玄黃真界,結合成為一片巨大的玄黃大世界。

最終,主宰真界的意志老祖們,將會進行共性融合,孕育出更加強大的天道意志,而他們的靈性將會退出真界,利用輪迴轉世法進行投胎轉世,回歸真宗。

那時候,全新的玄黃位面意志真正觸及臨界點,進一步量變就是不朽位面。

這計劃除了真界意志、掌教、煉道師有許可權知道外,其他人都不可能接觸到。

禁地的存在,是為了展開多方面的實驗。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嘗試位面的融合。

在這方面,整個玄黃位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驗證了成道之地的正確性,以及後續計劃的可施展性。

王嵐熙張了張嘴,很是震驚,這消息對於她來說真的很震撼。

但她不明白,如今的玄黃位面,已經不懼任何位面,哪怕是不朽位面降臨,玄黃位面的底蘊也能爆發出強大的實力,進行抵擋。

力量的質變很強大。

但,有一點不可否認,當能量數值超越極限,爆發出來的力量,將會毀滅一切。

科技世界的科學技術,就證明了這一點。

「玄黃到了這般強大,還有可能被覆滅的風險嗎?」

王嵐熙輕聲問道,語言中充滿著不相信。

「我們所經受的暗黑虛空來襲,簡單點來說,只是屬於暗黑虛空災難中的一群螞蟻對我們世界的騷擾。若真有一天,真正的暗黑浩劫如同颶風般卷席虛空,時空長河的屏障都會被吹散,無窮位面將會暴露在暗黑虛空下,乘著暗黑颶風而來的怪物,以及生長在暗黑虛空的不祥力量,都會降臨人間,那就是一場清洗。」

羅青山腦海中浮現一些信息,他吸納的信息太多了,這些信息已經很難辨認是來自哪一位的記憶。

但是暗黑浩劫的風暴降臨,建立的時空長城,薄如紙。

數千年來,界位秘術探索無窮時空,掠奪數千數萬的位面,可是每一次在時空晶壁上穿梭,都會在時空晶壁上留下痕迹,這些痕迹帶來的後果就是時空晶壁不再是完美。

錯漏百出,被暗黑颶風一吹,屏障將會如同玻璃般破碎。

所以,在八荒元界那會兒,羅青山曾經警告過列天尊,只是對方是否能聽進去,估計將會很難。

但羅青山已經在八荒元界設置了時空禁制,一旦列天尊研發出時空秘術,開啟時空旅行,他一人還好,若是在八荒元界傳播,羅青山為了八荒元界這片成道之地,他不介意發動血腥的清除計劃。

八荒元界的時空晶壁極為雄厚,寥寥數人的穿梭,並不會給時空晶壁帶來什麼隱患,就算有,以羅青山時空秘術能力也能修復。

以八荒元界的雄厚底子,千年之內,不會出現質的變故,成為羅青山道具之所,最適合是。

千年之內,若不能解決不朽境界,羅青山只能另尋他法。

一千年配合身上百萬倍快進系統,相當於十億年的修鍊時間,以煉道師的手段,尚且不能解決這瓶頸,羅青山不介意使用輪迴轉生法,投胎轉世不朽位面。

因為,他千年之內解決不了不朽之秘,代表著煉道師這條路是死路。

聽到了夫君羅青山的話語,王嵐熙緊緊抱住羅青山。

她修鍊尚短,若非玄妙道人這一世的力量都被她掌握,數千年內,未必能達到煉法師的境界。

「夫君,你去吧,家裡有我。答應我,一定成為了不朽,為了樺兒,為了我們還沒有出世的孩子,還有箐箐……」

王嵐熙第一次請求夫君做什麼事。

羅青山鄭重地點頭。

以他現在的修為,如果孤身一人,說句難聽的話,就算是暗黑風暴,依然影響不了他。

干不過,他可以逃得過。

念及此,羅青山再次回到自己的計劃中。

深淵,這是最重要的一步棋。

吞噬深淵,相當吞噬數百個第四步文明,甚至更多。

數億年來的征伐,毀滅在深淵的鐵騎下的位面,數不勝數。

深淵,是這片區域中,毫無爭議的霸主。

輪迴轉世回來的煉道師聞之色變,但毅然決然地承擔起了羅青山計劃部分的開支。

巔峰道器的旗杆。

這一筆費用,對於任何真宗來說,都是巨大的開支。

而羅青山卻承擔了194支旗杆。

深淵底蘊太深了。

深淵意志的底蘊太雄厚了,羅青山甚至懷疑,這世界的能源底蘊比不朽世界還要多。

不朽位面追求的是質變。

這一步,跨出去,就跨出去了。

深淵意志數億年來,不斷地掠奪,不斷地吞噬,不斷地擴張。

若不是不朽這一步限制了它,以它學習暗黑虛空怪物體系,成長起來,將會快速膨脹為影響時空長河的恐怖陰影。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