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青學網球部。

因為手冢去參加u-17訓練營,並且入選U-17世界盃一軍的消息都是告訴他們的,所以此時的青學正選隊員七人都在看著直播!

不二周助,乾貞治,海堂薰,大石,菊丸,桃城武,河村隆!

剛好七個人都在,他們此時都在看著電視裡面的情形。

「不二,看了這比賽,你有什麼想法?」

乾的眼神你們閃爍不定。

「可能我們的目標不僅僅是全國大賽的冠軍了,而是世界!

真是羨慕手冢他們能,能和世界上的天才見面交手!」

此時的青學眾人都是在認真看,認真聽!

雖然現在是晚上,但是他們認都很齊!

很顯然是特地聚集到一起看這個比賽的。

「乾,我們要進軍世界,都要幾百冰帝和立海大,畢竟他們現在才是我們的最強敵人!

我們要想去世界的舞台,就必須擊敗他們!

但是看這個模樣,要想擊敗這兩個隊伍,難度不小!」

此時的不二要了搖頭,他的聲音非常低沉!

畢竟他們已經看到了,無論是千夜雲川還是跡部景吾,亦或者是亞久津。

他們三人的實力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的全國級了,而是超越全國級的實力。這樣的實力實在是讓人望而生畏啊!

「是啊,現在千夜雲川是冰帝的部長,他們肯定是會為了全國大賽的兩連霸為戰的,我們要擊敗他們,難度很大!」

大石這時候也是沉聲說道 只有托比和鄧布利多才知道他們在最後一間屋子裡布置了什麼機關。

如今,機關被撬動了,引起了魔法球的變化。

而魔法球則是在托比進入梅森門前交給了艾爾,由它來保管。

在外界城堡的四樓,艾爾已經進入走廊最右側的房間。煥然一新的盔甲沒有任何異樣,它仍舊站在屋子裡面,這說明闖入者是知道第一關的訣竅的——也就是行騎士禮儀。

艾爾看起來有些緊張,但更多的是興奮。它知道自己即將面對什麼,但卻絲毫沒有膽怯。

「呀。」艾爾沖盔甲叫了一嗓子。

盔甲的面甲立馬打開,艾爾一下子鑽了進去。不過在這之前,魔法球也跟著化開,將盔甲全都籠罩在裡面,附著在盔甲表面。

在銀光閃閃的盔甲上,立馬湧現出一大堆閃爍著微光的魔法陣,彼此交相呼應,連成一整片。

盔甲的力氣在突然間大了許多,它耍弄了幾下長斧,速度越來越快,也變得越來越敏捷。

魔法陣當然不應該刻印在巫師的身體上面,一旦失誤就會炸的血肉橫飛。

但盔甲就不一樣了。

在鄧布利多校長幫忙解決盔甲的詛咒之前,托比也嘗試過許多方法,儘管沒有成功,但也不至於把盔甲弄得破碎。就算出錯,也可以找妖精修復,他們是最好的鐵匠。

「呀。」

艾爾又叫了一嗓子,盔甲的面甲立即合上,只露出裡面一雙閃閃發光的小眼睛。

隨後,盔甲將活板門打開,沿著黑暗跳入其中。

獨自面對虛弱的伏地魔?

這聽起來一點也不比考古無聊。

另一邊,失魂落魄的塞德里克走回到城堡,他剛剛在魁地奇比賽中輸給了格蘭芬多,這可真是一場慘敗,站在他周圍的都是嘗試安慰的學生。

「哦,這沒什麼。」

塞德里克勉強露出一絲微笑:「我們下學期還是有機會的。對了,我現在要去找海默教授,你們要一起來嗎?」

在魁地奇比賽失利之後,塞德里克只能想到用自動施法魔杖來彌補赫奇帕奇學院的榮譽了。

不出意料的,在塞德里克問完這番話后,周圍的學生們立馬多出來許多事情,有的說自己要去換衣服,還有的說要去廚房拿些點心。哪怕至今為止,也只有為數不多的學生才會毫無顧忌的去古代魔法辦公室,甚至總共就兩個人,一個是他,另一個是赫敏·格蘭傑。

可是……去廚房?

弗雷德和喬治不知什麼時候混在了赫奇帕奇的學生隊伍裡面,他們一點也不害怕被發現,還在笑嘻嘻的沖塞德里克打招呼——他們是同一個年級的學生,經常會一起上課。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無論是塞德里克,還是韋斯萊雙胞胎都很有名。

「這是不對的!」

塞德里克一本正經的說道:「你們不應該違反校規!」

「哦,得了吧。」弗雷德揮揮手:「對我們來說這可是難得的勝利,總歸要慶祝一下的。」

好多赫奇帕奇的學生對他怒目而視,喬治立馬抓住弗雷德搖晃的胳膊:「其實我們只是來找哈利和小羅恩的,看來他們不在這——那麼,再見啦。」

在引發更大的混亂之前,兩個人快速跑開了。

塞德里克無奈的嘆了口氣,不過他一想到自動施法魔杖就重新振作起來。無論怎麼說,魁地奇賽季都徹底結束了,他接下來也會有更多的時間研究自動施法魔杖。

在告別其他人後,塞德里克獨自來到古代魔法辦公室的門口,他意外發現大門並沒有關緊。

「海默教授?」

塞德里克小心翼翼的將大門推開,他一下子就看到了開啟的梅森門,但海默教授不在屋子裡面,反而讓他見到了另外一個人,正站在梅森門對面,是一個胖圓臉的小男孩。

「我記得你叫隆巴頓?納威·隆巴頓?」

塞德里克疑惑的走進屋子裡面:「你在這做什麼?和課後作業有關?」

他記得這名看起來有些膽怯的小巫師,還聽說納威前段時間打了一架,這倒讓塞德里克驚訝不少。

然而納威卻被突然出現的塞德里克嚇了一跳,他慌張的左右看了看,然後連忙用力推開塞德里克的身子,從開啟的門縫中跑走了。

「你——」

塞德里克叫了兩聲,但納威並沒有停下腳步,很快就消失在走廊盡頭。

「他這是怎麼了——嗯?你又是怎麼一回事?」

一個有著金色頭髮的小男孩直衝沖的朝辦公室走來,塞德里克立馬擋在門口,他可不能再讓這些新生隨便進入辦公室了。不管怎麼說,他還有一層艾爾先生的助手身份在,儘管艾爾先生也不知道為什麼不再辦公室裡面。

再加上那扇奇異的梅森門,塞德里克可不能在這種時候自作主張。

可是這個小男孩卻沒有繼續走來,在看到塞德里克后他立馬改變方向,從走廊的另一邊走去。

塞德里克眨了眨眼,他隱約記得對方似乎是馬爾福家族的孩子,就是他在前不久和納威打了一架。

「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與此同時,在梅森門的另一面。

托比已經大致搞清楚了艾爾的動向。

儘管沒有親眼見到,但他心裡很清楚,只有當魔法球做出反應后艾爾才會擅自離開梅森門。

但他似乎對此毫不擔心,而是將注意力放在面前的三隻小動物身上,冷冷注視著他們。

「波特先生,韋斯萊先生,還有我的校訂員……格蘭傑小姐。」

托比分別道出三人的名字,這很簡單,在骷髏告密后,只需要聽見三人的聲音他就能猜到他們的身份。

「你們犯了一個錯誤,非常愚蠢的錯誤。」

托比將目光轉向橘貓身上:「尤其是你,格蘭傑小姐,我記得我明明有說過未成年的小巫師不應該進入梅森門的。」

「你們讓我失望極了。」

貓頭鷹,橘貓,還有小老鼠心驚膽戰的排排站在一塊,長角水蛇模樣的海默教授比平時還要嚇人。

但這還不算完。

「看來上次的懲罰還是讓我對你們留手了,讓我想想……格蘭芬多扣五十分,每人五十分。」

「教授……」

「閉嘴!波特先生!你以為不需要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嗎?」

「教授……」

「閉嘴!韋斯萊先生!這就是你用來報答我幫助比爾·韋斯萊的方式嗎?擅自跟蹤一名教授?或許你應該被關更多的禁閉才對的。」

「教授……」

「還有你,格蘭傑小姐,我以後再也不需要什麼校訂員了,我明明警告過你了。還有,也不許給我寫信,記住這一點。」

在接連的懲罰下,三人如同墜入冰窖,渾身變得無比寒冷。

隨後,他們驚恐的看到法老棺槨一下又一下跳了過來。

「這一次,我需要給你們一個更加深刻的教訓。」

托比無情的說道:「你們應該慶幸自己只是一名學生,而不是什麼在考古過程中我遇到的其他巫師。」

「而且,鄧布利多校長也沒法在這種地方為他的學生們求情了。」

「教授,別——」

棺槨一下子將三人關在裡面,裡面發出一陣捶打的聲音,可卻絲毫沒法讓托比回心轉意。

「好好感受我曾遇到過的恐懼吧。」

「這總比你們差點害死我的結果要好得多。」 路上。

陳明把5萬塊錢轉到銀行卡裡面,然後去銀行把錢全部取出來,之後喜滋滋的去了魚苗市場,買了幾十條小魚仔,就騎著三輪電動車回村了。

在回河南村的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雨。

還好電動三輪車上面有雨衣,不然只怕陳明要被淋得渾身都濕透。

陳明回到河南村的時候,已經晚上八點多鐘了。

本來他想著開著電動三輪車回家充好電,明天再開回給龍少芬,但他回到家之後,卻發現院子裡面的插座被王武給砸壞了。

所以陳明只得放下魚苗,然後把電動三輪車開回去給龍少芬,他也害怕明天再還給龍少芬,要是龍少芬明天突然要用電動三輪車,那時要是沒有電,就麻煩了。

所以陳明打算現在開回去給她充滿電,以備不時之需,這也算是末雨綢繆。

陳明渾身已經濕了不少,但他想著手中有著一些魚肉,還是拿點過去吧。

陳明本來倒是走得瀟洒,也沒有取得一絲魚肉,但他在魚苗市場買魚苗的時候,李俏楚卻派人拿著一塊魚肉過來給他,讓他拿回來吃。

那塊魚肉足足有三斤左右,陳明切下一半,然後拿一半給龍少芬,畢竟這麼多魚肉,他一個人也吃不完。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