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江卓,心中的興奮之意可以說已經達到了一個頂峰,從戰鬥開始到現在,他似乎還是頭一次如此興奮,這皆是因為,先前的戰鬥中,他一直有種被壓著打的感覺。

這種感覺,的確讓他很不爽,他捫心自問,從自己修鍊至今,何曾遇到過這種事情?

雖然自己也曾敗過,但也是敗在境界超過自己太多的人手中,如今面對一名高階天靈師,若是失敗的話,恐怕自己的父親聽到都會怒罵自己不爭氣,畢竟自己在境界上站著絕對優勢。

想到這裡,江卓在心中怒氣的趨勢下,更加譏諷起傲爽來:「井底之蛙,妄想與天抗衡?螢火之光,豈能與皓月爭輝?今**敗在我江卓的手中,也算你不冤!」

聽著江卓那猖狂至極的言語,甚至將自己比作了『蒼天、皓月』,街道內眾多武者在此時還真是生出了一種想要上去抽他幾個嘴巴的想法,不過因為心中的顧忌,並沒有那麼做。

「信不信,我讓你在所有面前好好丟丟臉?如果你再放~屁的話!」

與天抗衡?與皓月爭輝?

傲爽還真是忍受不了,江卓這份吹牛~比的功力,倒不是說他的言論對么刺激到了傲爽的心理防線,只是他對於這種行為確實是很反感,難道他真以為,自己無敵了不成?

「哎呦!惱羞成怒了?我就說了能怎麼的?螻蟻般的存在!連我的防禦都破不了,還好意思在這裡跟我叫囂?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堅持多長時間,一會我就讓你趴在地上求饒!」

事情都發展到了這般地步,江卓又怎會示弱?因此聽到傲爽所說后,當即還擊道,只不過他這種還擊並沒有付諸任何的實際行動,而是完完全全靠嘴巴在作出還擊。

「呵呵……好!」

傲爽一聲冷笑,對方居然還在說自己能夠堅持多長時間?不止一次開啟過龍傲戰紋的自己,又怎能不知道開啟戰紋后對於靈力那恐怖的消耗?江卓居然還在這裡虛張聲勢。

「戰紋的確是一種強橫的手段,但我就想知道,開啟戰紋之後,對於靈力上的消耗怎樣?對了,不知道你空間戒內還有多少靈力?夠不夠你堅持到我的增幅靈技結束?」


聲音落下之際,傲爽已然欺身來到了江卓的身前,右手探出便牢牢地抓在了後者的腳踝處,眾人只看到血紅色和暗灰色的靈光閃爍,那湛藍色的靈芒便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弧形的拋物線,隨後兇狠地落在了地面上。

「啪!」

地面碎裂的聲音當即傳來,碎石飛濺之下,江卓的悶哼之聲也隨之傳來。

「哼……」

此時街道中的地面上,有著一個人型的凹槽,江卓就那麼直挺挺地躺在裡面,身後那丈高的騰蛇虛影也是被埋在了地底,傲爽站立在他的身前,嘴角處掛著一絲森然的笑意。

看著站在自己身前,不懷好意的傲爽,江卓也是聲色俱厲地喝道。

「沒用的,你根本不知道,每一種戰紋都擁有著他的特性,我的騰蛇戰紋就是那堅硬到足以讓你感到可怕的防禦,而且我如果不出手的話,對於靈力上的消耗其實並不怎麼大。」

江卓說的這點,倒還真是事實,開啟戰紋之後其實並不會對靈力造成極大的消耗,真正消耗的是每次出手之時,此時的江卓恰巧屬於一種『被動挨打』的狀態,根本不曾出手。

但之所以他會如此快速地告訴傲爽這點,無外乎就是想讓後者停下出手的念頭,想以此徹底攻破對手的心理防線,讓他知道,自己就算不出手,也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可說起來,其實還有一個原因……

「就算如此又如何?你也不還擊,猶如一隻烏龜般,我也不能光看著你不動手?但出手也對你造不成任何傷害……所以……嘿嘿……我也只能……」

說到這裡,傲爽的聲音已經逐漸變得越發陰冷起來,隨之又在刻意之下的頓了頓,而就當他看到了在江卓雙眼內湧現出的那抹微弱的驚恐后,這才繼續說道……

「好好……羞辱你一番!」

說話的同時,傲爽緩緩蹲了下來,在此時,他和江卓的距離只剩下不到一尺,他看著江卓眼神中的抹驚恐,右手抬了起來,五指在空中靈活的活動著,不知要做些什麼。

話音落下之際,眾人只看到傲爽的身前劃過一道黑影,隨後便是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

「啪!」

聽到這個久久縈繞在耳邊的聲響,不少人竟是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臉,這皆是因為這道聲音實在太清脆太響了,好似傲爽抽在了他們的臉上一般,可當他們發現,被抽的人是江卓時,這才明白了一切,可想起剛才的窘態,又隨之抽了抽嘴角。

好響的嘴巴!

而此時的江卓則更要窘迫,雙眼不可置信地連眨數下,他甚至都沒搞清楚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直到聲音傳來之時,他才感覺到自己臉頰之上的那種火辣辣的疼痛感。

「我草……」

憤怒之下,江卓當即便要破口大罵,從他出生到現在,就連他父親江洪都沒有打過他嘴巴,今日卻被一名境界比自己低的武者,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抽了個聽起來異常『響』的嘴巴!

「啪!」

可不待他的聲音說完,又是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

再度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別說江卓了,街道內許多武者都是不由嘬了嘬牙花,表情也是異常的誇張,他們還真是沒想到,這小哥居然也是如此狂傲,竟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又抽了江卓一個嘴巴。

而江卓本人,更不用說了,臉部再度傳來火辣辣的痛感之後,他的神情也是隨之徹底獃滯下來,腦海中一片空白,這種事情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江卓,你不是號稱紈絝子弟么?飛揚跋扈,目中無人?仗著自身實力和自己父親的原因,在正勝城內無法無天,無惡不作?挺狂傲啊,真是讓人心生畏懼啊!」


傲爽的聲音再度傳來,他蹲在躺在人型凹槽內的江卓身前,似笑非笑地說道:「其實你紈不紈絝,和我都沒有任何的關係,平日里我見過比你狂,比你傲的多了,但你今日招惹到了我,我註定會給你留下一些難以磨滅的記憶,哦,對了,你或許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

說完,傲爽晃了晃脖子,在所有人那驚駭至極的注視下,右手快速地在江卓的臉部劃過……

「啪啪啪啪啪!」

一連串的手掌與臉部接觸的聲音,接連不斷地自人型凹槽內傳來,一波一波的聲音,縈繞在整個街道內,甚至還在遠處形成了幾道回聲,皎潔的月光,映射著所有人那張精彩異常的臉龐。

在正勝城內,抽江卓嘴巴的這種事情,別說是他江卓了,在場的這些人中,又有誰敢做這種事?或許是說誰敢想象?這著實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實在讓人驚嘆。

而今日,傲爽確實在所有人的面前,做了他們根本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若說在此之前,傲爽根本沒必要羞辱對手,但經過江卓那喋喋不休的譏諷下,他也沒有繼續慣著後者的必要,不就是紈絝子弟么?今日就看看,若是傲爽真紈絝起來,會比他江卓更加飛揚跋扈,更加狂傲! 第八百三十四章大鱷滅荒爪!

啪啪啪啪!

清脆的響動之聲還在傳來,眾人的臉色,也是隨著音波的一次次擴散而變得一陣紅一陣白,要知道連眾人都是如此,那就更不要說此時,臉上不斷傳來疼痛之感的江卓了。

但或許,在傲爽那不斷地抽擊之下,他已經處於了一種既要昏厥過去的邊緣,這倒不是說**上受到了什麼巨大的創傷,而是精神上的傷痛,讓他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井底之蛙?與天抗衡?螢火之光?與皓月爭輝?別說你是城主的兒子,就算你是天王老子,在我面前,也不夠看!」

「正勝城城主的兒子?確實是一個不算尋常的身份,可這就能讓你飛揚跋扈?目中無人?或許說是個人實力上的優勢?你可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能夠整治你的人有的是!」

「現在,我就當著這麼多人面,盛氣凌人的,目中無人的抽你的嘴巴,狠狠地抽,讓你一輩子記恨我,一會到了下面,最好也別忘了我,就是我,讓你在所有人面前出醜!」

對於先前江卓想要攻破傲爽心理防線的事情,傲爽正在做著最為有效的還擊,一切都用事實證明,比紈絝,我跟你比,比狂傲,我還跟你比,比誰更殘暴,咱也繼續。

望著正在奮力抽擊,和已經處於昏厥邊緣的兩人,眾人的心中也是五味雜塵。

這小哥,原本以為他不是什麼目中無人之輩,可現在看起來……

絕大多數人,或許說原來了解江卓底細和所做所為的人,對此都是報以一種泄憤的心態,畢竟傲爽做了他們不敢做,不敢想的事情,讓江卓顏面無存,以往的yin~威也是消失不見。

可話說回來,傲爽這種羞辱江卓的行為,還是讓極少數人心中產生了反感之意,畢竟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如此羞辱江卓,確實是一件比較殘忍的事情,這點他們還真是無法接受。

其實聰明如傲爽,又怎能猜不出會有人對自己所做之事產生反感,可那又如何?他從不是那種受人約束之人,更不是那種聽了世人的輿論,就恨不得以死謝罪的人。

別人的嘴,他傲爽就算能明著管住讓他不說話,可暗中呢?因此這種事情就是眾口難調,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所以對於自己的所作所為,他沒有任何的愧疚和後悔的心理。

江卓不是說他在開啟了騰蛇戰紋后,自身的防禦力會增加到一種讓對手感到極為恐怖的程度么?那麼現在呢?傲爽揚長避短,不對他造成任何實質性的攻擊,只抽他嘴巴子。

在此之間,江卓其實也不是沒有做出過還擊,試問誰又願意當著所有人的面,被人狠狠地抽嘴巴?但他在心中急切之下,做出的還擊都一一被傲爽以最快的速度扼殺在搖籃中。

「江卓,你也知道,雖然有句話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最窮無非討飯,不死終會出頭,可我現在對你的羞辱,應該比殺了你更讓你顏面無存,你說我說的,對么?」

既然要和對方比誰更紈絝,那就要比到底!

「呃……呃啊!」

痛苦地如同厲鬼一般的嘶嚎之聲,不時便會從江卓的口中傳出,他實在忍受不了此時的傲爽帶給他的羞辱,但不知怎的,似乎是因為心理防線的崩潰,讓他使不出身體內任何的力量,只能苟延殘喘地在凹槽之內被傲爽抽著嘴巴,無法做出任何有效的還擊。

這種抽嘴巴子的行為,整整持續了半個時辰的時間(用現在地球上的時間來說,就是一小時),才逐漸停止下來,這倒不是說傲爽累了,無法再繼續下去了。

是效果已經達到了,再繼續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而在傲爽那對力量拿捏的極為到位的情況下,此時的江卓,臉龐已經徹底地紅腫了起來,不僅如此,因為心中的屈辱和不甘,他的雙眼內也是密布著血絲,神情駭人至極。

但儘管此時傲爽已經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可江卓還是會下意識地扭動著腦袋,似乎他還未真正的從那種狀態中恢復過來,猶在躲避著傲爽的攻擊,口中發出陣陣嘶吼之聲。

「終於……結束了……」

心有餘悸地聲音,自人群之中傳來,眾人在面面相覷之下,發現對方的臉龐上也是出現了大片的冷汗,剛才那副場景,不止是對江卓來說難以忘記,對於他們也是如此。

身體微微顫抖著,細細看去,江卓那紅腫的臉龐,密布著一些細碎的血絲,隨著他大口穿著粗氣,這些血絲也會泛起一陣陣血紅之色,讓人看得心底發麻,背後竄起涼風。

又過去了約莫有一炷香的時間,江卓才徹底從神智不清醒的狀態中恢復過來,看到傲爽又是沒事人的站在那邊,心中頓時升起了滔天的怒火,剛要破口大罵,可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讓他極為可怕的事情,口型都是隨之發生了一絲改變,忿然道。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這種行為……是在找死……」

儘管傲爽在這半個時辰內,只是抽他的嘴巴子,並未對他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可此時江卓的聲音中,還是有股虛弱之意,或許這股虛弱的源頭,是心底深處的畏懼。

「你信不信?你再用『小子』這個稱呼來稱呼我,剛才那個場景會再度上演?」

神色平靜,其實傲爽如果開啟了龍傲戰紋后,恐怕不消一時半刻的時間便可將江卓拿下,只不過他還真是有些看不慣江卓那喋喋不休,似乎所有人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的狂傲摸樣,他還就是要好好治治他這點,讓他知道一下,到底什麼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聽了傲爽所說后,江卓當即噤聲,不敢再說話,打心底來說,剛才所發生的一切,的確在他的腦海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憶,他甚至不想再聽到傲爽說出任何話來。

「哼!」

冷哼一聲,江卓深吸一口氣,身形猛然自那人型凹槽內猶如旱地拔蔥般沖了出來,身後那丈高的騰蛇虛影也是散發出大片的湛藍色靈芒,將他整個人包裹進去,形成了一道堅硬無比的防禦,此時一切的言語他都不想聽到,不管是自己的還是眼前這個臭小子。

全力催動著身體內靈力的情況下,江卓的氣息已然隱隱向巔峰狀態恢復著,其實他此時盡可以繼續恢復一番,因為傲爽那邊也沒有著急出手的意思,但他似乎已經無法忍受下去了。


而面對著突如其來的江卓,傲爽並未表現出任何震驚的神情,在他看來,眼前這一切可以說都是在預料之內的,神色淡然不見任何波瀾,平靜地望著那沖伐而來的前者。

又要進入剛才那種模式了么……

相對於傲爽和江卓其他的碰撞來說,剛才那『你攻我受』的戰鬥節奏,實在讓人感到索然無味。

「砰!」

可就在下一刻,傲爽猛然一踏地面,大片的碎石當即衝天而起。

就在那碎石飛濺之間,一股股暗灰色的氣息自傲爽的身體表面瘋狂的蠕動起來,旋即,傲爽的整條右臂之上,都是詭異地浮現出了一層細密的暗灰色鱗片來。

這種鱗片並不異常厚重,但其中確實蘊含著某種毀滅性的氣息,感受到這股氣息后,空中的江卓身形都是猛然一顫,心中頓時湧出了一種濃郁的不安和危險的味道來。

「大……鱷……滅……荒……爪!」

一字一句地暴喝之聲,猛然自傲爽的口中傳出!

大鱷滅荒爪,正是傲爽在大鱷造體訣上達到了入門之境后所擁有的手段,這招他原本是想要在今日對抗岩武衛之時使用出,但隨著事情的反戰並沒有如願,如今恰巧這江卓的騰蛇戰紋擺在這裡,正好拿他試試手。

而其實在這個時候,這個江卓心中生出不安的情緒,身體上的動作出現了停滯之際,不管他再做出任何動作也只是枉然,因為傲爽的神色,已經在瞬間變得冰冷無比,殺意,也是隨之肆意涌動!

唰!


那被暗灰色鱗片覆蓋的整條右臂,宛若閃電般的掠出,猶如一道能夠洞穿空間的虛光,兇狠地轟在了江卓的前胸處,下一刻,在所有人那驚駭的目光下……

江卓那在開啟了騰蛇戰紋后引以為傲的防禦,幾乎瞬間崩坍!

從得到了騰蛇戰紋之後,從知道了它的特性之後,江卓甚至從未想象過,騰蛇戰紋給自己帶來的堅硬防禦,竟然會在一個只是高階天靈師境界的武者手中失效。

嗤!

低沉而刺耳的聲音,驟然自街道內響徹開來,聽到這道聲音后,所有人都不顧雙耳處傳來的刺痛之意,只是雙目圓瞪著,想要竭力看清戰團內所發生的一切。

在那邊,傲爽的右手,已經如同一把甚至能夠劃破長空的鋼刀,硬生生地插進了江卓的胸口處,血光乍現之下,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氣,戰鬥,竟然結束得如此快?! 第八百三十五章幹什麼?干你!

這一幕落到街道內眾人的眼中,不免顯得有些心驚肉跳,雖然並沒有親身和江卓交過手,但憑藉著剛才那股凝厚的氣息,他們便能知道這騰蛇戰紋內到底擁有著怎樣的力量。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