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

在山中的一個洞穴當中。

鄔九言和幾個同伴,死死的用大石頭將洞口堵住,他們一個個都大汗淋漓,整個人都非常的緊張。

現在!

洞外面有幾十頭魔狼,他們都虎視眈眈的看着洞口,想要找機會衝進來,將裏面的人爪到然後飽餐一頓。

「九言姐,現在怎麼辦啊,這都兩個小時了,那些魔狼還不走。」

「如果他們在這裏守好幾天的話,咱們就要餓死在這裏了。」

鄔九言旁邊的一個小姑娘說道。

她比鄔九言矮一點,胖嘟嘟的有些可愛。

此番上山,她們也都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危險,所以就將沒常年的鄔小小也帶來了。

現在倒好,遇到幾十頭魔狼,將第一次金山打獵的鄔小小嚇得半死。。 所以,出發之前。

李初晨需要做好一些必要的準備,以防萬一。

見李初晨這樣說,蘇小蠻也沒有再堅持馬上出發的決定。

反正,也就多等一個晚上而已。

蘇小蠻正好趁機,把一些收尾工作完成,這樣,她就可以放心地玩耍了。

至於空天戰機的製造任務,當然是全權移交給工廠去完成。

蘇小蠻只是負責研發,生產製造,這種活兒,自有專業的部門負責。

蘇小蠻回她的實驗室去了!

而李初晨也利用好下午的時間,準備了一些東西。

並讓白澤安排好一架垂直起降機。

等第二天一早起來,他和蘇小蠻就出發,飛往南極洲。

開始的時候,蘇小蠻還不怎麼樂意坐飛機去南極洲。

因為飛機的速度太快了!

蘇小蠻想去南極看企鵝,這確實是她心裏的一個小願望。

但對於蘇小蠻來說,更重要的是,她可以和李初晨單獨相處了。

能夠和李初晨單獨相處,就像情侶一樣,到處遊玩。

這才是蘇小蠻真正想要的生活。

蘇小蠻想要和李初晨搭乘輪船出海,從海上一路遊玩去南極洲的。

但是,這樣他們就需要在路上耗費很多時間。

李初晨沒有這麼多時間消耗。

所以,李初晨只能拒絕蘇小蠻的提議,堅持乘坐飛機去南極洲。

垂直起降機從獄神殿起飛后,就徑直飛往南極洲。

這時,西方世界。

在美特斯的多邊大樓內。

美特斯的老總正在召開記者招待會,他正言辭激烈地抨擊著境外獄神殿。

甚至還呼籲大家,號召大家行動起來,共同打擊境外獄神殿。

在美特斯老總的眼裏,境外獄神殿就是一個邪惡的勢力。

他一直想要將境外獄神殿除之而後快。

美特斯的老總,正說得興緻勃勃的時候,手下的一個人走過來。

他伏在美特斯老總的耳邊,用手掌遮擋着嘴巴,生怕被人看出他的口型。

並且壓低聲音對美特斯的老總說道:「我最尊敬的美特斯老總,情報部門剛剛得到消息,」

「獄神殿的殿主,那個獄神,好像是去了南極洲。」

「這個消息可靠嗎?」美特斯的老總只覺得眼前一亮。

這可是殺掉獄神的大好時機。

美特斯發射的洲際導彈,無法把獄神殿炸毀。只因為,獄神殿有滅神炮這樣的高端武器。

但現在,獄神離開獄神殿。

並且,他還去了南極這種無人之境。

美特斯的老總絕對相信,獄神不可能把滅神炮這樣的高端武器帶到南極洲。

這樣一來,他要殺掉獄神,難度就小了很多。

「我宣佈,這場記者發佈會到此結束!」

美特斯的老總,急着要想辦法對付獄神,記者招待會,開到一半,他就直接終止,也不給在場的記者任何解釋。

這就是美特斯的老總,霸道,蠻不講理是他身上唯一的特徵。

美特斯的老總,從記者發佈會現場離開后,就迅速回到他的辦公室。

並且,美特斯的老總還迅速重啟了美特斯聯盟的視頻會議室。

這次,獄神居然自己跑到南極洲去,他就是自己要找死。

但考慮到獄神的實力強大,美特斯的老總,可不捨得讓他的手下去送死。

所以,美特斯的老總,就要利用手下的小弟,讓他們派人去對付獄神。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6章他真的冤枉娘親了

喊出這兩個字的人是蕭大胖。

伴隨着他的這一聲吼,將兔腿送到嘴邊並且已經張開嘴正準備咬一口的蕭大妮不得不將那饞的她想哭的兔腿收回來。

她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后,有些不太開心的盯着自己的哥哥開口道:「哥哥,怎麼了嘛?」

不止蕭大妮,就連蕭傅郁跟白喬薇也將不解的視線放在了蕭大胖身上。

蕭大胖卻不看蕭大妮,此刻的他表情冷凝,小嘴緊緊抿著,垂在兩腿旁的手也握的死死的。

「怎麼了?大胖?有什麼問題嗎?」白喬薇忍不住問了一聲。

這話剛出,就看到方才還微垂著腦袋的蕭大胖猛地抬起頭望向白喬薇,視線中帶着明顯的防備跟憤怒。

他鬆開咬着的唇,眼眶微紅的出聲吼道。

「你就真的這麼討厭我們三個嗎?恨不得毒死我們嗎?」

「大胖?你為何會這麼說?難不成你是覺得我在飯菜里下了毒?」白喬薇語氣輕柔的問道。

「難道不是嗎?山裏的蘑菇有毒,村子裏的人都知道。」

「之前二牛家的狗不小心吃了山裏的蘑菇都被毒死了!」蕭大胖瞪着她咬牙切齒的說着。

「啊,哥哥,你是說,娘親故意用毒蘑菇跟兔肉煮在一起,想毒死我們嗎?」

奶萌的蕭大妮面上閃過明顯的驚詫后,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中捏著的兔腿一臉認真的開口。

「哥哥,不會的,娘親不會害我們的,我相信她。」

「方才在廚房裏的時候,娘親還跟我道歉了呢。」

「而且,這兔肉真的好香啊~」

「妮妮!難道你忘記了她之前是怎麼折磨我們的了嗎?就因為她的兩句話,你就相信她了?」

蕭大胖的語氣中帶了明顯的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坐在床沿邊的蕭傅郁伸手將蕭大胖拉到自己身邊安撫般的拍了拍,隨後用那雙漠然的視線盯着白喬薇開口。

「白蓮花,解釋!」

白喬薇對上那一對父子同款的懷疑眼神后忍不住生出了幾分浮躁。

她都很認真的道了歉了,還友好又主動的做了飯,為何這兩人還這般不信任她?

只不過一想到原主曾經的各種做法,她又將心底的浮躁壓了下去,伸手捏著筷子夾起碗裏的蘑菇吃了下去。

吃完蘑菇后,她又自顧自的夾起一塊兔肉啃了,然後依次將飯桌上的飯試了個遍。

「現在,可以吃飯了嗎?」白喬薇放下筷子看了一眼大家。

「唔,爹爹,哥哥,我方才都說過了,娘親肯定不會害我們噠,你看,她都吃啦,我們也快吃飯叭。」

「可是那蘑菇……」蕭大胖有些不安的揉着衣角。

「不是所有的蘑菇都有毒,只是大家不會辨認罷了。」白喬薇開口解釋了一句。

聽到解釋的蕭大胖頓時漲紅了臉,表情中還帶着一絲無措。

他真的冤枉娘親了?

「大胖,你既然冤枉了你娘親,那是不是應該給她道歉?」旁邊的蕭傅郁語氣溫和的引導著。

「娘親,對……對不起。」蕭大胖低着頭漲紅了臉從嘴裏擠出來三個字。

「好啦,沒關係的,我不怪你。大胖,以前娘親的確很過分,你不相信我也是正常的。」

「只不過有句話說得好,日久見人心,我希望你能給我時間來證明,好嗎?」

白喬薇伸手揉了揉蕭大胖的頭,用認真又帶着希冀的視線望向他。

「……嗯。」蕭大胖不由點頭。

「還有,大胖今天很棒呢,能有這樣的警惕心是好事,爹爹跟娘親日後也不用擔心會有人隨意就能哄騙到你們了。」

「……」突然被白喬薇誇了一嗓子的蕭大胖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了。

唔,長這麼大以來,他還是第一次聽到他娘親開口誇讚他。

「娘親,我呢我呢!」

「我們家妮妮跟哥哥一樣棒!」白喬薇也伸手捏了她一把。

嗷,感覺兩個小包子真的是太好rua了~

蕭傅郁打量的視線再次落到白喬薇臉上片刻,隨後輕垂眼睛將眼底的情緒壓了下去。

他捏著筷子給白喬薇的碗裏夾了一塊肉,好聽有磁性的聲音響起。

「吃飯吧。」

隨後,又給蕭大胖跟蕭大妮的碗裏也夾了兔肉。

「大胖,妮妮,你們也吃。」

「好哦!」蕭大妮開心的點了點小腦袋,隨後忙不迭的將手中捏著的兔腿往嘴裏送去。

旁邊的蕭大胖也不甘示弱的捏起了他碗裏的兔腿。

香濃幼滑,皮薄肉嫩的兔肉進入口唇后,一股說不出的美味頓時席捲了他們的味蕾,讓蕭大胖跟蕭大妮同時滿足的眯起了眼睛。

細心的白喬薇發現,蕭大胖吃飯的時候斯條慢理的,跟他爹倒是挺像。

倒是蕭大妮吃的兩頰圓鼓鼓的,兩隻小手手並用,看起來像只小倉鼠似的,可愛極了。

「娘親,你做的這個兔肉好好次~」

「好吃也不能多吃哦,多喝點兒稀飯,吃點兒雞蛋羹養養胃。」白喬薇開口。

「額,娘親,為什麼啊?」原本啃的十分起勁的蕭大妮小表情瞬間變得委屈起來。

「小孩子腸胃比較弱,若是吃多了這種油膩的東西,晚上會肚子痛的。」

「妮妮放心,以後咱們家會經常吃肉的。」

蕭大胖跟蕭大妮之前一直被虐待,餓的實在是太久了。

若是直接抱着油膩的東西猛吃,腸胃會受不了的。

哪怕她已經專門在兔肉里加了些能護腸胃的中草藥,那也不太行。

「額,那好叭。娘親,我在吃最後兩,哦不,最後三塊,行嗎?」

對上小姑娘濕漉漉的大眼睛后,白喬薇心裏一片柔軟的點了點頭。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