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太劇痛不已的樑翔忽然感覺到危機的到來,立即強行忍住據痛感,雙手划動一週後,嘴裏念着神祕的符文後,猛地一推。

一隻龐大的巨大手掌突然出現在了空中,而在完全凝結的剎那,這巨大收藏瞬間沒有任何猶豫的就狠狠拍落而下。

魔獸顯然有些驚訝,但是還是非常不屑,只是閃了閃翅膀,那巨大手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魔獸身體在沒有任何的停頓,急速俯衝下去,尖銳的長爪猶如雄鷹抓兔一般,狠狠的往樑翔抓裂而去。

樑翔急忙閃躲,但是還是不及那猶如閃電一般的利爪。

在樑翔剛剛準備閃躲的時候,那利爪已經轟然而至,帶着強大的力量穿透了樑翔的腹部,並且殘忍的張開了句嘴,想要將樑翔聲聲吞了下去。 “鏘……”

樑翔情急之下,急忙送出長劍,抵在魔獸的大嘴中央,以免自己被吞入腹。

怪獸憤怒的嘶鳴了起來,發現自己連神兵利刃都能煉化的嘴,竟然咬不動一塊普通的長劍。

它晃頭搖晃一陣後,發現搖晃不開,它憤怒的一聲咆哮,炙熱的力量從內透發而出,樑翔眼睛一亮,他這時有了一個方法。

但是這方法卻是非常危險,他從來沒有試過,大陸上也沒有任何人經歷過,甚至創立這功法的人,好像也沒有經歷過。

樑翔打算,在魔獸還沒有施展出攻擊,就強行運轉逆風轉,掠奪魔獸身體裏的靈氣與己身,並且再次轟擊在魔獸的身上。

借魔獸的力量轟擊他自己。

但是危險程度卻是恐怖的,那魔獸的高溫力量樑翔之前已經見識道了,簡直就是恐怖的難以想象,樑翔哪怕是沾染了一絲,可能都會被融成氣體。

但是,在這一刻,只有這一種方法。

“好!就這樣辦!”樑翔忽然閉上了眼睛,努力讓自己平靜,並且默默按照技能所指的路線運轉靈力。


“逆風斬!”樑翔一聲爆喝,身上陡然爆發出璀璨的橙色光芒。

樑翔陡然睜開了眼,兩道猶如利刃一般的璀璨眸光猶如閃電,樑翔開始掠奪魔獸身體裏的力量。


在這一剎那,魔獸嘴裏的力量忽然有了一絲不穩定,但魔獸還是不怎麼驚慌,眼裏露出不屑之色。

當,樑翔鑽取道一絲力量透入身體的時候,樑翔立即感覺到自己像是被火焰灼燒了一樣,渾身上下滾燙又疼痛。

從內到外,像是被火焰灼燒一樣,疼痛無比。

青筋暴起,樑翔雙目赤紅,身體劇烈的顫動了起來。

魔獸見狀急忙探出獸爪,狠狠的把樑翔轟飛,而後嘴裏凝聚而出的力量陡然爆發而出,往樑翔衝而去。


樑翔徹底被強大的力量包裹住了,但是他在這那一剎那,真正運轉了逆封斬,吸入拿強大無匹的力量波動。

不多時,一個看起來眉清目秀,整個人又略顯瘦弱的樑翔忽然充盈,變成了一個肥胖無比的胖子。

並且身體還在不間斷的以眼見得速度增長着!

“啊……”

樑翔目齜欲裂,痛苦的哀嚎了起來。

鮮血像是不要錢似的從皮膚毛孔下洶涌而出,整個人變成了一個血人,渾身上下爆發的橙色光輝,現在卻猶如神火一般忽明忽暗。

“啊啊……”

樑翔全身上下,猶如蜘蛛網一般滿眼至全身的經脈現在竟然凸顯了出來,裏面流轉着璀璨的火紅色光芒。

許多青筋暴起,猶如心臟跳動一般的騰騰跳動,樑翔後腳狠狠的一跺,大地陡然一震,而後往四面八方龜裂。

在璀璨的光芒下,樑翔沖天而起,身體急速旋轉了起來。

而,在樑翔的身邊,出現了四道火焰形成的龍捲風,四方圍繞着樑翔交叉旋轉。

而樑翔就在所有龍捲風的交叉點,也是在最上方,瘋狂的痛嚎了起來。


他可以清晰的看見,自己猶如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靈氣形成的海洋,竟然以眼見的速度迅速乾枯,直到最後,完全變成了一個小水池。

又很快從一個水池演變成了一灘晶瑩剔透的液體,氣海天空上方閃爍的電閃雷鳴,也在這一剎那,變得暗淡無光,所有的一切轟然消失,樑翔的氣海內,簡直變成了普通人的樣子。

但是,正在這個時候,魔獸忽然襲擊而來,尖銳的長爪撕裂虛空,大嘴裏同時還凝聚着強大的力量。

這兩種攻擊都是樑翔難以抵擋的。

轟……

魔獸被震盪開來,但卻沒有收到任何傷痕,只是幾朵羽毛飄灑而下。

“吼……”魔獸一聲怒吼,身上爆發出璀璨的光芒,而後捲動着無盡的陰煞之氣呼嘯而下。

樑翔陡然一震,身體爆發出璀璨光輝,雙手並握長劍,沖天而起,直插雲霄,而後猶如流星般墜落螺旋墜落。

“轟……”

兩者力量相撞,爆發出無盡的強大力量波動,狂猛的勁氣以兩人以中心,往四面八方延伸而去。

無盡煞氣,無盡血霧竟然在兩種力量的轟擊下,潰散了不少,回覆了一絲絲清明。

但是在中空的瞬間,無盡陰煞之氣剎那洶涌過來,補足了之前的大洞。

“噗……”樑翔仰天吐了一大口鮮血,他現在已是一個血人,臉色雖沾染着不少鮮紅血液,但是卻依然能夠透露出那透支後的蒼白。

那魔獸太強大了,在樑翔以重傷的代價下,竟然只換來幾朵被擊落的羽毛徐徐飄落而下。

魔獸一聲狂嘯,不再給樑翔任何逃避的機會,它一聲咆哮,身上爆發出令人心顫的強大威壓。

璀璨的光芒從魔獸的嘴裏閃爍,它瘋狂的煽動着六翼,頓時引起狂風大作,而後大地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魔獸身上涌出無盡的璀璨光芒,無盡血色陰煞之氣竟然爲之開始轉動漩渦了起來。

而後那魔獸那棕紅色的眼睛忽然忽明忽暗的閃爍出璀璨的光。

它張開了大嘴,這一次與上次不同。

上一次,大嘴裏散發着無盡的炙熱氣息,但是這一次,那血口大嘴裏,現在卻是充盈着無盡的滅世一般的毀滅能量。

這一次的力量波動,更勝上一次,簡直超越了樑翔所認知的極限,他的心瞬間泛起了大浪,開始了恐懼,害怕了起來。

樑翔心中恐懼無比,身體也近乎本能的顫動了起來,但是想起那一張張絕美的面孔,還有那消瘦的清秀臉龐,樑翔咬了咬牙,強心壓制住恐懼和立即轉身就逃的衝動,心思轉電,尋找着方法。

但是這一次,樑翔似乎真正的走到了絕路,無論啊怎麼想象,怎麼思考,但還是沒有一絲頭緒。

“嗡……”

力量還沒有爆發,樑翔的腦海裏就突然出現了一陣陣強大而恐怖的如喪鐘一般的嗡嗡聲,並且心頭幾跳,渾身氣血不受控制的奔騰翻滾了起來。

“難道我真的要死在這裏?”樑翔不甘的怒吼 “你到底在胡言亂語些什麼?”樑翔迷惑的說道

老頭子微微一笑,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說道;“該知道的時候,你自會知道!現在你先去對付你眼前的劫難吧!”

樑翔一愣,說道;“對啊,我不是就要被那毀滅神光掃中了,但怎麼現在還沒有事?”

老頭子微笑道;“去吧!”

而後他揮一揮手,樑翔腦袋一片空白,而後回覆了神識。

眼睛陡然睜開,爆出一道絢麗的 璀璨神光。

在樑翔睜開眼睛的剎那,那強大的烏光陡然轟至。

下意識的,樑翔揮起了手,運轉身體裏的力量。

轟……

一道藍色的璀璨光芒照亮了世界,樑翔瞪大了眼睛,想不到……

想不到自己竟然,竟然一瞬間就突破了靈宗的鴻溝,到達靈帝……

正在樑翔迷惑不已的時候,老頭子的聲音忽然在耳邊迴盪;“你的實力,早已攢積到了靈帝,但是被我強行壓制,一隻緩慢的維持……現在是水到渠成!

你要的果實,殺了這隻魔獸,在前進五百米,就會看到了!”

樑翔深深呼吸了一口氣,那散發着恐怖力量的烏光,在這一剎那,竟然沒有之前的那麼恐怖了,也沒有那麼強大了。

樑翔腦海裏忽然填充進了無盡的片段詭異記憶,但是自己卻又不能完全分析煉化。

但是還是有了一絲明悟。

他看見那力量攻擊來的規則……在自己還是靈宗的時候,力量散發的恐怖氣息,而且又什麼東西在禁錮着自己。

樑翔撐起一道璀璨的靈氣構築而成的盾牌,抵擋住了那恐怖的烏光,但是還是被烏光透過,穿透了自己的身體。

強烈而強大的力量撕裂了自己的身體,感受到了無盡的痛苦,但是正在樑翔以爲自己要死去的時候,自己的身體忽然散發出藍色的光輝,自主修復了起來。

正在這個時候,腦海裏忽然響起了老頭子的聲音;“你到達靈帝了,但是也沒有到達靈帝!

你沒有掌握的真正的本源,沒有掌握到靈帝特有的力量。

沒有領悟道靈帝的真髓,你有的只不過是變得更強的靈氣而已。

總體上來說,你應該是一個變異的靈宗,除非你領悟的靈帝專屬的東西——靈魂!

不過……靈帝對於修煉一道來說,是最底層,你纔剛剛踏入修煉界……

靈帝之後不僅僅是靈神!靈神之後也不僅僅是……”

說着,老頭子的聲音忽然有些模糊了起來,讓他聽不清楚最後的那幾個字。

“變異的靈宗嗎?”樑翔看着自己的手掌,咧嘴笑道;“那就夠了!”

樑翔凌厲的看着那魔獸,長劍指着魔獸,平靜的說道;“來吧!”

魔獸在這一剎那,它忽然感覺到一股絕強的氣息,感覺面前這個被自己戲耍的弱小生物給予自了自己一股強大氣息。

這種氣息簡直可以與它比擬……

它狂吼一聲,而後捲動滔天血煞之氣又帶着強猛狂暴力量轟擊而去。

樑翔身上爆出璀璨的淡藍色光芒,他現在飛行完全不像之前那麼費力了。之前他在這血煞之地連行動都有點困難,更別說飛行了。

但是,現在的他,感覺到自己彷彿成了世界的一部分。自己彷彿能夠掌控一些東西……

他下意識的跨步而出。

在跨步的瞬間,他立即就感覺到腳下像是踩到了事物了一般。

就這樣,樑翔不似飛行,而是像是走階梯一般的,一步一步的走上高空,直到走在重來的魔獸面前,他身上陡然爆發出入怒海狂濤一般的澎湃靈氣。

靈氣猶如藍色的太陽一般,在這一剎那照亮了世界,但是又很快隱沒,只有剎那風華。

樑翔狂發亂舞,感到自身血液開始沸騰了,感受到自己源源不斷生成的靈氣和那強大的力量,他簡直有一種做夢的感覺,想不到自己也能如此強大。

魔獸仰天怒吼,他真正的憤怒了。

仰天咆哮,震天的聲音響徹整個世界,久久不散。

而後它開始揮舞獸爪,一道道彩色的神祕紋路從九天之上傾斜而下,而後魔獸憤怒的狂吼一聲,大嘴裏瞬間吐出了一團熾烈的火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