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沉沉來到毓秀院后,見到的男先生中,就屬東方默笙的口碑最好。

他琴彈得好,人也長得好,脾氣更好,比起來,獨孤鶩和東方離簡直就是暴君級別,尤其獨孤鶩,聽說棋藝課上,他一瞪眼,好幾個女學生都被嚇哭了。

「圖他長得好,圖他有錢唄。」

鳳白泠調侃道。

脾氣不好,管她什麼事,忍過一年,她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許是感受到了幾人的目光,東方默笙「望」了過來,沖着幾人點點頭,望向鳳白泠時,他嘴角輕輕一揚,眼下的那一粒血痣如翩飛的蝴蝶,讓他看上去生動了不少。

「這倒也是,獨孤鶩也長得好,雖然脾氣臭了點,不過我娘說了,脾氣差的人往往不是壞人,性情耿直,比起那種腸子繞繞彎彎的,反而是良配。」

歐陽沉沉一本正經道,正說着,她撇了撇嘴。

「獨孤鶩也好,東方默笙也好,怎麼也比東方渣男強。」

迎面走來的可不就是東方離,他和鳳若顏有說有笑,鳳若顏還不時發出咯咯的笑聲。

鳳香雪不來毓秀院后,鳳若顏就經常去找東方離,兩人你來我往,沒幾天就打得很火熱。

「那不是白泠姐姐嘛,離哥哥正要帶我去添置衣物,前幾日,我上騎射課時,不慎弄壞了騎射服。」

她故作嬌羞道,她不過是在東方離面前訴了苦,東方離就提出帶她去買衣服,她不禁心花怒放。

「和她說那麼幹嘛,我們走。」

東方離睨了鳳白泠一樣,故意拉過鳳若顏的手,鳳若顏的臉刷的紅了起來。

「一對狗男女,我看鳳香雪很快就要頭頂綠油油了。」

歐陽沉沉幸災樂禍道。

幾人離開了毓秀院,直奔楚都,用毓秀夫人的話說,今日要把楚都最知名的酒樓都吃個遍。

楚都街道上,鳳香雪正翹首期盼,等著東方離。

哪知道,東方離的馬車剛到,下來的卻有兩個人,東方離和鳳若顏,看到兩人親昵的模樣,鳳香雪眉頭蹙了蹙。

鳳若顏也沒想到,東方離還邀了鳳香雪一起來選購衣物,去的還是鳳若顏名下的布行。

鳳香雪也聰明的很,鳳府分家前,她以嫁妝之名,得了東方蓮華名下的一家店鋪,正是身後的那家布行。

她讓布莊進了最貴的一批布,既能給布莊賺錢,又能讓自己打扮的風風光光。

她出嫁的日子,就選在下月中,和鳳白泠是同一天。

這日子,還是薛姨娘暗中慫恿鳳香雪選的。

母女倆都故意和公主府較勁。

鳳香雪的聘禮遠不如鳳白泠,這口惡氣,母女倆一直咽不下去。

今日東方離說帶她添置新衣裳,鳳香雪就暗暗動了心思,自己出嫁那一日,一定要精心裝扮,以她的容貌,一定比鳳白泠美上百倍。

到時候,最引人矚目的還是她。

鳳若顏一看到鳳香雪,如同貓見了老鼠,一臉的不安。

「妹妹,剛好你也在,我正愁沒人給我挑選做嫁衣的料子。」

鳳香雪笑着,拉着鳳若顏就往布莊走。

鳳若顏稍鬆了口氣,姐妹倆正說着,就見幾名官兵走了過來,他們沖入布莊,二話不說,就把布莊給查封了。

「你們做什麼?這是鳳府的產業,你們怎麼能說封就封了。」

鳳香雪着急了。

「怎麼回事,我是七皇子東方離,誰讓你們查封布莊的的?」

東方離見鳳香雪一臉驚嚇,心生憐惜,上前質問道。

「稟七皇子,我們也是奉命行事。新來的戶部尚書大人查賬目,這家布莊往年的賬目有問題,大人命我們查封布莊,掌柜和老闆也要帶回去,待到賬目查清結清后,才能放人。」

鳳香雪一聽,臉都嚇白了。

「我不是老闆,老闆是……是永安公主,有什麼事,你們去找她。」

新來的戶部尚書,可不就是獨孤鶩。

他新官上任,整頓農商稅收,這家布莊以前是鳳展天經營,他仗着公主府的名頭,可沒少偷稅漏稅。 滿月這日溫珩與秦成成結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仇,這也成了兩人相識的開始。

在溫珩學走路會說話開始,只要見到秦成成那個虎頭虎腦的小胖子,溫珩就總會時不時的用秦成成最害怕的軟體動物,像毛毛蟲、蚯蚓之類的捉弄秦成成。

每每看到秦成成被嚇得吱哇亂叫着到處蹦躂,溫珩就會在一旁捧腹大笑,將竄上竄下、活蹦亂跳的秦成成當成看戲。

雖然事後溫珩也會唾棄自己幼稚的孩子氣行為,但是每每看到秦小胖子,還是會忍不住想起滿月當天的事兒,就忍不住的想要欺負他。

有時心情不好,溫珩就不怎麼願意搭理秦成成,任由秦成成自己在一邊自娛自樂,但是也不會趕秦成成走。只是自己在一邊看自己的書,或者像模像樣的打上一套拳。

當然也不全是捉弄秦成成或者冷落他,有時秦成成在一旁修鍊,完成每天必修的課業,偶爾出錯時,溫珩也會及時的給秦成成指出來,並幫他改正。

溫珩雖然心裏別彆扭扭的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這麼一個傻乎乎的小屁孩朋友。但是也不願意別人欺負自己這個小夥伴。

每每這時,陪在一旁的大人們都會會心地一笑。

自從秦成成跟溫珩相識之後,不知為何,格外的喜歡黏着溫珩,隔三岔五的就得來找溫珩玩耍,三五不時的還要來小住上幾天,簡直一副相見恨晚之態。

溫秦兩家既是世交,當然也是樂得看到兩個孩子從小就親近,每次看到還不到大人腰高的小屁孩,背着一把小木劍,屁顛屁顛的去找另一個,大人們都是樂見其成的。

溫珩對於愛黏着自己的小屁孩,剛開始很是拒絕。溫珩覺得陪這麼個小屁孩玩耍,實在是在浪費自己寶貴的修鍊時間,自己還要抓緊提升境界,還要多多的修鍊,好給小果果多輸一點靈力,只希望小果果早日醒來。

所以剛開始溫珩仗着自己年紀小,對小屁孩秦成成百般冷落,被秦成成煩的不行的時候,還會使壞的哭上一哭,害得秦成成沒少挨他娘的罵。

誰知秦成成人小,卻是個死心眼,在第一次見到溫珩之後,就覺得這個白白嫩嫩的小包子似的小弟弟,自己十分的喜歡。以後這麵糰似的小傢伙就是自己的弟弟。

秦成成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第一次見面手欠的捏過溫珩的小臉之後就直接上了溫珩的黑名單,就這麼被溫珩給記恨上了。

秦成成長的虎頭虎腦的,人也虎,頗有一股大智若愚之智,心大的可以。

每次被溫珩捉弄,也不生氣,看到弟弟因為自己開懷大笑的樣子,自己也跟着傻笑。因此,秦成成被溫珩捉弄也好,被冷落也好,總也能夠自己給自己找到借口,要麼是今天弟弟心情不好,要麼是今天天氣不好影響到了弟弟,使得弟弟的心情不好。

所以秦成成就總是喜歡往溫珩的身邊湊。

而溫珩被這個黏人的小胖子黏的徹底沒了脾氣,潛移默化中已經習慣了自己身邊有這麼個小胖子出現,同時也默許了小胖子成為了自己為數不多的朋友。

也因此溫珩在溫家除了自己幾個哥哥姐姐,也只有跟小胖子秦成成關係最好。

日子就在溫珩與秦成成兩人雞飛狗跳、打打鬧鬧中,悄然流逝,轉眼間已是三年。

這天是溫珩三歲生日後正式開始修鍊的第一天。

溫珩身穿小號的精練的練功服,衣服的袖口及褲腿都緊緊地束著,頭髮高高的紮成了一個高馬尾,清爽幹練,模樣乖巧地站在溫延的身旁。溫瑄及溫琦幾個排排站的圍在練功場邊上,悄悄的給溫珩加油打氣。

在他們幾人身後還站着幾排在溫家修鍊的弟子,都是一些靈根不是很好的弟子,資質最好的,也才是三靈根。溫珩跟他們的關係說不上好還是不好,但也總有幾個對着軟萌的小溫珩沒有抵抗力,悄悄的給溫珩鼓勁。

在他們這些人里,有些是家生子中有靈根可以修鍊的,溫家也讓他們跟着修鍊一二,既可以充當家族的護衛,也可以增加家族的實力。他們中一旦有給溫家做出來重大貢獻者,就可以被溫家吸納,成為溫家子。還有一些是溫爺爺或者溫續等人收的弟子,這些人就寥寥幾人。

修鍊的第一步就得先來測一下有沒有靈根,以及靈根的多少來判斷此人是否適合修鍊。具體的修鍊什麼功法,也是根據自身的資質來確定。

靈根越是單一,對單一屬性靈氣的親和力就會越高,就越是適合修鍊,修鍊起來也會事半功倍。

所以一般情況下,單一屬性的靈根都是一些天資過人之輩。

更甚者有些變異的靈根,更是天地寵兒,資質過人,往往這種資質的俢者都是各大門派搶奪的對象。

因此每當三歲左右開始正式踏入修真行列之前的靈根測評,真的可以說是決定一個人前途的重要時刻了。也因此,每個心中有着修真夢想的人來說,這一天都會緊張非常。

對於人人都十分重視的靈根測評,溫珩並不是很在意,但是還不得不在面上做出一副符合這個年齡段的表情。比如,一些恰到好處的好奇,適當時機緊張那麼一下下。

溫珩:……小孩子什麼的,真討厭!

溫珩對自己有沒有靈根,自己很清楚,剛來的時候自己就已經感應到了自己是木火雙靈根,跟前世一樣,是天生的煉丹的標準靈根。

溫珩的修為雖然不在了,但是自己前世化神期的境界畢竟在那裏,元神之強大,即使是在空間縫隙中受損不小,感應靈根的這一點點小事也是不在話下的。

經過這幾年的相處和了解,溫珩對於溫家的功法並不抱什麼希望。

溫家作為一個不到兩萬人口的小鎮大青山鎮上為數不多的幾個小修真世家,能夠有什麼好的修鍊功法?

溫珩對於自己以後修鍊的功法以及之後要走那條修真之路早都已經有了規劃。

就目前來說,首先要在家族藏書閣里挑一部跟自己前世修鍊的功法相似的功法,之後再想辦法將煉丹一途撿起來。只有將煉丹撿起來,才能有辦法幫着家族在修鍊一途上走的更遠,與自己也是大有裨益的。

溫珩現在不只是一個人了,溫珩暗搓搓的琢磨著:自己也是有一大家子要養活的人了!生活不易,我自自強不息!

溫珩沒等多會兒,溫爺爺和溫續就從不遠處的走來了,溫續手中還抱着一個雕著精緻花紋的紫檀木盒子,很是鄭重其事。

溫爺爺帶着溫續來到練功場前方之後站定,四周立刻安靜了下來,溫爺爺言簡意賅的解說了一下測評靈根的人要如何做,隨後又點了幾個人的名字,溫珩的名字也在其中。

緊接着溫珩並幾個歲數相同的幾個孩子一起來到溫爺爺跟前。

溫爺爺的前方放置著一張桌子,寬大的桌面上只有一個紫檀木盒子,不用想也能知道,這裏面放的肯定是用來測試靈根的晶石。

果然,在幾個孩子一字排開之後,溫爺爺動手打開盒子,將裏面的一塊人頭大小的晶石小心的拿了出來,輕輕的放在桌子上。

溫爺爺開口道:「不用緊張,一個一個的來。每人將你們的手放在這塊晶石上,閉上眼睛,用心感受,等我讓你們睜開眼睛之後,你們在睜開。都記住了嗎?」

溫珩隨着幾個孩童的清脆的應和道:「記住了!」

隨後溫爺爺看着眼前的孩子們,一個一個的點名道:「宋小溪!」

被點名的孩子頓時一僵,立即緊張了起來,連忙應了一聲,隨後同手同腳的來到晶石面前。

溫爺爺笑道:「哈哈,小娃兒,不要緊張,來,將你的雙手放到這個晶石上面來。」

宋小溪聞言立馬將自己還在輕輕發抖的雙手放到晶石上面,雙眼直勾勾的盯着小手下的晶石,一時竟忘記了下一步該做什麼了。直到溫爺爺溫和的聲音傳來,才連忙閉上雙眼,跟着溫爺爺的指示來感受自己手下的晶石。

只不過過於慌張,好大一會兒也沒有感應出個所以然來。

溫爺爺並不着急,耐心的等着眼前的小孩兒靜下心來,靜等他的測評結果。

等了大概半刻鐘,晶石還是晶石,一點反應也無。

溫爺爺與溫續溫延相互對視一眼,輕輕搖了搖頭,繼而宣佈:「宋小溪沒有靈根,下一個。」

宋小溪在聽到自己的測評結果之後,心中一陣失落,在來之前,家中父母兄弟們就對他抱有很大的希望。

雖然宋小溪自己並不是很清楚修真到底是什麼,但是他知道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機會,一旦自己抓住了,自己以後就會出人頭地,給自己家裏增添光彩,光宗耀祖。自己也可以得以成為溫家子,成為跟溫瑄等人一樣的可以修鍊的頂厲害的人物。

因此在聽到自己並沒有所謂的靈根,宋小溪一陣失魂落魄,即使是以三歲稚童的心智,也知道自己丟掉了一個很重要,也很難得的機會。宋小溪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隊伍里的,渾渾噩噩的,好久沒有回過神來。

溫爺爺看到宋小溪這樣,心中一嘆:如此心性,即使能夠修鍊,也是走不長遠的。 「不行,這個是你吃的,怎麼能給寧榮榮吃呢!」唐三一慌,急忙阻止。

但寧榮榮什麼時候聽他的話了?她直接拿了過來,吧叭幾口給吃了個乾淨。

「謝謝楓哥哥!」寧榮榮甜甜一笑。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