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欣!”馬玲瓏終於追上了葉欣,“你是要跑到哪裏去啊?”

葉欣雖然被馬玲瓏攔住沒有辦法再跑,卻還是沒有停下來。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裏,總之,離容止越遠越好。

“算了,你先跟我回家吧!”

馬玲瓏看樣子這個樣子,也怕她出意外,只好拉着她去了自己家裏。

既然葉欣已經和容止分手了,她也就不用繼續針對葉欣了。

如果可以,她還是繼續希望瞞着葉欣這件事情的真相。

“吶,喝點水吧。”

馬玲瓏倒了一杯溫水遞給了葉欣。

可葉欣就好像沒有意識了一般,就那樣呆呆地坐着,也沒有伸手去接馬玲瓏手裏的水杯。

“好啦,欣欣你不要這樣嘛,實在不行你再去找容止好好談談嘛。”馬玲瓏不怎麼走心地說道。

可是無論馬玲瓏說什麼,葉欣都沒有任何反應,如果不是她的眼睛還睜着,馬玲瓏還要以爲她靈魂出竅了。

馬玲瓏陪着葉欣坐了一下午,眼看天都要黑了,可葉欣卻從始至終都沒有動一下。

馬玲瓏無奈,只好先點了一些外賣讓他們儘快送來。

“欣欣你不要這樣嘛,你這樣我會很擔心的,就算你跟容止分手了,也不能這樣對待自己啊!喝一口嘛,好不好?這可是你最喜歡的皮蛋瘦肉粥誒!”

馬玲瓏端着一碗粥在葉欣面前不停地晃,可葉欣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哎,我算是拿你沒辦法了,我把粥放這裏咯。天已經晚了,我還得去看看牟晨希。”

馬玲瓏想看的自然不是牟晨希,而是容止。葉欣都這麼難過,只怕容止會更傷心吧。

“我走嘍!”馬

玲瓏在葉欣的眼前擺了擺手,見她依舊不理會自己,只好嘆了口氣準備離開了。

“玲瓏。”

在馬玲瓏都已經走出去準備關門的時候,葉欣突然回神般地叫了她一聲。

“怎麼了?”馬玲瓏連忙問道。

“可不可以麻煩你,幫我去把行李收拾一下。”葉欣看了馬玲瓏一眼說道。

“……好吧,那你好好休息,記得把飯吃了啊!”

馬玲瓏心裏暗爽還不忘再囑咐葉欣一句。

葉欣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馬玲瓏一得了葉欣的那句話,立刻就馬不停蹄地趕到了深夜書屋,什麼牟晨希,她早就不記得了。

看到容止竟也還是她們剛剛離開的那個動作,絲毫未變,馬玲瓏也不禁感嘆呢

容止和葉欣都是一樣的倔強,尤其是容止,有什麼話從來不肯說出來,總是自己一個人默默地扛。

可要不是抓住了他們的這種性格,自己怕是也不能設計成功吧。

馬玲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看着容止問道:“容止,你還好嗎?”

容止擡頭看了馬玲瓏一眼,只是問道:“她還好嗎?”

都這樣了,竟然還在惦記葉欣,馬玲瓏許久未出現的嫉妒再次忍不住冒了出來。

“還好,她讓我來幫她收拾行李。”

馬玲瓏刻意忽略了葉欣的真實情況。

“嗯……這樣啊,那你去吧。”

容止說完了這一句,就再沒有擡頭看馬玲瓏了。

“你……”

馬玲瓏猶豫地看着容止,想多問兩句,可是容止卻不肯給她這個機會,連深夜書屋的門都沒有關就離開了。

馬玲瓏看着容止,思考着自己接下來要怎麼做,是不管不顧地跟上容止呢,還是先把葉欣的行李給收拾好,讓她趕快離開。

“你說我該怎麼辦?”馬玲瓏問馬小琴。

“當然是先把葉欣送走,你別忘了還有牟晨希這顆不定時的炸彈在呢,他要是醒了過來,你做的這些事可就都瞞不住了。”馬小琴提醒道。

“也是,難道就沒有什麼辦法可以一勞永逸嗎?”

馬玲瓏只要一想起牟晨希就覺得頭疼,牟晨希可不像葉欣和容止那麼好糊弄,他是局外人,很容易就能看出破綻來。

“你是說,殺了他?”馬小琴問道。

馬玲瓏的表情瞬間狠辣了起來,“殺了他,對我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 我和智明和尚立刻就在村子裏開始佈置陣法,隨着方大師他們從火車上下來。我們這邊的實力又增強了不少。所以,他們那邊的事情我也不用去擔心,現在最重要的是讓保證這些村民的安全。

雖然他們都已經從火車上下來了,但是那邊的六七個人,依舊還在打着這些村民的主意。

當把這陣法佈置好之後,就立刻把那些乘客分批帶進陣法當中。現在只要能夠讓這些乘客堅持到天亮的話。形勢對於我們就更加的有利。

而那邊的黑衣人看到這些乘客都被我們帶走,也加緊了突破的力度,但是隨着方大師和冷叔他們加入戰圈之後,他們就更加難了。原本兩個老頭都已經讓他們疲於應付,現在就更加困難。

“張叔。小洛呢?”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完畢之後。我四處找了一遍。竟然沒有看到小洛和鬼婆,心裏一驚,趕緊朝着張叔走過去問道。

這回從車上下來的這些人當中。我最關心的當然就是小洛。當時攔截這輛火車,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爲了讓小洛真正的活過來。而這次終於成功了。當然就想知道小洛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剛纔還在這兒呢,跟我們一起下車的。”張叔聽到我的問話之後。也轉身四處找着,他也不知道小洛到底在哪兒,而且小洛到底怎麼樣了,張叔也不清楚。

不光是張叔不知道,就連方大師和冷叔也不清楚。他們當時是一起下車的,但是下車之後,方大師他們就已經開始幫忙了,也沒有顧及到小洛和鬼婆他們,當現在忙完了之後,才發現小洛和鬼婆不見了。

那邊的六七個黑衣人最後殊死拼搏,終於擺脫了戰圈,但是都受了不輕的傷,那兩個老頭追過去了。本來方大師他們想要去幫忙的,卻被楊老爺子給攔住了。

這回就算追到了那些人,也得讓那兩個老頭帶回去,至於爲什麼楊老爺子並沒有告訴我們。不過聽他這麼說我們就明白了,那兩個老頭是上邊的人,上邊要管的事兒,我們根本就插不進去手。

“那這些人咋辦?”我指着那些乘客,有些無奈的朝着楊老爺子問道。

“當然也歸上邊管,至於給什麼說法,也不是我們能夠考慮的事情。對了,不是還有個前輩嗎,讓他回來吧。”楊老爺子看着那些乘客,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我立刻打電話給了十三老頭,說這邊的事情已經辦妥了。聽到我這話時候,十三老頭明顯的不相信,最後還是楊老爺子和方大師他們開口,十三老頭才相信了我說的話,連夜就帶着囡子趕過來。

現在這邊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就算村子裏的那些村民再回來,也不會出什麼事兒。當然,十三老頭來的時候,我還讓他卻閣樓把那個女鬼也捎帶過來。

雖然乘客太多,我剛纔沒有注意到鄭天民。但是,我敢肯定他是在乘客當中。就算他不在,那麼也算是個給了那個女鬼一個交代。

每過多久,十三老頭就帶着囡子過來了。囡子看到方大師的瞬間,就直接朝着他撲了過去。方大師看到囡子後,笑呵呵的跑了過去,兩個人也不知道說什麼聊的特別開心。看樣子,囡子還真是人緣好,十三老頭和方大師這些老頭子都挺喜歡她的。

接下來這些人該怎麼處置,就輪不到我們管了,智明和尚跟楊老爺子和十三老頭在那邊商量,其他人還依舊保持着警惕,在那些人還沒有完全確認脫離危險的時候,誰都不敢掉以輕心。

“大姐,看到鄭天民了?”正在我準備朝着囡子和方大師他們走過去的時候,卻遠遠的看到那個女鬼站在一旁,盯着前方的人羣。

“我看到他了,可是他再也看不到我了。”女鬼的語氣十分的淒涼,包含着無限的感慨。

但是從它眼中卻看到的是希望和感激,原本兩個人都會喪命,但是陰差陽錯只見,鄭天民卻以這種方式活了下來,這對於它來說,也算是一種解脫。

我順着它的目光看過去,果然看到了鄭天民。和照片上相比,他並沒有顯老,只不過看上去十分的惆悵。

“想不想跟他說話,和他見上一面?”我轉過身來,朝着女鬼說到。

“又有什麼用呢,反正都是要分開的,還是不要了吧。”女鬼嘆了一口氣,朝着我說到。說完話之後,它徑直的朝着智明和尚走了過去。

雖然我不知道它在和智明和尚說什麼,但是智明和尚接下來的動作,讓我也嘆了一口氣。智明和尚雙手合十盤腿坐在了地上,口中念着往生咒。其他人可能都以爲,智明和尚在爲那些下車就死亡的人唸咒,只有我們幾個知道,他在超渡那個女鬼。

這邊的事情告一段落了,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他們老一輩的人去辦,而我們幾個就沒有留在這兒的必要了。所以,當天一亮,這邊就只剩下了十三老頭和楊老爺子智明和尚他們幾個。

我帶着囡子和方大師楊叔叔他們,立刻丁家村朝着縣城趕去。

讓方大師帶着囡子先去找個酒店住下來,我則是朝着那個小旅館走了過去。也不知道之前十三老頭用了什麼辦法,讓這些村民都妥妥帖帖的待在小旅館裏不敢出來,之前那些鬧着要回村子裏的村民,現在尤其的老實。

“叔,你們村子裏的棺材局破了,人被我們抓了,只不過你們村子基本上都被毀了,不過你們放心,上邊已經答應了給你們重新蓋房子。”看到村長之後,我也不管他的驚訝,自顧自的說到。

上邊給重新蓋房子的事兒雖然我是自己編出來的,但是我知道這事兒肯定能成,十三老頭他們可是上邊派來的人,只要它們稍微提一提這事兒肯定沒關係。

我話音剛落,那村長竟然站起來,用力的捏着我的說,激動的讓我再說一遍。

把剛纔的話重複了一遍之後,沒想到村長竟然激動的眼淚都出來了,然後發瘋一般的衝了出去挨個房間敲門通知,那些人出來之後和村長一樣激動。

接下來我才知道他們爲什麼這麼激動,完全就是因爲佈置棺材局的那些人。

那些人其實很早就已經在丁家村,剛開始的時候,那些人自稱去搞開發的,村長還盛情款待了,但是後來發現那些人行動詭異,他們還以爲是來盜墓的。反正丁家村也沒有什麼古墓,他們也沒有在意。

但是直到前不久,村子裏接連消失了兩個人後,他們才意識到事情不對勁兒,立刻把所有在外地打工的村民都喊了回來。而我和羊駝子他們在中巴車遇見的兩個村民,就是那個時候趕回來的。

他們之所以能夠從村子裏逃出來,還得靠那個瘋子道士的幫忙。而且他們出來之後到這邊,也是瘋子道士的指點。就是因爲,這兒住着一個女鬼,那些人做的事情不光彩,如果到這邊鬧出動靜來的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功虧一簣。

“行了,估計幫你們蓋房子還得幾天纔開始,反正這個月的房費我都幫你們交過了,這兒你們就住吧。”說完話之後,我走出了小旅館,給小旅館老闆打了個電話,這邊事情對已經解決了,也是該他回來的時候了

等我再次見到方大師他們的時候,首先問的還是關於小洛的事情。

可是他們也不知道小洛到底怎麼樣了,而且打電話給小洛和鬼婆,都是無法接通,這也讓我有些開始擔心起來。

“葉子,你就放心吧,她倆當時肯定跟我們一起下了火車。估計是先走了吧,你就想想,就算是最壞的結果,小洛還是原來的樣子,也並沒有什麼損失對不對?”方大師拍了拍我的肩膀,朝着我說到。

這倒也是,就算沒有真的活過來,但是她現在那樣子和真正的活着,好像區別也不是太大。這樣一想,我的心一下子豁然開朗起來。

“方大師,冷叔,這邊的事情交給你們了,我得把囡子趕緊送回去,她已經耽擱好幾天了。”我揉了揉囡子的頭髮,朝着方大師他們說到。

“這邊的事兒也不勞我們費心,師叔和幾個前輩在就可以了。至於你葉子,你還是趕緊回去上課吧。囡子,就讓我們送回去吧。這一趟下來,我也累了,也想找個地方好好落個腳,感覺你那個窩就不錯,這回就去住你那裏不走了。”

方大師的話,讓其他幾個人都笑了起來。

還沒等我離開這兒呢,方大師就已經帶着囡子離開了。我是第二天早上才離開的,走之前把這邊的事情全部給那個中年警察交代了一遍。畢竟,他也參與到這件事兒當中了,所以也得準備材料像上邊彙報。

當然,十三老頭也來過一次,那些人全部都被抓住了。他們的目標,果然如同我們所料,是車上的那些乘客。 “不可以。”

儘管馬小琴也很希望馬玲瓏能夠多殺幾個人,多添一些冤孽,這樣她的靈魂也能變黑的更快一些,只是牟晨希的身份特殊,殺了他會留下太多後患的。

“爲什麼不可以?”馬玲瓏不滿地問道。

如今牟晨希正昏迷不醒,這絕對是一個最佳的機會,浪費了就太可惜了。

“牟晨希不是普通人,他雖然和容止是朋友,但他的身份卻比容止還要神祕,我至今都沒有查清楚他的真實來歷。而且就算撇去他神祕的身份不談,單他是靈魂擺渡人我們就不能隨便動他,不然後患無窮。”馬小琴格外認真地說道。

“可留着他會是一個大麻煩。”

馬玲瓏雖然覺得馬小琴說得對,可她還是不想在容止這件事上留下任何紕漏。

“你放心,只要葉欣離開,牟晨希找不到人自然不會亂說話。況且,就算牟晨希想說什麼,如今的容止也是不會相信他的。如果你真的擔心的話,我覺得殺了葉欣要比殺了牟晨希有用的多。”

馬小琴慫恿馬玲瓏對葉欣下手。

其實馬小琴對於牟晨希會不會揭破馬玲瓏的陰謀一點兒都不在意,因爲她要的只不過是葉欣生不如死還有馬玲瓏的這具身體而已。

她可不會因爲馬玲瓏在自己沒有把握的時候就爲自己惹出一個這麼大的後患。

“再等等看吧。”

馬玲瓏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自己都嚇了一跳,這還是她第一次在對葉欣下殺手這件事情上猶豫了。

馬玲瓏從來沒有像這一刻這麼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變化,只是爲了得到容止,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是值得的!

看來容止對馬玲瓏的影響真的很大啊,馬小琴默默觀察着馬玲瓏,看來以後她要是想對付馬玲瓏,容止絕對是一把利器。

而且這一天也不會太遠了,馬小琴看着馬玲瓏的靈魂,臉上是陰森可怖的笑容,等到葉欣離開,下一個就是你了。

馬玲瓏接受了馬小琴的建議,決定讓葉欣先離開。

她來到了葉欣的屋子裏,將葉欣所有的東西都裝進了她的乾坤袋裏。

這樣不僅可以避免容止睹物思人,還可以讓葉欣再沒有藉口回到深夜書屋。

而一個人呆着的葉欣,終於在馬玲瓏離開後忍不住放聲大哭了起來。

她把自己蜷縮在了一起,腦海裏全是自己和容止的點點滴滴。

那些開心幸福的記憶,怎麼會頃刻之間什麼都沒有了呢?

明明,明明是容止教會自己怎樣去愛的啊,明明他先說喜歡自己的啊,可他爲什麼又會這樣對待自己呢?

葉欣抱着自己的雙腿,將頭也埋了進去,眼淚打溼她的衣服,她不明白,自己只是忽略了容止兩天,他怎麼就會這麼生氣呢?

雖然她做得是不對,雖然她的確曾經因爲馬玲瓏的原因,有那麼一瞬間想過要放棄容止,雖然她是有些蠻不講理,可也不至於一句話都沒有就分手啊,有什麼話容止就不能好好說嗎?他怎麼可以就這樣趕自己走呢!

葉欣是有一些小孩子脾氣,但她同時也是驕傲的,任何一個人被無緣無故地趕走時都會生氣,更何況是她。

葉欣自幼喪母,葉世軒也是如珠如寶的將她寵大的,自尊心本就比別人強,又怎麼會受得了容止如此對待。

容止親口說了要趕她走,要和她分手,這種打擊葉欣又怎麼受得了,她的驕傲不容許她軟弱,她的自尊也不容許她在人前哭泣。

可是夜深人靜的時候,那種痛苦,難過,傷心和怨恨,都變本加厲地朝她襲來,葉欣到底是忍不住了。

什麼驕傲,什麼自尊,在這一刻都化爲了烏有,葉欣如同一個小孩子一般此刻只知道縮在牆角里哭泣,什麼也顧不得了。

葉欣傷心欲絕,容止自然也好不到哪兒去,只是這幾天他受的刺激太多了,此時竟然有些麻木。

他坐在房間裏,耳朵卻忍不住注意着隔壁的動靜,馬玲瓏正在給葉欣收拾東西。

想不到葉欣倒是比自己要果決的多,竟然這麼快就來收拾東西了,她收拾好東西要去哪裏呢,會搬去牟晨希那裏嗎?

還是說牟晨希也要和葉欣一起離開呢?

從那天起牟晨希就沒有再在他面前出現過了,對面的超市今天似乎也關門了。

牟晨希會背叛自己嗎?應該不會吧,就算只是意外也好

葉欣和牟晨希在一起,總好過和他這個沒有明天的人在一起。

牟晨希比他有趣,比他開朗,比他熱心,這樣的人才配得上葉欣這麼好的女孩子吧。

不知怎麼的,容止今天突然想起了那個叫凌小鳳的女孩子,她還活着嗎?

會不會已經死了,不過她應該很開心吧,畢竟她盼那一天盼了那麼久。

那自己呢,自己又能夠成功嗎?還是自己也會和她走向一樣結局,所做的一切都將成爲徒勞。

隔壁沒有動靜了,馬玲瓏大概是離開了吧,容止推開了自己的房門,一步步走進了那個他最愛的女孩子曾經住過的房間。

只是還真的是乾淨呢,容止忍不住苦笑了一聲,葉欣還真是狠心,竟然一點念想都不肯給他留。

不過這樣也好,這樣自己也可以專心去尋下一個有緣人

如果真的能夠成功的話,自己說不定還可以去偷偷看看她,看看她過得好不好。

容止坐在了牀上,伸手撫着被褥,怎麼辦,他竟然有一種眼眶酸澀的感覺,他竟然也會想哭,真是好笑。

只是葉欣今天是哭了吧,那是不是說明她心裏還是有自己的呢?

他不貪心,只要葉欣肯在心裏給他留一個小小的位置就好。

有什麼東西突然落在了他的腿上,容止低頭看了一眼,發現道袍上已然留下了一滴水痕。

容止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原來這就是流淚的感覺啊,還真是不好受呢。

已經痛到麻木了的心臟,此時卻因爲這一室的寂寥而被再次喚醒,這是一種什麼感覺呢?

大概就像是有一雙手在狠狠揉捏他的心臟,以此來告訴他,他還活着吧。

兩個地方,兩個人,有的卻只是一樣的辛酸和痛苦,曾經的美好似乎就這樣慢慢地消散了。 十三老頭這次過來,主要還是爲了囡子的事兒。對於這件事兒。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只好繼續找藉口說這事兒我管不了,最起碼得讓囡子的媽媽知道,聽她的意見才行。

好不容易擺脫了十三老頭之後,我立刻就朝着學校趕去。

之前就已經有些科目開始考試了,這幾天估計其他一些選修課應該也快要考試了。所以得儘快趕回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