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媽:求月票啊!求月票!給月票的粉絲,進群截圖領紅包哈。18856295 雲王府。

雲邪帶著盤古侯一起來到了王府,剛來到王府大門,就看到崔管家正在門口站著,看到雲邪等人的時候,神色不由得愣了愣。

連忙上前給雲邪,還有盤古侯行禮,「奴才見過王爺,見過侯爺。不知候爺來王府,有何貴幹?」

崔管家態度拘謹,是因為有盤古侯的原因,所以才會如此見外。

雲邪向崔管家擺了擺手,神色淡然的解釋道:「侯爺和我是一起前來王府的,三弟的身體怎麼樣了?」

崔管家連忙答道,「王爺放心,雲燁少爺的身體已經好多了,只是……」

崔管家把話說在這裡,又突然閉嘴不談。

不知道莫姨娘做了什麼錯事,居然會惹得雲王大怒,將莫姨娘帶走後殘忍的給她上了大刑,從牢裡面架出來,便直接扔回了清平苑。

向日葵II 雲王而且還勒令下面的奴才,婢子們統統閉嘴,不許他們把莫姨娘上了大刑的事,告訴雲燁少爺。

只是一個晚上,雲燁心血來潮去了一趟清平苑,就發現了莫姨娘被人上大刑事情。

雲燁少爺當時把崔管家叫去了清平苑,不惱也不怒,語氣十分冷酷,只是讓崔管家去把大夫找來,救治莫姨娘。

大夫已經找來了六七個,每一個去了清平苑的大夫,皆紛紛搖頭說莫姨娘命不久矣,可以準備她的身後事了。

雲燁怒罵那些大夫,「你們這些庸醫!,我姨娘不會死的!崔管家,你就只有這些本事嗎?找來的都是飯桶!連我姨娘都治不好,只會讓我準備她的身後事,你們也好意思稱為大夫嗎?騙子!都給我滾出去,滾!」

於是,那些大夫們皆是狼狽不堪的被轟出清平苑,一個個被雲燁那狂躁的樣子,嚇得不輕。

崔管家這才剛剛將那六七個大夫送離王府,打算出府,再去尋找幾個大夫回來,給莫姨娘診傷治療。

要不然,以雲燁少爺的暴躁脾氣,可不會給他好果子吃。

這不,崔管家剛到大門的時候,正好雲邪等人也來王府,這才會碰巧見面。

雲邪知道崔管家必然還有許多話,想要單獨與自己說,只不過是因為盤古侯在身邊,所以崔管家只能將心裡話全部壓下。

雲邪裝作看不到崔管家的神色,直接吩咐道,「我想去清平苑看看三弟,崔管家不用跟著我,我自己認識路,你有事的話,你先去忙吧!」

「是。」

王爺這是知曉清平苑的事了?

既然如此,那他也無須再稟報。

崔管家抱拳朝二人行了行禮,沒注意跟在雲邪身邊的迦夜,隨後退下忙活別的事了。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雲邪面向盤古侯爺笑道,「要一起去清平苑嗎?」

「行!」

盤古候季飛宇無所謂的點了點頭,去清平苑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說不定,他還可以藉機詢問清平苑的下人們,從中套話,問些想要知道的事情呢!

雲邪朝一旁的迦夜,眨眼詢問:「你呢?你要去嗎?」

迦夜側著頭,看著雲邪的眼神,眼眸里有著莫明的迷戀,「夫人,會讓我不去嗎?」 「夫人,會讓我不去嗎?」

這怎麼可能呢?

雲邪能把迦夜帶來雲王府這個地方,當然不會說不讓他進去。

雲邪其實心裡十分歡喜,迦夜能夠跟著她一起出來認識自己身邊的人,而且神色上並沒有初見時的那樣冰冷,氣場強大的教人不敢與之直視。

從杏嵐山莊出來后,迦夜全程陪伴著她,在面對外人的時候,同時也收斂了他一身強者氣息。

面對所有人,臉上都是帶著微笑,談吐溫和,並不會讓人覺得他十分難相處。

而整個雲王府最值得她傾心相待的人,也便只有三弟雲燁。

雲邪把迦夜帶來雲王府,也只是想讓迦夜與自己的三弟雲燁,能夠和平相處。

雲邪張了張嘴,剛想說話的時候,卻沒想到在一旁的盤古侯季飛宇瞪大眼睛,一臉帶著怒意,厲聲喝道:「迦夜你就一混蛋!還沒跟我女兒成親呢,你怎麼可以喚她一聲夫人呢?你這是要毀她的聲譽嗎!你別忘了,她現在還是個男兒身,你這樣喚她夫人,是想讓外人議論景南王斷袖嗎?」

面對季飛宇氣急敗壞的指責,迦夜不動聲色的兩手一攤,故作一臉無辜,「岳父大人,這裡可沒有外人。難道岳父大人,您會說自己的女兒斷袖嗎?」

雲邪微訝的看著他:「……」

盤古侯抽了抽嘴角:「……」

星耀翻了個白眼:「……」

面對他們三人的啞然以對,迦夜則是泰然處之,一手將星耀抱在懷裡,然後對著雲邪笑道,「夫人,請帶路。」

雲邪聽到他的話后,感到臉上一陣燥熱,他迦夜的心理還真是強大,被自己的父親冷臉訓斥,居然還能從容不迫的反駁回去。

不管不顧,堅持己見,如初次見面那般,直接稱她為夫人。

……

清平苑在雲王府的西北角落,環境優美僻靜。

莫姨娘不是一個喜歡邀寵爭奪的女子,加上性子十分嫻靜。

在雲王府後院里的,雲王所有姨娘中,只有莫姨娘是唯獨一個沒有任何私慾的女子。

沒有傷害別人的心思每天呆在清平苑裡,足不出戶,最經常乾的事情便是縫衣刺繡。

雲邪還是王府世子爺的時候,因為體弱多病,被稱為廢柴的他,根本得不到下人的尊重。

唯獨這莫姨娘,跟別人不太一樣,會每個季度都給雲邪送兩身親手縫製的衣服。

重生娛樂圈女王 就連莫姨娘的兒子云燁,雖然說是庶子,嘴上刻薄,但內心卻對雲邪卻有著尊重和愛護。

來到這清平苑,海嘯竟然站在那裡,一見到雲邪等人進來,也就上前稟報,「主人,雲燁公子他情緒有些失控,不讓奴進入清平苑。」

「那你在這守著,我進去看看。」

雲邪朝盤古候季飛宇、迦夜、兒子星耀三人請求道,「莫姨娘發生意外,三弟的心情不好,我先進去看看情況,你們先在外面候著,好嗎?」

「嗯。」

迦夜點頭,表示沒有任何意見。

少夫人今天又敗家了 反倒是盤古候季飛宇的神色有些古怪,他來這雲王府要找人正是當年白嵐身邊的侍女小莫,也便是這雲王府的莫姨娘。

沒想到,這清平苑竟然是莫姨娘的住處,這算不算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雲邪獨自一個人走進了清平苑裡的院子,走進了那大堂,往裡間一看,就看到了雲燁正跪在床榻旁,床榻上躺著奄奄一息的莫姨娘。

莫姨娘的身上衣服,都沾有著血跡,血跡早就乾涸變成了褐色。

雲邪看到傷痕纍纍的莫姨娘,心裡一股惱火。快步走進了內堂,對著跪在地上的雲燁,連忙追問道:「莫姨娘,這是怎麼了?為什麼她會全身傷痕,誰幹的!」

雲燁聽到了雲邪的聲音,忽然想起雲邪是一個煉丹藥師,他應該懂得一些醫理,讓他給姨娘看看,應該還能救回姨娘的性命。

想到這裡,雲燁連忙站起身,對著雲邪哀求道:「大哥,我求求你,救救姨娘好不好?我真的不能接受姨娘就此離我而去,我突然好恨,恨我自己為什麼要去平雲國?如果我不去平雲國,就不會暫時失去武靈之力!

在這雲王府我一定可以保護好姨娘,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傷害。那些大夫都說姨娘命不長矣,我真是不孝!」

雲燁對著雲邪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眶微紅,可以看得出來,他剛剛已經哭過。

雖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而已。

雲邪伸手拍了拍雲燁的肩膀,勸慰道:「你先別難過,我替莫姨娘看看傷情再說。」

勸好了雲燁,雲邪這才走向床榻旁,抓取莫姨娘的手腕,搭脈診治。

隨後,這一查看,雲邪的臉色有些沉重,隨後站起身,小心翼翼的檢查莫姨娘的胸口,腹部,肝臟等幾個重要的位置。

一一檢查下來,雲邪臉色更加難看。

因為,莫姨娘的傷情十分嚴重,她的肝臟、脾胃、腎等多個地方,都受到了嚴重的損傷。

即使雲邪有黃品三階的護體丹,可是護體丹只能修復人體的外表傷痕;也有玄品五階的復傷丹,復傷丹是習武之人在修鍊心法的時候,因為走火入魔,遭受到反噬的時候,才使用這復傷丹。

可這些普通的丹藥,並不能使受損的五臟六腑全部修復。

雖然雲邪有神農鼎,而且神農鼎也可以熬煉仙藥。

當時雲邪得到的神農藥譜百冊,至今三年過去,雲邪也只是練到了第六十一冊。

第八十冊開始,才是仙藥的葯譜。

以雲邪現在的實力,根本沒有辦法煉製起死回生的仙藥。

莫姨娘現在的情況,也只是吊著一口氣,隨時都有可能掛掉。

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只能儘力讓莫姨娘痛苦少一些,也能讓莫姨娘多一點時間,可以交代身後事。

雲邪沒有吝嗇,將護體丹還有復傷丹一起給了莫姨娘服下。

一旁的雲燁眼巴巴的看著雲邪給莫姨娘喂葯,心裡的希望之火燃起,他多希望莫姨娘就此好起來。

莫姨娘莫名受到如此重傷,雲燁向來和莫姨娘母子感情深厚,忽聞莫姨娘即將不久人世的噩耗,對於那些上門診治大夫的實話實說,當然沒有好臉色。

服下丹藥的莫姨娘,臉色終於稍微好看了許多,她緩緩地睜開了雙眼,看到了面前的雲邪,不由莞爾而笑,「你來了,真沒想到,我還能活著見你。」 看見莫姨娘醒了過來,雲燁急急忙忙的說道,眼眶的淚水止不住的滑了下來,「姨娘,您不是說要看兒子成親,還要抱著大孫子嗎?只要姨娘你的傷全部都好了,不管您說什麼,兒子我答應你,我全都答應你。」

雲燁流著淚的樣子,落在了莫姨娘的眼裡,莫姨娘臉上露出了柔和的笑意,「從小到大,我都教導你要尊重、保護雲邪,那是因為,雲邪是你的親生哥哥。姨娘並不是你的生母,姨娘只是受小姐所託,將你撫養長大。燁兒,雲王妃,才是你的生母。」

莫姨娘說到小姐二字的時候,眼眸里透著複雜的神色。

雲邪和雲燁「兄」弟二人倏地聽到這樣的話,傻愣許久,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在門外牆角下偷聽的三個人,直接闖了進來。

盤古侯季飛宇,怔怔的看著一旁的雲燁,這一看,發現這孩子的五官還真的是與自己有幾分肖似。

於是,對一旁的雲邪大聲說道:「雲邪,你去倒杯水給我。」

嗯?

好端端的倒什麼水?

看向一旁的迦夜,迦夜居然朝她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照辦。

雲邪見狀,只能照辦,走到一旁的茶桌上,查看了看茶壺裡裝的是水,還是茶。發現是水后,也就倒了一杯,端著走到了盤古候季飛宇的面前,「侯爺,您要的水。」

盤古候季飛宇則是看著那杯水,再看了看一眼雲燁,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虛空取出一把小刀,將雲燁的手指劃破,滑落的血珠,季飛宇則是隔空擊掌。

將那血珠滴進了雲邪手裡的水杯里,緊接其後,盤古候季飛宇也劃破自己的食指,將自己的血,也滴進了水杯里。

水杯里,兩個人不同的血液,很快就融合在一起。

這……

雲邪看到這裡,若說一開始還有些疑惑,那到現是完全明白了。

眼神直望著季飛宇,「這……這是怎麼回事?」

父親,他又是什麼時候,懷疑雲燁是他的兒子?

父親還真忍得住氣,居然瞞她這麼久。

雲邪萬萬沒有想到,父親季飛宇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而這個告密的人,正是迦夜。

迦夜站在一旁,看著水杯里的情況,知道這雲燁便是季飛宇的血脈,也是雲邪的親弟弟。也就開口說道,「十八年前,在杏嵐山莊抱走白嵐兒子的大肚子婦人,便是莫姨娘。雲燁,你與雲王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你的親生父親,是他!」

手一揚,直指著季飛宇。

雲燁面對突如其如的變故,一臉呆愣,不知道該有什麼樣的反應才對。

腹黑冷少的暖婚 盤古侯也不知道打哪冒出來的,劃破自己的手指,滴血認親,便又成了他的親生父親!

叫了多年的父王,竟不是他的親生父親;從小與他相依為命的姨娘,也對著他說,她不是他的生母,雲王妃才是!

這種感覺,不是當事人,根本體會不到這其中備受煎熬的滋味!

好在唯一不變的就是雲邪,總算還是他的大哥。

(樓媽瞟了這傻孩子一眼,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雲邪是你大姐,不是大哥!) 雲燁怔怔的看著面前的這群人,半晌過後,才向雲邪詢問道:「他是誰?」

這個他,指的是迦夜。

就是迦夜說,盤古侯爺才是自己的父親!

雲邪聞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真不太好介紹迦夜的身份呢。

面對一屋子好奇的眼神,一個個都看著雲邪,眼眸里都是帶著探尋的神色。

盤古侯是好奇雲邪會怎麼介紹迦夜的存在,迦夜可是要上門提親迎娶她的男人。

星耀在旁饒有興味的看著雲邪,心下暗忖,邪邪會怎麼介紹父親的存在呢?

迦夜似笑非笑的看雲邪,靜待她的回答。

雲邪頂著眾人那炙熱的眼光,硬著頭皮答道:「那個……他是我相好。他叫迦夜。」

什麼?

相好!!

這……

大哥怎麼……怎麼會喜歡男人?這……這可是斷袖之癖啊!

聽到雲邪介紹迦夜的身份時,雲燁整個人都不好了!

大哥去景南郡不過三年時間,怎麼就染上了斷袖之癖?

這個叫迦夜的男人,皮相是十分出眾,難道是靠著美色,誘惑大哥不成?

如今的迦夜,已經是鬼帝的修為,所謂的讀心術,在他手裡使用自然輕而易舉,只需一眼就明白了雲燁此時的想法。

迦夜勾唇淺笑,不得不說,雲燁說他是靠美色誘惑了雲邪,其實還真說中了那麼幾分。

只是,眼下卻不是思考這些事的時候,而是要解決麻煩的時候。

他剛剛聽到了許多輕微的響動,應該是這清平苑被人包圍了起來。

只是眨眼的功夫,海嘯在院外與人動起手來,兵器的碰撞聲,傳進了內堂里。

莫姨娘本來在床榻上躺著的,連忙拉了一把身邊的雲燁,「孩子,你快離開南樂國。雲王他要取你性命,你快走!走啊!」

「姨娘,我不走!」

雲燁固執的搖了搖頭,堅決不願意離開。

莫姨娘急的連忙推了他一把,眼眸滿滿的擔憂,「你心裡若記著我們的母子情份,就給我走!走得越遠越好!」

「姨娘!您別趕我走,我……」

莫姨娘悲涼的笑了,「你還願喚我一聲姨娘,我這一輩子就值了。我當年懷孕,腹中四個月的孩子,因身邊的婢女被人買通,我喝了碗墮子湯,讓那孩子就此離我而去。是小姐讓我繼續強裝孩子還在腹中,為的就是保我性命。一旦失去了孩子的我,在這王府里,只會生不如死。你已經陪我十八年,我也該放手了……咳咳……」

莫姨娘重重的咳了幾聲,這一咳讓她臉色變得青白,生命力也跟著一起消失了大半。

雲燁震驚的連忙上前扶著莫姨娘,「姨娘!您別說了。不管您是不是我的生母,在我的心裡,您就是我母親!」

莫姨娘好不容易止住了咳,握了握他的手,一臉正色的道:「雲燁,雲邪,你們二人聽著,雲王書房裡有間秘室,那裡困鎖著一個對雲王很重要的人。那個人是誰,我不知道。我是因為無意聽到了王爺吩咐啞奴的話,所以才會落到這個下場。」 書房秘室里有困鎖著的人?

莫姨娘給的這條信息,讓雲邪眉頭緊鎖。

莫姨娘去了一趟書房,無意知曉了這個消息,雲王不確定莫姨娘是否知道了什麼,便對莫姨娘起了殺心。

大刑用起來毫不手軟,但又不是馬上將人殺了,反倒是大刑過後,將人扔到清平苑裡,任由她苟延殘喘,痛苦不堪的等死。

不得不說,雲王折磨人的手段,讓人恨得髮指。

聽到外面打鬥的聲音,雲邪更是怒火直冒三尺高,雲王真是夠了!

派人刺殺雲燁的事,第一次失敗,還來第二次,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既然要找死,雲邪便成全對方!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