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琳之所以沒有傳音,而是讓閨蜜前往,就是害怕對方不信,找到楚家被爹娘傷害了!可是楚琳怎麼也沒有想到,她的好友她的閨蜜方娜娜在見過一次楚琳的未婚夫后,就被對方英俊的容貌吸引了,更是以著幫楚琳傳話為由,來往頻繁,最後甚至偷著用傳影石,刻錄下楚琳現在的樣子,交給了楚琳的心上人…… 也就是說相當於這個所謂的苗寨,是一個不受任何人管制,完全獨立又可以爲所欲爲的地方,既然連周武王都可以無可奈何,難道這裏的東西真的很厲害,厲害到連周武王這樣的人物都必須要用簽訂條約嗎?

雖然土地公公說的話十分有道理,但是我總覺得,這事情的背後肯定沒有這麼簡單,周武王明明是一個想要收復所有人的一個君王,竟然可以忍受外來侵入領地,並且讓他無可奈何,要說陰司的陰兵,以及四方鬼帝,要想集中在一起抗衡,根本就不是不可能。

除非,周武王是有祕密在這裏面,故意放出一些誤導大家的話,主要的原因就是爲了然大家覺得這個地方的可怕程度是我們不能所控制的,再則就是想跟劃清界限,這裏面的人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和他周武王沒有任何的關係。

我把我的分析全盤告訴給了江離以後,江離悶着臉,思考了一會點點頭,一副欣慰的樣子看着我說,“你分析的完全有道理,不錯,陳蕭現在長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

我嘿嘿一笑,這還不是經常跟江離待在一起,潛移默化的學會了多思考,而不是盲目相信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的原則。

主要是經過這些事情以後,我才發現,周武王其實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他可以利用人的弱點,用謊言混淆人的判斷力,混淆視聽後,再用卑劣的手段達成自己想要完成的目標。

這一路下來,沒有不少事情,不是因爲和周武王有關係,說的難聽一點,苗人阿四能找到這個地方,把《逆陰陽》藏在苗洞裏,難道和周武王脫不了干係嗎?

整件事情疑點頗多。

周武王要是想要把自己撇清關係,那是想都別想。

遊屍王看着江離,忍不住的問,“江離你怎麼看?”

江離微微仰着嘴角說,“從一開始我們進來的時候,我就發現整個地形和佈局,都是被人刻意重新改造過,在我們進來的位置,利用鐵石破壞羅盤指針方向,無非是想讓人在裏面迷路,而且造成心理的害怕,一旦害怕慌亂了手腳,就會越來越亂,從這一點就可以明顯看出,這裏有人在刻意做一些手腳。”

江離繼續說,“最關鍵的是這些人骨頭做的房子,人骨不假,房子也不假,可是我們進來的時候,這裏就開始有了瘴氣,瘴氣有毒,可長期浸泡在毒氣裏的這些人骨,骨頭上倒是看不出任何中毒跡象,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這些瘴氣是爲了我們的出現,

纔出現的。”

我恍然大悟,果然這一切,都是刻意的,有人故意用這些東西來混淆視聽,難怪我怎麼總覺得不對勁,苗人阿四也那麼爽快的直接告訴我在這個苗洞,難道是故意引我們過來的?

“沒錯,看樣子,背後的人想給我們演一齣戲。”江離眼神頗有趣的看着裏面的人骨屋子。

土地公公這個時候開口,“雖然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是我們做土地的,流言蜚語還真聽了不少,這苗洞裏的人,好像來頭不小,真的要小心謹慎。”

遊屍王突然咧着嘴不懷好意的一笑,“好啊,本小姐倒是要看看,是什麼人在裝神弄鬼,姑奶奶我非要把它揪出來,敢耍我們,簡直是不想活命了。”

“殭屍應該是真的,只不過他們目的還不太清楚。”江離繼續說。

眼見這件事情,變得有些奇怪,食人殭屍,倒要看看,有什麼牛逼的本事。

我們跟着江離繼續往裏面走,四周靜悄悄的,沒有生氣。

剛走進去沒有幾步,就能聽見腳底下噼裏啪啦的聲音,我低頭一看,竟然是踩死了好多隻食屍蟲,再定眼一看,竟然腳底下全部都是食屍蟲,不過它們極有規律的排着隊,正咋統一朝其中一個方向走去。

順着食屍蟲走動的方向,是朝着另一個屋子裏去。

我這纔看清楚,另一個屋子比這些地方的其他人骨屋子都要大,大概是它們的三倍左右,而且屋子的構造也不是人骨的樣子。

我伸手指了指這些食屍蟲的走向,江離皺眉看了一眼,“走,進去看看。”

我哦了一聲,跟在江離的身後,朝那個最大的屋子走去。

剛走到門前,就看見門上左右兩邊分別寫着,‘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妖盟衆生得天獨厚’。

妖盟?

這些東西怎麼還和妖盟的人搭上了關係。

對了,我怎麼差點忘記了這件事情,妖盟的人和陰司也有勾結,現在陰司雖然怨聲連連,可陰司背後的勢力,也越來越強大,光是一個妖盟,就非常嚇人。

妖盟的力量本來就不容小覷,只是和道家的思想上,是有一點的違背,可陰司卻無所謂,只要能爲他們的利益相關,就算和妖盟爲伍,也都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江離伸手推開門,裏面一股黴味撲鼻而來,緊接着是一股腐爛的惡臭味。

食屍蟲,江離說過,這些蟲子最愛吃的是屍體

上的肉,卻全部都朝這裏跑來,難道這裏有屍體?

我跟着江離走了進去,剛踏步進去,就看見,密密麻麻的食屍蟲,將其中一個東西密密麻麻的包裹住,因爲全部都是食屍蟲的身體,根本就不看不清楚它們到底圍着的是什麼東西。

江離走了過去,陰沉着臉,一聲呵斥,“滾!”嚇得這些食屍蟲瞬間落荒而逃,匆匆跑出房門。

沒了食屍蟲的攀附,再一看這東西,果然是個屍體,臉部和手腳都被食屍蟲啃食的體無完膚,看不清楚這個人到底長的什麼樣子,他渾身上下已經被啃食的不成人樣,殘缺不堪。

“師父,這……”我捂着鼻子一臉茫然。

江離蹲下身子,朝這個屍體看了一眼,“這個人穿的是道袍,袍子上繡着正一道。”

我不禁陷入了一陣沉思,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爲什麼正一道的人會在這裏,而且死像悽慘,還被這些食屍蟲成了美食。

“警告。”遊屍王說。

我問遊屍王,是不是知道什麼。

遊屍王告訴我們,陰司和道教之間的恩怨,她不清楚,但是可以看的出來,這很明顯是故意給江離看的,故意讓道士死在這裏,被這些東西啃食,想要讓江離看見,實際上是在警告江離。

江離點點頭,“他想警告我,他要下手,從正一道開始。”

“是誰?周武王?”我繼續追問。

江離搖搖頭,“周武王要是復活了,他更喜歡明着開戰,雖然說周武王不是什麼好人,但絕對不是一個玩這種小把戲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砰的一聲,門被突然關了起來,外面還明顯聽的到,有人故意上鎖的聲音,我心裏一緊,有人在外面!

江離淡定自若的看了一眼,“沒事,既然他們想讓我們待在這裏,那就陪他們玩玩。”

我驚訝的看着江離,不愧是我最敬愛的江離,遇到任何事情,都極其灑脫和無畏。這倒也是,一把鎖,難道就想把我們困在這裏了,江離這麼厲害,這個房子都可以一掌摧毀,用鎖來困住我們也太無聊了。

整個屋子裏除了這具面目全非的屍體以外,到處都是酒罈子,酒罈子的高度與我差不多,都是一些大酒罈,看上去並沒有什麼不一樣,只是酒罈子的口子都被塞子封死了。

江離似乎也發現了這些酒罈子,上前走去,伸手敲了敲酒罈子的底部,湊着耳邊聽了聽,“這裏面有東西。”

(本章完) 可想而知對方看到楚琳的樣子,十分的痛苦和難以接受,也給了方娜娜安慰的機會……

就這樣兩人一來二去,走到了一起……

楚琳得知一切后,曾經一度傷心難過,也很憤怒,可是想到自己的樣子,她其實都決定算了,就當自己有眼無珠,看錯了人,成全那對狗男女好了……

可是楚琳還是沒忍住,在對方成親前夕,帶著自己的暗衛潛入了對方的住處,終究那個男人是楚琳這輩子第一個愛上的男人,原本只是打算見上一面,就老死不相往來的……

卻沒有想到楚琳去的時候,那個男人剛好沒在家,卻看到了方娜娜和她的母親,楚琳剛想離去,卻聽到方娜娜母女的對話……

原來楚琳的毒是方娜娜給她下的,楚琳永遠無法忘記當時方娜娜惡毒的嘴臉,和方母那擔憂害怕的神情……

如果不是當時楚琳的暗衛拉著她,她恨不得衝出去殺了方娜娜那個賤人的,暗衛擔心楚琳,才攔住了她……

「我沒有選擇在當時殺了那個賤人,就是想等自己又朝一日解毒之後,我要親自毀了她!」楚琳看著墨九狸說道。

「你應該知道你中的毒,死不了對嗎?」墨九狸看著楚琳問道。

「是的,那個賤人說我的毒永遠都不會死,只是樣子醜陋,實力不漲而已!」楚琳憤怒的說道。

「看起來這毒也是她從別人手裡得到的,這毒並非不致命的!」墨九狸看著楚琳說道。

「什麼?難道?」楚琳聞言一驚的問道。

「沒錯,這毒是致命的,只是沒有那麼快而已!這毒名為千年凋零,中毒的人容貌三千年變換一次,如同一朵花的凋謝的過程,現在的你只是身軀驟變,滿頭華髮,和實力不增,再過三千年你就恢復皮膚如枯木般,且行動緩慢,等到再過三千年也就是香消玉損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之日了,煉製這毒的主要的藥材就是一朵劇毒之花三全花。三全花的花語就是凋謝,三全花世間只有一朵,三千年發芽,三千年開花,三千年凋謝,然後再發芽,開花,凋謝,每隔九千年會出現一朵劇毒之花三全花,周而復始都是這一朵……」墨九狸看著楚琳說道。

「我從來沒有聽過三全花,方娜娜家境一般,她不可能有這樣珍貴的毒藥,難道是別人想害我?」楚琳聞言一驚道。

怎麼說她也是楚家大小姐,所以一聽墨九狸的話,她就覺得不簡單,以著方娜娜的家境,根本拿不出這樣的劇毒……

「雖然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但是當初你選擇離開沒有殺了方家的人,或許對你來說是好事!」墨九狸說道。

「那你能救我嗎?這毒你能解嗎?」楚琳看著墨九狸問道。

「能,本來我也不過是想過海而已,既然你沒船了,我就拿解藥換船過海好了!」墨九狸笑著說道。

「謝謝你,謝謝你!」楚琳聞言激動的說道。 “打開來看看?”我問。

江離點點頭,伸手就把酒塞子扯掉。

這時,酒罈子裏鑽出來一個面色如白紙一般的人,臉上還有斑斑點點的腐屍斑痕,一副看到了什麼好東西的樣子,神情十分興奮的朝我們走來。

難道這個就是食人殭屍?

爲什麼要躲在酒罈子裏。

我仔細數了數,這裏的酒罈子竟然有七十多個,如果全部都是這個玩意的話,那還真的要人命了。

他歪着腦袋,有興趣的看着我,“就你了。”

話音一落,立即朝我衝了過來,我轉身一躲,躲在江離的身後,江離眼神驟然一聚,臉色極其陰沉,這個食人殭屍看着江離,眼神一閃,“你是個什麼東西?”

江離迅速掏出法劍,指劍朝他揮去,用着極其嚴厲的口吻呵斥,“說!什麼人在指使你!”

他渾身一顫,興許是被江離的這股氣勢給嚇了一跳,隔了一會他纔開口,“一羣不知天高地厚的道士,也敢審問我?”

啪——

砰——

幾聲巨響之後,窸窸窣窣所有的酒罈子全數破裂,幾十只食人殭屍從酒罈子裏走了出來,臉上掛着一副貪婪的表情,恨不得將我們這裏的人全部吃掉。

“你們在我的地盤上,也敢用這種語氣,哈哈哈哈,今天我就讓你知道,這苗洞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出去的地方!”這個殭屍一臉有趣的看着我們,他伸手一揮。

所有的食人殭屍全數朝我們衝了過來,我扭頭朝遊屍王說了一聲,“保護土地公公,我去。”

我伸出法劍,怒吼一聲,“豹子!”

花斑豹子瞬間從我的身體裏衝了出來,大概是太久沒有活動了,豹子看着這些殭屍更加興奮的狂吼一聲,用着極其迅猛的身體朝他們衝了過去,直接撕碎了好幾個殭屍。

這一幕着實讓周圍的殭屍看到了以後,有些防備的看着我們。

我得意的一笑,“還有誰不服?”

這些殭屍面面相覷,並不言語,只是被我這個花斑豹子嚇得完全不敢繼續往前走,連續後退了好幾步,見他們的氣勢被打壓,別提當時我的有多得意了。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門被狠狠踹開。

‘踏踏——’

極其沉重的腳步聲,朝着屋子裏走來。

走進來的這個人竟然是——苗人阿四!

這不可能,我那天明明就把他打入輪迴重新投胎,怎麼可能還出現在這裏。

可是這個

人和苗人阿四長的是一模一樣,我絕對不會看錯的。

苗人阿四伸手拍了拍手掌,歪着嘴角一副自以爲是的樣子說,“不錯,有兩把刷子,不過我阿四是專門來找江離的。”

江離看了一眼他,眼神變得更加冷漠。

“你不是明明被我超度了嗎?” 那年青春人和事 我一臉不敢相信,明明都已經超度了,怎麼可能再回來,這完全不太可能!

他看着我笑了笑,一副很享受我這的樣子的表情看着我,“陳蕭小朋友,輪迴之道是誰在掌管?是陰司啊,他們不讓我輪迴,就不會輪迴。這個世界,早就變了天了,可不再是你們想的那樣,還有什麼制度可言,自從你們開始籌劃復活陰長生開始以後,就再無制度!”

我心裏一沉,原來千算萬算,還是鬥不過陰司。

六道輪迴掌握在陰司的手裏,我只是送他去輪迴的路上,卻沒想到,輪迴大道皆有陰司官員掌管,他們不讓苗人阿四投胎,還可以讓他繼續返回陽間,早知道,我就應該滅了他的三魂六魄。

是我陳蕭疏忽了,沒想到這個陰司現在已經淪爲這樣的地步,讓這種殭屍還有回魂的道理,簡直是不可理喻!

江離並沒說話。

苗人阿四繼續開口,“傷了我這麼多兄弟,江離你面子可真夠大的,是嫌棄我這歡迎儀式不夠隆重嗎?竟然出手傷我兄弟?”

江離陰沉着臉,什麼話也沒說。

苗人阿四繼續開口,“江離,武成王說了,只要你願意合作,他可以給你最高統治權。”

總算是說道了重點上面,這次陰司讓他還魂,原來是想傳遞消息。

江離陰沉着臉毫不客氣的說,“給我滾,我只說最後一次。”

苗人阿四這個時候陰陽怪氣的笑了笑,“江離,你不會還對我懷恨在心啊?時間過了這麼久,你的脾氣還真是一點也不改,當年屠殺我族滿門的時候,你也是這樣,凶神惡煞的,一點也不溫柔,你每天睡覺的時候不怕做噩夢嗎?那些死在你手裏面的人,半夜不會來找你算賬嗎?”

江離眼神偏離看着我,又皺着眉頭憤怒的看着苗人阿四,怒斥他,“說完了嗎?”

苗人阿四似乎抓到了一絲希望,哈哈大笑起來,用着極其得意的口吻更加興奮又放肆的說,“江離,我知道你不會答應武成王,所以武成王也給了我一個禮物。”

說完,苗人阿四手裏拿出一朵梨花,“這是陰司的鐵樹開出來的梨花,你應該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吧?”

江離的眼神變得更加

兇狠,縱身一躍,直接跳到苗人阿四的面前,伸手掐着他的脖子,奮力朝旁邊一扔,狠狠摔在地上,江離一臉憤怒的看着他說,“你們知道梨花的祕密以後,難道想用這個威脅?你們只是知道祕密,卻根本不知道他在哪裏,你們找到他再跟我說!少在我面前裝神弄鬼!”

江離的聲音十分用力,嚇得苗人阿四的臉色瞬間慘白,周圍的殭屍根本不敢靠近,對江離的力量,他們全都害怕。

特別是苗人阿四被江離一手提起來摔過去的時候,沒有一個殭屍敢出來幫忙。

阿四緩緩站起身子,“你們愣着幹什麼,給我上!”

所有的殭屍面面相覷,全都不敢輕舉妄動。

阿四緊緊皺着眉頭,憤怒的咆哮,“你們怕什麼!殺了這個人,你們就是功臣!”

然而,所有人都無動於衷。

江離這時開口,“陰司不會給你你想要的,一旦你完不成任務,他們不會給你好果子吃,不過,你就算完成了任務,他們一樣會讓你消失,有些祕密對於他們而言,死人是不會有威脅的。”

我自然是聽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

可是鐵樹梨花,我卻突然有點印象。

之前隱隱約約也聽到過提起,我本來就覺得,鐵樹開梨花,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之前下陰司的時候,我也發現,江離看見開了梨花的鐵樹,竟然會望着梨花發呆,有時候還會心一笑,看來還有我不清楚的事情。

江離肯定知道什麼。

而且,陰司的人知道了裏面的祕密,但不知道全部,所以,武成王想要拉攏江離,但是他也猜到,江離纔不會答應他,所以乾脆把他們知道祕密的消息傳遞出來。

陰司果然玩的一手好牌,做些事情神神祕祕,弄的我腦子都亂了。

江離懶得跟他繼續廢話,陰沉着臉朝阿四走去,全身散發着一股恐怖的氣勢,抓着阿四的脖子,奮力呵斥,“逆陰陽交出來!”

阿四呵呵一笑,“在苗洞裏,自己找啊!”

“我沒耐心。”話音一落,江離提着阿四直接朝牆壁上狠狠一拽,摔在牆壁上,疼的阿四是嗷嗷直叫。

江離見阿四不肯說出逆陰陽的下落,伸手朝阿四的手指奮力一捏,‘咯咯’幾聲,直接斷了阿四的骨頭,疼的他嚎嚎大叫,瞬間求饒。

“在地下,那個酒罈子搬開,有個密室。”苗人阿四大口喘着粗氣,嚇得臉色慘白,渾身直冒冷汗,連忙開口告訴江離。

江離冷眼看着他,“滾。”

(本章完) 「我需要一個安靜的房間煉製解藥,還需要一些藥材……」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好,我馬上讓人去準備!」楚琳說道。

然後,墨九狸遞給楚琳一張單子,沒過多久就有人把藥材送來了,楚琳看著墨九狸說道:「你就在這裡煉丹吧,我到外面等你!」

「好的!」墨九狸點點頭說道:「最好不要讓任何人打擾我!」

「放心吧,我不會讓任何人進來的,我在外面守著!」楚琳說道。

「好的!」墨九狸說道。

楚琳退了出去,直接退到的房門外,在門口站著,兩個之前跟著她的中年男子見狀,走過來問道:「大小姐,你這是?」

「我沒事,你們出去守著,禁止任何人來這裡打擾,違者殺無赦!」楚琳說道。

「哦,好的!」兩人聞言急忙退了下去。

房間裡面,墨九狸隨意的在煉製著丹藥,本身給楚琳解毒的解藥,她空間裡面就有的,但是又不想直接拿出來惹人懷疑,才故意選了些難找的藥材,在房間裡面煉製丹藥的……

「主人,你現在似乎變的善良了!」小書忍不住在空間裡面說道。

「你才知道啊,在凌天大陸時我還是經常救人的修羅九醫呢!」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