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暖暖張慌的回到船頭,她顫抖着手拿起竹篙。

楊暖暖手拿着竹篙,她顫顫巍巍的站起來。

不行,我必須要折返去找顧栩。

楊暖暖把竹篙伸進水裏,竹篙一入水,楊暖暖根本就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她動作僵硬的撐着竹篙,想要在水中把竹筏調轉方向。

河面寬闊,楊暖暖動作雜亂,在她外力的干擾下,竹筏在水中一個勁的打轉。

“顧栩,你在哪!!!!”楊暖暖艱難的穩住筏子,她仰頭對着天大喊。

她這一喊,把月亮都喊出來了,卻沒有喊回顧栩。

龍少決和阿king幾乎是同時趕到新華醫院附近。

龍少決和阿king是從不同的方向趕來的,他們一左一右出現在那條窄巷的左右兩邊。

阿king的眼睛湛藍如海,龍少決的眼睛漆黑深邃。

兩雙截然不同的眼眸同時注意到躺在地上的那個青綠色的手包。

龍少決和阿king的身影同時消失在夜色中,砰的一下他們又同時出現。

一瞬的時間阿king和龍少決之間就只剩下了一步的距離。

龍少決和阿king冷漠的互相對視了一眼,只是一眼,他們對對方的存在完全視若無睹。 龍少決和阿king同時趕到了楊暖暖丟包的地方,他們二人互相了看了對方一眼,看罷便沒了下文。

阿king看到龍少決,不屑的勾脣譏笑,龍少決啊龍少決,你可真有本事,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居然讓楊暖暖身處險境。

阿king彎腰,他剛想撿起楊暖暖的包,龍少決快他一步,率先將包拿起來。

龍少決撿起楊暖暖的包,他站直身體,看着手裏的包包說:“這是我老婆的包,她總是這樣丟三落四。”

阿king雖然沒有拿起楊暖暖的包,不過他好像根本就不在乎這一個包的歸屬。

阿king慢悠悠的站直身體,他往後退了一步,湛藍如大海一般的眼眸靜靜地盯着龍少決。

阿king面無表情,立體剛毅的臉龐上不帶一絲情緒,他的眼神冷漠的就像冰霜一般。

阿king看着龍少決冷漠地說:“龍少決你別裝了,我知道楊暖暖現在有危險,而你更加清楚她的處境。”

龍少決道:“我的女人我必然不會讓她受到一絲傷害,阿king你管的太多了。”

阿king無所謂的聳肩道:“把她現在的位置告訴我,我可以考慮第一次與你聯手。”

龍少決把楊暖暖的包拿着手裏,他看着冷漠如冰的楊暖暖,嘴角揚起一抹輕笑。

大宋梟途 龍少決譏笑道:“之前沒看出來,原來你阿king還是一個熱心人士。。她的安危我自有分寸,用不着你一個外人插手!”

龍少決說罷轉身就要離開,阿king身體一晃他的身體就出現在龍少決的面前。

阿king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他看着龍少決冷冷地說:“楊暖暖現在的位置!”

阿king的語氣篤定,沒有一絲迴旋的餘地。

阿king必須知道楊暖暖的準確位置,他不能讓楊暖暖出現一點意外,更不能讓她受傷。

開局簽到億萬集團 龍少決沉寂地擡眼,他盯着阿king,幽深的眼眸中充斥着駭人的戾氣。

龍少決的眼神中閃爍着危險,他看着阿king,眼睛彷彿在說,快點滾,現在立刻馬上滾開,不然你就死定了!

阿king面對龍少決充滿危險意味的眼神,他的表情和眼神都沒有出現一絲波動。

阿king繼續冷漠地開口:“最後一遍,楊暖暖現在的位置!”

龍少決眼裏閃過一陣笑意,他笑問阿king:“你是在威脅我嗎?”

龍少決的模樣看起來像是在微笑,但若認真看,你從他的臉上發現不了一絲的笑意。

阿king道:“如果你覺得是威脅的話,那就算是吧。”

龍少決問:“就憑你?”

阿king正了正身體,他笑而不語,姿態神色彷彿在說就憑我,怎麼着了,難道我還不夠格嗎?

龍少決一手拿着楊暖暖的包,另一隻原本空無一物的手掌在阿king身體微動的時候,突然迸發出一道光芒。

光芒泄後,龍少決的手裏出現了一把看起來像是白玉質地的小刀。

龍少決突然出手,他高舉手中的寒魁刀,刀在空中輕輕一劃,利刃劃破空氣的破空聲出現,阿king的左右側的一縷頭髮慢悠悠的落地。

龍少決的這一擊原本是可以要了阿king的性命的,但是他沒有。

龍少決下殺手讓阿king從這個世界上永遠的毀滅,他劃斷阿king的頭髮,算是給阿king一個教訓。

冥界衆鬼,無一人不知阿king視發如命,他那那頭烏黑柔順的像絲帶一般的頭髮平日裏別人碰都不能碰一下。

誰碰誰死!

而現在龍少決一出手竟然直接讓他少了一縷頭髮。

阿king動作極其緩慢的垂下眼眸,那縷頭髮就落在他的肩頭。

龍少決手握着寒魁刀道:“留你一條鬼命,以後見到我要記得繞道走。”

www☢тт kan☢Сo

阿king看着自己肩膀上的頭髮,他突然笑了。

阿king笑着伸手拂去斷髮,他一邊拂去頭髮,一邊笑着說:“爲了她,斷頭也是可以的。”

爲了她?

這個她是誰呢?

還能是誰,當然是楊暖暖了。

已經準備離開去尋找楊暖暖的龍少決腳步猛地一滯,他扭頭盯着臉上帶着笑容的阿king。

龍少決盯着阿king,他手中的寒魁刀蓄勢待發,準備直接毀滅阿king。

阿king不以爲意的擡頭,他眼神冷漠的與龍少決對視。

阿king立體英俊的如同混血兒一般的面龐上帶着笑,他看着龍少決笑道:“不知道因爲什麼,我突然變了口味,就喜歡人妻!”

窄巷外穿着風衣的遲緣匆匆趕來,她齊耳利落的短髮似乎長長了不少。

遲緣的後背上揹着一個大竹簍,竹簍中全是有着劇毒的毒蛇。

遲緣從師傅卡瑪那裏知道阿king會有危險,知道阿king即將遇到危險,遲緣生生的從毒蛇窩爬出來的。

遲緣不遠千里,匆匆趕來,就是爲了能有機會再次與阿king並肩而站。

遲緣剛到巷口就聽到阿king的話,她突然停住腳步。

遲緣疑惑的走進阿king,什麼叫他就喜歡人妻?

遲緣甚至已經開始考慮嫁人了。

遲緣並不知道楊暖暖和龍少決的關係,不管是他們三年前的那次倉促的婚事,還是昨天從民政局領出的結婚證,遲緣都不知道。

所以遲緣根本沒有把“人妻”這個詞和楊暖暖掛鉤。

河水平緩流動的大河中,楊暖暖艱難的把竹筏固定在水中。

楊暖暖一直在高聲呼喊顧栩的名字,可是她嗓子都喊啞了,都不曾得到一絲迴應。

“顧栩你到底去哪了,顧栩……顧栩。”楊暖暖望着寬闊的大河,她茫然的喃喃自語。

楊暖暖突然失控的仰頭高喊:“顧栩你到底死到哪裏去了,你在我身邊,我怎麼辦啊!你讓我怎麼辦!!!”

楊暖暖把心中的不安吼出來之後,她的情緒似乎平靜了不少。

楊暖暖一平靜下來,她低着頭,手足無措。

河面上吹拂起微風,風帶來兩岸的果香,空氣冰涼清新怡人。

楊暖暖就那樣撐着竹筏立在大河的正中央。

風突然帶來了一陣難聞的惡臭味,猩猩臭臭的味道瀰漫在空氣中。

楊暖暖猛地擡頭,她惶恐的瞪大眼睛。

楊暖暖知道這種味道,難道嚴錫追上來了? 原本顧栩和楊暖暖兩個人一路順着水路往西走,可就在途中竹筏經過一個水流很迅猛的坡口。

恍惚失神的顧栩沒留心,竹筏一顛簸,他撲通一下就落水了。

顧栩一落水就沒有了蹤影,楊暖暖獨佔在船頭,一直在高聲呼喊顧栩,喊了好半天都沒有得到任何回覆。

爲了讓竹筏能夠再平緩的水面停住,楊暖暖笨拙且吃力的將竹篙伸進水中,努力的控制住破舊的竹筏。

就在楊暖暖茫然無措,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辦的時候,涼薄的夜風夾雜着一種極其難聞腥臭的味道撲面而來。

楊暖暖記得這種味道,是嚴錫來了,嚴錫追來了。

Wωω ✿тт kān ✿CΟ

楊暖暖站在竹筏上,頭頂一輪圓明月,月光柔和。

新婚不歡愉 柔和的月光映襯着楊暖暖慘白的臉,她黑白分明的眼眸裏透着驚慌。

又是一陣帶着寒意的夜風襲來。

楊暖暖身上的衣物本來就已經潮透了,被夜風這麼一吹,她凍的渾身顫抖,牙關忍不住的亂顫。

怎麼辦?

夜風帶來腥臭難聞的味道直接撲打在楊暖暖的臉上,楊暖暖呼吸一滯,胃裏開始翻江倒海。

楊暖暖差點被薰吐。

現在顧栩不知所蹤,前路漫漫,楊暖暖根本就不知道應該往哪裏去。

更可怕的是現在她的身後現在還有一個不人不鬼,一心想吃了楊暖暖的嚴錫再虎視眈眈的尾隨着楊暖暖。

楊暖暖幾經衡量她覺得繼續往下走,繼續逃命。

顧栩並不是人,就算落水,水又能把他怎麼樣呢?

而緊隨其後的嚴錫就大不相同了,要是他追上來,楊暖暖敢打包票,她見到嚴錫不出一分鐘,楊暖暖的小命就會玩完了。

楊暖暖慢慢地把水中的竹篙收到竹筏上,她坐在竹筏上,任憑竹筏順着水流一路往下。

坐在竹筏上的楊暖暖無論如何也無法安心,她時不時的回頭看。

楊暖暖一是想看看嚴錫追到哪裏了,更重要的一點是,楊暖暖一心期待着顧栩能夠追上來。

真是奇怪,顧栩不過是從落水而已,怎麼會突然就消失了呢。

顧栩似乎在落水的一瞬間,他的身影就完全消失了。

那麼短的時間中,到底是何妨神聖有這個能耐,不留痕跡的就帶走了顧栩。

帝都的窄巷中,揹着竹簍的遲緣遲疑着朝阿king走過去。

龍少決嗅到遲緣的味道,他手執寒魁刀,身型一虛,龍少決瞬間便消失了。

遲緣眼睜睜地看着龍少決消失,她並沒有太驚訝。

阿king見龍少決不見了,原本淡漠的表情瞬間凍結成冰。

該死的,他居然敢動我的頭髮!

阿king本想立刻去追龍少決,他下定決心今天是一定要見到楊暖暖的。

楊暖暖有危險,他阿king怎麼能不在他身邊呢?

就在阿king即將去追龍少決的時候,遲緣突然跑上前。

遲緣攔住了阿king,她看着阿king笑着問好:“好久不見。”

阿king冷漠的掃了一眼遲緣:“恩。”

遲緣笑着問:“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阿king道:“沒有。”

遲緣無所謂的聳肩道:“那好吧,既然現在沒有,將來總是會有的。”

左白帆和金俊來到了一處海邊別墅附近,跑車下來了。

左白帆和金俊一左一右的從跑車中走下來,兩人表情嚴肅,金俊手握着一把銀閃閃的小手槍。

金俊的模樣生的傾國傾城,美的雌雄難辨,他一認真,那種混合着陽剛與剛毅的驚豔五官,讓人驚豔,只是一眼便覺得這樣的人本來只因天上有。

金俊穿着一身黑衣,表情嚴肅,他拿着手槍,望着眼前這棟復古豪華的別墅。

金俊漂亮的桃花眼中閃過一陣疑惑,這棟別墅爲什麼看着這麼眼熟呢?

金俊覺得眼前的別墅特別眼熟,但是一時之間他又想不起究竟是在哪裏曾經見過這棟別墅。

大概是因爲活了太久的時間了,金俊的腦海中留存了數以百計年數的記憶。

金俊經歷的事情太多了,他見過的人情世故也太多了,多到他必須自己強制自己去忘記,不然他的腦袋會發生大爆炸。

站在跑車另一側的左白帆身高174,五官普通,相貌平平。

左白帆屬於那種一走進人羣中,就分不清誰是路人誰是他了。

尤其是現在左白帆的身側站在金俊這個長得像妖精一樣的男人,在金俊的襯托下,左白帆普通的就像顆大白菜。

左白帆看了一眼那棟復古豪華的大別墅,他的眼睛裏不留痕跡的閃過一陣嗤笑。左白帆眼睛裏的笑意一閃即逝,一心在回憶自己是在哪裏曾經見過這棟別墅的金俊根本就不沒有注意到左白帆的神色。

左白帆看了一眼別墅,便彎腰,他從跑車中拿出一把狙擊步槍。

左白帆將槍舉起來,他道:“金弟弟,咱們行動吧。”

金俊點頭:“恩,老左你可一定要保護我啊。”

左白帆扭頭,他臉上帶着笑看着金俊。

左白帆笑道:“金弟弟你還別說,你這張比女人還好看的臉真能勾起我的保護欲。”

金俊扭頭看着左白帆罵了聲:“去你媽的!走!”

左白帆和金俊朝那棟別墅跑過去……

等左白帆和金俊的身影漸漸走遠的時候,漆黑如墨的夜色中忽然出現一個人形的閃光點。

那人形一閃一閃的,很快一個穿着休閒,長相清秀乖巧的女生就出現在左白帆和金俊的跑車邊。

穿着牛仔外套運動鞋的“楊暖暖”站在跑車邊,她望着左白帆和金俊遠處的身影。

左白帆和金俊“楊暖暖”都見過,在阿king的枕頭下的那些照片中,楊暖暖曾經與他們同框過。

“楊暖暖”看着他們的背影,她臉上浮上一抹醉人甜膩的笑容。

既然左白帆和金俊都認識楊暖暖的話,那麼這個假的楊暖暖是不是就可以通過尾隨他們,從而發現楊暖暖?

如果讓她見到了活生生的楊暖暖,那麼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殺了楊暖暖!

只有楊暖暖死了,假的纔會變成真的。

“楊暖暖”想着就擡腿朝左白帆和金俊走過去。

這個假的楊暖暖突然很想測試一下自己演的究竟像不像。 隨着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原本漆黑一片的天空漸漸地變得清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