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虹伸手捂着自己的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跑了。”

“怎麼會跑掉的。”我不禁問道。

楊天虹又是無奈又是傷心的說道,“夕雨那個架勢就是要跟我拼命,我又不能對她下死手,結果她就跑了。”

我倒是很理解楊天虹的做法,畢竟是跟在自己身邊那麼年的人,怎麼能下得了手呢。

“我現在手裏的有夢魂花的種子,順着種子順藤摸瓜,我想會查到這幕後黑手的。”鳳唸對楊天虹說道,我也跟着狠狠的點頭。

楊天虹的眼睛一亮,問我們,“夢魂花的種子?什麼意思?這是你們找到的線索?”

“嗯!”鳳念肯定的點頭,“夢魂花是魔界的一種花,所以這件事情應該和魔界有關係,我要去問問冷筱若。”

冷筱若?我皺了皺眉頭,“你要去問冷筱若?”

不知道爲什麼我聽我的自己說出來的語氣,我覺得有點像是在吃醋的感覺啊!

這明顯不是我現在的狀態啊!

鳳念突然俯身在我的面前,琥珀色的眼眸一眯,然後邪魅的勾了勾嘴角,“小絃樂你現在是在吃醋嗎?”

“呵呵噠。”我趕緊說道,“並沒有,我怎麼會吃你的醋,你現在不就是就跟冷筱若在一起的麼?正好,你回去找冷筱若套話,這樣的話,我也比較輕鬆。”

說到這裏,我想起了夏天打給我的電話,我得趕緊回去找夏天,按照夏天的說話,好幾十個城市都有這個店的分店,而且狐王似乎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這讓我感到非常的不安,總覺得這次狐王會炸毛,不僅僅是狐王,阿狸估計都得炸毛。

人怎麼能鬥得過妖呢?那些道士天師什麼的,全世界也沒有多少人,而妖界的子民可以分分鐘踏平人界的啊!

“老大,我要先回雲南了,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夕雨的事情你也不要太難過,或許她也只是被夢魂話給控制了,如果你抓到她的話,就聯繫我們。”我對楊天虹說道。

沒有想到楊天虹卻突然開口對我說道,“我想跟你們一起去你們那邊,你們搗毀了這座城市的火鍋店,那他們肯定會轉到其他的分店,我想夕雨也是。”

“可是我還是想不明白,夕雨相對我們來說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爲什麼她能殺掉妖?”楊天虹依舊不敢相信的問道。

“還是那句話這個問題要找到夕雨後才能知道了,對了,老大你要是跟我走了,你局子這邊怎麼辦?”我不禁問道。

楊天無奈的對我笑了笑說道,“你難道忘了麼,我可是特警,行動是不受限制的,所以我現在跟你們一起並沒有什麼問題。”

原來是這樣,於是我們回去的時候,又回了一個楊天虹。

在飛機上,我和楊天虹講了關於鳳念懷裏的孟生的事情,楊天虹聽完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們,臉上大寫的兩個字——佩服!

“你們也是厲害,膽子夠大,臉天上的神,你們都敢威脅!”

“天上,什麼天上啊,你看我們正在天上,你看到有神了麼?”我眨了眨眼睛問楊天虹。 不多時,一陣清香可口的香味,就慢慢的飄散開來,墨九狸又拿出幾顆靈果,切成小塊后,倒上一些她之前在城裡買到的調味品,做出來的甜醬,淋在靈果上面,看起來跟現代的沙拉水果差不多,而且味道也比較特別好吃,是寶寶一直特別喜歡的一款食物……

母女倆收拾好之後,墨九狸隨手從空間中拿出一張小方桌,美味蛇羹,鮮美魚湯,還有水果沙拉,加上墨九狸釀製的靈果酒,雖然只有她們母女二人,但是對於吃飯這種事情,母女倆向來是認真對待的……

墨九狸看著對面女兒吃飯優雅的姿勢,比起前世現代貴族家的孩子還要優雅上幾分,讓墨九狸不覺得有些恍然……

雖然她吃東西的動作也很優雅的,可是從寶寶開始自己能吃飯起,動作就是這般優雅的,她根本都沒有教導過這一點,想來寶寶的爹爹,應該也是個極優雅的人吧……

「娘親,我們要去帝都嗎?」墨寶寶吃完東西,看著自家娘親問道。她發現最近娘親似乎特別愛發獃呢,娘親是不是想男人了呢?

看起來自己要快一點想辦法,幫助娘親找到自己的爹爹,娘親當年的解藥才行呢……

如果墨九狸知道,因為自己一時晃神,讓寶寶心中有了這麼可怕的想法,她以後是絕對不會在寶寶面前發獃的……

「嗯,去帝都吧!娘親帶寶寶去看看祖父好不好?」墨九狸笑著說道。

「好啊,我都沒有見過祖父呢!」墨寶寶甜甜一笑說道,圓圓的包子臉上帶著兩個可愛的小酒窩,讓人看了都會忍不住想要親一親。

只有墨九狸知道,自家寶寶迷人的笑容下面,可是有著一顆玲瓏的心腸呢……

對於這一次回帝都,她其實也有些忐忑的,原本她也沒想這麼快就回去……

只不過,半年前她無意中聽到一則消息,才讓她下定決心帶著寶寶回帝都一趟……

加上她們在邊境小城也生活了幾年的時間了,也是時候出去走走了。凌天大陸這麼大,沒有道理不出來走走的……

至於將軍府的事情,還有自己身上的那一紙婚約,也是時候做個了斷了!不管以怎麼樣的方式……

除此之外,墨九狸的眼神再次落在,吃完飯正在收拾餐桌的寶貝女兒身上……

背過身的墨寶寶,沒有看到墨九狸眼中的擔心和心疼,就連空間中的小書,感知到墨九狸的想法,小臉也皺了起來……

「主人,你放心!我們一定有辦法救寶寶的……」小書的聲音萌萌的在墨九狸的腦海中安慰道。

「我知道,不管如何我都不會讓寶寶有事的!即便是老天也不行,閻王就更不行!不然的話,哪怕是逆了天,踏平地府我也不會罷休的……」墨九狸狠狠的在心裡說道。

四年前她生下寶寶,寶寶的天賦讓她驚喜不已!加上生完寶寶之後,她的修鍊速度也與日俱增,非常的驚人……

就連小書都說自己的天賦,絕對是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以前怎麼可能是廢物呢?如果她的體質也被稱為廢物,那世界上就沒有天才了……

而墨九狸也一直好奇自己為什麼以前是廢物,忽然就能修鍊了呢!可是她給自己檢查過身體,卻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

直到墨寶寶六個月的某一天,忽然病發的時候,墨九狸才發現寶寶的體內竟然被人下了蠱,而且還是一隻子蠱……

而她也終於在天書空間中的眾多書籍中,找到了關於這種蠱蟲的記載,上面記載著這種蠱蟲根本不應該是凌天大陸,這樣低級大陸應該存在的東西,哪怕是在別的地方,這種蠱蟲也早就滅絕了的……

而這種邪惡的蠱蟲名為噬蠱,想要破除此蠱的唯一辦法,就是找到母蠱,將之毀滅,子蠱才會解除……

雖然這種解法聽起來似乎很簡單,只要找到身懷母蠱的人就可以了。可實際上卻是難如登天的……

先不說墨九狸不知道這母蠱究竟在誰身上,單是這子母蠱最大的特別之處,就是雖然這子母蠱是分別下在兩個人的體內……

卻對時間和空間沒有任何的要求和限制,按照小書的說法,這母蠱攜帶之人,有可能是凌天大陸之人,也有可能根本不是凌天大陸的人,只是別人將子蠱當年下在了她的體內……

然後,她生了寶寶,子蠱便轉移到了寶寶的體內……

中了噬蠱母蠱的人,不但沒有什麼危險,甚至還會得到許多好處,修鍊速度比一般人都快……

因為身中噬蠱子蠱的人,會成為不能修鍊的廢物…… 不僅不能修鍊,還會慢慢的因為經脈堵塞,身體柔弱,最後在18歲的時候爆體而亡,並且根本查不到死因……

如果當年她不是穿越過來,就中了媚葯,撲倒了寶寶的爹爹,然後有了寶寶,在生下寶寶的時候,將這子蠱過度到了寶寶的體內,現在即便她是神醫墨九狸,只怕也是一堆黃土了……

本來按照小書的說法,這子蠱發作的時間是三年一次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穿越過來時,將自己前世百毒不侵的體質帶過來了……

然後寶寶也遺傳了自己的體質,或者是寶寶親爹的體質強悍的關係,寶寶只有在六個月時發作了一個時辰的時間,之後到現在就再也沒有發作過……

按照古書上面記載的,子蠱每三年發作時,都會讓人痛不欲生,渾身如同火山一般,灼熱的讓外人難以靠近,且每次發作時間,最短也要三天的時間,有時候甚至會發作七天左右才會結束……

哪怕寶寶當年只發作了一個時辰,那記憶也讓她每次想起都會心有餘悸,也對那下蠱之人恨之入骨……

這一次她選擇回到將軍府,第一是為了解決自己身上的婚約,還有就是看看那個唯一疼她的外公,打聽一下自己父母的消息……

如果當初自己身上的蠱,不是這個大陸上的,也許跟自己哪個身份不祥的父親有關也說不定呢……

「娘親,娘親魂歸來兮!」墨寶寶甜嫩的聲音,拉回墨九狸的思緒。

墨九狸這才發現,女兒已經把東西都收拾好了!就等著自己拿出帳篷,她們就可以休息了……

墨九狸有些不好意思的咳了咳,看著女兒說道:「寶寶最棒了!」說著還不忘在寶寶的臉色吧唧親了幾下,來掩飾自己剛才走神的尷尬……

「娘親,你是不是想男人了?」墨寶寶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問道,看著墨九狸的眼神中閃著濃濃的好奇……

墨九狸直接被女兒彪悍的問題,給問的嗆到了,看著寶寶無語的問道:「寶寶,娘親為什麼要想男人?」

「難道不是嗎?娘親以前說,女人想男人的時候,就會經常走神啊!娘親你今晚已經走神兩次了,是不是代表娘親也想男人了?」墨寶寶你非常認真的說道。

「娘親什麼時候說過這話了?寶寶你以後不要亂看書!有些書小孩子是不能看的知道嗎?」墨九狸滿頭黑線的說道。

她敢肯定,一定是寶寶在空間中,那些亂七八糟的書中看到的……

因為她發現自己的空間,真不愧是天書空間,什麼都不多就是書多,不管什麼書都有無數本,許多類似現代的言情小說也有不少本……

「我沒有亂看書了娘親,那上面寫的很多都是有道理的啊!娘親,我爹爹是在帝都嗎?只要找到爹爹,娘親就有男人啦……」墨寶寶想了想非常開心的說道。

墨九狸囧……

「寶寶,你是嫌棄娘親了么?」墨九狸哀怨了。

「怎麼會?我最愛娘親了!可是爹爹不是別人啊,有了爹爹娘親不用想男人了,爹爹還可以跟寶寶一起愛娘親啊……」

「寶寶,很想有爹爹是嗎?」墨九狸忽然看著女兒問道。

雖然女兒懂事從來沒有說過,但是幾次在小城中,看到別家孩子跟爹娘走在一起時,小傢伙的眼中,還是不知覺的流露出羨慕的神色來……

「還好啦!只要有娘親,寶寶就最開心了!要是娘親不喜歡爹爹,寶寶可以不要爹爹的,只要娘親就夠了……」墨寶寶低頭說道,其實她心裡很想知道自己的爹爹是誰的。

但是,如果娘親不喜歡,她寧願不要爹爹。她墨寶寶是個娘親控,天大地大也沒有娘親大……

她記得娘親說過,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只有相愛了,才能夠在一起的。但是要兩個陌生人相愛,是要經常在一起,才能培養出感情的……

有了感情才能夠成親,然後生寶寶的……

可是,她的娘親當年是因為被人下藥,才會撲倒爹爹的,連自己爹爹的樣子都沒有看到,等到醒來時爹爹已經不見了……

而自己就是娘親中毒后的意外,她雖然很想要爹爹,但是她更在意娘親的看法。如果娘親不喜歡爹爹,喜歡別的男人,她也會尊重娘親的……

看著寶寶懂事的樣子,墨九狸的心裡微微刺痛,也許這一次,她真的應該想辦法找一下寶寶的爹爹了……

不管如何,為了寶寶,她也會試著尋找那個男人,跟他試試看,能不能給寶寶一個完整的家……

只是現在的墨九狸還沒有想到,她會跟寶寶的親爹一次次的錯過,讓她和寶寶在找爹尋夫的路上變的鬱悶無比,且驚險萬分…… 墨九狸還想跟女兒說什麼,忽然一股異樣的感覺襲上心頭,她來不及多想,心念一動,帶著寶寶身影一閃,就回到了天書空間中……

進了空間之後,墨九狸都沒有來得及跟寶寶和小書解釋什麼,丟下一人一器靈,身影一閃再次消失在原地……

墨寶寶看著忽然不見的娘親,又望了望一臉懵懂的小書,那眼神似乎再問小書:「娘親呢?」

小書迷茫的搖了搖頭,它並沒有感覺出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啊!為什麼主人忽然進來,忽然不見了呢?再說如果再這裡消失不見了,它應該會有感應的才是啊……

咦?不對……

小書仔細一感知,就發現了墨九狸所在的位置……

說起這個小書也是非常鬱悶的事情,那是五年前墨九狸剛剛讓天書認主之後,決定在天書中留下來修鍊,生寶寶……

某一天,墨九狸決定去附近的小鎮去大採購一番,就在她幾乎花光了天書中留下的金幣,買了好幾年用的東西往回走的時候……

在魔獸森林外圍撿到一個金色的蛋,沒錯就是金色的蛋,小書清楚記得那時因為是傍晚,所以那個金色的蛋格外的顯眼……

因此,才引起了墨九狸的注意……

期初墨九狸也沒打算撿起來的,只是蹲在一邊看了看,摸了摸,真的就只是看看摸摸而已……

結果,那個金色的蛋就是一個躍起,直接砸到了墨九狸的頭上,結果可想而知,墨九狸在毫無防備之下,被金蛋砸暈了過去……

等到她再次醒來的時候,那顆蛋看準時間,劃破她的指尖,直接認了墨九狸為主……

從此,墨九狸不得不接受自己的第一個契約獸,竟然是一顆蛋的事實。最讓小書鬱悶的就是,那金蛋竟然簽訂的還是靈魂契約……

也就是說從此以後,它就是墨九狸的本命契約獸了……

要知道,在凌天大陸上,每個人是可以契約多隻靈獸的,但是本命契約卻只能有一個……

而靈魂契約也跟其餘的主僕契約,還有平等契約不同。一旦人和魔獸簽訂了靈魂本命契約,那麼兩者從此以後便是生死存亡的關係了……

且是靈魂不滅,契約不滅,生生世世都有著契約的牽絆,即便墨九狸隕落了,只要她不是魂飛魄散的話,重生之後,她的契約獸還是可以憑藉靈魂契約找到她的……

某種意義上說,靈魂本命契約獸,人們都會選擇強大的魔獸的,絕對不會去選擇一顆蛋的,萬一不小心這蛋被滅了,自己的小命也沒了……

除了這些,最讓小書鬱悶的就是,墨九狸契約的這顆蛋,跟墨九狸契約之後,不待在契約空間裡面,卻自己飛到了它的地盤上……

這也算了,最氣人的就是,這顆蛋在它的地盤上佔據了一角,而那個地方除了墨九狸可以去之外,就連它這個天書空間的器靈都沒有辦法靠近……

一走到哪裡,就被一層神秘的結界給阻擋在外了!讓它用了無數辦法,都沒能奈何那顆蛋……

這讓小書非常的受打擊!到底為毛會出現這個情況啊!究竟誰才是器靈啊啊啊啊啊……

為毛自己的地盤,自己說的還不算了呢……

看到小書白白一團的小臉,皺的給個包子似的,墨寶寶一下子就想到了原因,估計是娘親的契約獸有動靜了……

所以,娘親才會這麼急著進來的……

不過,說起來她對娘親的契約獸也是蠻好奇的,之前她也跟娘親去過幾次,可是都被阻隔在外面了,就連她都進不去……

這讓她一度非常的憤怒,自己這麼聰明可愛天真善良的純純美少女,怎麼會被一顆蛋給嫌棄了呢?真是娘親能忍,小書能忍,寶寶也忍不了啦……

不過,看在它是娘親的契約蛋的面子上,她就美少女不跟破蛋計較了…… 楊天虹不由無奈的說道,“電視劇裏都是這麼演的,天庭在天上,地府在地下。”

對於楊天虹的這句話我竟然無言以對,在我還沒有了解這些事情之前,其實我也是這麼認爲,不過現在我瞭解了,我只好對楊天虹說道,“其實才不是呢,神界和其他幾界都是處於其他的空間,跟我們所在的人間是不一樣的。”

“嗯,你這麼說我就瞭解了。”楊天虹認真的點頭說道。

和楊天虹閒聊的時候,鳳念一直抱着孟生在一邊,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眼神溫柔的看着我和楊天虹說話。

好吧,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這個傢伙在想什麼。

“對了,老大,這麼多年都過去了,你有沒有找到女朋友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怎麼還不成家生子?”我好奇的問道,原諒我體內的八卦因子此刻在沸騰!

楊天虹卻苦笑着對我說道,“哪有什麼女朋友啊,我這種可能隨時在任務中喪命的人,誰會跟我在一起?再說了,我現在已經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一個人了。”

說到這裏,我看見楊天虹的眼神看起來特別的孤單特別的寂寞,看到這一幕我只好拍着楊天虹的肩膀對他說道,“沒關係,有時間我介紹個女妖給你認識認識。”

“女妖?”楊天虹驚訝的看着我,“還是算了吧,我可不喜歡妖。”

好吧,人家好不容易要給你介紹個妖精妹紙,你居然不要,那就不要怪我了。

飛機很快就到了雲南,這飛機是真快啊,比汽車火車快多了,難怪機票那麼貴。

不過我這個時候想這些幹嘛?我好像不缺錢啊!

扯遠了。

我們一行人來到雲南後,我一下飛機就立刻給夏天打了電話,我想估計我到家的時候,夏天也到了吧。

果然回到家,發現我家裏的客廳裏好像多了好幾個人,除了陸梵音,主人,夏天之外,還有阿狸,竟然還有九天玄女!

看到九天玄女的時候我的確是嚇了一跳。

“你怎麼來了?”我走過去驚訝的問道。

九天玄女還是那麼的美麗,渾身都帶着聖潔的氣息,一張傾世絕色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一身白裙翩飛。

玄女看了我一眼,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下巴微擡,“當然來找你是有很嚴重的事情的。”

“什麼事情?”我問道。

玄女說道,“你還知道我是屬於誰管嗎?”

“西王母啊。”我馬上回道,不過剛這麼一回後,我一下子就愣住了,西王母,我好像忘記了一件事情,我以前和九天玄女,知道她是西王母麾下的,但是卻沒有去細想她的身份,現在這麼一想,好像哪裏不對!

西王母是神界的人啊!這樣說的話,九天玄女也是神界的人了!

我的心頓時一驚,我不可思議的看着九天玄女,“你該不會是神界派來和我們談判的吧?”

“談判什麼?”九天玄女突然奇怪的問道。

呃,繼續九天玄女不知道談判什麼,那就證明她是不知道這件事情的,也不是因爲這件事情來的。

“呵呵,其實也沒有什麼。”我隨便打了哈哈,掩飾過去,這件事情解釋下來還是挺累人的,我只好再次問道,“那你這次來我這裏是爲了什麼?”

玄女用她那美麗的眼睛白了我一眼說道,“怎麼?沒事就不能來找你嗎?”

我無語……

“當然可以……”我說道。

夏天馬上來到了我的面前,“姐姐,你終於回來了,不過我們也剛到不久。”

此時的阿狸已經不像之前的樣子了,以前的阿狸是一個毛茸茸的小雪團或者是一個小蘿莉,而現在的阿狸已經是一個妙齡少女了,身材苗條,婀娜多姿。

我輕輕的一圈捶在了夏天的身上,調笑道 ,“臭小子真是便宜你了,這個好顆白菜居然被你給拱了!”

“呵呵呵……姐,你在說什麼呢。”夏天不好意思的說道,隨後臉色突然一變說道,“等等,姐不要轉移話題,我過來找你的事情,你應該是知道。”

我點了點頭,我當然知道了,而且我也並沒有轉移話題好麼?這個小傢伙在想些什麼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