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老師說道:“早就說好了,比賽結束我就辭去這協會長老一職。現在是履行諾言的時候了,老甄,我們走。帶着你的妖獸,我們回去。”

老甄誒了一聲,跑進了廂房去了。

聞人艾藍這時候哈哈大笑着站了出來:“倆老兒也太天真了吧,殺了人就這樣想走了嗎?”

我看着她說:“你還想怎麼樣?打架嗎?難道你覺得打架我會怕你們嗎?不要把老子惹急了,惹急了老子,炸了你這破協會,將這裏夷爲平地你信麼?”

她瞪圓了眼睛說:“你有什麼本事?你有多大膽子?這裏可是世界鐵匠的核心。”

“今天還是,明天開始,就不是了。”我說,“明天世界鐵匠的核心就是鐵匠俱樂部了,那裏平等,自由,和諧,友愛,正能量。”

“你不會弄成什麼俱樂部的,我不同意。”她說。

這時候,李紅袖從天而降,她呵呵笑着說:“你不同意,但是我同意。夫君,我支持你。”

她隨後舉起了一塊牌子說:“鬼君令,今天的事情,就這樣算了。雙方都有過錯,不要再擴大事端了。”

聞人艾藍晃着頭喊了起來:“鬼君管不到我協會的事情,我這是世界級的組織。”

李紅袖呵呵笑着說:“你是世界性的組織,那麼你搬出幽冥谷去你的世界混吧!沒有西三城的繁華,哪裏來你這鍛造協會?你還是好自爲之。”

聞人靜天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說:“李城主,你東三城的城主都來管我們西三城的事情了,你的爪子伸得也夠長的了。”

“我沒心情和你討論這個問題,口舌之快有意思嗎?現在是,我要帶楊落,梅長老和老甄離開,阻擋者,就是和朝廷作對,後果自負!”

李紅袖的語氣斬釘截鐵,說的時候眼睛都豎起來了,表情更是嚴肅。

頓時有看熱鬧的起鬨了。

“會長,我看我們和朝廷拼了吧!”

“會長,朝廷沒什麼了不起的,我看造反吧!”

這些都是戲言,看熱鬧的不怕事情大罷了。

接着,就是鬨堂大笑。我這才明白,他和鬼君的分量,還差得很遠呢。

老甄將一筐筐的魔獸都裝到了馬車上,接着和梅老師一起坐上馬車,趕着車走了。

聞人艾藍喊叫着:“快攔下,快點給我攔下來。”

李紅袖一笑道:“你還真的是個山貨。不然也不會看上納蘭家的敗類,你和納蘭豪傑已經私定終身了吧!如果那樣就慘了。”

李紅袖看看屋檐上的長槍說:“這一槍穿透了,怎麼也要落下點殘疾的。”

我一伸手,長槍收回來,擦了血跡,收回了身體內。看着聞人艾藍說:“山貨妹,小姨子,我要回去和你姐姐去親熱了,你去嗎?”

我和紅袖就這樣走了。聞人艾藍的臉煞白! 聽到聞人艾藍在身後歇斯底里地一聲慘叫!接着,就聽身後噗地一聲,我和李紅袖回過頭的時候,看到她噴出了一口血霧,一捂胸口就倒在了地上。

這脾氣,不用打她,氣都能氣死她。這個天生媚骨的女孩子,天之驕女,從小受盡了百般寵愛,大些了更是有無數男人圍在身邊阿諛奉承,在她身下跪倒。這冷不丁一受打擊,受不了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天生媚骨不是缺點,但是用來顯擺就不對了。

到了梅府,一進大門就看到倆老爺子在卸車。李紅袖關了大門,拍着胸脯說:“嚇死我了。”

“怎麼了?”我隨後問了句,隨後瞪着眼說:“你假傳聖旨!”

我從她懷裏翻出那所謂的令牌,一摸就知道是木頭的,用手直接捏成了粉末。李紅袖說:“大白天的你幹嘛啊亂摸!我有什麼辦法?要不是用鬼君的名義壓聞人靜天,他不會放你離開的。你離開了,這件事也就算了解了,他再殺你可就需要理由了。這很微妙,你明白嗎?”

我看着她說:“可是,要是鬼君知道你假傳聖旨怎麼辦?”

“總不至於殺了我吧。”

話音剛落,兩個黑袍的俊俏青年就出現在了院子裏。

“執法堂的人。”李紅袖說了句。

“李城主,即日起你不是城主了,並且對你執行三年面壁思過的懲罰,你可接受?”

李紅袖看着我咯咯笑了,然後坦然地說:“我接受,走吧。”

她緊緊抱了我一下,在我耳邊說:“我會想你的,你要保重。這裏不是協會的屬地,他們也不敢胡來的,但是你還是要注意有人刺殺你。”

我嗯了一聲說:“我沒事的,你要保重,三年期限到了,我去接你。”

李紅袖被戴上了鐐銬,她是笑着離開的。我的心卻碎了。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誰叫自己沒有實力呢?還好紅袖是安全的,區區三年,對於仙子而言轉瞬就過去了。

一晚上沒有什麼情況。我把狼靈都放了出來在院子裏巡邏,我時刻關注着情況。狼靈的巡視我還是放心的,他們的機警是誰也比不了的。

到了後半夜,我一看這情況沒什麼問題了,打算去躺一會兒。天琴這時候出來後,她說:“我盯着,你去吧。”

簡簡單單的六個字,我心裏一暖。是啊,我確實是太累了,本來打造人偶燕子我就身心疲憊,之後又打了一架,一直緊張到了現在。我這一放鬆下來,很快就睡着了。

從絕代雙驕開始穿越 我是被吵醒的,朱羽在內世界和人偶燕子打起來了。我內視之下,發現朱羽正騎在人偶燕子身上左右開弓,一邊打一邊問服不服,這人偶就是不說服字。 霸蠻至寵:吃定調皮小萌妻 朱羽抱住她的脖子就開始摔。最後直接就扔了出去。

那些唐朝妹子都驚呆了,在一旁聚在一起。

“朱羽姐姐,不要打了,算了。”

“再打就打死了,不要打了。”

……

我心說這是什麼情況啊!繼續看熱鬧。

這人偶燕子掉在地上噗地一聲,隨後就跳了起來,又朝着朱羽來了,朱羽騰空而起,化作本體,一爪子就把她踩在腳下了。這人偶燕子的手還在撓地呢,就是不服輸。

朱羽也許是感覺到了我的查探,喊了句:“楊落,你這是弄了個什麼?你管不管?到這裏就要當大姐大,見誰就欺負誰,還讓王晶晶給她跪下喊大姐,唱征服。這都是你調教的嗎?我能說你這是極品調教嗎?”

我呵呵笑着說:“是有點野性,當初爲了完美,沒有過多的煉化,還有野性。湊合着吧,慢慢就好了。”

田晶晶這時候跪在地上哭呢,一邊哭一邊想林子豪,還在念叨:“子豪,來救救我吧!我再也不想在這裏當廚子了。做飯還要挨欺負,我他媽的幹夠了。”

有唐朝妹子這纔過去把她扶了起來,替她擦眼淚。

此時那人偶還在朱羽的腳下,這朱羽突然渾身浴火,呼地一下就燃燒了起來。接着,口一張,一股火焰直接噴在了人偶身上。我清楚啊,這東西可不是那麼容易燒壞了的。就這樣燒,但是人偶燕子的一根頭髮都沒燒着,朱羽怒了,恢復了本體,一彎腰就抓着人偶的一隻腳,拽着就走。

這時候,人偶總算是喊了句:“我服了,朱羽姐姐,以後都聽你的。”

她這是預感到危險了嗎?我沿着朱羽的行走軌跡直線看出去,在遠處有一個活火山。我頓時明白了,要是再不服,可就要扔進火山口了。這人偶燕子只有力量和技巧,可不會什麼道法,到時候就算是在裏面燒不死,但是又怎麼出的來呢?

這黃鼠狼的靈魂還是很機靈的嘛!

“和我在這裏拔份兒,你還不夠格。”朱羽這才撒開了手,指着喊了句:“沒事的時候去挖礦,附近發現了一金礦,看你體力不錯,你就當礦長吧!”

我一聽有點懵了,心說如果是這樣,我要打造一些採礦的設備了。乾脆,一邊教學,一邊打造就好了啊!這豈不是一舉兩得嗎?

一大早我醒了,出了門看到天琴還靜靜地站在屋檐下。她看我出來了,問我:“昨晚睡的怎麼樣?”

我嗯了一聲說:“還好,挺好的。朱羽說火星上發現了金礦,是真的嗎?”

“是啊,只是苦於缺少人手,無力開採。那些妹妹弱不禁風的,乾點修建房屋的活還行,採礦恐怕就不行了。”

我嗯了一聲說:“這下倒是好,給人偶燕子封了個礦長,礦長,礦工都是她一個人。正在用手挖坑呢!”

天琴一聽咯咯笑着說:“她自己怎麼可能挖的了礦啊,無非是懲罰她而已。這個人偶,驕橫跋扈,不懲治下,遲早會出亂子。”

我嗯了一聲說是啊,人多就是亂,以前就沒這麼多的事情。

“對了,麒麟在土星上也發現了不少的寶石,稀奇古怪的,都被它藏在了一個山洞裏,誰也不許碰,真不知道這麒麟弄這麼多這個幹嘛?是能吃還是咋的?”天琴說,“姐妹們上了土星,打算去耕種,但是這麼大的地盤,明顯人手不夠了,可怎麼辦啊?”

我說:“沒人手,你們不會生啊!”

“你混蛋,生什麼呀?!和誰生?都是女人怎麼生嘛!有本事你弄些男人進來,你看那些唐朝妹子能不能生。”天琴臉一紅說。

你說我怎麼心裏酸溜溜的呢?明知道人家繁殖後代是再正常不過的了,但是佔有慾一下就爆發了出來,寧可閒置,也不讓人碰的思想就出來了。我咳嗽了兩聲說:“以後再說吧,有機會我再弄些人手進去,不過你和朱羽可就費心了,這人一多,必定不好管理。”

“還是弄女人吧,男人就算了,到時候男女關係一搞起來就更不好管理了,一家有一家的小心思,煩都煩死了。再說了,這要是有了後代,血統可就不純正了,我看還是以後再說吧。你不想收這些妹子,保不準你兒子,你孫子什麼時候來逛逛,也許就留下種子了,之後,你的子孫就會在這裏繁衍下去了,今後所有的人都是你的生命的延續,這個世界纔是真的屬於你的了。”

我一聽對啊,媽的!一不小心差點就引了外賊入內,這裏只能有女的,不許有男的啊!這纔是王道!

不然我費勁巴力弄這個幹嘛?這個世界是姓楊的,只有楊姓的後代纔有權利在這裏繁衍,絕對不能讓別的男人涉足一步。這要是被男人闖進去,以後看着別人的子孫在上面繁衍,我得多噁心啊!

大門敲響了,我喊了聲請進。頓時,一羣工匠來了,一進來就開始畫圖紙,看周圍的情況。我喊了句:“那位,什麼情況啊這是?”

瑤有情期 “公子,我們是錢老爺請來的工匠,是來給貴府修繕園子的。”回答的看來是包工頭。

這時候,所謂的錢老爺登場了,就是那個在議會裏答應捐助,爭做第一的那個。

帶着個十六七的小夥子,到了我面前就跪倒了喊老師,我說你彆着急,喊錯了。老師不在這裏,老師在屋子裏睡覺呢。

老師這時候拿着牙刷出來了,我一指說:“去,那纔是老師。”

這小夥子跑過去,直接跪倒了:“老師在上,受學生一拜!”

梅老師點點頭,繼續刷牙,刷了幾下,吐了幾口,用牙刷在杯子裏攉攏了幾下,噹噹噹響着,他沒對這孩子說什麼,而是朝着老錢說:“老錢,你這兒子還挺機靈的,來得夠早的啊!”

“梅長老,哦不,梅大叔,哦不,梅部長,以後我就把兒子交給您了,不聽話就打,打壞了我也不怪您,這可是除了楊落您出山後收的第一個弟子了,也算是入室弟子了,還請您不吝嗇真傳於這孩子。這孩子火屬性八級強,也算是不錯了。”老錢一躬到底說。

“不錯不錯,假以時日,混個玄級師傅還是沒問題的。”

“如果是這樣,那就是我祖上積德了啊!”老錢又是鞠躬一下,險些就趴在地上了。“小六子,還不快謝謝老師!”

“錢小六謝謝老師。”這小子繼續磕頭。

我看到,這小子揹着個皮工具袋,裏面一把錘子油光閃閃的。老子手就癢癢了,真的是不打幾錘子,心裏就真的不舒服。

我哈哈笑着說:“小六子,走,隨着師兄打幾把鐵鍬練練手,我連看看你的手藝怎麼樣。”

“多謝師兄指教!”小六子站起來就隨着我進了鐵匠鋪裏。 我帶着小六子開始打造鐵鍬,這鐵鍬精鋼打造。說實在的,小六子打造的很不錯,我在一旁幫他看着點火候就行了。打造了三把鐵鍬後,小六子說受益匪淺,一個勁的崇拜我。我驕傲!

外面來拜師學藝的人越來越多,送禮的都堆滿了院子,欣欣向榮。梅府門旁也掛了牌子——鐵匠俱樂部。

老師成了部長,牛逼閃閃放光芒。他穿上了新衣服,戴上了新帽子,穿上了新皮靴,宛如一個新人。

很多貴族都帶着自家孩子來拜師了,老師是來者不拒,收的禮堆滿了倉庫,數錢數到了手抽筋。發財就是這麼簡單。

到了傍晚的時候,聞人艾藍從大門內走了進來,她擡着頭,有些憔悴,走路的時候腳下有點不穩,看來這次是病的不輕。一進來就看到了我。當時我坐在屋檐下在抽菸了。老師坐在院子裏,在給學生們講解鐵匠的那些基本常識。

老師講的都是那套書上的知識,可以說毫無保留,他是真正的教書育人,值得尊重。

這妞兒繞過了老師,朝着我走了過來,到我身邊後一笑說:“姐夫——,能和我出去走走嗎?我有話對你說。”

我看着她一笑說:“不要惹我,小心我一刀捅死你。”

“姐夫,你就真的這樣討厭我嗎?”她說着就靠了過來,手直接就伸向了我的臉。這是要抱我的節奏,身體一側,就要做我懷裏啊!

我一擋,趕忙站了起來,喊了句:“耍流氓啊!”

頓時,滿院子的師弟都把頭扭過來了。本以爲聞人艾藍會羞愧地噴血,沒想到她只是一笑說:“姐夫,我不怕你捅死我,你捅死我算了。”

說着就靠了過來,我一步步後退說:“我要是一刀捅死你,你冤不冤?”

“姐夫,來嘛!陪我去走走,我真的有話對你說。”

她撲了過來,我擡手就是一大嘴巴,把她打得身體一歪。她捂着臉,頭髮垂下蓋住了她的表情,我想她一定是咬牙切齒的吧。但是她慢慢擡起頭的時候是笑着的:“姐夫,你要是覺得打我能讓你快樂,你就打我吧!”

這女的絕對是瘋了。我看着她那失魂落魄的樣子就知道,這傢伙絕對是瘋了。

果然,她開始脫衣服了,好好的裙子,直接就拽下去了,露出了雪白的肩膀。她一隻手抓着自己的胳膊說:“姐夫,你看,我美嗎?”

我一邊後退,一邊喊了句:“來人,這妞兒瘋了!快拉出去。”

聞人艾藍拽上衣服,猛地轉過身喊了句:“誰敢過來,我就殺了他!”

師弟們修爲可不咋樣,但是我眼前的這位可是實打實的一品真人。我要不是有金身護體,根本就不敢讓她靠我這麼近的。當她再次轉過來的時候,又是一副笑臉,這天生媚骨的女人此刻在我看來,令我渾身發冷,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姐夫,我們出去走走吧,我真的有很多話對你說。”

我喊了句:“快去叫聞人靜天,讓他把孫女帶回去。這妞兒真的瘋了。”

“姐夫,我沒瘋,我就是要和你談談人生啊!”

這女的不是真的瘋了就是裝瘋,她這是要折磨我啊!但是說裝的吧,也太像了點吧!

不過這樣女的最好敬而遠之,根本就不用搭理她,不然真的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這點自制力我還是有的,管她什麼媚骨,在我這裏沒用!

很快,聞人靜天來了,一進來就在一旁伸着雙手,滿眼是淚的召喚:“艾藍,我的好孫女,走,和爺爺回家。”

“我不回去,我要和姐夫去談談人生。”

聞人艾藍似乎就一個心眼了,伸着脖子看着我說:“姐夫,你真的這麼討厭我?”

聞人靜天喊了句:“艾藍,這不是你姐夫啊!這是你的敵人,要不是他,你也不會這樣。你這是怎麼了啊?!”

“姐夫,陪我去河邊走走吧,我們本該是好朋友的,不是嗎?”

我擺擺手說:“你還是讓納蘭豪傑陪你吧,咱倆不太合適啊!我和你不是朋友,我們是對手,是敵人。”

“姐夫,你要是不答應,我就不走。”她優雅地說道。

聞人靜天嘆了口氣,說道:“楊落,要麼你就給我個面子,陪她去走走,天也就快黑了,天黑後我來接她。這丫頭這樣雖然不怪你,但也是因你而起。你就當是憐憫我這個老頭子吧!”

“聞人老兒,少來這套。”老師呵呵笑着出來了,說道:“好一招苦肉計,你當這樣我們就相信了嗎?趕緊帶着你的瘋孫女回家,我這裏不歡迎你們聞人家的人。”

“師弟,何必呢?這麼多年了,雖然我和你有恩怨,但是我可從來沒加害過你和你的家人,昨日你們卻殺了兩個人,……”

“住嘴,你們乾的事比殺人還要可惡一百倍。我能送客了嗎?”

聞人艾藍突然從袖子裏拔出了一把匕首來,對準了自己的肚子,眼淚汪汪看着我說:“姐夫,你不答應我,我就死在這裏算了。”

這他媽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啊!我看看老師,老師卻傳音給我說:“我也看不出來啊,但是在咱家出人命,可不是好事,要麼你陪她出去走走吧。”

我趕忙說:“好吧,走,我們出去走走,你先把匕首放下,不要激動。”

這下,她把匕首遞給了我,然後一把就抱住了我的胳膊,將臉靠在了我的肩膀上。頓時,我就聞到了一股清香,腦袋覺得一暈。隨後我立即用真氣衝了下靈臺,這才清醒了過來。心說媽的,這天生媚骨的女人真的是不簡單,這要是一不小心,指定要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啊!

就這樣,我被她拽着到了河邊。她拉着我坐在河邊看夕陽西下,看水裏的鵝鵝鵝在紅掌撥清波。到了天快黑的時候,她突然拉着我的手,直接放在了自己的胸上。

我頓時就懵了。

“姐夫,你摸摸我的心,跳得厲害麼?不知道怎麼了,一想到你這心就跳得厲害,根本停不下來。”

我用力拽,但是她的手就像是鐵鉗一樣抓着我,根本就動不了。我另一隻手擡手就是一個大嘴巴抽了過去,啪地一聲。她這才放開了我的手。捂着自己的臉,很委屈地看着我說:“姐夫,你,你爲什麼打我?”

真的是瘋了,真的是瘋了,我是真的受不了她了。站起來指着她說:“我這輩子都不想見到你了。你快回家去吧。”

天琴這時候說:“看她的呼吸紊亂,靈魂更是躁動不安,好像的確是瘋了。只是這瘋的也確實蹊蹺,好端端一個人,怎麼就瘋了呢?”

我說:“氣性大,沒有承受能力,失心瘋了也不奇怪。”

“姐夫,你難道真的這麼看不起我嗎?既然這樣,下次見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天價寵婚:雙性總裁好凶猛 我們之間的情意到此爲止。”

“你快走吧,我們之間哪裏有什麼情意。”我擺擺手。

她卻撕拉一聲撕開了自己的裙子,將胸都袒露了出來。她挺着胸走了過來,笑呵呵說:“你敢說我們之間沒情意嗎?我告訴你,你是第一個看我的男人。你看清了,這就是我聞人艾藍,今天你不惜的看,改天我就要你沉淪在這裏,要你跪倒在我腳下。你必須是我的,你必須聽我的,你是我的男人,李紅袖她不配,她只是個卑微的精靈,她什麼都不配擁有。……”

天琴呼出一口氣說:“別看了,這女的真的是瘋了,我倒是理解了,女人這時候的確會瘋了的。”

她雙手抓着撕開的自己的衣服,隨後問我:“看夠了嗎?”

我傻不拉幾點點頭說:“看夠了,不,哦不不,還是看夠了。”

她咯咯笑着雙手一合,將衣服掩好了,轉身離開了。那修長的背影是那麼的華麗,不愧是天生媚骨。

我真想揍她一頓啊!就怕打不過她。

天琴這時候出來,遞給我一個手帕說:“擦擦哈喇子。”

我接過來擦擦嘴,說:“真的瘋了,我確定了。”

天琴嗯了一聲說:“女人的嫉妒心導致的。現在你在她心裏是強者了,是超過她爺爺的那人,不可逾越的存在。她又無比的嫉妒李紅袖,所以就導致了這畸形的情感。我真的能理解了。”

“我真的不理解。”

“你是男人,永遠不會懂女人的。”天琴笑着說:“你能容忍自己的女人還有別的男人嗎?”

我搖搖頭。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