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世賢很是無語。

別人說什麼你就信?

這就是高三學長?

剛剛計若說的話梁世賢還不信呢!

【源點(悲憤)+0.01】

【源點……】

……

計若坐在教室最後一排,笑的肚子痛。

范正豪發現真相之後,滿腦子都是他,給他刷悲憤源點都快刷瘋了!

不要命的刷!

「不對!那個人既然會報你的名字,肯定跟你認識!」

范正豪突然抓住梁世賢,「你快說,那個人是誰!」

梁世賢一臉懵逼,吶吶道:「我也不知道啊……」

什麼那個人是誰啊!

你光說『那個人』,這誰能知道啊!

「學長,要不然你給我描述一下那個人,我用腦子幫你仔細想想?」梁世賢小心翼翼的說道。

范正豪已經快要氣瘋了,並沒有發現梁世賢用詞之中的淡淡嘲諷。

他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是一個男的!」

梁世賢:「???」

神特么一個男的!

要不要描述的這麼籠統啊?

是生怕我猜出來是不是?

你這樣我很難用腦子幫你啊!

…… 「還有你!」

葉飛忽然指著那曼陀羅,語氣一陣凌厲,葉飛今天就讓她倒霉!

「我?我怎麼了?」

曼陀羅嗤笑一聲,指著自己的胸口說着,沒想到葉飛會將矛頭對向她。

「你以為,你還能扳倒一個明星不成嗎?」

「別幼稚了,我可是大明星,你是誰啊?名不經傳的小東西罷了,還想要質疑我。」

曼陀羅對着葉飛說着,雙手環胸,絲毫不覺葉飛能夠對她造成什麼威脅。

葉飛不動聲色的一根銀針激射到曼陀羅的脖子上,曼陀羅吃痛,直接拔下銀針。

「你個混蛋,我要告你人身攻擊!」

曼陀羅指著葉飛說着,葉飛嘴角微微一揚,拿着話筒便是大聲的說着。

「她,曼陀羅,所唱的歌,全是假唱,她根本不會唱歌,不信,沒有音樂的時候,讓她演唱一首!」

葉飛對着兩萬多觀眾大聲的說着,無數人都是竊竊私語着,不知道葉飛說的是不是真的,葉飛冷笑連連,自己剛才那根銀針,已經廢掉了曼陀羅的嗓子,她在也唱不了歌了,既然她聯合經紀人對亨利曼下毒手,那葉飛也不會手下留情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可知道,我是實力唱將,我走南闖北這麼多年,怎麼會假唱?」

「你以為你這幼稚的詆毀和誹謗,就可以把我扳倒了嗎?真是幼稚,東方人啊,果然都是故弄玄虛的東西。」

曼陀羅嗤笑一聲,以為葉飛要說什麼呢,原來只是這點事情啊,這一點讓曼陀羅更加覺得葉飛只有這點本事。

「事實勝於雄辯,有本事,你就來證明自己。」

葉飛遞出話筒,讓曼陀羅唱歌。

「好!」

曼陀羅高傲的朝着葉飛走去,身材挺拔,一身閃亮,腳上踏着高跟鞋,一臉的自傲。

「你幹什麼?她可是實力唱將,和我的實力差不多呢。」

亨利曼來到葉飛身,小聲的對着葉飛說着,不知道葉飛在搞什麼,這簡直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沒事,她絕對唱不了。」

葉飛淡淡的說着,臉上帶着一絲微笑。

「不會的。」

亨利曼搖搖頭,她皺着眉頭,有些擔心曼陀羅唱完后,台下人的反應。

曼陀羅來到葉飛的身邊,狠狠的就是從葉飛的手中奪過了話筒。

「廢物,聽好了,老娘唱給你聽!」

曼陀羅臉上帶着嗤笑,看葉飛的眼神都是充滿了挑釁。

「我就唱你們東方的西遊記主題曲高潮,秒殺你!」

曼陀羅嗤笑一聲,戲謔的看着葉飛。

「你不配唱!」

葉飛倒退一步,淡淡的說着。

曼陀羅直接對着話筒就是開始唱歌。

「剛擒了幾個妖!又來了幾個……」

「啊?」

曼陀羅的聲音變的極其難聽,比普通人還要難聽,五音少了四個音,只剩下了一個音,嘗出來的歌曲,就好像是嗩吶吹響一般。

「剛擒了幾個妖!哈,剛擒了幾個妖!」

曼陀羅繼續唱着,但是她的聲音還是一個音節,剩下的音全部消失不見了,難聽無比,曼陀羅臉上帶着驚慌和慘白,她慌了,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下邊兩萬多觀眾,都是拿起手機,開始拍攝著,同時,嘈雜聲更多了。

葉飛抱着肩膀笑意盈盈的站在那裏,就看曼陀羅的自我表演,亨利曼看着曼陀羅的嗓子變成了那樣,唱歌極其難聽,便是睜大了眼睛,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你怎麼做到的?你對她做了什麼?」

亨利曼小聲的問著葉飛,葉飛笑而不語,只是看着曼陀羅自己出醜,亨利曼看着葉飛,葉飛的形象在她心中神秘了不少。

「我怎麼了?怎麼會這樣?」

曼陀羅向後退著臉色一片難看,她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是她知道和葉飛脫不了干係。

「唱的這是什麼啊?太難聽了吧?」

「以前都是假唱?我的天啊,簡直難以想像,今天照妖鏡給照出來了。」

「太難聽了吧,我的耳朵。」

……

台下的觀眾,都是議論紛紛著,覺得曼陀羅唱的太難聽了,曼陀羅聽到這樣的話后,宛如五雷轟頂,十分難受,內心好像被撕裂了一般。

「是你!是你乾的!」

曼陀羅尖叫一聲,指著葉飛怒吼著,她恨透了葉飛,這樣一來,自己的演繹生涯就徹底結束了。

「我?關我什麼事情?你自己唱不了歌,跟我有什麼關係?」

葉飛指著自己,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說着。

「就是你,要不是你剛才扎我,我還能唱,就是你搗的鬼。」

曼陀羅眼中都帶着淚水,她快要哭出來了,自己吃飯的傢伙沒了,前途一片昏暗。

「跟我無關。」

葉飛雙手一攤,無所謂的說着。

曼陀羅看着葉飛臉上帶着笑意,便是憤怒到了極點。

「你個混蛋!」

曼陀羅朝着葉飛而去,朝着葉飛的猛打着,葉飛啪的一巴掌,就打在了她的臉上,曼陀羅瞬間昏倒在地,和那經紀人整整齊齊倒成一排。

「哼哼!」

葉飛嘴角揚起一抹邪異的微笑。

此時,在演唱會的下面。

「牛皮!葉飛厲害,葉飛太厲害了。」

米蘭高舉着手臂,對着台上的葉飛大喊著,但是人太多了,葉飛根本看不到米蘭在哪裏,並且台下一片黑暗。

「爹,你看,他就是我的東方朋友,厲害吧?」

米蘭對着他身邊表情嚴肅的爹爹說着,米蘭阿米奇坐在米蘭身邊,看着台上的葉飛,他的眼神如電,充滿殺機的看着葉飛。

米蘭阿米奇認得葉飛,當初在北涼城的山巔之上,他去偷取機甲數據,但是葉飛卻橫空出世,讓他們差點失敗,當時要不是自己人多,也許就被葉飛阻止了。

「他沒死!」

米蘭阿米奇摸著自己大腿上的傷痕,清晰的記得葉飛那一道飛刀的威力,當初葉飛一道飛刀激射而來,要不是他用腿擋住,恐怕電腦終端就被破壞了,那樣任務就失敗。

「竟然沒有死!」

米蘭阿米奇知道自己的炸藥有多厲害,整個山巔都爆炸了,葉飛能夠安然無恙的活着,這讓米蘭阿米奇感覺不可思議。

米蘭阿米奇從自己口袋內掏出一把手槍,對準著台上的葉飛。

「今天的演唱會結束,完美落幕,大家可以離開了。」

葉飛拿着話筒對着現場喊著,兩萬多人都是站起來,準備離開。

「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