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村傳出瘟疫之後,韓若樰當日便前往那裡排查瘟疫爆發的原因。

令他驚訝和欣喜的是韓若樰竟然真的將瘟疫的原因和治療辦法想了出來。

他原本想在這裡全程陪著她,直到瘟疫結束,可是上京方面卻讓他實在身不由己。

好在郁林鎮距離上京也不過快馬一夜的路程,他過幾日又可以回來看她。

只是韓若樰心地善良,他實在擔心若是有什麼特殊情況,她會不顧自己的身體以身犯險。

容初璟說了離開的話卻依舊站在門口久久不移動半分,最後韓若樰實在等不及便忍不住開口:「王爺不是要走了嗎?天色不早了,您還是快些動身罷!」

聞言,容初璟面上露出一抹苦笑,頓了一下轉身退出房門。

見韓若樰好不留情的將房門「啪」的一聲關上,容初璟嘆了一聲,不多時便消失在夜色里。

翌日上午,韓若樰在房裡繼續翻閱醫書,李管事急匆匆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掌柜的,咱們益生堂的紫薇草和天星草已經快要被買斷貨了,您拿個主意吧。」

賣斷貨了?

怎麼會這麼快?

韓若樰的眉頭立刻皺了起來。

一開始發現瘟疫的時候,韓若樰開的藥方里最重要的一味藥材是紫薇草。

這種草藥能夠清熱解毒,對桃花村的瘟疫也有所控制,但沒過多久她便發現瘟疫雖然沒有從前迅猛,但依然在快速傳播,大半個桃花村已經被全部傳染。

經過查詢醫書,和不間斷得反覆試驗,韓若樰最後又確認天星草是此次瘟疫的剋星,也正是因為看到天星草確實已經遏制了桃花村的瘟疫,她才會暫時離開。

可是天星草本就是後山頗為常見的草藥,不說她的醫館常年備著,便是她今年弄得葯田基地里也有種植,怎麼會快要賣空了?

「李管家,你可有徹底檢查倉庫,天星草當真快要沒了?」

似乎是但心韓若樰誤會,李管事慌忙向她解釋。

「掌柜的,我已經在倉庫翻查幾遍了,天星草越是已經快要沒了,我已經讓貼出告示,除了已經被傳染的不要買天星草,可是天星草的需求量還是很大,僅僅昨天一天,就賣出去了一車的量。」

一車!

韓若樰心裡不禁一驚。

小小一個郁林鎮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消耗?她往桃花村送的天星草也不過一日一車。

如果照此速度,別說她的益生堂,便是整個郁林鎮的藥房都難以供應。

「若說怪也只能怪這天星草只長在咱們萬福山的後山坡,若是其他的地方也有,恐怕附近的人的就不會這般急迫的非要買天星草了。」

就在此時,李管事忽然發出的一聲感嘆,瞬間驚醒了韓若樰。

「李管事,立刻傳我的話,從今日起不管是誰購買天星草,除非能夠確認此人確實感染了瘟疫,否則一株也不能賣出去!」

「這……」

見李管事還有些奇怪,韓若樰立即向他解釋:「既然天星草已經為數不多,我們必須先緊著桃花村的人用,若是桃花村的瘟疫不能徹底解決……」

「掌柜的你放心,我這就通知下去!」

韓若樰還未說完,李管事已經明白了其中的厲害,慌忙離開。

李管事的身影已經離開,韓若樰如何也看不進去醫書。

她原先只當天星草哪裡都有,豈料只有萬福山的後山,即便萬福山綿延百里,可草藥現在已經不足。

倘若瘟疫還未得到治癒,天星草就已經斷貨,恐怕不止郁林鎮,整個大禹王朝都要感受此次瘟疫的威力。

不行,她必須回一趟韓家村,了解清基地的楚天星草究竟還有多少!

如此一想,韓若樰當即與韓小貝交代一聲,騎上颶風飛快的往韓家村趕去。

「若樰!你咋回來了?我還正說要去尋你呢!」

韓若樰回到韓家村直奔春香嫂子和他男人家中,春香嫂子一看見韓若樰立即丟下手裡的活計跑了出來。

「咱們的草藥才種了一批,就已經賺到了銀子,村裡好多人都後悔當初沒有加入咱們呢!」 戰場上,一名出色頂尖的狙擊手的作用不亞於百萬雄兵!

狙擊手的可怕在於能夠在上千米之外直取敵軍主要作戰首領的頭顱,從而影響一場戰局的結果。

因此,就算是在現代化各個國家的戰爭中,狙擊手的地位無可撼動,已經是成為各國軍隊中一柄最為犀利的武器。

戰場上狙擊手的作用在那種無形中的強大威懾力,那是一種縈繞在心頭上的恐懼,因為你根本意料不到,何時何地會有一顆狙擊彈頭疾射而來轟爆你的腦袋。

就好比剛才,方逸天憑著高超的狙殺手法殺死了前面那個頭領大漢,便是讓對方那一小隊的士兵陷入了極度的恐慌混亂當中,群龍無首,一個個像是無頭蒼蠅一般的亂竄著,沒有了指揮根本不知道往哪兒打,只能是盲目的掃射著。

剎那間,這些混亂的上百名士兵在雷蒙他們與幽靈刺客他們主力軍的前後夾擊之下便是潰不成軍,最後一個個都倒在了血泊中。

而這時,老虎主營地右手側已經是殺過來了主力軍。

當先有著四輛作戰主戰車飛馳而來,戰車上的高射機槍更是橫掃不已,前面衝殺而來的士兵規模都有三百多人,聲勢浩大的沖了上來。

而這時,方逸天、雷蒙他們已經是迅速的衝上了主營地,與前面匯聚而來的幽靈刺客他們匯合了。

幽靈刺客手中拿著的也是狙擊槍,與方逸天他們匯合之後她開口說道:「戰狼,你們都沒事吧?你們還真是成功了,若非是你們在的火力壓制之下,那麼我這邊也不可能如此輕鬆的撕破地方的火力網衝殺進來。」

「現在先不說這些,退,退回去前面的壕溝中,對方的人數太多,火力強大,逐個擊破,不可硬上!」方逸天目光一沉,說道。

幽靈刺客看了眼前方衝殺而來的武裝力量,瞬間也是急忙說道:「聽從戰狼的,全都退回到壕溝中,快!」

剎那間,方逸天便與幽靈刺客率領著雷蒙他們瞬間朝著前面的壕溝沖了過去,他們剛撤離——

轟!轟!轟!

一顆顆火箭彈便是在他們剛才的位置處轟然炸開起來,若非是他們提前一步撤離,那麼還真是危險之極。

壕溝內敵方的戰士已經是全部給轟殺,倒是留下了許多的火力強大的重型機槍,而這些機槍此刻已經是成為了方逸天他們手中的武器,那剎間,方逸天將手中的狙擊槍拋在一旁,提起一挺重型機槍,藉助壕溝的掩護,已經是朝著前面敵軍狂轟濫炸了起來!

噠噠噠噠噠!!

方逸天率先發動而起的攻擊便是帶領了幽靈刺客他們反擊的號角,剎那間,一挺挺重型機槍熾烈的火力網掃射而去,前面衝殺而來的士兵紛紛倒下,阻止了他們的腳步,而他們也不得不在原地停了下來,藉助據點的掩護跟方逸天他們對射了起來。

「刺客,找到誰是老虎了嗎?」方逸天伸手將彈鏈朝著機槍裡面填充,扭頭看向了身旁的幽靈刺客,開口問道。

幽靈刺客正拿著望遠鏡朝前看著,而後她語氣低沉的說道:「前面混在軍隊中,身穿迷彩軍服,戴著一個黑色眼罩的男子就是老虎。老虎一隻眼睛沒了,帶著的眼罩就是最好的身份證明!」

方逸天聞言后便是從幽靈刺客的手中接過瞭望遠鏡,朝前一看,便是看到了這個男子,他正著手指揮著手下沉穩迎戰,另一方面,他調出了上百號人馬似乎是另有所圖。

果然,剎那間,這上百號人馬便是隨著老虎朝著另一個方向衝殺而去,而其餘的將近兩百多人正完全不要命的發動著火力朝著方逸天他們所在的壕溝掃射著,似乎是在掩護著老虎他們那一隊人馬的撤退。

「不好,老虎想要藉助前面的火力網逃走!」方逸天目光一沉,緩緩說著,而後他手中的重型機槍已經是開始朝著老虎的那一隊人馬掃射了過去。

不斷的掃射之下,老虎的那一隊人馬已經是有著十幾人直接倒下,不過在面前的火力壓制之下,方逸天也不能一直掃射著,而這時候狙擊槍也發揮不出應有的作用,畢竟老虎混跡在上百號人中,人影晃動,紛紛掩護,一時間根本無法擊殺。

剎那間,在前面強大的火力壓制之下,老虎這隊人馬已經是朝著後方沖了過去,顯然是正準備朝著後面的山坡撤離逃跑。

「必須分出一隊人馬前去追擊老虎,不能讓他跑了!」方逸天低沉說道。

「我去!」幽靈刺客說道。

「我跟你一起吧,有個照應!雷蒙你們負責火力壓制,掩護我與刺客衝過去!我猜的不錯,老虎是想從後面繞過去與前面那兩大火力據點的人馬匯合然後再殺回來。 總裁追妻:老婆大人難伺候 所以我們必須抓緊時間!」方逸天沉聲說道。

「頭兒,戰狼老大,你們兩人只怕不夠,加我一個吧。」雷蒙一抹臉上的汗水,說道。

「不,你留下來!對付這股火力,如果前面的那兩大火力據點的人馬殺過來,你們朝著後面山坡撤退與我跟刺客匯合。」方逸天斬釘截鐵的說著,而後將那支狙擊步槍拿了起來,右手則是拖著重型機槍。

「雷蒙,就按照戰狼所說的辦。你們留下對付對方的火力,掩護我與戰狼衝過去!」幽靈刺客說道。

「三!」

「二!」

「一!」

「殺!!」

剎那間,雷蒙、托雷斯、傑森、奧布雷他們二十多名彪悍大漢便是紛紛挺身而出,手中的武器噴射出了一道道火舌,轟炸向了敵方,如此強大的火力之下,對方兩百多名士兵完全偃旗息鼓,根本不敢正面交鋒。

與此同時——

嗖!嗖!

方逸天與幽靈刺客兩人的身形一動,便是迅若雷電般的趁著這個間隙沖了出去,朝著老虎那支隊伍撤離的後方山坡方向追趕而去。 因為興奮,春香嫂子的臉紅撲撲的,一雙眼睛閃閃發光,格外引人注目。

然而,韓若樰卻沒有心思去聽她講又有誰想要加入進來。

「春香嫂子,這些事情你和孫師傅商量就好,我過來是想要問一下你今年種植草藥的農戶裡面,都有誰家種了天星草?」

許是韓若樰的聲音有些急迫,春香嫂子連忙進屋將他男人大春叫了出來。

「天星草?」

大春皺著眉頭思索了一陣,立即道:「當初大家都種的草藥都是你給的種子,但大量種天星草的人還真不多。」

聞言,韓若樰頓了頓,忽然意識到確實是這個情況。

因為天星草的價格本就不高,後山比較常見,又無需加工炮製,她採購的天星草種子幾乎沒有人願意去種,只有自己和葯田購買較多的人才種了天星草。

二缺女青 而現在這些藥草究竟還有多少,還真讓韓若樰擔憂。

「嫂子,你可知孫萬祥師傅在哪裡?」

「你說孫師傅啊?他如今也在山上住著呢!你要是去找他,我現在就帶你去。」

雖然還不清楚韓若樰為何看起來憂心忡忡,但春香嫂子和她男人得知她要找孫萬祥立刻給她帶路。

此時韓若樰也顧不得感謝,當下跟著他們一同朝後山的草藥基地趕去。

後山的葯田經過孫萬祥的規劃,一眼望去,起伏的山坡竟有了平地的感覺,各種草藥一塊一塊的分佈在山坡上,叫人看起來極為舒適。

因著孫萬祥負責管理草藥基地,房子又還未完工,他暫時住在由小敏爹他們搭建的草棚里。

「韓掌柜,您來了?」

韓若樰找到孫萬祥的時候,他正與小敏的哥哥在說著什麼,一看見韓若樰,兩人立刻起身對她行禮。

韓若樰的目光在小敏哥哥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發現這個孩子經過冬天的洗禮,個子忽然長高了不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更加沉穩,已經不能再拿看小孩的眼光來看待他。

似乎注意到韓若樰的注視,他微微俯身,卻並沒有絲毫怯弱。

小小年紀處事已經能夠做到這般沉著冷靜,將來不管他身處何地,都必會大有作為。

她心裡暗暗點了點頭,遂將視線轉向孫萬祥:「孫大哥,你可知整個基地裡面種了多少天星草?」

孫萬祥聞言,略一思索便道:「整個基地裡面的天星草不超過十畝,除了韓掌柜您的葯田裡種了五畝,春香大嫂處種了一畝,林兄弟也種了一畝,其他的就是零零碎碎並不集中。」

一畝天星草大約出藥草一車,十畝田就是只有十車,也就說整個藥草基地的天星草也不過是能維持桃花村十天。

如果十天內桃花村感染瘟疫的村名不能治癒,瘟疫就有可能蔓延開來!

可是十天時間桃花村的人絕不會全部治癒!

「韓掌柜,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注意到韓若樰臉色大變,孫萬祥不禁連忙詢問。

「怕是要大事不好了。」

韓若樰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什麼好辦法,便將益生堂所剩天星草草藥不多的事情說了出來,同時又將現在各處都瘋狂搶購天星草的事情也一併說了。

過了半響,孫萬祥搖了搖頭,面有惋惜的道:「此事確實甚為棘手,以我看來,此事必須要有官府出面,否則實在難辦。」

「可是官府若是有所作為,桃花村也不會整個村子都染上瘟疫!」

韓若樰不禁有些無奈,她之前又將瘟疫之事稟告給曹直正,可是曹直正不過是一個末品小官,單憑他自己的勢力,根本就無法調動太多資源來幫助桃花村進行隔離。

而且,醫治瘟疫必須用到草藥,曹直正往上面遞的請求批下銀兩用於醫治瘟疫的摺子,一直都沒有傳來消息,單靠她益生堂實在難以為濟。

當日她在桃花村也不過是簡單的對裡面的人進行了簡單的排查,將傳染源清理掉,將桃花村未曾感染的人群與已經感染的人群隔開,對桃花村的村長交代了注意事項,在桃花村足足呆了三日,見情況已經穩定才離開。

可如今,這才僅僅過去了兩日就出現了這種事情,她實在是擔心會出現什麼問題,或許她需要再去桃花村看一看情況。

「韓掌柜,您可有將此事告知曹大人?」

「還不曾,但我知他向朝廷遞了摺子,並沒有得到回應。」

韓若樰搖了搖頭,心裡越發焦急。

「韓掌柜,我建議您儘快將此事告知曹大人,他是此處的父母官,不管朝廷方面怎麼安排,但他絕不會讓百姓無辜受死。」

孫萬祥面色凝重,聲音里已經有了急切。

韓若樰忽的抬起頭,忽然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雖然她和曹直正有些往來,但是她並沒有真正的信任與他。

或許是因為從她穿越到這個鬼地方之後,朝廷的律法與官府對她在韓家村的一系列雞毛蒜皮之事全都起不到半點作用,這讓她根本就對這個時代的衙門不抱任何希望。

又加上容初璟之前與他提過曹直正這個人受了打擊,無論對什麼事都已經提不起興趣,韓若樰忘記了這種事情可以尋官府幫忙。

「孫大哥說的事,我這就回去將此事告訴給曹大人!」

語罷,韓若樰不再耽擱,趕緊下山。

韓若樰趕到曹直正家中時,他恰巧從外面回來,一見到韓若樰立刻迎了上來:「韓大夫,你神色匆匆來尋我可是有什麼急事?」

「曹大人,確實是有急事,恐怕我們還需尋個地方細談此事。」

聞言,曹直正神色一正,立刻將韓若樰請進了書房。

韓若樰在座椅上坐定,府上的小侍女便送來了茶水。

韓若樰快馬行了一路,嗓子確實有些乾燥,當即端起茶碗咕咚咕咚毫不在意的喝了一碗。

但見曹直正有些詫異的看著自己,韓若樰頓了一下,這才開口:「曹大人,不知桃花村現在的情況如何了?」

聽到韓若樰提及此事,曹直正的臉色頓時多了幾分凝重之色。

「桃花村的情形還算穩定,但每日依舊有人死亡,而且,村民們的反應十分激烈,本官著力安排人手防止他們偷偷離開,但恐怕依舊有人逃了出去。」

果然如此!

韓若樰的眉頭頓時又緊了幾分。

「韓大夫,實不相瞞,其實我也正要去找你。」

韓若樰面有詫異,但見立即坐正了身體:「哦?曹大人您若是有什麼事,只要我能做到,您儘管吩咐!」

韓若樰目光坦蕩,可是曹直正卻有些猶豫,過了半響,他才試探著開口。

「韓大夫,我知你專程來詢問桃花村瘟疫一事,深感欣慰,亦十分感動,但桃花村的瘟疫若想真的遏制住,恐怕還需您的相助。」

此話一出,韓若樰立刻便明白了曹直正的意思。

情到深處是救贖 她不待對方說明,便主動表示:「曹大人不必如此客氣,醫者仁心,若是桃花村需要我,我自然會義無反顧前去那裡為他們治療。」

「韓大夫!您德行之高,本官自愧不如啊!」

似乎是沒有想到韓若樰竟會如此痛快便答應下來,曹直正突然起身向她行禮。

「曹大人著實不必如此!」韓若樰連忙起身避開他的行禮。

曹直正見此,對韓若樰越發欽佩:「韓大夫,幾日前您為桃花村村名開了藥方,我已經讓人按照您的囑咐施行,只可惜依舊是事半功倍,狀況突發,本官派去的大夫還未曾將病人治癒,便已經染上頑疾。」

說到這裡,曹直正重重的嘆息一聲,引得韓若樰也心中有些戚然。

「如今良醫難覓,本官實在沒有辦法才希望請你前往。」

曹直正說完,想到那人對自己的交代,不免又滿是歉意的看向韓若樰。

「曹大人放心,待我稍後回到醫館之後,將一切做好安排,立刻與你一道前往桃花村。」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