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兒點點頭以後對着我說道:“你說的對!”說完這句話以後柳青兒把自己手裏到了靈劍拔了出來。

我下意識回過頭看了一眼柳青兒問道:“你能解決這惡鬼嗎?”

柳青兒衝着我吐了吐舌頭看着我說道:“讓我試試吧,大不了解決不了他,咱們兩個一起出手唄,我就不信咱們兩個一起出手還解決不了他。”柳青兒說完以後頗有信心的看了我一眼。

我跟着點點頭,想了一下對付這惡鬼應該不算太難,至少對於目前的我來說對於一隻普通的惡鬼應該還是可以對付的了的,至於柳青兒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我倒是也沒有想太多,既然想試試就讓她試試吧,大不了最後我在出手,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青兒說道:“那你要小心了。”

柳青兒點點頭以後,拿着自己手裏的靈劍指向了那惡鬼,而那惡鬼這個時候也感受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開始發出低沉的咆哮聲,隱隱的有些不安的看着我們。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惡鬼的眼神變得異常的腥紅,像是一個燈罩子一樣死死的盯着我們,我甚至都被這惡鬼盯得有些不舒服了。

柳青兒這個時候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說道:“看我怎麼解決她!”

說完這句話以後柳青兒另一隻手拿出來一張黃色的符紙,跟着默唸了一句口訣以後,兩指夾着這符紙順勢甩了出去,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惡鬼看見了她的符紙,很快也明白這符紙的傷害性,跟着那惡鬼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以後,柳青兒揮舞着手裏的靈劍順勢就衝着那惡鬼上去了。

惡鬼剛剛躲開以後,他看到柳青兒已經過來了,眼神裏的兇狠之色變得更加濃重了,跟着嗷嗚的叫了一聲以後,再一次衝着柳青兒的身上就撲了上去,柳青兒擡手拿着靈劍下意識的擋了一下,當那惡鬼觸碰到了柳青兒的靈劍的時候整個靈體如同被什麼東西炸開了一樣,一下子就飛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對這靈劍又更加的肯定了,這靈劍在我和我師傅的手裏發揮不出來他的作用,但是用在柳青兒的手裏這作用像是增幅了一樣,隨後柳青兒回過神以後,拎着手裏的靈劍衝着那惡鬼快步的走了過去,那惡鬼顯然有些畏懼柳青兒手裏的靈劍。

我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柳青兒揮舞着手裏的靈劍,而那惡鬼卻也非常畏懼,只能極力的去躲避那靈劍對他的傷害,但是饒是如此,還是被柳青兒傷到了靈體。

不過看着柳青兒揮舞靈劍的樣子倒是漂亮的很,每一招每一式都看着非常的華麗,華麗的同時卻也是招招致命的劍術。

不得不說柳三爺對於道家的劍術造詣也是如此之高,否則的柳青兒也不可能如此的爐火純青,而此時柳青兒還在拼命的衝着那惡鬼揮舞着靈劍,但是此時她的體力已經有些跟不上了,看起來有些吃力,而且臉色通紅,氣息已經沒有剛剛那麼勻稱了,相對來說,此時的柳青兒也在拼命了。

而柳青兒一直在盲目的揮舞着手裏的靈劍卻並不知道怎麼才能讓這惡鬼魂飛魄散,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青兒大喊了一聲“刺他的面門,鬼有面門,也就是鬼門!”

柳青兒這個時候回過頭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衝着我點了點頭,而就在這個時候柳青兒剛剛走神的那一瞬間,那惡鬼的速度卻也非常的快,伸出尖銳的指甲衝着柳青兒的脖頸處就抓了上去,我跟着一個箭步竄了上去,順勢拿出來自己手裏的剪紙,衝着那惡鬼的鬼門就扔了過去。

只見那剪紙貼到了惡鬼的鬼門以後,那黑色的剪紙如同在吸收他的陰氣一般,呼呼呼的冒着白氣,而那惡鬼也漸漸萎縮了,很快,那惡鬼便直接煙消雲散了。

我跟着走上前撿起來那陰紙以後,回過頭看着柳青兒說道:“你沒事吧?”

柳青兒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還好你剛剛及時出手,要不然我就完了。”

我心裏苦笑了一下,沒好氣的看着她說道:“我可不敢讓你出事,要不然我師傅不一定怎麼揍我呢。”

“切!”柳青兒沒好氣的說道:“你至於這麼怕邱爺麼?”

我搖了搖頭說道:“那不是怕,我師傅交代我的事情我都會去做的,除了父母,我師傅是對我最好的人,沒有之一。”說着話我把剛剛撿起來的陰紙放在了自己的口袋裏。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咱們現在進去嗎?”

我看了一下眼前的石門,心裏多少有些膽顫,畢竟進了這個石門以後很有可能看到的就是鬼王了,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看着柳青兒不急不緩的說道:“你要是想進去,咱們就進去吧。”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不過待會不管什麼事情你都要聽我的,知道嗎?”

柳青兒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憑什麼聽你的?”

我心裏有些無奈的說道:“大姐,你什麼都不懂,不聽我的,難道聽你的?”

柳青兒被我這句話說出來以後頓時一陣語塞,跟着沒好氣的衝着我點點頭說道:“行吧行吧,聽你的。”說完以後柳青兒轉過頭以後對着我說道:“咱們走吧!”

我嗯了一聲以後便跟着柳青兒一起走了進去,到了那石門之處的時候,我看着柳青兒說道:“這師門應該很容易就能推開。”

柳青兒跟着二話不說走上前以後,一下子就推開了那石門,頓時一股陰冷的氣息鋪面而來,這個氣息很重,比太平間的陰冷氣息都要重上幾分,而我此時卻越來越確定了,鬼王就藏在這裏面,隨即我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你跟在我後面。”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拿出來手裏的狼眼手電直接打開了手電,跟着我擡腿走了進去以後,裏面一個人都沒有,甚至一點動靜都沒有,我心裏不禁有些好奇了起來,難道鬼王沒有在這裏嗎?

可是剛剛那濃重的陰氣是從哪裏來的?越想我有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柳青兒這個時候也拿着手裏的手電左右來回的照射,像是想要找到鬼王似的,跟着我回過頭看着柳青兒說道:“這個石門應該就是山坳的盡頭了,咱們在往裏面走怕是什麼都看不到了。”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要不咱們回去吧?”

“再往裏面走走看。”柳青兒對着我說道。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便繼續往裏面走了,越往裏面越是漆黑的很,我甚至感覺這裏的黑暗程度讓我的狼眼手電照射的都非常吃力,就在這個時候我有些恍惚的看了一眼身後的柳青兒。

柳青兒這個時候看着我問道:“你怎麼了?”

我跟着搖了搖頭,感覺自己的頭腦纔算清醒了不少,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青兒說道:“這裏有點不太對勁。”

“怎麼不對勁了?”柳青兒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我跟着往前走了試探性的走了幾步以後,發現自己的腦袋越來越迷糊,隨即我拉着柳青兒的衣袖往後退了幾步看着她說道:“這地方不對勁,越往前走我就越是感覺自己的腦袋迷迷糊糊的。”

“不會吧?”柳青兒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我“你該不會是不想往前走了,所以騙我呢吧?”

我跟着心裏一陣無奈的說道:“我怎麼可能拿這種事情騙你呢。”

剛剛的那種感覺我一直都記得呢,特別的恍惚,就是甚至好像是回到了另一個時代不真實的感覺也有,真實的感覺也有,總之我說不清這種感覺。

想到這以後我把自己的鬼母玉摘了下來,柳青兒看到我這個動作以後跟着開口問道:“你要幹嘛?”

我跟着看了她一眼說道:“你戴上這個,安全起見。”

柳青兒也沒有說話,跟着把這鬼母玉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我跟着看着她說道:“咱們還是別往前走了。”

“沒事再走幾步看看,我還真不信你說的。”說着話柳青兒拉着我的手腕便往前走了。

我跟着沒好氣的嘆了口氣便跟着柳青兒一起往前走了,走到了裏面的時候,剛剛那種讓我精神恍惚的感覺又一次出現了,而且比之前那一次更加的強烈,我此時心裏強行將這些東西壓在了心裏,卻也不好使,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恍恍惚惚的感覺到自己周圍的環境變了一個樣子。 190 炸開這石門

難道這裏是幻境嗎?我心裏有些不太肯定的樣子,此時周圍一陣陣的鳥語花香,聞到這個味道的時候我整個人的頭腦反而更加的清醒了。

此時周圍的我身處在一個鳥語花香的地方,這個地方到處都是鮮花,陽光有些刺眼,但是我心裏卻深知這裏的一切都是假的,我應該怎麼走出這個幻境,柳青兒又去了哪裏?

我此時心裏有些慌亂了,我得走出這個幻境,這個幻境應該是鬼王的幻境,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無論如何我都得走出這個幻境,但是此時我身處在這個鳥語花香的地方,無論如何我怎麼走都走不出去,甚至看不出來一點眉目。

周圍的鮮花各色各樣的都有,甚至我可以聞到花香,這個讓我有些不可思議,以往來說,我進了幻境能感受到的東西都是眼睛,而鼻子從來不會感受到的,因爲幻境很少有人能做到讓我的鼻子能聞到味道,如果這麼說來的話,能創造這個幻境的人絕對不簡單,但是想到我剛剛是在山洞裏,所以這裏不會有人,如果有,那麼他肯定不是人。

有這個能力的,怕也只有鬼王了。

想到這以後我心裏平靜了不少,但是我現在心裏最擔心的就是柳青兒,如果我在幻境裏,她會在哪?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看見地上插着一把古劍,這古劍看着異常的眼熟,難道?想來應該是柳青兒的古劍,想到這以後我走上前,一把就將這靈劍從地上拔了出來,但是卻異常的艱難,好像有人在和我爭奪這把靈劍一樣。

此時我也顧不得那麼麼多了,緊跟着我手裏猛地一用力,直接就將這靈劍拔了出來,緊跟着我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把這個幻境破壞了,或許將這幻境破壞了我就可以走出去了。

想到這以後我揮舞着手裏的靈劍不斷的砍着這周圍的鮮花以及一些野草什麼的,非常的用力,但是卻也毫無章法,我揮舞了半天卻始終沒有任何的感覺。

除了自己疲憊,我感受不到一丁點我要出去的樣子,也不知道砍了多久的時候,我感覺自己整個人都非常的疲憊,此時的我氣喘吁吁的看着眼前凌亂的一切,心裏已經惱怒了,我一定要出去,越想心裏就越是焦急,我跟着再一次拎起來手裏的靈劍揮舞了起來。

直到我砍完眼前所能看到的一切的時候,我停了下來,此時感覺身體非常的疲憊,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我氣喘吁吁的看着眼前的這些,心裏已經死了心了,看來想出去這個幻境怕是沒有那麼容易,但是我耽誤的越久柳青兒怕是就越有危險。

想到這以後我剛剛準備擡腿往前走的時候,感覺自己好像聽到了一陣經文的聲音,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自己的後背一陣吃痛,我疼的我閉上了眼睛,跟着我再一次睜開眼的時候,發現周圍依舊是一片漆黑的樣子,而站在我旁邊的就是柳青兒。

我看到柳青兒此時的樣子也是非常的狼狽,頭髮也非常的凌亂,滿頭大汗的樣子,當我看到她如此狼狽的模樣的時候,我有些驚愕的看着她問道:“你沒事吧?”

柳青兒這個時候看着我像是放下來心了一眼,長長的出了口氣“好在你沒事了,你剛剛的樣子實在是太嚇人了。”說到這以後柳青兒依舊是一臉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看着我。

我聽到柳青兒的話以後,從地上站了起來,摸了摸自己後背疼痛的地方以後,發現背後一張符紙,我順手撕下來這符紙看了一眼,原來是一張清心咒,我這個時候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是柳青兒用了到家的清心咒將我從幻境中解救了出來。

我跟着衝着柳青兒點點頭以後開口說道:“剛剛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估計還真不知道怎麼從幻境裏出來呢。”

柳青兒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好在你沒事,不過你剛剛的樣子真的非常嚇人。”說到這以後柳青兒看着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剛剛走到前面的時候,就開始奪我手裏的靈劍,誰知道你力氣那麼大,奪過去以後就對着我胡亂的砍了起來,幸虧本姑娘動作快全部躲開了,要不然被你砍到我真的受傷了就。”

說完這句話以後柳青兒有些劫後餘生的樣子長長的出了口氣,我此時心裏也有些心驚沒有想到這幻境如此厲害,剛剛還只是精神恍惚,沒有想到就變成這樣了。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將脖子上的鬼母摘了下來遞給了我,擡起頭看着我說道:“這個還是你帶着吧,要不然待會你又進入幻境就完了!”

我此時心裏也明白了不少,讓我不禁想到第一次我進入幻境的時候,別人都沒有進入只有我進去了,而我師傅當時跟我說是因爲我的三魂七魄中少了一魂,所以靈魂和意識會非常的薄弱很容易就進入到幻境裏,而剛剛恐怕就是因爲這個原因,而我又將自己所佩戴的鬼母玉給了柳青兒所以就成功的進入到了幻境裏,越想我越是有些後怕。 191 與鬼王的戰鬥

我沒有想到這就是鬼王,他的身形遠遠超越我的想象力,這中體型巨大的鬼是怎麼形成的,雖然只是靈體,但是他的那一雙眼睛卻讓我感覺非常的可怕,我第一次見到如此可怕的東西,見到山精的時候我都沒有如此的害怕過。

想到這的時候我看着柳青兒已經鑽到了那石門的洞子裏,很快柳青兒就鑽了過去,而就在這個時候柳青兒衝着我焦急的催促道:“小貴哥,你快過來啊!”

我嗯了一聲,剛剛邁上步子想鑽過去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股強有力的力量抓着我的肩膀,讓我絲毫動彈不了,此時我心裏有些心急了,跟着我下意識的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一張剪紙,順手就祭了出去,而那剪紙這個時候也突然一下子衝着那鬼王那黑色飄渺的影子貼了上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鬼王的另一隻大手一把就將那剪紙抓住了,然後將那剪紙亂成了廢紙,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一陣驚訝,完了,看來這鬼王的強大真的不是我自己能對付的。

柳青兒還在室門外對着我吼叫着“你快過來啊,小貴哥!”

我此時根本動彈不得,那鬼王的力量太過的強大,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努力的掙扎了幾下,卻依舊是無法掙脫這鬼王的力量,我跟着衝着柳青兒搖了搖頭說道:“你快走,回去叫我師傅他們來救我!”

“我不,我要陪你在這裏,要死一起死!”柳青兒的語氣異常的堅決。

我聽到柳青兒這個語氣的時候心裏一下子就急了,緊跟着我對着她怒吼道:“你留在這裏,咱們都得死,快回去叫我師傅他們來救我,別廢話了!”

柳青兒依舊是有些堅決的看了我一眼,但是我的話都這麼說了,她也不好說什麼了,當即狠狠的咬着嘴脣衝着我點點頭說道:“好,你等我!”

我跟着此時心也放下來了,柳青兒說完話以後,轉過身就離開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抓着我肩膀的力量反而更大了,我剛剛想轉過身的時候,那抓着我肩膀的力量彷彿變得更大了,跟着那力量抓着我的肩膀直接將我整個人甩飛了出去,在被這力量甩飛以後,直接撞在了山洞的牆壁上,這一下子撞得我感覺骨頭都碎了,渾身上下一陣陣痠疼的感覺。

我剛剛轉過身靠在牆壁上還沒沒有喘口氣呢,那黑色的影子已經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看着那高大的黑色影子,心裏一陣陣的恐懼。

而那黑色的影子此時亮着那綠色的眸子,看起來非常的詭異,而周圍雖然漆黑,但是我卻可以看得見他的身形以及他那雙綠色的眸子。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鬼王突然嘶吼了一聲,我頓時感覺一種震耳欲聾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朵裏,甚至可以感覺耳膜一陣刺痛,我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那鬼王嘶吼了一聲以後低下頭眼神惡毒的看着我,我緩緩的鬆開了耳朵以後轉身就準備起身往出跑的時候,只見無形之中的一股力量再一次抓住了我的脖子,聽到一陣含糊不清的聲音“小子,你還想跑嗎?留下來陪我吧!”

這聲音聽着有些恐怖,像是可以直攝人心的聲音一樣,聽到我一陣頭皮發麻,奈何此時我的動也不動了,而那鬼王似乎並沒有想殺死我一樣,那無形的力量抓住我以後,直接再一次將問扔飛了出去,我又一次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此時我心裏有些不服了,這鬼王根本不想殺死我,而是想戲弄我,想到這以後我也顧不得身上的痠疼,跟着雙手猛地一拍,從地上站了起來,隨後我起身以後,拿出來自己的剪紙,跟着快速的畫了一道經文加持在這剪紙上以後,轉過身衝着那鬼王一記剪紙就扔了過去。

而這個剪紙是我師傅給我的剪紙,想來應該可以堅持一陣子,而那鬼王看到我的剪紙以後,跟着那剪紙沒有到他身上的時候,他伸出那雙巨大的雙手一下子就抓住了剪紙,誰知道那剪紙剛剛觸碰到了他的靈體的時候,“嘭”的一聲,猛地就炸開了。

那鬼王的雙手肯定已經被我師傅這剪紙炸到了,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有些慶幸,好在我來的時候帶着我師傅的剪紙了,但是我師傅的剪紙只給了我三張,而對於這鬼王來說,三張肯定不夠,想到這以後我覺得我得跟他拖延時間,等着我師傅他們來。

而此時鬼王被我的剪紙打中了以後,明顯有些憤怒了,他的身形氣勢瞬間就變了,他憤怒了,就在這個時候那鬼王突然只見扔出了一團火球。

真的是火球,我第一次看到靈體居然可以扔出火球,我看到這火球衝着我過來的時候,趕忙縱身一躍躲開了這火球,那火球落到地上的時候,頓時迸發出了許許多多的火星子,那鬼王似乎還沒有完呢,咆哮了一聲以後,再一次衝着我的身前走了過來,他每一步都讓我心裏震一下子的感覺。

這鬼王實在是強大,強大到我看着他心裏就已經知道自己要輸了,但是此時我卻不能認輸,因爲我要活命,想到這以後我看着那鬼王嘶吼了一聲“來啊,有什麼儘管使出來!”

那鬼王嗷嗚的叫了一聲,伸出那巨大的手臂衝着我的脖頸處抓了過來,我一下子就被他的手臂抓到到了兩米高的空中,這鬼王的身形實在太過的龐大,抓我如同抓個小雞子一樣簡單的。

此時我已經被鬼王抓的喘不過氣來了,臉色已經開始紅了起來,但是我此時腦袋卻讓自己保持冷靜,跟着我從我自己的口袋裏拿出來我師傅的另一張剪紙,順勢衝着鬼王的身上就扔了過去,那鬼王被我的剪紙扔上了以後,直接鬆開了手。

我一下子就被他從兩米高的空中扔了下來,直直的摔在了地上,好在摔習慣了,也就沒有什麼了,我趕忙起身以後,一臉警惕的看着那鬼王。

而那鬼王此時已經是憤怒了,明顯是衝着要我命來的,我此時也得保持警惕了,就在這個時候那鬼王的雙手連捏訣都沒有,直接就是一個火球扔了過來,這火球扔過來以後,我趕忙閃開了,而那鬼王卻像是不要命了似的,火球一個接一個的衝着我扔了過來,頓時整個山洞裏都是火光沖天的樣子。

我也非常的狼狽,被鬼王的火球燒的一個接一個的,但是我此時卻也無法還擊,因爲我的剪紙對於這鬼王來說簡直是不堪一擊,所以此時我只能努力的去避開這些火球,讓自己可以好好的拖延時間,活下來。

而那鬼王的火球像是扔起來沒完了一樣,他也不敢在用自己的力量去抓我,所以只能用火球了,我現在心裏就只能祈禱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早些出現,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死在這裏。

至少,眼下來說,對付鬼王不是我能做到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那鬼王的火球衝着我就扔了過來,我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我下意識的避開了,那火球順着我的衣服擦了過去,只見我的衣服此時一下子就燃燒了起來,這是真的火。

我甚至已經感覺到手臂有些灼熱的感覺了,跟着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一邊躲避一邊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扔在了一旁,可惜了我的外套了,我心裏暗暗的想到。

而那鬼王跟着嗷嗚的嘶吼了一聲,手裏攥着火球,衝着我走了過來。

此時我已經被這鬼王逼到了一個角落了,無法在找地方躲避了,看着他一步一步的靠近我,我心裏更加的緊張了,跟着我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最後一張剪紙,我師傅最後一張剪紙了。

我猛地一狠心,將自己另一隻手的中指咬破了,將血液滴在了剪紙上,然後用自己的血液畫出了一道經文,那剪紙如同得到了感應一樣,發出了嘰嘰喳喳的聲音。

看到這一幕以後,我擡起頭的時候,鬼王已經站在了我的面前,我是擡着頭看着他,因爲他的身形實在是太高大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深呼了口氣,拿着自己的剪紙默唸了幾句口訣以後,順勢衝着那鬼王就扔了過去。

那鬼王着實的聰明,他早就已經嚐到過這剪紙的苦頭了,所以自然知道這剪紙的厲害性,隨後他一閃身子直接躲開了我的剪紙,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暗道了一聲,糟糕。

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看着那鬼王說道:“你今天就非要置我於死地嗎?”

那鬼王的聲音依舊是含糊不清的說道:“是的,我要吸你的魂魄來複原!”

我聽到這以後,心裏已經知道了答案,看來今天我真的要死在這裏了嗎?想到這以後我不禁自嘲的笑了一下,我此時心裏已經有些後悔和柳青兒一起進這山洞了。 192 對我的責罰

想到這以後我閉上了眼睛,看着那鬼王說道:“你動手吧!”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嘭”的一聲巨響,我清晰的看見,那石門被炸開了,我心裏一陣驚喜,看來是我師傅來救我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呼喊道:“師傅,我在這裏!”

這一嗓子喊出去以後,那鬼王也意識到了什麼一樣,跟着嗷嗚的叫了一聲,一把抓住我的脖頸處,另一隻手衝着我的面門就準備抓了上去,我師傅這個時候和柳三爺暗道一聲“動手!”

緊跟着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的速度也非常的快,很快,剪紙和符紙就齊齊的飛了出去,一下子就貼到了那鬼王的身上,那鬼王意識到了這一幕的時候,趕忙鬆開了我,躲開了我師傅和柳三爺的剪紙,但是此時來說,那鬼王已經晚了。

他鬆開我想要躲開的時候,還是捱了一記符紙和剪紙,“嘭”的一聲巨響,一陣白煙飄過,我頓時就被迷住了眼睛。

我跟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在仔細看去的時候,哪裏還有什麼鬼王,這裏只有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看到他們站在我面前以後,我師傅一臉生氣的樣子看着我說道:“還傻站着幹啥呢,趕緊走!”

我聽到這的時候跟着問道:“師傅,那鬼王呢?”

“鬼王早就跑了!”我師傅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看了我一眼“你這孩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我聽到我師傅的這聲斥責以後心裏也挺不是滋味的,跟着咬了咬嘴脣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對不起。”

我師傅看了我一眼,一甩衣袖便轉身離開了,柳三爺衝着我笑了笑說道:“這事不怪你,趕緊走!”

我嗯了一聲以後跟着我師傅以及柳三爺他們一起走出了山洞,出了山洞的時候我心裏還在琢磨着鬼王的事情,爲什麼剛剛一轉眼那鬼王就消失不見了,他去了哪裏?

出了山洞的時候天色已經傍晚了,我在這山洞裏足足呆了一下午,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那鬼王爲什麼突然就不見了?”

我師傅依舊是在生我的氣一句話都沒有說,柳三爺跟着在一旁開口說道:“這鬼王不是普通的小貴,可以遁身憑空消失的,他是通過靈體的力量強大到一定的程度然後在利用磁場之間的轉換,形成一種逃身的功法,所以剛剛憑空消失也是正常的。”

我聽到柳三爺的這句話以後跟着哦了一聲,柳三爺摸了摸我的腦袋看着我說道:“好在你這次沒有什麼事情,我和你師傅也來得及時,再加上那鬼王還沒有成型呢,要不然你出點什麼事情了,我非得揍死青兒那丫頭不可。”

我聽到柳三爺這個語氣以後趕忙搖了搖頭說道:“三爺,不怪青兒,是我自己沒主意,願意過來的。”

“你就別替這丫頭說話了。”柳三爺一邊走一邊對着我說道:“青兒這丫頭確實調皮,我這次一定要讓她長個記性不成。”

我跟着在一旁也不好說什麼,畢竟柳三爺管教自己的徒弟,我說這些也沒有什麼用,想到這以後我又想到了我師傅,我師傅現在肯定還在生我氣呢,這次鬧得確實有些過分了,再加上我師傅和柳三爺確實也是之前說過不允許我和柳青兒來這裏的。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嘆了口氣,柳三爺看着我師傅走遠了以後對着我說道:“你師傅並不是因爲生氣你不聽話,而是因爲你這樣做實在是太危險了,這鬼王好在沒有復原,不然的話,一個回合,你就殞命了,知道嗎?”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一下,語重心長的說道:“你師傅是擔心的你的安危,小貴,你師傅的時間不多了,能陪伴你的時間不多了,所以你還是要多聽話一些懂事一些知道嗎?”

我聽到柳三爺這句話的時候心裏猛地震了一下子,我回過頭神以後,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爲什麼我師傅的時間不多了?”

柳三爺在一旁搖了搖頭,看着我說道:“我這麼跟你說吧,你以後遲早都要長大的,你也遲早要自己獨當一面的,如果哪天我和你師傅不在了,你還如此冒冒失失的,那我只能說,小貴,你不適合在這個圈子裏。”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關於你師傅的事情,你就不要再問我了。”

我愣住了,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是柳三爺第一次如此眼裏的語氣跟我說這些,也是柳三爺第一次對我說這些,想到這以後我衝着柳三爺點點頭說道:“三爺,我知道了。”

異界龍神 柳三爺跟着衝着我笑了笑說道:“好了,別想那麼多了,等着到了茅草屋的時候給你師傅好好說說就行了,你師傅那個人就是這樣,嘴硬心軟。” 193 柳青兒的歉意

我跟着跪在一旁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師傅。”

我師傅這個時候才嘆了口氣,看着我說道:“命是自己的,但是你的使命很重要,你以後要走的路很長,如果每次都如同今天,那你就是有十條命都不夠的。”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我讓你跪着是爲了讓你痛定思痛,希望你能長個記性,不是爲了懲罰你而懲罰你,你明白嗎?”

“我明白,師傅。”我說道。

“行了,起來吧!”我師傅說道。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已經動不了了,我感覺自己的雙腿都已經麻木了,一點知覺都沒有了,而柳青兒這個時候一把走上前將我扶了起來,我幾乎是被柳青兒拖到了茅草屋的,我坐下來以後,我師傅看着我說道:“我和三爺出去買點吃的,你們兩個就在屋子裏好好反省吧。”

我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師傅。”

我師傅嗯了一聲以後便和柳三爺一起走了出去。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臉上有些心疼的看着我說道:“小貴哥,你沒事吧?”

我衝着柳青兒搖了搖頭說道:“沒事,死不了。”

“這次的事情怪我了,本來我以爲咱們偷偷看一下就離開的,但是沒有想到那鬼王還是發現了咱們。”說到這以後柳青兒低下頭有些愧疚的說道:“卻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受了那麼重的傷,還害的你被邱爺罰跪,這個事情是我的錯,對不起了。”

我聽到這以後衝着她搖了搖頭說道:“算了吧,這個事情不怪你的,我師傅的脾氣我多少還是瞭解一些的,所以不怪你。”說完以後我靠在了我師傅的小牀上有些疲憊的看着這茅草屋裏破舊的房樑。

柳青兒在一旁嘆了口氣說道:“不過,你真的沒事嗎?”

我笑了笑說道:“我真沒事,就是剛剛在地上跪着的時候吹了點冷風,不過也沒什麼了。”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看着柳青兒笑了笑繼續說道:“三爺罰你,你也記恨。”

“放心吧,我不會記恨的,畢竟他是我師傅。”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不過我的下場跟你比起來已經好多了,我好歹在屋子裏跪着了,不像你,直接跪在了院子裏,外面還那麼冷。”

我跟着突然無語了,柳青兒這話說出來以後,我突然感覺有一種想要掐死她的衝動,當即我白了一眼柳青兒說道:“大姐,你還是別說話了。”

“滾蛋!”柳青兒說完這句話以後衝着我的身上就是一拳頭一下子就推到了我身上的傷口上,準確的說是我被甩飛出去的時候,被那鬼王那一下子弄的渾身都是痠疼的感覺。

柳青兒這麼一拳頭下去我當即就忍不住疼了一下子,疼的我呲牙咧嘴的樣子,柳青兒這個時候好像意識到了什麼一樣, 看着我說道:“小貴哥,你怎麼了?”

我深呼了口氣,緩解了一下身上的疼痛以後看着她說道:“你別在碰我了,剛剛被那鬼王揍了一頓,着實的疼,你在來這麼一下子我疼的更厲害了。”說到這以後我感覺自己已經好多了。

柳青兒跟着緊張的問道:“小貴哥,你沒事吧?”說到這以後柳青兒一臉愧疚的樣子看着我說道:“對不起啊,我不知道你還受了這麼重的傷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