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素雲死死的咬著唇,腥甜的血充斥在嘴中,向來溫柔的眸子此刻猶如厲鬼般綻放著森然之光,「只因為娘是妾室,只因女兒你是庶出!我不會就這麼算了的!蕭慕歌,沒了她,將軍便不會再對那賤人有牽挂!蕭慕歌,必須除掉了!」

在房頂上看的津津有味的慕歌表示很冤,「這倆人應該還不知道她們受辱是我推動的吧?」

「主子放心,無歡散播消息時候做的很隱秘,絕對查不到主子這裡!」無歡保證道。

然後慕歌就氣樂了,「不知道跟我有關係,都開始打我主意了,那若知道了還不得把我生吞活剝了?」

無歡這次沒有回話,只是有些擔憂的看著慕歌,「主子,可回去?」

我的傷早好了!慕歌心裡嘀咕,面上卻只能點頭,不是要瞞著無歡和翠微,只是自己身體的不同尋常,慕歌覺得對誰都不要說是最好的,萬一嚇著人咋辦?萬一被人當異類了咋整?

一路回到水雲軒,剛剛躺下歇著,翠微慌慌張張的就跑了進來。

「無怪爹爹說你毛毛躁躁的,的確如此!不就是柳姨娘和我的好姐姐被人打上門來了嘛,回頭爹爹自會出面,不用擔心!」慕歌以為翠微是要說蕭慕雨那裡發生的事情,悠哉哉的開口表示自己早知道了。

翠微憋得小臉通紅,等著自家小姐說完,才連連擺手,「不是這樣的!小姐,奴婢不是要說這個!她們挨打便挨打,奴婢才不關心,奴婢是要說小姐你的事情啊……」

「我的事情?」慕歌微微挑眉,思忖了片刻,眸子一亮,「下朝了嗎?太子是不是率先向皇帝提出要悔婚了?依著太子的性子,必然會搶在爹爹面前說的,而且他的身份擺在那裡,他要想先開口,爹爹還真說不到他前面去!如何?婚事可退了?」

「退了……」

「退了便好!」慕歌心下安定,退了這婚事,一身輕鬆啊!

「哎呀小姐,您聽奴婢說完啊,跟太子的婚事是退了!但是皇上又把您指給離王殿下了!」 第017章爹爹心思很細膩

「噗!你說什麼?」慕歌猛地從床上坐起來。

翠微嚇了一跳,趕緊扶她坐好,「小姐您先別激動,當心傷口!奴婢慢慢說與你聽!」

「說,快說!到底怎麼回事?」慕歌怎能不激動?翠微帶來的消息分明是剛出虎穴又入狼窩啊!

「小姐,奴婢剛剛瞧著那幾位夫人離開,便跟著出府去看了一眼,本想著看看她們背後要如何說呢,卻不料,國公府那邊直接派人過來,當著眾人的面,就說太子與小姐您的婚約解除,您被指給了離王,然後未來太子妃的位置空缺下來了!」

翠微把自己聽來的趕緊說出來。

慕歌皺眉,「就這些?」

「額……就這些……」翠微點頭。

慕歌沉默了片刻,喚了無歡出來。

「主子,屬下這就去打聽!」不用慕歌吩咐,無歡自己便知道要如何做,轉身便走了。

慕歌有些煩躁的躺在床上,卻如何也靜不下心來,讓翠微先出去。

自己則拿了翠微之前買的藥材及工具出來,開始配毒!

每次心煩的時候,唯有配毒才能讓心思舒緩。

這個習慣在現代時候曾被族中的人詬病過,說古醫族的少主卻偏好配毒成何體統?

最後還是爺爺發話,說慕歌身子柔弱,能配點毒物防身,為何不可?那些有意見的,莫不是對慕歌心存歹意?不然為何擔心她配毒?

一句話,讓族中再無人敢幹涉慕歌配毒!

直到無歡回來,慕歌才放下手中配成的毒粉,一一將桌子收拾乾淨。

才轉過身來,平靜的開口,「怎麼說?」

「確如主子所料,太子搶在將軍之前把退婚之事說出,將軍大怒,太子卻以主子您曾闖入過離王湯池看過離王裸身為由,說您不再適合太子妃位,他倒不是介意,而是怕日後有人拿此時詬病,讓皇家顏面掃地!」

「讓皇家顏面掃地?他當著朝中重臣的面說我看過離王,根本是想讓我顏面掃地!」慕歌一聲冷哼,接著又問,「婚約解除便是了,怎麼又把我指給了離王?」

「太子說主子您看過離王時候,將軍氣的差點沒控制住,皇帝為了安撫將軍,便說離王至今也無妻妾,未免日後再有人拿此事說道,不如就給主子您和離王指婚得了!畢竟因為此事,太子心中已有心結,若強硬把您跟太子湊對,日後也會不幸福!所以……」

「所以我便只能嫁給離王了?我特么看他什麼了?我自己都不記得,干其他人什麼事?」慕歌說要淡定,但這一刻還是忍不住爆粗口!


「爹爹呢?爹爹不會就這麼隨意同意了吧?」慕歌不相信爹爹會如此坑自己。

結果無歡無奈的點頭,「據說將軍並未有猶豫直接同意了!」

噗!

慕歌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我的親爹,您可真是我親爹!

「將軍您下朝了?小姐正在屋裡呢!」門外翠微的聲音傳來。

慕歌這會兒在氣頭上,直接躺床上閉著眼睛裝睡著,無歡則隱到暗處去。

蕭連城進來看著女兒的睡顏,嘆了口氣,「歌兒,爹爹覺得太子那孩子不是個值得託付的人,爹爹便做主應下了退婚之事……」

慕歌閉著眼睛,心裡卻在不住的腹誹,本來自己的目的就是想退婚來著,雖說被退婚丟臉,但對方畢竟是太子,只能由他去抗旨,自己這邊若提出來,必會惹得皇帝心中不痛快,把持兵權的老爹你豈能不被他忌憚?


這事本就沒錯,但是爹爹你為何要應下另一樁婚事?

慕歌越想就越氣,甚至都有些開始後悔,拿那個離王來刺激太子去當眾悔婚了!


蕭連城不知慕歌此時其實醒著,還在那自言自語,「爹爹給歌兒應下了離王,數年前爹爹見過離王,覺得他還是不錯的,雖然雙腿殘疾不能行走,但脫離了皇權的爭奪,歌兒隨著他共度一生倒也不錯,起碼平靜安穩……」

什麼?

那個離王大叔還是個殘廢?慕歌只覺得五雷轟頂!

蕭連城繼續在那裡憂思哀嘆,「我的寶貝女兒,你心思太過單純了,爹爹終究不能陪你一生,任何人家在娶了你之後,怕都會娶姬妾,爹爹攔不住,也不能攔,可後院人多我的寶貝女兒該如何應對?但是離王不同,他那樣的身子必不會再娶姬妾,也無長輩瞧你不順,日子應該很好過,爹爹不求你能大富大貴光耀門楣,只要我的寶貝女兒一輩子無憂便此生無憾……」

慕歌聽到這裡,心裡的一切煩躁皆無!

原來爹爹並不是隨意應承下婚事,而是有著諸多考量。

於爹爹看來,心智不全的自己日後無論嫁入誰家都不會好過,唯有離王,那個殘廢的離王,才能後院安穩,讓自己平安度日!

爹爹真的是愛自己的……

慕歌心中突然不覺得嫁給離王是一件無法忍受之事,依著爹爹的想法,其實嫁給離王,真的是最省心的選擇,哪怕自己不傻,日後不想與女子勾心鬥角,也是離王最為合適!

大叔便大叔吧!

既然爹爹說你好,我嫁就是了!

蕭連城說了好一會兒,又給慕歌掖了掖被角,便起身離開。

翠微進來時候,慕歌睜開眼睛,這次是真的心緒平靜下來。

「小姐,您……沒事吧?其實離王也是很好的,若非雙腿殘了……」翠微有些擔憂的問道,之前自家小姐在知道要嫁給離王時候反應那般激烈,現在又如此平靜,讓她十分擔心。

「我知道,當朝皇帝的弟弟嘛,我若嫁了他,日後太子都得給我行禮叫皇嬸,同輩中我平白就長了一輩,是挺好的!」慕歌倏地一笑。

翠微臉色古怪,「您真是如此想的?」

「你這丫頭,別管我如何想的,現在趕緊去跟著爹爹,今個兒早上佛堂那邊那麼大的動靜,管家必然第一時間給爹爹說了,爹爹這會兒怕是要過去,你去悄悄盯著,看爹爹準備如何處理,而後回來說與我聽!」

慕歌臉色淡定的吩咐。

翠微還想說什麼,卻看自家小姐一臉冷靜樣子,終是什麼都沒說起來走了。

「無歡,關於那位離王,你知道多少?不要市井八卦,只要真實消息!」 第018章絕世天驕的凋零

「回主子,離王曾是先皇最小的皇子,也是最受寵的皇子,且離王本身天才絕艷,三歲能文,四歲能武,七歲時便能與大賢論辯且不輸,十歲上戰場,調兵遣將運籌帷幄,歸來后統領京都司刑堂,一年內屢破奇案,可謂是文韜武略樣樣絕世,一度被東聖子民奉若神祗降世!」

無歡說出來這些時候,冷漠的眼眸中也隱隱帶有一絲敬佩。

慕歌有些意外,「那病秧子還有這等輝煌的歷史?可怎麼就雙腿廢了?」

「是在司刑堂接手一樁詭案時候,離王正要去調查,突然病倒,從此之後雙腿便廢了,據說是娘胎裡帶出來的毛病,一直隱而未發,一經發作卻也無力回天,風華絕世的離王殿下從此後便沉寂下來……」

無歡很少有情緒波動的時候,可說到離王又是敬佩又是感嘆,由此可以看出,當年的離王真的是很逆天的無雙人物!


而聽在慕歌耳中,卻又是另一番考量!

娘胎裡帶出來的毛病多為內部器官上的,是可以潛伏多年,但若說是雙腿的問題,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啊!

若娘胎出來的問題影響到雙腿,那絕對自小就有的,不可能多年過去才廢了雙腿!

怕是那離王太惹眼,被人算計了吧?

還神祗降世呢,怕是頭朝地吧,笨!

慕歌對離王大體有了了解后,便不再去關注他,躺在床上眯著眼,稍作休息。

那蕭慕雨母女太不讓人省心了,自己『傷』還沒好就急著做妖,讓自己跟著反擊了兩天,還真是有點累了呢。

結果剛閉上眼睛沒一會兒,翠微慌慌張張的就跑進來了,「小姐,將軍去看過柳姨娘后,就黑著臉出府了……」

「柳素雲見了爹爹后可曾有哭鬧叫屈?」慕歌睜開眼皮問道。

翠微搖頭,「奴婢在外面守著,並未聽到柳姨娘有哭鬧,反倒聽著柳姨娘一直在自責說給將軍大人惹事了,都是她做的不好……」

慕歌聞言睡意頓失,起了身來,微微蹙眉,這柳素雲果真是好手段,分明被人打上家門欺負慘了,擱著旁人,見了夫君不得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去讓夫君給做主?

偏偏人家不哭不鬧還認錯,這樣的低姿態,爹爹就是再不喜歡她,也得心軟吧!

「小姐,奴婢看著將軍的臉色特別難看,該不會直接殺上那幾家府邸吧?」翠微有些擔憂。

慕歌搖頭,「爹爹雖是武將,卻不是無腦!那國公夫人之所以叫上各府的夫人一起過來,就是怕事後爹爹震怒,牽扯的人多了,爹爹便是再有權勢也不好全部得罪了!這點國公夫人想得到,爹爹自然也能!」

「那小姐的意思是將軍會這樣就算了?」翠微又問。

慕歌瞪眼,「怎麼可能?咱們府上沒有女主人,爹爹性子向來不愛多惹事,又加上那對母女實在不受爹爹重視,所以國公夫人才敢帶著人打上門,她以為頂多爹爹找上門后道個歉便能了事,卻忘了,爹爹可是大將軍,就算柳素雲母女再不受寵,也輪不到她們來動手,更何況是打到家裡來了,這豈非是在落爹爹的臉面?即便是為了將軍府的榮耀,爹爹也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啊?那這麼說,將軍大人既不能把所有人都得罪了,還不能就這麼算了,那該如何是好?」翠微糾結的一張小臉都皺巴在了一起。

慕歌聳聳肩,「的確是有些左右為難,所以我也挺想知道爹爹會如何做呢!」

翠微看著慕歌那較有興趣的樣子,一頭黑線,「小姐,有您這樣坑爹的嗎?」

慕歌但笑不語。

心裡卻諸多思量,不是她要坑爹給爹爹出難題,她只是想知道,手握兵權戰功赫赫的爹爹,會如何來處理這樣的事情。

也好根據爹爹的行事作風來為以後將軍府可能出現的危機做一個初步的打算!

不是她想得多,只是自古功高震主手握兵權者,皆沒有好下場!

若日後將軍府無憂便罷了,若真有個萬一,趁現在提前打算,總好過日後手忙腳亂!

「翠微,你今個兒注意著點,看爹爹什麼時候回來,多去街上走走,探探那幾家府邸可有什麼消息!」慕歌想了下放棄了讓無雙去跟著爹爹看爹爹要如何做的想法。

太子府那裡還得無歡去盯著。

沉吟了片刻后,慕歌喚出無歡。

「太子雖跟我退了婚,但他絕對沒想到皇帝會順水推舟的把我跟離王指婚!他是當朝太子,未來的皇帝,他曾經有婚約的人一躍而成他的皇嬸,少不得要被人嘲諷,心裡指定要恨死我讓他被人詬病,而且先前我還刺傷了他,怕不會就這麼讓我好過的,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所以無歡,這次你潛入太子府,不需要做別的,只需要探探他對我的厭惡到了何種地步便可,我也好早做應對!」

慕歌說完抬頭便看到翠微冒著星星眼正盯著自己,詫異問道,「你怎麼還在這?」

翠微嘿嘿一笑,「奴婢就是想看看小姐您吩咐我們做事時候的樣子,有種指點江山決勝千里之外的感覺,好有魅力的說……」

慕歌白她一眼,「有什麼魅力?我倒覺得以前無憂無慮的挺好……」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