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道爾和沈菲菲臉龐上閃過一絲一毫的驚詫感和羨慕感之後,便連忙收起了那種表情,緊隨其後的下了飛機。

北京大酒店內。

五星級大酒店的豪華裝飾讓尹琿有種老死在這個地方的衝動,這種高檔的酒店是他第一次入住,不知道比兩人那破舊的出租屋強上多少倍。

在豪華房間的奢侈牀上,唐嫣和沈菲菲正一臉疲憊的昏沉入睡,難得的清淨讓她們感覺到幾日積攢下來的勞累竟然是如此的深厚,整整一天一夜也沒有甦醒的跡象。

爲了不打擾她們休息,不被刑官的人打擾,尹琿執意守在了門口,偶爾閉上眼睛休息一下,風吹草動都會把他吵醒。

第二天晚上,手術刀和唐嫣才風光撲撲的回來了。

“發現什麼了?那個人到什麼地方去了?”看到兩人的第一眼尹琿便急忙的開口問道。

“你知道那個人住在什麼地方嗎?”手術刀氣喘吁吁,而後腳步一瘸一拐的走到桌子跟前,端起了桌子上面的茶壺,顧不上倒入杯子裏面,而是直接用嘴含住茶壺嘴灌了兩口。

“你倒是快說啊。”尹琿有些着急了,而後將目光投向了歐陽雪。

歐陽雪有些嚇傻了,一句話不說,只是身體有些顫抖,看起來受到不小的驚嚇。

“怎麼了?”尹琿察覺出事情有蹊蹺,將茶壺從手術刀的嘴上奪了下來:“先說,那個人到底去了什麼地方。”

被手術刀和歐陽雪的聲音給吵醒的黃鶴樓以及柯南道爾也趕了過來,看着發愣的歐陽雪也都納悶兒了,將目光都集中到了手術刀的身上。

手術刀嘆了口氣,而後開口道:“你們猜的果真沒錯,那個人竟然真的是一個鬼。”

說到這裏,他可能再次感覺到口乾舌燥,喝了一口繼續道:“那個傢伙走到了亂墳崗,估計是餓瘋了,便從那個身體裏面鑽出來,而後將那具屍體給活生生的屯吃掉了。然後你說我們看到了什麼?”

手術刀還執意的嚥了一口氣。

“看到了什麼?”幾人慌忙追問。

“那個鬼魂將屍體吞噬乾淨之後,這才滿意的起身,我們藉機想看看他的臉,你猜我們看到了什麼人?”手術刀再次的緘口不語。

“你小子就別賣關子了,快說吧,到底遇見了什麼?”黃鶴樓這個和手術刀相處這麼長時間的人都有些承受不住了:“快說。”

手術刀卻是用手指了指歐陽雪,衆人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那個人,就是歐陽雪的叔叔,於天來。”

“什麼?於天來?”幾個人都震驚的一句話說不出來,誰能想象得到,傳說中的於氏集團老總於天來的魂魄竟然淪落到了這種地步,竟然成了別人的一個手下,而且還吞食屍體。

怪不得歐陽雪嚇成這個樣子了。從之前的歐陽雪的敘述,他們也能猜出兩人之間的叔侄感情,歐陽雪估計也是因爲於天來的原因纔不惜生命危險捲入了這場調查,但是查來查去,叔叔的魂魄竟然替敵人當起了替死鬼和小弟,讓她如何承受得起事情真相。

“那後來呢?鬼魂還遇到了什麼人?”

“後來?後來我見歐陽雪臉色慘白,害怕她承受不住這件事情的打擊,便回來了。”手術刀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竟然再次的灌了一口水,估計是被嚇的泌尿系統失控了吧。

“哦。”尹琿點了點頭,而後有些失望的坐到了牀上。

“怎麼了尹琿?”柯南道爾開口問道。

“若是我沒猜錯的話,於天來接下來可能會去給某些人報信,而那個人,正是一直以來都在暗中幫助我們的人。”尹琿真後悔當初自己親自去,也不至於令這唯一的線索中斷了。

但是思考了一會兒,尹琿失望的臉上卻是再次的神情興奮,彷彿是想出了什麼周密的計劃:“你們都去休息吧,明天晚上,我們去緝拿兇手。”

“緝拿兇手?”衆人面面相覷,現在他們連一絲頭緒還沒有呢,尹琿竟然信誓旦旦的說要緝拿兇手,讓他們過於意外。

“放心,這次行動,一定會成功的。”尹琿滿臉笑意:“我都計劃好了,明天晚上按照我說的去做,肯定能成功。”

“尹琿,這件事事關重大,可不能胡吹啊。”黃鶴樓做事最爲謹慎,他沒有肯定的行動,他是一千一萬個不放心的。

“你放心,這件事聽我的,肯定行。”尹琿拍了拍胸口:“我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你明白了?”衆人都不理解的看着尹琿:“你開玩笑的吧。”

“哪那麼多屁話,趕緊給我回去休息。明天一早咱們行動。”尹琿也不知道哪裏來的脾氣,破口大罵了一聲。

而後準備離開。

“尹琿。”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一直閉口不語的歐陽雪卻忽然叫住了他。

“怎麼了歐陽雪?”尹琿倒退了回來,而後好奇的問道:“怎麼了?”

“陪陪我,今晚陪陪我,我有話要和你說。” 愛上千面伊人 歐陽雪渾身顫抖,這件事對他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陪陪你?”尹琿有些發愣,苦笑,自己最近走桃花運?”

“好吧。”尹琿苦笑一聲,而後攙扶着全身酥軟掉的歐陽雪走回給她安排的房間。

給國家做事就是好,非但能住上五星級大酒店,還能夠走桃花運。

手術刀有些羨慕的眼神看着兩人離去,而後走入了房間,嘆了口氣:“組長,你要不要我陪一陪。”

“陪你個大頭鬼啊。”柯南道爾憤憤的罵了一句,而後也鑽回了房間。

手術刀看了看仍舊在牀上昏迷的唐嫣和沈菲菲,心中哀傷:“我說這小子到底有什麼魅力,孃的身邊圍着四個女孩子,最重要的竟然是不吃醋。以後有機會了一定要拜他爲師,學學泡妞之道才成。”

宣泄了對命運的不滿之後,他大大咧咧的整理了一下頭髮,吹着口哨玩世不恭的態度鑽進了黃鶴樓的房間:“孃的,讓一個糟老頭陪着老子。”

“歐陽雪,你沒事吧,節哀順變,明天咱們就能捉住兇手了,到時候我會給你叔叔做法超度他的。”

歐陽雪點了點頭,不過很快的便又搖了搖頭:“不行,尹琿,你不能給於叔叔超度做法。”

“爲什麼?爲什麼不能給他超度做法?”

“於叔叔生前曾經告訴我,說若是有一天他死了,那是罪有應得,不要讓人給他的亡魂做法,否則即便他投胎做人也是會變成一個擾亂人間的殺手。” “於天來親口對你說的?在他沒死的時候?”尹琿不可思議的盯着歐陽雪。

“是啊,不過當時我只當叔叔和我開玩笑,現在看來,當時他的嚴肅表情不是裝出來的。”歐陽雪臉上掛着悲痛的表情:“尹琿,你能給我解釋這些到底是爲什麼嗎?”

尹琿有些發愣,雙目好容易從歐陽雪的身上轉移開:“看來這裏面還有太多未知的祕密。你有沒有感覺到奇怪,當初遠征軍爲何要殲滅巴族?而且是一個不留的殺害巴族土著?”

遠征軍殺害手無寸鐵的巴族後裔,任何一個有腦子的人看過這麼多鐵證之後也能想得通,雖然幾個人並沒有明着說出來,不過各自心底都有了答案。

“不知道,但是我想他們肯定不會平白無故的殺人的,肯定有什麼原因。”歐陽雪信誓旦旦的對尹琿開口道。

尹琿也點點頭:“我也相信這一點。但是若是有原因而殺人的話,那這些人內心應該沒有愧疚感纔對,但是爲何他們愧疚感竟然這麼深厚。”

歐陽雪搖了搖頭,尹琿也陷入了迷茫。

兩人是一陣沉默。

這一切都是一個謎底,需要尹琿一個個的去揭開。

或許,答案會讓他們出乎意料,這個四十年前的懸案,今天會水落石出。

他們到底是因爲什麼驚天的原因,竟然忍心覆滅一個手無寸鐵的民族。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當尹琿睜開眼睛的時候,天已經亮了,他不知道什麼時候睡着了,感覺胳膊有些痠麻,想挪動一下,但是卻發現一個溫暖的東西正枕在上面,一股清新的香味傳入鼻孔,溫柔的喘息聲在耳邊響起,尹琿睜開模糊的雙眼看了一眼,歐陽雪那潔淨嫩白的小臉正帶着一股憨憨的幸福微笑,流着口水香甜的做夢,每次呼吸都能讓她身上的香氣撲鼻而來。

尹琿看的有些發愣了,以前怎麼沒發現歐陽雪竟然還有如此美妙如此沉穩的時刻呢?

那俊俏的五官,長長地潔白,小巧的鼻子和鮮紅的嘴脣,那高貴而且白嫩的臉龐每一處都散發出強大的吸力,吸引着尹琿。

名門寵婚1 順着她的臉龐望下去,正好看到她的小胸口,這個角度實在是恰到好處。繼續往下,便是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了,該凹的地方凹,該凸的地方凸,那緊身衣似乎就是一層薄膜,隨便用手一撕就能撕開,而看到那裏面最誘人人的地方。

忽然,歐陽雪轉了一個身,變成了趴在牀上,這一下她那豐滿的臀部徹底的露出來了,尹琿全身一顫,差點沒噴出鼻血來。

而就是這麼一轉,歐陽雪的身子觸碰到尹琿的身體,非條件反射的用手想挪開。

這麼一握上去,尹琿直接享受的快要暈死過去。

拽了兩下沒有挪走,歐陽雪這才睜開了眼睛,夢囈一般嘟囔兩句:“什麼嘛,這麼硬。”

當歐陽雪睜開眼睛,看到手裏的東西的時候,有些發呆,還以爲是在做夢呢,夢囈一般癡癡的笑出了聲。

這一下可把尹琿給嚇得不輕,她……這是要幹什麼。

當她揉了揉眼睛,掐了一下手臂,確認手中握着的是真傢伙的時候,嚇得尖叫一聲,而後一腳踹了上去。

幸虧尹琿早有準備,一個翻身,終於躲避了後半輩子的幸福所在,不過那一腳依舊讓他疼痛不已,哀號着從牀上滾落下來。

“你……你這個臭***……臭***。”歐陽雪憤憤的從牀上站起來,而後走到尹琿跟前,還想再踹他幾腳出氣。

“喂,大小姐,你講點道理好不好,剛纔可是你主動的,我完全不知情。”尹琿急忙從地上站起來,躲避這歐陽雪。

“你這個臭***,越解釋越掩飾,分明就是你這個傢伙起了色心。”歐陽雪步步緊逼。

尹琿急忙打開門,卻是剛打開了鎖,歐陽雪便衝了上來,舉手便打。

尹琿豈能這麼被人侮辱?當下舉手便是反抗,不讓她打在自己身上。

砰地一聲脆響,門竟然被打開了。手術刀等幾個人氣喘吁吁的出現在門口,看着房間裏面。

身後的門一打開,尹琿當下便被門給撞得連連前行,歐陽雪也不得不連連倒退。

退到了牀邊,歐陽雪的腿被擋住,一頭仰面摔倒在牀上。尹琿也一個沒停穩,爬了上去,四目相對,嘴脣相接。

時間凝固了一秒。

下一秒,尹琿死一般的站起來,而後瘋狂的逃了出去,歐陽雪想追出去,卻被剛剛從驚呆中清醒過來的幾個人給拉住了,按到了牀上。

唐嫣和沈菲菲面無表情的看着尹琿躲在走廊裏,做着各種動作解釋,而後是衝他豎了箇中指,也進入了房間。

只剩下一個天下無人理解比竇娥還冤的尹琿一個人欲哭無淚。

後來不知道誰口才那麼好,歐陽雪竟然對這件事既往不咎了,他不知道歐陽雪是根本沒有生氣還是被人給說動了,總之不到一個時辰這件事就解決了,她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跟着他執行任務。

“咱們今天去買一些必須要用到的東西,因爲刑官來的時候不會是他一個人來,你們幾個人也得幫忙除掉那些小鬼野鬼,爲了不讓他們施展調虎離山計,所以這次所有人都必須去。”尹琿吩咐身後衆人,而後來到了一個市場。

這個地方大部分都是買菜的,不過也有夾雜着賣其餘的一些東西的商販,反正是比較雜亂,都是一些擺地攤的人。

首先是兩隻野雞,而後是是四隻黑驢蹄子,還有大蒜,兩隻黑狗以及其餘一些能避邪的東西。

最後來到了一個買賣假古董的小地攤面前。

這種賣假古董的小地攤他見得多了,幾乎遍佈北京城的各個角落,人蔘鹿茸靈芝,古董陶器瓷俑,等等等等應有盡有。

見尹琿湊上前,估計是感覺買賣來了,小商販特別的吆喝了幾聲。

尹琿停了下來,裝作毫無興趣的樣子看了兩眼,而後懶洋洋的走過來隨便撿起一個陶瓷問了問:“這個東西多少錢?”

“這個……三千塊,不還價。看兄弟你也是一個行內人,可以給你讓一點。”那個小商販看起來十分的精明。

尹琿只看了一眼便丟掉了:“三十塊錢,賣不賣。”

小商販愣了一下,唐嫣和沈菲菲兩人撲哧一聲笑出了聲:“三十塊?從三千直接降價到三十?他們以前可從來沒聽說過這樣子算賬的啊。”

“三十?兄弟再加點,五十塊如何?”小商販十分爲難的表情開口:“你知道,現在風險大,城管出沒的越來越頻繁了。”

機靈寶寶Ⅲ殺手媽咪免費送 “五十?”幾個人都愣住了,好像看怪物一樣的看着小商販:“三千塊錢的東西五十就肯賣,這個小商販可真的會坑爹啊。‘

“不賣拉到。”尹琿隨手丟棄,而後轉身離開。

“行行,三十就三十吧。”小商販嘆了口氣:“兄弟,我看咱們這麼有緣分,你再看看有沒有你喜歡的,要是有你喜歡的我可以給你便宜點,我準備賣完這些就撒手不幹了。”

尹琿點點頭,而後目光再次的搜索起來。

當他看到在太極八卦圖案的中央位置的一個硯臺的時候,立刻來了興趣:“兄弟,這個硯臺怎麼賣?”

“五萬。”小商販隨口說出一個數字。

“五十怎麼樣?”尹琿再次的砍價。

“五萬,這個一個字都不能少。”那小商販卻忽然正色了,剛纔的玩世不恭全然消失了。

“五十賣不賣,不賣拉到。”尹琿再次的使用了殺手鐗,起身準備離開。

“五萬,少一個字不賣。”那小商販卻忽然底氣十足起來,甚至連看都不看尹琿一眼,大概看出來這傢伙不識貨了吧。

誠然,雖然尹琿身爲茅山弟子,但是對古董這一行卻是狗屁不通。以前只聽說過這種小攤上賣的是贗品,今天也把自己當成行家了。

“真的不賣?”走了幾步,尹琿回頭看着毫無惋惜之一的小商販開口問道。

“五萬,少一個字兒不賣。”這句話好像是他的口頭禪,再次的說出來,絕不鬆口。

“五十五,怎麼樣?”尹琿再次的加價。

“五萬。”

“慢着,我來看看。”唐嫣卻忽然走上去,而後拿起了那硯臺,仔細的觀察了一番,最後臉上現出驚詫的神色:“五萬,好,那就五萬。”

尹琿卻是走上來拉了拉唐嫣的手:“唐嫣,搞什麼鬼,至少也講講價吧。”

“不用講價了,物超所值。”唐嫣卻是信誓旦旦的開口道。

“不是吧,你這是跟我開玩笑呢。”尹琿愣了愣:“雖然我不是內行,但是這麼一個破爛玩意兒不至於賣五萬塊吧。”

唐嫣則是開口道:“尹琿,付錢吧。”

無奈之下,掏了掏口袋中的東西,而後數了數:“一百二十三,柯南道爾,借我點。”

柯南道爾愣了愣,而後掏出了公安廳的證件:“這個算不算。”

那小商販哪認識這個,搖搖頭:“不行,都是贗品,你覺得我這幅模樣掏出這個高官證明,人家會相信我嗎?” 尹琿看了看,賊眉鼠目,要是給他一個黑手黨頭頭的證明倒是有人相信是真的。

“城管,你的這些東西都沒收了。”歐陽雪掏出了警察證明,而後一亮相。

“啊!”那個小商販別的不認識,警察證明還是認識的,當下一屁股癱軟到地上,一動不動。

兩邊的小商販卻是收拾了東西四處逃竄。

那個古董商估計也明白了過來,慌忙收拾了東西準備逃走。

甚至連拿在唐嫣手中的那個硯臺也不要而匆匆離去。

看着小商販離去的身影,尹琿有些不確定的走到唐嫣身邊,而後開口問道:“唐嫣,爲什麼你說這個硯臺價值五萬塊錢呢?”

“你根本不瞭解這種硯臺。”唐嫣開始一五一十的講解着:“我也是聽我父親時候的,據說這種滿清時候的硯臺裏面通常都有一兩個的鬼書生。因爲滿清時候的文字獄搞死了不少的讀書人,而那些冤屈致死的讀書人無法投胎,更無法在斬首處菜市口多逗留,因爲菜市口的鬼大部分都是凶神惡煞,他們根本不是對手,又不能四處流浪,畢竟當時的道士橫行,但是若不能寄託於某處的話,魂魄就會破散,無奈之下,他們只能是寄生於生前使用過的硯臺,裏面的竹炭能夠吸收他們的鬼氣,不至於外漏,外面的鬼也就不會發現他們的存在了。”

尹琿點了點頭,而後將那硯臺拿在手中掂量了幾下,果真發現和別的硯臺有所不同。對唐嫣也有些刮目相看了,沒想到她竟然對這種古董還有如此深厚的知識。

“若是你能召喚出裏面的秀才鬼幫助你的話,肯定也會多了幾分勝算的把握。”唐嫣關切的對尹琿講。

他點了點頭,內心卻忽然有種感動,從來沒有女孩子會在這種小事上如此關心自己,以前每次出門和同學野遊,看着別的同學的女友對男子千叮萬囑,送出各種各樣吉祥物,獨自默默等待他們的尹琿心頭就不是滋味,他多想什麼時候也有人會這麼細心,送給他一個能表達出祝福的東西。

這是他心頭的一個遺憾,也是他的軟肋,更是他內心的一片禁地。

今天唐嫣卻是闖入了他的禁地,讓他如何不感動?但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他可不能表現出太兒女情長,哭的稀里嘩啦的,畢竟他是衆人勝利的希望。

“恩,這對我非常的重要。”尹琿淡淡的回答,而後裝進了胸前口袋,貼着心臟的位置,他似乎感覺到了硯臺上面傳出來的陣陣溫度。

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在手術刀的帶領下,一大幫的人來到了他們所說的荒野的亂墳崗。

這個地方是北京的六環之外了,所以許多地方根本就是農村的小平房,再繼續走了多遠,更是荒無人煙,早就掉光了樹葉的樹木在冷風的吹拂下,發出嗚嗚嗚嗚的聲音,聽起來煞是嚇人。

這個地方是一個廢棄的高速,不過年久失修,早就變得坑坑窪窪了,再加上剛下了一場小雨,簡直可以用泥濘來形容了,走在上面那叫糾結啊。

兩邊的蓄水溝裏面滿滿的全都是垃圾,水流下去更是將他們給淹了,發出了陣陣惡臭。

走了沒多久,便是一片胡楊林地,估計是私人家種的,沒有任何的防護,不少被強風惡雨給刮的折掉了,胡亂的耷拉在一邊,林地和高速公路之間有一座小橋,說是小橋,不過是兩根並排的電線杆子橫排連在了一塊,能勉強走過去而已。

順着電線杆子走過去,林地裏面更是泥濘不堪,不少的塑料袋和各種工業垃圾散發出來的惡臭瀰漫整片胡楊林。

幾個女孩子眉頭緊皺,真後悔當初跟着他們來了。

其實尹琿也不想他們跟着,非但不能幫忙,相反還會給他增加不少負擔,但是沒辦法,爲了幾個女孩子的安全,免得中了他們的調虎離山之計,他不得不帶着唐嫣和沈菲菲一塊過來。

好容易在手術刀的帶領下來到了那片亂墳崗,幾個人才重重的喘息一口。

墳墓不算很多,大概也就十幾個吧,而且大部分都是合葬墓,看墓碑上面雕刻的字跡以及姓氏,這些人還是一個家族的。

尹琿也沒有多想,看了看天,也已經是下午三四點鐘了,到五點天就黑,七點開始鬼魂出沒,那個時候是最容易捉住於天來的魂魄的。

一邊行動一邊在揣測着於天來,這老傢伙的鬼怎麼棲息在這種地方?

他讓手術刀將買來的大蒜分給了每一個人,然後然他將黑狗血放到兩個桶裏面,將雞勒住雙腳,捂住嘴巴,不讓他們發出聲音,而且也不要憋死它們。 重生之絕寵商門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