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陽聽聞笑了,饒有興致得看着凌雲問道。

“你們現在不是合作關係嗎?玩什麼把戲呢?怎麼?想做雙面間諜啊?”

“那種廢物憑什麼和我在一起共事?我可以給你他們的位置,在這期間我也會給你打掩護,之後你就可以做掉王遠洋那些人,他們一死,三大家族也就不足爲慮了。”

“那你呢?就算我做掉了他們之後,不都是給你當了嫁衣嗎。”

凌雲笑了笑將手搭在了頭的後面,開口道。

“我可以答應你, 獵戶家的小廚娘 ,你還是我凌雲的兄弟!”

林陽聽聞眼睛一亮就這麼看着凌雲。

凌雲就這麼叼着煙,一臉自信,彷彿已經料定了林陽一定會答應他。

“抱歉,我不會答應你,我也不屑和你做兄弟,請回吧,不然我戰堂名下的人,可都是不是一羣好相處的人啊。”

凌雲聽聞表情一怔似乎沒想到林陽居然會拒絕他。

“你要想清楚了,若是沒有我的話,你這輩子可能都找不到王遠洋和暗天星他們的位置,並且你不怕我把你的身份說出去?!”

林陽聽聞哈哈大笑,接着拿起了桌子上的啤酒一仰而盡。

“沒有你,我一樣可以找到他們的位置,並且我也不擔心你會將我的身份說出去,因爲我若是沒了的話,你這輩子也奪不回蘇陵,你這輩子只能跟着王遠洋的後面!”

說完林陽站起身。

“不送!”

凌雲表情越來越難看,不得不說林陽說得對,若是他將林陽戰王的身份說出去了,那麼那三大家族和王遠洋一定會對戰堂進行討伐,一旦成功了那麼凌雲的日子就不好過了,他現在需要戰堂和七星宿的戰鬥,來找機會發展,一旦戰堂沒了或者被吞噬了,他凌雲一輩子都只能再做一個小混混。

想到這裏凌雲咬着牙牙齒咬的咯嘣咯嘣響,接着冷哼了一聲,站起身離開了酒吧。

林陽看着凌雲離開後笑了笑,這時候小白狐開口道。

“這貨真不要臉,居然找人窺探天機。”

… “天機?你是說占卜師?”

小白狐點了點頭。

占卜師是一種很神聖又受人尊敬的職業。

上一次林陽和唐水柔遇見的哪個江湖騙子就是一個占卜師。

他們知天命,他們通命數,他們懂玄機。

但是這種職業都是因人而異,若是遇到的是那些普通人的話,那麼占卜師只是會簡單的算算星座運勢而已,就在以往道邊的那些擺攤算命的老頭兒大部分都是占卜師。

當然也有少部分的騙子而已。

但是占卜師若是面對的人是修煉者的話,那麼用法就可多了,窺探命數,命指星宿,更能知天下玄藏,以及塵封往事。

但是這種代價也是很高的,所以占卜師一般也不會給修煉者進行占卜,因爲他們這麼做就是窺探天機,會遭到天譴。

而最大的禁忌就是給普通人行非常之測。

凌雲想必就是找的占卜師,然後才知道林陽就是戰王,蘇陵的一切自始至終都是林陽所引導的。

雖然林陽不知道這個占卜師爲什麼會給凌雲占卜,但是這樣的話他的壽命也就只有短短几天的時間了。

以往在仙域占卜師這個行業並不奇怪,相反異常的熱門,所以很是吃香,林陽之前就找到過一個占卜師企圖窺探自己的命數。

可是占卜師並未答應,只是給了林陽幾個字。

生死浩劫,在劫難逃,來世再逢,必血洗天城。


林陽皺了皺眉頭,他也沒想到這華夏居然也有着所謂的占卜師,那麼就是說這個大陸和自己的仙域一定有聯繫!

說不定有什麼通道也說不定!

林陽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這些,現在他的處境很嚴峻,因爲林陽已經被凌雲所知道了,雖然短期之內不會說出來,可是難保那一天他不會魚死網破!

看起來自己需要加快進度了!

林陽伸出手招了招一旁的文朝,隨即開口道。

“飛腿那邊做的怎麼樣?”

“在進行了,不過老大,這個工作也太危險了,上一次飛腿就差點被發現,我們的對手反跟蹤能力極強,好像是知道飛腿存在一樣。”

林陽聽聞皺着眉頭,一直盯着文朝的表情,後者也是一臉凝重,並未有任何奇怪。

過了好一會林陽笑道。

“那好,你忙你的去吧,對了,讓鐵頭最近安分一點太過火了,我們的目的不是逼急周家,而是逼瘋他們,明白了嗎!”

文朝點了點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林陽此時對着小白狐問道。

“怎麼樣,他有沒有疑點?”

小白狐搖了搖頭,將頭耷拉在林陽的內懷口處,看着那邊的文朝。

“雖然沒問題,不過說實話他好奇怪啊,自始至終他的心境都波瀾不驚呢,好像經歷過很多一樣。”

林陽聽聞笑了笑站起身。

“只要他沒問題就好,走,我們去看看老朋友。”

說完林陽起身離開了酒吧,在酒吧外面的一側衚衕裏,幾雙眼睛盯着林陽的背影,瞳孔好似浪水一般的深逐。

周星雲一連好幾日都待在自己的家族之中,每天做的事情無非就是做幾張林陽的草人,或者拿出他的照片不斷的用刀扎,用針刺,整個人也好像瘋了一樣,眼神也空洞無比。

自從他給林陽跪下的那一天,整個蘇陵再無三大公子周星雲,只是一個給愚夫跪下的廢物少爺。

所以周星雲他現在只有一個目的,那便是將林陽千刀萬剮,啃其血肉,滅其族譜,方肯罷休。

“少爺,老爺說了不讓你亂跑,那林陽如今好像瘋狗一樣,只要和他有仇的人基本都被其多多少少所騷擾,我們鬥不過他。”

這小弟話剛說完,周星雲回頭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牙齒咬的咯嘣咯嘣響。

“他林陽是個什麼東西!我憑什麼鬥不過他!這段時間我苦練體質!如今哪個林陽只要敢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一定會將他撕成粉碎!”

周星雲說完一拳打在了一旁的牆壁之上,牆壁直接凹陷下去了一個大洞,而周星雲的拳頭卻毫髮無損。

如此強大的力量!和當初弱不禁風的他完全就是兩個人!

就在這時候周星雲轉過了頭,而對面有一個人迎面朝着他走開,還對着周星雲擺了擺手。

“周公子,別來無恙。”

周星雲一愣,面前的林陽已經卸下了易容,依舊是那麼的俊秀。

可是隨後周星雲猛地一拳對着面前的林陽揮去,這一拳驚起了周遭風流,冷風也將林陽的碎髮吹起。

林陽笑了笑這周星雲屬於哪種自尊心極強的人,當初自己那麼侮辱他,如今的這周星雲一定恨不得將自己千刀萬剮。


同時這段時間周星雲似乎一直在苦練體質,那衣服下面的肌肉一塊一塊的。

但是對林陽而言只是中看不中用而已,因爲林陽已經用手攥住了他的拳頭。

這種敵人讓林陽感覺到了一絲不安,因爲這等努力是一般人沒有的,一旦被一些有能力的老妖怪發現,再與林陽有仇的話,一定會被加以改造,此生此世林陽再無寧日。

林陽也是因爲從文朝哪裏得知了周星雲的這些事,若是他纔打算來這裏斬草除根,當然林陽不會是殺了他,只是會廢了他而已。

周星雲發現自己的拳頭被攥住了,他的臉也憋的通紅,因爲根本抽離不開。

“有能耐你今天就殺了我!不然有一天我一定會將一刀一刀將你殺掉!若是你將來有妻女了!我就一定會讓你的妻女嚐嚐代價!然後再將他們賣給別人!我要讓你後悔終生!哈哈哈!”

林陽看着周星雲的笑容,表情很是難看,因爲面前的這個曾經威名遠揚的大公子,已經徹徹底底的瘋了,成爲了恩怨角逐的奴隸,此生此世和林陽必是不死不休。

“本來曾經是你無理在先,我只是想教育教育你而已,可是如今既然你這麼說了,我就絕對不會給你那樣的機會!”

林陽說完手腕一用力,只聽咯嘣咯嘣的聲音響起,周星雲的手骨已經完全碎掉了,軟綿綿的耷拉在了一旁。

隨即林陽一拳朝着周星雲踢出,接着便一腳踩在了他的胸口。

… 周星雲此時感覺到他的胸骨此時已經被壓的喘不過來氣了,這時候只見林陽突然擡起了腳,而周星雲找準了機會猛地一起身,接着舉起了另一隻胳膊朝着林陽揮去。

可是結果依舊是被林陽所折斷,可是周星雲的表情依舊兇狠殘忍,沒有一丁點痛苦表情,有的只是無窮無盡的恨意。

林陽此時感覺到這個人絕對不能留,哪怕廢了他也不行,不然的話將來的話林陽他一定會後悔。

想到這裏林陽突然不再壓抑自身的氣勢猛地衝上前抓住了周星雲的衣領,將其推在牆上。

“對啊,殺了我,殺了我,不然的話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林陽冷哼了一聲舉起了拳頭對準了他的天靈蓋。

“那麼我便成全你!”


這句話說完林陽猛地朝着周星雲的腦袋砸去,可是隻見這時候周星雲突然一個歪頭,躲過了林陽的一拳,但是濺射的石子依舊將周星雲的臉上,蹦出了一個個血洞。

林陽見狀不成又要舉起手的時候,突然他在背後感覺到了一陣寒風,林陽咬着牙看着面前的周星雲,最終鬆開了他縱身一踏便退到了一邊。

蹦的一聲,一把匕首直直插在了周星雲一側的牆壁之上。

林陽微皺了下眉,剛剛若是他對着周星雲揮出這一拳,那麼他勢必也會被這匕首刺進身體裏。

雖然一般的匕首對林陽並無大用,可是這個匕首上面裹滿了靈氣!

煉氣之人,又一次出現了。

就在這時候林陽感覺到周遭突然浮現出了幾股極其凌厲的氣勢,同時帶有着濃厚的殺伐之氣。

這是一羣殺手!

剛想到這裏一道白光初現,映照在了林陽的眼眸裏,一個人手持匕首從天而降,出手就要直取林陽的首級!

林陽冷笑了一聲,腳尖一點旁邊的牆壁,隨後噔噔噔竄到了另一邊,可是這殺手突然在空中變換了一下姿勢,手中的匕首也隨之轉了一個圈,彷彿長了眼睛一般,射向了林陽的眉心!

林陽暗道了一聲不好,隨後在半空中一低頭,一道舍光將林陽頭額的幾枚碎絲割斷,叮的一下直直插進了一旁的牆壁。

可是這還沒完,那殺手在半空之中彷彿藉助了什麼力道,又從腰間拿出了一把匕首好似一把射日神箭一般,飛向了林陽。

林陽咬着牙,這羣殺手的訓練素質以及實力都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

可是也真正的將他激怒了!

只聽林陽喝了一聲,催動了體內的浮光掠影,那殺手一眨眼的功夫林陽便消失不見了。

就在這殺手愣神的時候,一道殘影突然在他面前飄過。

“做殺手,要注意自己的身後!”

林陽說完將靈氣灌於雙手,對住了這殺手的後背,砰的一下擊出。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