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凌深以爲然的點了點頭。

“是啊,我們的立場也是如此。我們國家一向是愛好和平的,對於有人想要挑起戰爭的行爲,我們絕對不會讓步。”林凌也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不管是誰,我們都會盡一切的力量去阻止他!既然我們渴望和平的心情都是一樣的,那麼你們能夠爲此而提供什麼呢?”

林凌毫不客氣的把這個問題拋了出來。

愛好和平不僅僅是一句口號上的事情,還得要做出實際的行動。

對方的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告訴林凌。

“在我們爲此付出行動之前,有一件事情我們得要聲明。”

就知道不會是那麼簡單的林凌,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們。

“好吧,你們想要什麼好處?”把條件都擺出來吧,能不能談還得要看對方的誠意。

“就算是沒有戰爭,我們國家之間的地位也必須要得到確認。”對方的人這麼說道。

和平是大家都渴望的,但是國際之間這種國與國的地位相爭卻是從來都沒有停歇過。

林凌知道這一點,所以對此也不算是有什麼意外。

說到底,都是爲了自己的國家爭取利益罷了。

只不過是與那些企圖挑起戰爭的人相比,面前的這一派人更傾向於使用更加和平的方式來確定自己國家的地位,而不是通過戰爭。

“我們希望你們能夠和我們簽訂一些合約。”有一個人說着,就給林凌遞上了一份資料。 林凌沒有看,直接就推了回去。

“這個事情不歸我管,你們可以去聯繫國內。我現在只想知道,關於機甲的事情。”

如果沒有那些特殊的機甲,林凌相信那些野心家們也不會有那這個勇氣搞什麼入侵。

而且只要對方有這種機甲作爲依仗,那麼就算是這一次的戰爭危機解除了,他們也會賊心不死。

所以談判這些,在林凌看來目前並不重要,關鍵還是要把這批機甲的問題解決纔是。

埃德森見林凌這樣說,也就說道:“好吧,那麼我們就來說說這個機甲的事情。其實你就算不提,我也要說到這個事情的,這也是我們今天要談判的內容之一。”

這個內容林凌就有興趣多了,他笑笑,“請說。”

於是埃德森方面就說明了他們的計劃,原來他們是想要用這個機甲到情報來和華夏互換科技。

如今的華夏也是有着極強的科技力量的,其中的一些高尖端機密,m國這邊也是一直渴望得到,現在就拿這批機甲的情報作爲交換了。

“怎麼樣,這個交易對於你們來說,不吃虧吧?”埃德森胸有成竹的說道。

在他看來,這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事情,華夏這邊不可能不動心。

而林凌也確實有些意動,但還是有一些擔心。

如果這些人是騙他的,那怎麼辦?

那些機甲的事情應該是最高機密,有什麼弱點,這些人真的知道嗎?

就算知道,又真的那麼容易就能告訴自己嗎?別到時候騙了自己這邊的科技技術,然後這邊拿個假的來糊弄自己。

這麼一想,林凌就覺得,他必須要更謹慎一些。

事實上,就連對方的身份,現在林凌也不能確定,萬一這從頭到尾就是一個圈套呢?

他想了想後問道:“你確定你能給我關於那些機甲的弱點?”

埃德森自然是能猜到林凌心裏在顧慮什麼,有顧慮不怕,說明對方已經在考慮這件事的可行性了。

他重重的點了點頭,很肯定的說道:“我確定,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可以帶你去參加一個宴會,在那裏,你會看到你想要的東西。”

埃德森看起來很有誠意,林凌感覺自己還是要抓住這一次的機會,是真是假,都要冒一下險去看看了。

如果對方真的沒有欺騙自己的話,那這事就不是不能談的。

不過在那之前,他得先給國內打個電話。

“稍等一下,這件事關係重大,我要先和國內聯繫一下。”林凌對埃德森說道。

埃德森伸手指了指外面:“可以,那我們先回避,你們好好商量,期待我們的合作。”

埃德森也清楚,交換條件是讓華夏尖端科技共享的話,林凌一個人也做不了主,所以給他空間,讓他和上級談。

而林凌則是直接去了外面,找了個安全的地方後纔給玫瑰打了電話。

他把這邊的情況說了,然後詢問道:“這些人的身份是真的嗎?m國的國內是否真的有這麼一個和平派系?這件事情是否可以和他們談下去。”

玫瑰告訴林凌,m國確實是有這麼一個派系的,埃德森這個人的資料她這裏有,身份上沒有問題。

然後她又讓等了一會兒,把事情上報後,很快給了答覆:“先談着吧,無論如何,關於那些機甲的資料,必須搞到手!”

於是林凌心裏就有數了,他掛了電話後就找到埃德森:“我願意和你做這個交易,不過前提是,你得讓我看到,你們能拿出多少東西,這個機甲的弱點,到底是什麼。”

埃德森很高興的說道:“太好了,親愛的林凌,我就知道你會同意的,這真的是一個對我們雙方都有利的交易,你是個聰明人,這是一個再正確不過的選擇。”

林凌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埃德森先生,這些話就不用說了,你還是先讓我看到點實在的東西吧,拿出你的誠意來,我很期待你接下來要給我看的東西。”

“這是肯定的,我已經準備好了,等一下就帶你過去。”埃德森說道。

當天晚上,埃德森就帶着叔叔去了那個晚會。

讓人有些驚訝的是,舉辦晚會的地點竟然是郊外的一個地下室。

去的時候天已經全黑了,林凌心裏明白,這肯定不是什麼普通的晚會裏面誰知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會發生,也就難怪會找個這麼偏僻的地方了。

地下室走廊裏,燈光有些暗沉,林凌跟在了埃德森在身後,朝着下邊繼續往前走。

他表現出來的樣子,一點都不着急,閒庭信步的,像是在巡視自己的領地。

偶爾,埃德森會回過頭來看一眼這個來自東方的男子。

他總是不明白,爲何這個東方男子在遇到這麼大的事情的時候會這麼冷靜。

也許是強撐出來的?也或許是真的實力強悍,所以不懼怕吧。

埃德森當然也不能落了下風,兩人有說有笑的,就走到了一扇門前。

伸手把門推開,裏面竟然是一場拍賣會。

佈置的倒挺像是一個晚會,但這還是一個拍賣行。

大廳佈置的很華麗,場中還有數張大圓桌子,每張桌子上面都擺着兩瓶紅酒。


這紅酒,年份還特別的久遠,林凌找了一個位置坐下。

埃德森微笑對他說道:“今天晚上的拍賣會,你可知道會有什麼?”

其實林凌心中有些猜測,不過他沒說。

林凌擡頭看了一眼天花板,這裏可是一個地下的基地,最初地方就在地底之下,走下來的時候已經有大約兩三米深了,說不定這兒已經是六七米。

前方是一個巨大的高臺,高臺上邊掛着一張紅色的,逐步把整個臺子的後邊給阻擋住了。

這後面,包括了半個高臺,也就是說這簾子的後頭肯定是藏着什麼東西。

再之後,也不知道有沒有房間。

林凌饒有興致地看着那簾子,他的眼睛似乎能透過那簾子看到後面的東西……

簾子之後的東西會是什麼呢? 有風吹了過來,也不知道是誰做的。

那陣風吹開了簾子的一角,出現了一塊金屬。

那塊金屬特別的光滑,反射出來的吊頂,燈光照到了他的眼睛裏。

眼睛一亮,這是……機甲!

這些人把機甲搞到這裏來了?

這本來應該是絕密的東西啊,哪個人辦到的,竟然給弄到拍賣會上了,這總不會是被當作裝飾品吧!

林凌已經想明白了,今晚的拍賣會,這個機甲很大可能就是拍賣品之一!

想到這一點,就算是他再沉穩,這時候也會有些許激動。

“這機甲,真的要拍賣嗎?”林凌猛然間回過頭去盯着身邊的人看。

“既然是送到了這拍賣會,當然是要拍賣了。”身邊的人面帶笑意的說,埃德森指了指那簾子後面的機甲,“這可是好東西。”

他雖然在笑,笑意不達眼底。嘴中說着好東西,但其實表情可不像是這樣。

林凌重新坐回位置上。

他此刻心中是憤怒的,事情還真的被他給猜中了,這些人是想做什麼啊!

這種機甲那麼珍貴,那些人是怎麼想的,會拿出來拍賣,爲了利益,他們什麼都不顧了嗎?

不過這也從側面證實了之前得到的消息,這個機甲已經可以批量生產,已經不是稀缺物了,所以才能夠通過運作,弄到拍賣會上來。

另外一個, 重返激情年代

這是想借用自己的力量吧!

林凌很快就壓抑住了自己的憤怒,他開了一瓶紅酒,小口的抿着。


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周圍的侍應生多了起來。

沒過多久,這些侍應生又給着拍賣會場拉了一層簾子,這一層簾子是黑色的,直接把兩邊的紅色紗布又給遮住了,燈光打得更亮了一些,周圍是黑色的顯得嚴肅了許多。

臺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影,這個人影就這麼安靜的站在臺上。他穿着非常正規的燕尾服,站在臺上時,他扭過頭去直接拉開了身後的簾子。

簾子一拉開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他們不光全部都落到了那簾子後邊的機甲上邊。

這些人應該都提前知道即將拍賣的是機甲,但當真的看到時,他們臉上的表情也露出了驚歎!

“真的是機甲,這機甲是最高水平!”他們的眼睛都放着光。

這些人非富即貴,當然知道當中的一些內幕的,也知道這機甲是真是假。

這種昂貴的機甲竟然會被拍賣,他們怎麼可能會放棄這麼好的機會。

機甲這種東西一般情況下是有權的人才可以得到,而某人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思把它拿出來拍賣。

如果這一次拍賣成功了,那豈不是說這個機甲,有錢人也能夠得到?

這是一種極大的破壞,絕對會讓整個世界亂了套。

林凌的心思微動,他想要把這機甲拍下來,他很想要!


雖然說國內已經俘獲了一部機甲,但不夠,他想要更多。

越多的機甲作爲研究材料,才能讓國內的專家更好更快的得出成果!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